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0 炎黄之翼4

10.炎黄之翼 4

菲律宾马洛洛斯市,日本驻菲军队总指挥部内,日本自卫队西南方面军参谋长松岛城少将面色严峻的向正在享用晚餐的西南方面军司令官仓上庆介中将汇报道,“夏弗里可能已经暴露,中国人可能已经知道了夏弗里的身份。『可*乐*言*情*首*发』”

仓上庆介放下手中的筷子,语气冰冷地说道,“雅加达已经被中国空降部队包围,夏弗里回到日本只会给日本带来麻烦,命令夏弗里玉碎吧。”

“夏弗里为帝国作出过重大贡献,如果命令他玉碎的话,会令帝国的其他情报人员寒心的。”松岛城少将有些担忧地说道。

“为了帝国的崛起,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雅加达事件之后,夏弗里肯定会从国防部长的位置上下来,不是国防部长的夏弗里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帝国不可能花费巨资养着一个没有价值的人!”仓上庆介中将站起身来严厉地说道,“立即向防务省请示,由青木分队帮助夏弗里玉碎。”

“嗨!”松岛城少将无奈地点头同意道,准备转身离开去发电报。

“松岛君留步,越南政府已经投降,通知金泽君尽快撤出越南,阮哈九继续留在越南。”仓上庆介中将坐在餐桌旁,拿起了筷子,对着松岛城少将说道。

“嗨!”松岛城少将带着命令立正敬礼后转身离开。

海登·宋达依接到教官的命令后立即向着雅加达市区独立广场前进。雅加达市区内的中国空降兵只有不足两个团的兵力,需要包围数倍于己的印尼军队还要派出部队防御外围印尼陆军的进攻,中国空降部队只得在通往独立广场的各条道路上重点部署,海登·宋达依和他的同伴们凭借着那身印尼土著居民的衣服避开公路,一路翻墙入室地穿过了中国空降部队的包围圈,到达了雅加达市中心的独立广场。

海登·宋达依与其他的九名同伴在独立广场东边已成废墟的火车站旁集结起来,相互交流着在过去的三十多个小时中的收获,每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猩红色的疯狂,他们在为自己取得的“战绩”而欢呼着。这时,衣服上沾满鲜血的青木教官警惕地留意着四周的情况来到了海登·宋达依等人面前。

“教官先生!”海登·宋达依和他的九名同伴同时向青木点头问候。青木冷酷地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

“这是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找到这个人,然后立即通知我。”青木拿出一张照片递给海登·宋达依,海登·宋达依仔细观看了十数秒后将照片递给身旁的同伴,当照片回到青木手上后,青木厉声的说道,“以两人小分队展开行动,秘密行动,不得暴露。”

“是!”海登·宋达依和他的同伴同时点头回答道。

“出发。”青木低声地命令道,他则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手中的那张照片,照片中夏弗里·苏汀的头像很快便被火焰吞噬。

由于海登·宋达依的同伴在与中国空降兵“蓝天利剑”特战分队的遭遇战中阵亡,此刻他与另外一名原哥伦比亚的特种兵组成搭档一起行动,海登·宋达依分队被命令前往广场西街搜索,检查了武器后海登·宋达依两人迅速的向着划定的区域前进。

独立广场的印尼陆军显然没有预料到广场中会混入一支来自日本的特种部队,其实就连夏弗里·苏汀本人也不知道日本政府派出了一支精干的特种部队进入到了雅加达。这支由世界各国退役特种兵组成的特种分队是日本军方秘密组建的“暗黑”特种部队的一部分,日本情报机关花费巨资在世界各国招募了两百余名仕途失意却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退役特种兵,这些特种兵日本军方被安排在日本海的一处不引人注意的小岛上,在日本军方残酷地训练和各种神经药品的作用下,两百余名特战士兵只有一半的人活了下来,活下来的一百人也已经不再是从前的自己,只是一百个行尸走肉般的杀人机器。

这支拥有着超强单兵战斗力的“暗黑”特种部队的主要作战任务却不是在战场上,日本军方组建这支部队的目的是利用部队成员不同的肤色渗透到交战国或交战地区,执行破坏任务,扰乱对方的部署,同时也肩负着暗杀对方重要领导人和将领的任务。在雅加达发生**暴动之前就派出“暗黑”特种部队中的黄棕色人种进入雅加达,只能说明雅加达发生**暴动自一开始就在日本人的计划之中。

