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4 先发制人

24.先发制人

广东湛江,南洋战区司令部内,众将领已经知道了东马来西亚沙巴州东北部地区发生的中日冲突,看着陆战5旅旅长何诚大校发来的关于冲突起因的密电,朱震宇中将和众将领都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样的情形也正是南洋战区司令部所需要的。

中国政府已经宣布那两架战机正在执行轰炸马来西亚陆军溃散部队的任务,现在中国政府已经公开向日本政府提出交涉,要求日本方面为攻击中国海军航空兵战机一事作出解释。

“中日战事已开,我军是否趁日军在加里曼丹岛立足未稳之际,让陆战5旅向目前日本控制的古达市发起进攻,直接将日本人赶出加里曼丹岛。”南洋战区副参谋长、原南海舰队参谋长陶然海军少将开口说道。

“根据判断,日军的第14机步旅团将会在沙巴州的山打根市登陆,第14机步旅团的船队已经逼近了山打根市,是否让陆战5旅派出一个营搭乘直升机快速占领山打根市。只可惜我军现在无法抽出一支空降部队快速占领山打根。”南洋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有些惋惜地说道。由于第15空降军的主力部队和澎湖军区的第862伞兵特战旅正在爪哇岛执行着警戒任务,第43空降师刚刚从越南战场撤出正在补充兵员和修整,而国内仅剩的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需要执行战备值班任务,不能投入到加里曼丹岛参战,或者说加里曼丹岛的形势在中央军委看来尚未达到需要动用陆战6旅的地步。

“不必急于将日本人赶出加里曼丹岛,最好能够将日军吸引在加里曼丹岛尽,在加里曼丹岛尽可能多的消耗日军的兵力,这样有利于我军在菲律宾的战斗,毕竟菲律宾距离台湾岛太近了,一旦日军在菲律宾失败,日本很有可能会铤而走险攻击台湾岛。”朱震宇中将微笑着说道。

“加里曼丹岛南部地区还有着美军的第2步兵师,与日军在加里曼丹岛展开决战很有可能会演变成中日美三国的混战,到时候我军将会面临日美两军的攻击。”南洋战区副参谋长陶然海军少将有些担忧地说道。

“我们不可能避开美军,即使我们现在将日军赶出加里曼丹岛,将来我军在菲律宾与日军作战时仍旧需在加里曼丹岛留守重兵抵御南方的美军。”朱震宇中将指着电子地图上的加里曼丹岛南部的美军说道,“再者,将来中日之战的战场转移到了菲律宾群岛,美国人仍旧会干涉进来,在菲律宾我军很有可能将会遭遇美军最强劲地干涉。”

“以加里曼丹岛为核心,利用我军在南沙群岛和加里曼丹岛北部地区的海航基地和空军基地,在南海东南海域和苏禄海海域消耗日军的空军和海军力量;同时,陆战5旅应当占领克罗克山一线,将日本陆军的活动区域压缩在沙巴州东部地区,迫使日军将势力范围向印度尼西亚的东加里曼丹省扩张。”朱震宇中将向众军官讲述着自己的战役设想,“另外第121摩步师应当迅速占领东马全境,在第123机步师和第41集团军其余各部到达战场后立即向印度尼西亚的西加里曼丹省进发,将中美对峙的前沿推进到中加里曼丹省,加强我军的防御纵深。虽然美军擅长空地一体的陆战方式,但大规模装甲集群突击的战术,美军使用起来同样是炉火纯青。我军大意不得。”

“恩,日军在克罗克山以东登陆,地域狭窄,又有克罗克山阻隔,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很难发挥展开;加里曼丹岛西部和南部地区地势平坦,美军的第2步兵师的机械化部队可以直接冲击到东马的沙捞越州。轻装的陆战5旅在加里曼丹岛东部地区主战日本,重装的第121摩步师及后续的第41集团军各部在加里曼丹岛西部、中部地区准备迎击美军。”南洋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快速的思考着,“只是陆战5旅需分兵驻守文莱和纳闽岛、哥打基纳巴卢等地;目前日军派往沙巴州的陆军部队就有第21步兵联队和第14机步旅团,日军肯定会继续派出后续部队,相比之下陆战5旅的作战兵力要单薄得多,要抵御日军的攻击将会很吃力。”

“华南军区的各部都已经有了具体的作战任务,无法轻易调动。是否从澎湖军区抽调出一至两个旅的兵力到加里曼丹岛,支援陆战5旅的战斗。”华南空军司令、南洋战区副司令林峰空军中将微皱着眉头说道。

“从澎湖军区调第6集团军所属的第200摩步旅到加里曼丹岛,与陆战5旅一起负责加里曼丹岛东部地区的作战。”朱震宇中将思考片刻对着参谋长任超中将说道。

“是。”任超中将立正敬礼回答道,随后立即去发布命令。

“中日战争的序幕已经拉开,日军现在肯定在研究着对策对付我们。咱们就来个先发制人,给他们来个下马威。”朱震宇中将的目光再次回到了电子沙盘上,“古达地区的日军第9师团第21步兵联队刚刚抵达,立足未稳,陆战5旅配合海航部队给第21步兵联队来一下猛击,即使不能全歼也至少得重创它。”

“是!”指挥室内的众人面带喜色的高声回答道。

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第5步兵旅占领了哥打基纳巴卢市后,中**队在加里曼丹岛北部地区又多了哥打基纳巴卢国际机场这个大型的机场,由于马来西亚政府尚未宣布投降,也没有与中国政府签订停战协议,中**队毫不客气地对哥打基纳巴卢国际机场实行军管,停止了哥打基纳巴卢国际机场的一切民用航班,专供中国海航战机使用。如此一来,中**队一下子在东马地区拥有了哥打基纳巴卢、纳闽两个大型军用机场和米里、林梦两个中型军用机场,还有一个随时可以借用的斯里巴加湾国际机场,为此原本在南沙群岛执行着战备任务的海军航空兵第9师第25团和第27团进驻到了这些机场之中,而刚刚完成补充的海航9师26团和海航8师一部则进驻到了南沙群岛的各个机场之中,支援着海航9师在加里曼丹岛的战斗。

