远征

9 炎黄之翼3

9.炎黄之翼(3)

5月4日的印度尼西亚都雅加达出现了令全世界震惊的一幕:在雅加达市中心的独立广场地区,印度尼西亚陆军一万多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和近万名印尼警察、参加**暴动的印尼土著将近万名华人利用铁丝网和机枪团团围在雅加达独立广场中心;与此同时,在距离独立广场三十多公里外的印尼空军哈利姆空军基地西南处,两千多名全副武装的中国空降兵将十五万名印尼土著居民围困在一片废墟覆盖的空地上!

中国空军第15空降军第45空降师第134空降团在接到命令后迅速出击,在哈利姆空军机场周围地区展开了大规模的抓捕行动,全副武装的中国空降兵踢开了一扇扇印尼土著居民的房门,用黑洞洞的枪口将一个个吓得面色惨白的印尼土著居民赶出了他们的住所,

第134空降团在出征前和到达哈利姆空军机场后,第45空降师政治部已经组织全团观看了大量的印尼土著**暴动的视频和照片,所有的空降兵都被印尼土著的暴行彻底激怒了。怒火万丈的中国空降兵们在抓捕印尼土著居民时,对眼前这些看似老实的印尼土著居民毫不留,许多被中国空降兵们判断为“长得不像好人”的印尼土著居民在前往集结地的途中不断地遭受着中国空降兵们的拳脚照顾。一些态度强横的年轻印尼土著居民企图反抗,反抗失败后便被中国空降兵们拉到路边,丢给他们一根钢管,当印尼土著捡起钢管后,中国空降兵便会果断的扣动手中步枪的扳机,随后便会向地上的尸体吐出一口吐沫,满脸的鄙视,“呸,玩阴的,咱们才是祖宗!”

当得知第134空降团抓捕到将近十五万的印尼土著居民后,第15空降军军长聂洪波少将又犯难了,这么多人关押在哪里呢?总不能将这些人关到哈利姆机场中来吧,那样的话哈利姆机场就报废了!正当聂洪波上将左右为难的时候,几架从机场上空经过前往万隆执行轰炸任务的空军战斗机顿时使得聂洪波少将来了办法。聂洪波少将迅速命令第15空降军作战参谋们在机场西南方向划出五平方公里的区域,由第134空降团将这一区域内的所有居民全部驱离后,用战机将那片区域夷为了平地。十五万的印尼土著居民便密密麻麻地站在了那片被中国空军战机夷平的废墟上,他们的周围虽然没有印尼陆军那样的铁丝网,却停放着七十余辆中国空降兵的zbd03式空降战车,那黑洞洞的炮口和中国空降兵脸上浓郁的杀气使得所有的印尼人都放弃了逃跑的打算。

“中**队居然也充当起了魔鬼的角色!”看着从爪哇岛传输回来的照片上密密麻麻的印尼土著居民,广西大明山战时指挥中心内的华南空军司令林峰空军中将不由得苦笑着说道。

“印尼军队在雅加达独立广场的部署是无懈可击的,想要利用常规战法解救出被印尼军队关押的近万名华人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华南军区参谋长任超中将看着照片微微思考片刻说道,“虽然我们现在采用的这种方式政治影响太大,只是相对于其他解决方式而算是两害相较取其轻!”

“夏弗里·苏汀的身份已经确认,他的祖父就是二战时期日军遗留在爪哇岛的日本间谍。果然都是日本人的阴谋,只是我们尚未找到夏弗里·苏汀与日本报机关联络的证据,并且我军现在尚未找到夏弗里·苏汀的藏身地点,无法将其抓获,暂时还不能在世人面前揭穿日本人的阴谋。”南洋战区司令员赵子坤副参谋长有些惋惜地说道。

“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钟,再过几个小时雅加达将完全天黑,想在今晚之前解决雅加达**暴动是无法实现了!”林峰空军中将有些忧虑地说道,“入夜之后,我军手上的十五万印尼居民和印尼军队手中的上万名华人,人数太过于庞大,任何意外都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

