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1 炎黄之翼5

11.炎黄之翼(5)

“命令各部队立即对独立广场发起进攻,告诉进攻的各部队,老子不要俘虏,把独立广场内的所有印尼人全部干掉。哈利姆空军基地,第一时间得知独立广场的印尼军队开始屠杀被抓捕的华人后,第15空降军军长聂洪波少将立即大吼着冲着作战参谋们下令道。

“前往万隆的澎湖军区第862伞兵特战旅最后一个伞兵营的运输机群将在两分钟后经过独立广场的上空,是否将其投入独立广场作战。”第15空降军政治部主任刘锁根少将开口说道。

“同意,立即给第862伞兵特战旅下达命令,命令那个营直接在独立广场伞降投入战斗。”聂洪波少将大声地命令着。就在聂洪波少将大声下达着命令的时候,哈利姆空军基地的机场跑道上,四架满挂着火箭弹发射巢的苏-30MKK战斗机呼啸着冲上蓝天扑向独立广场。

独立广场上,五十多个铁丝网方阵中,被抓捕住的华人们早已将女人和孩子围在了人群中间,所有的青壮年男子堵在外围,用血肉之躯为方阵中间的女人和孩子们抵挡着印尼陆军机枪扫射过来的密集弹雨,所有的人都选择了向内倒下,用一层层的血肉为中间的人筑起一道生存之墙。

独立广场的上空,从雅加达上空各处赶来的中国空军苏-30MKK战斗机立即俯冲着扑向了独立广场周围的印尼陆军阵地,密集的炸弹呼啸般的砸在印尼陆军的头上,平时中国空军苦练的火箭弹射击发挥出了惊人的战斗力,无数火箭弹精确地在印尼军队防线上炸开,许多印尼陆军被密集的火箭弹炸成碎片。扔完炸弹和火箭弹的战机没有离去,冒着地面上猛烈的防空炮火再次俯冲下来,用昂贵的R-77和R-73空空导弹充当着直射火箭弹打击着印尼陆军的机枪火力点,空空导弹打完后继续用机载的30毫米机关炮扫射着地面上的印尼陆军。

空28师84团团长丁晓钟上校更是凭借着高超的飞行技术快速俯冲下来,将机首对准了独立广场铁丝网方阵中间那条南北走向的过道,利用机炮将那条过道清理了一边,密集的30毫米机炮炮弹在过道中炸开,无数印尼陆军士兵和警察被打得血肉横飞,许多疯狂扫射中的机枪被炸成废铁。根据事后的统计,空84团团长丁晓钟上校的这一次机炮射击,发射的98发炮弹有95发落在了那条紧五米宽地过道上,只有三发炮弹飞进了铁丝网中的华人人群中间,创造了机炮射击的历史记录。

只是丁晓钟上校在驾机射击时分飞行高度过低,苏-30MKK战机被十数发高射炮弹击中,丁晓钟上校努力将战机拉起一些,命令后舱的飞行员跳伞后便将战机对准独立广场南侧的一处印尼陆军阵地加速俯冲下去,在即将到达印尼阵地上方的时候才弹射跳伞,体型巨大的苏-30MKK战斗机“轰!”地撞上了印尼陆军的阵地,数十名印尼士兵被巨大的爆炸炸飞。

其他被印尼军队防空炮火击落的苏-30MKK战斗机飞行员们见到丁晓钟团长的做法后纷纷效仿,将即将坠毁的战机对准着印尼军队的阵地,有些战机受重伤的飞行员则直接驾驶着战机冲向了印尼军队的阵地……

“杀——!”巨大的呐喊声中,数千枚火箭弹同时从中国空降兵阵地上窜起,如同流星雨一般扑向独立广场周围的印尼陆军防御阵地,众多的印尼军队机枪阵地和碉堡瞬间被炸成了碎片;中国空降兵第130伞兵团和第135伞兵团所属的各级迫击炮对准着印尼军队的防御阵地打着急速射,密集的迫击炮弹雨点般地砸落在印尼军队的阵地上;中国空降兵两个伞兵团装备的87式25毫米高射炮和各种型号的高射机枪也同时放平身管,对准着印尼军队的阵地猛烈地倾泻着弹雨,威力巨大的小口径高射炮弹和大口径高机子弹片刻间将印尼军队的工事打成了筛子,无数印尼陆军士兵被打成了纷飞的碎肉。

“杀!”胡帅上尉端着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对着身旁的战友吼道,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不断地喷射出致命的火焰收割着印尼陆军士兵的生命,胡帅身后担任掩护的狙击手猴子利用着09式7.62毫米狙击步枪不断地将威胁中国伞兵的印尼陆军士兵一个个地送进地域。