纳闽岛,已经被陆战5旅旅长何诚大校选定为了旅部所在地;而海航9师师长张进勇大校则将师部设在了纳闽机场。此刻,纳闽机场跑道上,海航9师27团3大队大队长吕毅少校熟练地操纵着那架心爱的苏-30MKK2战斗机滑行在陌生的机场跑道上,在两台大推力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中,携带着十余枚各型空空导弹和空地导弹的战鹰呼啸着冲上蓝天。

吕毅少校率领的三大队在中南南沙海战中损失较大,南海舰队装备部在为期补充战机时就决定直接对三大队进行换装。苏-30MKK2战斗机在中国空军和海航中已经不再风光,论空战比不过歼-11H;论对海对地攻击能力,歼轰-7A不比它差,并且苏-30MKK2战斗机是购买的俄制产品,后勤维修不便,使用的攻击弹药也只能使用俄制产品,退出中国海航和空军的战斗序列已成定局,只是时间的问题。

为了确保换装时,部队的战斗力不受影响,吕毅少校率领的三大队此刻除了装备着十二架歼-11H战斗机外,仍旧装备着四架的苏-30MKK2战斗机。在苏-30战机上飞行了近千小时的吕毅少校选择了继续驾驶苏-30,吕毅少校决定亲自看着苏-30战机在三大队的谢幕。

“发现日军F-2战斗机十二架正逼近我古达市,27团三大队准备拦截。”一架从美济礁海军基地调来的空警-200中型空中预警机向执行空中护航任务的海航27团3大队下达着命令。中日冲突爆发后,盘旋在南海南沙群岛南部海域的“北京”号航母战斗群立即挥师北上,返回东沙群岛海域继续执行原先的保障台湾岛南翼安全的任务,南沙群岛和加里曼丹岛的空中作战任务交由海航9师和即将到来的海航8师承担,而海航3师也将派出预警机、电子战机、空中加油机、反潜巡逻机等支援战机前来参战。

“明白!”吕毅少校在机载无线电中回答着,随即立即向麾下的十二架歼-11H战斗机下达了战斗命令,十二架空优挂载的歼-11H战斗机立即加速扑向了从巴拉望岛前来的日军F-2战斗机群。

在十二架歼-11H战斗机扑向了日军的F-2战斗机群时,吕毅少校率领的整个南海舰队唯一的苏-30战斗机中队也到达了预定的攻击空域。

“小鬼子,让你先尝尝老毛子的导弹,下次一定让你尝尝中国的。”吕毅少校嘿嘿一阵奸笑,身后的武器操纵员听着吕毅少校的笑声顿时寒毛直立,手中快速的调试好设备,随即一枚Kh-59电视制导导弹呼啸着脱离挂架,扑向了一百公里外的日军第9师团第21步兵联队的一处兵力集结地。

“小鬼子的防空火力太猛,无人侦察机没有能够发现日军第21联队的指挥部,否则的话咱们开战就能干掉个大佐,好可惜啊!”想到没有能够发现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联队指挥所吕毅少校就感到一阵惋惜。在陆战5旅占领哥打基纳巴卢市后,陆战5旅便派出了三架小型无人侦察机前往古达地区搜集日军登陆的第21步兵联队的情报资料,只是三架无人侦察机都被日军的短程防空导弹击落,只是发现了几处日军的兵力集结地、炮兵阵地、仓库和几处连级指挥所,没有能够发现最具价值的日军第9师团第21步兵联队的联队指挥所。

“吕队,完成攻击,导弹准确击中目标。”后舱的武器操纵员兴奋的汇报道。

“继续!”吕毅少校果断地命令着,又一枚Kh-59导弹脱离了机翼的挂架,扑向了日军的下一个目标。

与此同时,两个大队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以双机编队盘旋在预定空域,不断分批出击,利用着KD-88型空地导弹从远距离上攻击着古达地区的日军重要目标。不时有几个双机编队从低空高速逼近古达地区,然后利用挂载的雷石-6滑翔制导炸弹攻击着日军的阵地。

海航9师海航27团和海航25团各出动了两个战斗机大队和两个战斗轰炸机大队,海航27团的歼-11H战斗机群在歼-8F战斗机群的掩护下顺利地击溃了从巴拉望岛公主港机场起飞的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战斗机群,而后两个大队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肆掠地轰炸着古达地区第21步兵联队的阵地。

就在海航27团成功击溃了日军的战斗机群的时候,在古达地区靠近海岸线的低空中,两架陆战5旅直属直升机大队的直-9WZ武装侦察机掩护着两架直-8K运输直升机贴着海面快速的逼近着古达地区,在古达市北部的锡夸蒂镇外围的丛林上空快速地空投下二十余名陆战5旅侦察营的侦察兵,随后四架直升机又快速地返回古达地区外海,贴着海面返回哥打基纳巴卢东郊的临时出发阵地。

陈陆来少校快速的收拢了一下部队,随即将全部的二十四名侦察兵编组为三个侦察分队,随即快速的消失在了锡夸蒂附近无边的热带丛林之中。

在兰港以东的整个古达地区,陆战5旅侦察营共计在四个地域秘密着落,派出了十二个侦察分队。这些侦察分队将借助着丛林的掩护寻找日军,为海航战机和陆战5旅炮兵营提供火力打击坐标,展开实施中**队最流行的信息主导、火力主战的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