“我军在抓捕印尼民众时已经强迫他们携带了干粮和衣物,渡过一个晚上不会有问题;只是被印尼军队抓住的上万名华人,印尼军警和土著暴徒已经抢光了他们所有的财物和食品,还有许多人带伤,一个晚上下来,咱们又将失去许多苦难的同胞!”任超中将也担忧地说道。

“让林海的银河号航母战斗群派出第58舰载机联队的所有歼-10战机编队飞过独立广场的上空,让独立广场的所有华人同胞知道强大的中**队就在他们身边!他们现在需要的不是粮食而是活下去的信心!”华南军区司令员周志龙中将推开指挥室的大门走进来说道,嘴角挂着一丝轻松的微笑。

“周司令的建议很好,立即命令银河号航母战斗群执行,其他书友正在看:。”赵子坤海军上将思考片刻后便对参谋下达了命令。

“周司令,越南战场结束了?”任超中将有些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今天上午的时候,南线的第160摩步旅为主力的中柬联军已经攻入胡志明市内,同守卫的越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西线主攻的第40摩步师也攻入了河内市;南线的第132摩步旅攻占了南定、太平地区;北线的第41集团军、第20集团军和第14集团军一部基本肃清了越南纵深50-100公里区域内的越军主力部队,大局已定。

整个越南两座最主要的城市生着激烈的巷战,越南军队射的每一炮弹都是在毁坏越南数十年来的积累,并且中**队的攻势异常猛烈,两市随时可能被攻陷;越南人花费巨资在红河三角洲地区修建起来的工业区、交通枢纽都已经在中国人猛烈的轰炸中化为了灰烬,整个越南最繁华的红河三角洲地区已经被中**队炸成一片狼藉;越南政府花费数十年时间辛苦经营起来的海空军在中**队的打击面前显得那样的不堪一击,在中**队几**规模的轰炸之后便被被打得精光,越南人民军已经再次回到了只有陆军的时代;号称越南陆军精锐的四个野战军团在中国空军的空袭下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许多部队尚未同中国陆军交手便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火炮与坦克,在短短的数天时间内为越南人最为信自豪的人民军陆军被中**队歼灭、击溃二十余万,战力损失过半!

面对着如此的惨败,越南政府终于认清形势决定同中国政府妥协,越南政府的外交特使主动找到了攻入河内市的中国陆军第40摩步师,随后越南总理阮孟勇和越南国防部长冯清关大将搭乘着中国陆军西线作战群第2陆航团的运输直升机飞抵昆明与专门前来的中国国务院总理和国防部长展开了停战谈判。

“结束了!越南政府已经在停战协议上签字,越南北部战场和胡志明战场将在今天晚上七点整全面停火。”周志龙中将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毕竟自从1979年的对越反击战之后中**队便期望着能够与越南军队再来一次较量,毕竟那场战争并不能令中**队自己满意。周志龙中将拿出一份中央军委来的签字后的停战协议书,将停战协议书递给身旁同样兴趣昂扬的赵子坤海军上将。

第一,越南退出南海同盟。

第二,承认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为中国固有领土,归还所有占领岛屿。(大部分岛屿已经被我军收复)

第三,中越边境为非军事区,越南境内纵深五十公里内不允许部署任何军队,该地区内的治安警察不得超过一万人!

第四,越南军队总兵力不得超过十万人,陆军总兵力不得超过八万人;海军不得拥有潜艇和满载排水量超过2000吨的水面作战舰艇;空军不得拥有对地攻击用途的战机。

第五,将富国岛归还柬埔寨,吉婆岛归还中国。

第六,将金兰湾租借给中国,租期99年。

第七,赔偿中国战争损失费800亿美元,赔偿柬埔寨战争损失费240亿美元。以黄金结算!