整个独立广场外围的印尼陆军防御阵地同时遭到了中国空降部队的进攻,包围着独立广场的中国空降兵一个特战大队和两个伞兵团全部投入到了进攻作战之中。愤怒的中国空降兵如同下山猛虎般冲下印尼陆军的防御阵地,被中国空军的空袭和空降兵的炮兵压得抬不起头的印尼陆军士兵们见到中国空降兵的进攻如此凶猛,纷纷双手举起手中的武器跪地投降,只是怒火万丈的中国空降兵们根本没有打算接受这群畜生的投降,密集的弹雨瞬间将跪地乞降的印尼士兵打倒。中国空降兵们踩着印尼陆军士兵的尸体快速地向着独立广场冲去。

十二架澎湖军区空军第101空运大队的C-130H中型运输机装载着第862伞兵特战旅参战的最后一个伞兵营——第862伞兵旅第3伞兵营到达了独立广场的上空,第3伞兵营是在一分多钟前接到护侨作战总指挥、第15空降军军长聂洪波少将的命令:全营在雅加达独立广场空降,投入战斗。

“雅加达的华人同胞正在遭受印尼猴子的屠杀,怎么做不要老子教,只要你们回国的时候问心无愧!”第862伞兵特战旅第3伞兵营营长荆淮安少校在C-130H运输机的机舱中大声的向着手下的士兵们吼道。

“机长,300米高的跳伞。全营准备战斗!”荆淮安少校的声音通过无线电在所有的运输机机舱中回响着。

十二架C-130H运输机相继进入空投位置,广场上空执行掩护任务的苏-30MKK战斗机迅速俯冲下来,发射出一排排的红外干扰弹掩护着运输机群。在印尼军队密集的高射炮火中,无数伞花在独立广场的上空绽放。

安全着地后的荆淮安少校迅速用匕首割断伞绳,扛起单兵使用的AT4一次性火箭筒,对准不远处的一处印尼军队机枪阵地扣动扳机,威力巨大的火箭弹瞬间将印尼陆军的一处机枪阵地炸成了碎片。

荆淮安少校丢掉火箭筒端着T91式5.56毫米自动步枪快速地冲向广场中间围困着华人的铁丝网方阵,手中的T91自动步枪不断地射杀着将过道中的印尼陆军士兵。荆淮安少校的身后越来越多的伞兵割断了伞绳加入到了攻击的行列中,也有许多伞兵未能着地便被印尼军队纷飞的子弹击中,当场牺牲。

第862伞兵特战旅第3伞兵营在独立广场中心地带的伞降极大的吸引住了印尼守军的注意力,外围的第15空降军的伞兵们迅速从数个方向突破了印尼守军的防线冲进了独立广场内。

胡帅上尉已经丢掉了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换成了轻便的05式微声冲锋枪,胡帅和其他“蓝天利剑”特战大队的特战队员们一样右手持05微冲,左手握着一把92手枪,左右开弓对着广场上的印尼军警猛烈开火。

“砰!”一发手枪子弹从胡帅面前飞过,胡帅身旁的一名第135伞兵团的年轻士兵闷哼一声倒下,子弹击中了身旁年轻伞兵的眉心。正当胡帅认为只是一发普通的流弹准备继续冲锋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回想到了在街道上遇到的不明身份特种部队,胡帅立即在无线电耳麦中说道,“广场上有敌人的特战部队,蓝天利剑所有队员加强戒备,注意防备广场上的印尼土著人。”胡帅话音刚落,便抬起右手的05微冲对着前方不远处混乱跑动的十几个印尼土著扣动扳机,将十几个印尼土著全部击毙。

二十多分钟后,雅加达独立广场的枪声逐渐平息下来,中国空降兵成功控制了整个雅加达独立广场,广场中间过道中的所有印尼士兵全部被中国空降兵击毙,所有受伤的印尼士兵都无一例外地遭到了中国空降兵的补射。

“把这群猴子全部集中起来!”望着独立广场中间堆积的尸体和脚下流淌着的殷洪的血河,所有的中国空降兵军官同时怒吼道。在刚才的交战中,中国空降兵重点消灭着印尼军队,对于那些举手投降的印尼土著居民和警察并没有太过重视,只是眼前的景象足以令任何一个中国人失去理智。

青木、海登·宋达依和分队的其他成员都隐藏在印尼土著中间,青木知道自己11个人的小分队不可能是数千中国空降兵的对手;并且硬拼的话,自己分队超强的单兵战斗力肯定会引起中国人的注意,如果有人被俘的话,将会给日本带来很大的麻烦。最终青木选择了等待,换上印尼土著的衣服混在数千名印尼土著的人群之中,在青木看来,当年中**队连投降的侵华日军都不杀,如今更加不可能去杀害投降的平民。待会中**队肯定会将这些平民全部驱离广场,那时候自己分队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离开这里。