海登·宋达依操着一口流利的爪哇语成功地避开了所有印尼警卫军警的盘问,只是在印度尼西亚国防部大院的废墟前,海登·宋达依被两名站岗执勤的印尼陆军士兵拦住了道路。海登·宋达依扫视四周,这片废墟周围分布着地六门高射炮和十余辆装甲车辆,印尼军队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做法似乎已经证明这里是一处极其重要的位置,但海登·宋达依没有轻易下结论,他从外围进入广场时曾发现广场有数个位置有着相同的部署,或许这些位置都是印尼军队的重要指挥所,或许这些位置都只是一个个诱饵而已。

“长官,那边的警官让我们来找部长先生,让我们前来汇报发现了一个华人间谍。”海登·宋达依手指着广场中间关押着华人的方阵说道。

手持着印尼自制的ss1式5.56毫米突击步枪印尼陆军士兵顺着海登·宋达依的手指指着的方向望了望,“稍等一下,我向部长先生汇报一下。”一名士兵急匆匆地跑了进去,从一处废墟掩盖的洞口走了下去,片刻之后,那名印尼士兵便跑了上来,“部长先生命令你们把人带过来,记得搜身。”

“是是是。”海登·宋达依立即拉着同伴唯唯诺诺的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海登·宋达依和他的同伴架着一名被用绳子捆绑起来的“中国间谍”跟着身着印尼警察制服的青木来到了国防部大院的废墟前,在站岗的印尼陆军士兵的要求下,青木将腰间枪套中的警用左轮手枪、海登·宋达依和他的同伴将手中的砍刀钢管交给了印尼陆军士兵后,在一名印尼陆军上尉的带领下前往地下掩体去找夏弗里·苏汀上将。

印度尼西亚国防部大院在中国空军的空袭中已经被炸成了废墟,并且空袭时为了摧毁其地下室,中国空军战机专门选择使用了1000公斤级的钻地炸弹。只是夏弗里·苏汀在担任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后便在大院围墙处的空地下面修建了一个新的地下室,为了就是防止战争时期遭到敌手的斩首作战。地下室里面的卧室中有着一名印尼警察送来的颇具姿色的华人少女,欣喜万分的夏弗里·苏汀上将准备尽情地发泄一下这几日积蓄的怒火时,站岗的卫兵突然汇报说抓到了一名中国间谍,夏弗里·苏汀来了兴趣,压下腹中燃烧的欲火,决定亲手处决一名中国“同行”后再来泻火。

夏弗里·苏汀上将坐在地下室正厅的指挥桌前,手中把玩着一把外表渡着一层黄金的勃朗宁手枪,将一枚枚黄灿灿的子弹压入弹夹之中,等待着“中国间谍”的到来,然后亲手将其击毙。

“部长先生,人带来了。”印尼陆军上尉军官笔直的汇报道,随后将海登·宋达依和同伴押解着的“中国间谍”推到夏弗里·苏汀上将面前。

“你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还是中国总参情报部的?”夏弗里·苏汀继续把玩着手中的勃朗宁开口问道。

“呸,老子是中国人!”被捆绑的粽子一般的“中国间谍”用标准的汉语普通话怒骂道。

“你的任务是什么?说出你的同伙,你就可以不死。”夏弗里·苏汀上将显出极大的耐心,将手中压满子弹的弹夹装入枪中。

“呸,打死我也不说。”“中国间谍”坚挺地说道。站在一旁的青木不禁在心底为这位原越南特工团的上尉鼓掌叫好,居然能将中国人被抓时说的套话说得如此流利生动,夏弗里·苏汀想不上当都难。

坐在指挥桌前的夏弗里·苏汀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着青木等人的目光开始带着一丝狐疑,他发现押解着中国间谍进来的两名土著都站在了地下室中的两名印尼陆军官兵身后一米的位置。“难道是中国人!”夏弗里·苏汀心中一惊,如果真是中国人的话,身后的两名扮成土著的中国人只要经过严格的特种训练绝对可以在瞬间将他们面前的两名印尼官兵格杀。