“中越边境五十年内可保无忧了!”赵子坤海军上将将手中的停战协议书递给林峰空军中将与任超中将,欣慰地说道。

“南海同盟的联盟已经过被打破,现在是该让印度尼西亚退出同盟的时候了!”周志龙中将看着指挥中心的电子沙盘坚定的说道。

“根据雅加达**暴动前的报资料分析,印尼总统苏哈托的态度只是放纵民众,企图借此扩大影响力,为明年的选举积累点政治资本,其他书友正在看:。而夏弗里·苏汀却直接将印尼推到了对抗中国的第一线,这显然不是苏哈托希望看到的。中**队的铁拳已经砸碎了印度尼西亚的所有防线,苏哈托现在肯定急着找到中国政府谈判以结束战争。”赵子坤海军上将信心十足地判断道。

“报告,第15空降军急电。”一名通讯参谋拿着最新的电报走到赵子坤海军上将旁说道。

“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托的秘书长主动找到中国空降部队,要求同中国政府展开停战谈判。”看着电报上的内容,众人都微笑着对着赵子坤海军上将竖起了大拇指!

雅加达独立广场的上空,“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上的第58舰载机联队的十架歼-10h战斗机、十二架歼-10hb双座战斗机和四架歼-10hg电子战机编成两个五机编队和四个四机编队从1000米的高度在上万名华人注视的目光中呼啸着掠过雅加达独立广场。歼-10战机那独特的外形早已经被世人所熟知,二十多架歼-10战斗机在华人的目光中三次冒着地面上猛烈的防空炮火飞越广场的上空。

大机群从人群的视线中逐渐远去,第58舰载机联队“伏虎”中队中队长徐重阳中校驾驶着一架歼-10h战斗机与他的僚机留在在广场的上空。徐重阳中校将战机跃升至4000米的高度,调整好战机的状态,打开加力,机翼下挂点上拉烟器被打开,轻盈的歼-10战机犹如一只灵巧的雄鹰划过夕阳照耀下的天空,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动作之后,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朱红色的“龙”字!

“啊——!”海啸般的呐喊声瞬间响彻整个广场,天空中那红色的“龙”字令所有华人都陷入了疯狂的亢奋状态,所有的华人都高声呼喊着“中国龙,万岁!祖国,万岁!”……

当广场上的华人们知道被印尼军队作为了诱饵用来引诱中**队上当后,所有的人都已经做出了决定:中国空降兵万里远征而来救助自己,自己决不能成为了中国空降兵的累赘,五十余个方阵中的华人们已经做好准备,如果中国空降兵进攻广场的话,他们将主动奔跑吸引印尼军队开枪射击,以死来打破印尼军队的卑鄙计划。但是此刻,中**队的战机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的华人,即使危险重重,祖国也永远不会抛弃你们!

在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中国空军的两架运-8c中型运输机改装的心理战飞机在四架苏-30mkk战斗机的掩护下出现在独立广场的上空,铺天盖地的传单再次落下,这一次传单上的内容不再是语上的警告,而是打印出来的一张张照片,照片中中**队装甲车围困住了密密麻麻的印尼土著居民,这些土著居民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与无助。

“你们杀死一个华人,我们就会杀死五十个印尼人!你们杀死广场上的所有华人,整个雅加达的印尼人将会全部殉葬!在开枪射杀任何一名华人之前,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你们的家人也将因为你们的罪孽而成为殉葬者。”雄厚而激昂的声音响彻整个广场的上空,所有的印尼人都吃惊地望着手中传单上的照片,他们看待铁丝网中间的被绳子捆绑着的华人不再是得意和蔑视的目光,广场上的华人能够从印尼人闪烁的复杂眼神中看到恐惧。将枪口对准平民挥起的屠夫从来就是懦夫。

在距离雅加达独立广场不远处的雅加达湾,靠近海边的一处空地上,一架从“银河”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直-9s型搜救直升机缓缓降落,两名全副武装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迅速冲下直升机,在直升机两侧据枪警戒着。带着墨镜和帽子的印度尼西亚总统苏哈诺和他的席秘书长沙弗利急匆匆地登上了中国海军的直-9s直升机,两名警戒的海军陆战队员也警惕地返回机舱中,直-9s直升机快速拉起升空,贴着海面飞向爪哇海北端已经被中**队控制的邦加岛邦加槟榔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