“现在中国人已经开始集合了,如果中国人搜身的话就丢掉武器。”青木对着身旁的海登·宋达依等人说道,他可不想因为携带的武器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独立广场南侧,一万两千余名印尼警察、印尼土著居民和一些脱去了军装混在人群中的印尼军人被集结在那里,他们的四周是中国空降兵第15空降军第135空降团和第862伞兵特战旅第3伞兵营的三千名全副武装的伞兵。

数百挺轻重机枪和榴弹发射器密密麻麻地摆在了印尼人群的周围,望着那黑洞洞的枪口,印尼土著居民和印尼警察顿时惊慌起来,一些人竟然失声哭了起来。

“现在害怕,已经晚了!”中国空降兵们鄙夷地看着这群怕死的屠夫,果断地扣动了扳机。“哒哒哒——”“咚咚咚——”密集的机枪子弹和榴弹如同疾风一般横扑向密密麻麻的印尼人群;部署在机枪阵地后面位置的第135伞兵团各级部队所属的迫击炮也对着密集的印尼人群打起了急速射;第135伞兵团三个主力营装备的12门63-1式火箭炮也打出一个齐射加入到了复仇的行列之中。

“这怎么可能!中**队怎么会这样做!”密集的枪声和炮声中,青木已经面如死灰,他不敢相信中**队居然会做出与他们同样的事情来。只是青木的烦恼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一发120毫米迫击炮弹在他的头顶炸开,纷飞的炮弹碎片帮助他停止住了思考;他的手下海登·宋达依也被一片较大的炮弹碎片击中了脖子上的动脉,当场毙命;其他的九名手下也被炮弹碎片击倒在地,或毙命或痛苦的呻吟着。

十多分钟的火力扫射之后,一万两千名印尼人组成的人还已经成为了一座尸山!数十名背负着火焰喷射器的中国伞兵越过中国空降兵的机枪阵地,对着堆积如山的印尼人尸体喷射出灼热的火焰,熊熊大火瞬间点燃了印尼人尸体堆积起来的尸山,一些没有被子弹打死的印尼人从火焰中跳起来叫喊着想要逃脱。所有的中国空降兵们只是冷冷地看着燃烧的大火和火海中惨叫的印尼人,空降兵们知道数十分钟前广场中将的华人曾经这样叫喊过,昨天的雅加达华人街上的华人曾经叫喊过,现在该是这些屠夫尝还代价的时候了!

“共有3729名华人遇难,3678人负伤。外围的人群用身体为中间的女人孩子挡住了子弹,有2541人奇迹般地没有损伤。”哈利姆空军机场,第15空降军指挥部,一名作战参谋拿着统计出来的资料向聂洪波少将和刘锁根少将汇报着。

“我军伤亡情况如何?”聂洪波少将紧皱着眉头问道。

“参加进攻任务的第130伞兵团、第135伞兵团和蓝天利剑特战大队共阵亡512人,负伤467人;第862伞兵特战旅第3伞兵营阵亡67人,负伤32人;空军部队损失苏-30战斗机9架,C-130H运输机2架,飞行员阵亡7人。”作战参谋低声回答着。

“印尼人情况如何?”刘锁根少将开口问道。

“部队忙于救助华人同胞尚未进行统计,根据估计我军共消灭印尼军队一万余人,印尼警察、土著一万余人;另外独立广场东北方的伊斯蒂赫尔大清真寺被空军的炸弹摧毁。”

“老聂,今晚我乘运输机回国,等待军事法庭的提审……独立广场发生的事情由我一个人承担。”刘锁根少将在作战参谋离开后点燃一根香烟,缓缓地对着聂洪波少将说道。

“不行,命令是我下的,怎么能让你去。我是军事主官,所有的命令都是我下达的,这事是我分内的事!”聂洪波少将有些生气地说道。

“老聂,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第15空降军,为了共和国的明天!”刘锁根少将深沉地说道,“第15空降军是中央军委手中的利剑,必须保持随时能够出鞘战斗!爪哇岛的事情已经快结束了,但决定共和国命运的战争才刚刚开始,第15空降军在接下来的战争中任务将更加艰巨!第15空降军可以没有我这个政治主任但绝对不能没有你这个军长!”

哈利姆空军基地的机场跑道上,一架螺旋桨已经高速转动着的运-20大型运输机旁,聂洪波少将紧紧握住刘锁根少将的双手,“老刘,委屈你了!”

“为了空降15军!为了祖国!”刘锁根少将也握紧着聂洪波少将的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