“你们下去领赏吧!这名间谍带出去认真审问。”夏弗里·苏汀上将对着青木等人说道,同时暗中将手中的勃朗宁上膛。

“夏弗里将军,夏弗里将军。”地下室门外传来一阵叫喊声,一身戎装的印尼特种部队司令马希丁·叶海亚少将急匆匆地跑进来说道,“中国人的电磁干扰停止了,我们的电台接受到了总统先生的呼叫。

“总统先生?”夏弗里·苏汀上将心顿时一紧,苏加诺总统将处理国内民族分子游行及对付印尼华人一事交给自己全权负责,现在苏加诺总统主动联系上来肯定是要停止与中国人的战争了,以苏加诺贪生怕死又贪财好色的本性肯定不会与中国人继续打下去。

“总统先生要求我们释放所有华人,并向中**队缴枪投降。”马希丁·叶海亚少将回答道。

“不行,苏加诺这个懦夫,他向中国人投降了,他背叛了整个印度尼西亚!我不能执行这个命令。”夏弗里·苏汀上将一边高声地咆哮道一边紧握着手中的勃朗宁手枪注视着青木等人的动向。

“可是夏弗里将军,这是总统先生亲自下达的命令。并且中国人抓住了十五万印尼人……”马希丁·叶海亚少将突然感觉到侧面有个影子扑来,在他下意识地要去拿腰间手枪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匕首划破了他的脖子,一股热血喷涌而出。

见到队长动手,海登·宋达依与他的同伴也同时扑向他们面前的两名印尼陆军官兵,转瞬间拧断了两名印尼陆军官兵的脖子。

“夏弗里先生别误会,我们是帝国派来的。”被捆绑着的“中国间谍”突然间已经解脱了绳子的束缚,举着手中的手枪对着举起勃朗宁手枪的夏弗里·苏汀说道。

“我们直属于帝国防务省,此次的任务就是保护您的安全。”青木轻轻地将手中已经断气的印尼特种部队司令马希丁·叶海亚少将放在地上,在马希丁少将的衣服上抹去匕首上的血迹,抬起头微笑着对夏弗里·苏汀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夏弗里·苏汀警惕地将手中的手枪瞄准着青木,冷冷地说道。

“对不起,我们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青木说话时依旧保持着微笑,只是他的微笑让夏弗里·苏汀感到骨头都是冰冷的。

“夏弗里先生,马希丁将军到你这边时间太久的话会引起印尼特种部队怀疑的,苏加诺总统已经下令停火,印尼部队马上都会知道总统下达的停火命令。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青木脸上的微笑突然消失,严肃地对着夏弗里·苏汀上将说道,“现在是下达开火命令的时候了!这是帝国搅乱爪哇岛局势的最后机会了!”

夏弗里·苏汀放下了手枪,拿起桌上的电话,“总统最新命令,各营立即开火,射杀所有华人!”

夏弗里·苏汀上将下达完命令后,海登·宋达依和他的哥伦比亚同伴迅速冲出了地下室,片刻之后,外面便传来了密集的机枪扫射声,广场上顿时传来海啸般的哭喊声。

“哈哈哈……”青木和那名来自越南的部下发出野兽般的狂笑声,夏弗里·苏汀的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只是夏弗里·苏汀微笑的同时眉头突然微皱了一下,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何帝国派出了一支特种部队进入到了雅加达,我却不知道!

“砰!”一发9毫米手枪子弹呼啸着穿过了夏弗里·苏汀上将的眉心,夏弗里·苏汀放大的瞳孔中看到青木手中举着一把冒着淡淡青烟的伯莱塔92f手枪。

“你的使命已经结束了!”青木握着手枪走到夏弗里·苏汀的尸体旁,俯身下去确认夏弗里已经死亡,将夏弗里·苏汀的尸体拖到外面与地下室中其他三个印尼军官的尸体堆到一起,将地下室中酒柜中的烈酒全部倒在四个尸体上,青木微笑着将手中的打火机丢在了四个尸体上,转身离开了指挥室。

地下指挥室门口站岗的两名印尼陆军士兵已经被海登·宋达依分队干掉,青木刚出地下指挥室便有一阵浓厚的火药味和血腥味扑鼻而来,广场中间的五十余个方阵中呼喊声震天,鲜血碎肉漫天飞舞,成排成排的华人在印尼士兵的机枪声中倒下……看着眼前的景象,青木的嘴角露出了来到爪哇岛后最为得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