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5 拿手好戏

25.拿手好戏

陆战5旅侦察营营长陈陆来少校小心地拨快眼前的树枝,透过望远镜仔细观察着丛林边缘的一处日军的炮兵阵地,这些覆盖了厚厚的伪装网和树枝之后的FH-70型155毫米榴弹炮与周围的丛林和树木几乎融为一体,无人侦察机从天上根本无法发现这个隐蔽的炮兵阵地。

“小鬼子真是脑残,每个炮兵连五门火炮,连下面的班排怎么编制呢!”陈陆来少校看着五门分散部署的FH-70型155毫米榴弹炮有些好奇地想到。根据战前的情报,日军第9师团直属第9炮兵联队抽调出三个炮兵连加强给了第21步兵联队,用于支援第21步兵联队的作战。陈陆来少校早就知道日本陆上自卫队师属炮兵部队的炮兵连是五门制,现在亲眼看到只有五门火炮的炮兵连阵地时仍然感觉日本的编制很是令人费解。

“发现日军防空导弹兵。”身旁的一名拿着DV机拍摄着日军阵地的侦察兵在突然在陈陆来少校耳边低声地说道。

陈陆来少校很快搜寻到了两名隐藏在一处伪装网覆盖下的单兵掩体中,两名日本陆上自卫队的士兵抱着一具便携式防空导弹发射架坐在那里,哦,两个小鬼子是在玩PSP。“哼,小鬼子防守得挺严密啊!可惜日军只顾提防中国空军战机的威胁,却没有料到中**队渗透到他们的阵地附近!”陈陆来少校心中轻哼着暗自说道。

登陆加里曼丹岛古达地区的日军知道中**队借助着几处新占领的机场在加里曼丹岛北部地区保持着强大的空中力量,而日军只是在巴拉望岛的公主港有着一个大型的空军基地,为了防御中国战机可能的空袭,在古达地区登陆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专门加强了防空力量。古达地区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在部署时就是侧重于防空作战,在炮兵阵地、连级指挥所、后勤仓库等设施周围部署了大量的防空兵力,炮兵阵地中则保持着少量的炮兵守备部队,之所以如此部署是因为日军根本没有料到中国特种分队会主动潜入到他们阵地的附近。

“一点、两点、十一点钟方向,发现日军防空导弹小组各一个,在炮兵阵地其他三个方向还有日军其他防空导弹小组,视线遭到阻隔,我们暂时无法判定目标。”陈陆来少校身边的侦察兵小声的汇报道。

“呼叫海航战机进行轰炸,让海航选择激光制导导弹和电视制导导弹混合攻击,我部将为导弹提供激光引导。”陈陆来少校思考片刻后对着一旁的通信兵下达命令道。执行着对日军第21步兵联队进行轰炸的海航部队发现,日军的重要阵地在遭到我战机轰炸时便会释放大量的烟雾弹,极大地干扰了中国海航部队大量使用的电视制导。

古达地区北部地区的海面上,两架待命中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接到空警-200空中预警机的命令后迅速进入到了攻击航线,两枚KD-88电视制导导弹和两枚KD-88J激光制导导弹呼啸着脱离了挂架扑向了陈陆来少校率领的侦察分队新发现的那处日军的炮兵阵地。

“全队准备战斗,掩护激光引导手。”陈陆来少校立即在无线电耳麦中下达着命令,放下望远镜,举起加装了瞄准镜的95式突击步枪小心地向着左前方的一处树丛前进,掩护着架设好了激光引导仪的通信兵。就在距离陈陆来少校二百名外的地方,侦察分队的另一名激光引导手也在同伴的掩护下架设好了激光引导设备,等待着导弹逼近。

“嘟——!”日军的炮兵阵地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哨声,许多原本在树丛和伪装网下待命的日军士兵急匆匆地跑进了就近的地下掩体中,阵地中央几门火炮和弹药车的位置同时发射出了几发烟雾弹,浓浓的烟雾迅速将几处最重要的目标掩盖;而炮兵阵地周围的一个个防空导弹小组阵地上,休息中的日军防空导弹兵丢下了手中的游戏机,扛起了身旁的“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发射筒对准了天空。

“狙击手警戒日军的步兵,突击组干掉日军的防空兵。”日军阵地上的战斗警报已经告诉了侦查分队导弹即将到达,陈陆来少校迅速将一名扛着便携式防空导弹的日军士兵纳入了瞄准镜之中,同时在无线电耳麦中下达了攻击命令。

“砰!”清脆的枪声显得格外的刺耳,一发5.8毫米子弹钻进了一名扛着“毒刺”导弹的日军的喉咙,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瞬间将他身旁的另一名日军士兵的丛林战作战服染成了红色。

“砰砰砰!”丛林之中数个地方同时响起了95式自动步枪急促的点射声,被中国侦察兵发现了的三个日军防空导弹小组的六名日军片刻间被击毙在了他们的阵地上。枪声引起了日军炮兵阵地的注意,在一阵嘲杂的命令声中,守卫着炮兵阵地的十余名日军步兵端着64式7.62毫米自动步枪展开散兵线向着中国侦察兵藏身的丛林冲了过来。

“砰!砰!”两声沉闷的枪声中,两发5.8毫米重弹掀开了两名俯身冲锋中的日军步兵的头盖骨。

“狙击手!有支那的狙击手!”冲锋中的日军步兵纷纷卧倒在地,这些配属于炮兵部队的,负责保障炮兵安全的二线部队的士兵们惊恐地叫喊道,一名日军机枪手使用着62式7.62毫米轻机枪对着面前的丛林拼命地倾泻着弹雨,密集的机枪子弹将丛林中的树枝树叶纷纷削断。随着一声沉闷的枪声,那名日军机枪声无力地趴在了他操纵着的62式轻机枪的枪托上,眉心的弹孔汩汩地冒着鲜血。

“轰!轰!”两枚KD-88电视制导炸弹拖着浓浓的尾焰击中了日军的炮兵阵地的边缘,一辆停放在那里的军用运输卡车被导弹巨大的爆炸掀翻在地。正当日军炮兵阵地上的日军以为躲过了中国导弹攻击的时候,又有两枚导弹呼啸而来,并且两枚导弹根本没有收到烟雾的影响,其中一枚导弹直扑日军炮兵阵地东南角的弹药车队而去。

“轰——!”巨大的爆炸声从日军炮兵阵地中传来,紧接着日军阵地中便发出了绵延不断的爆炸,绵延的爆炸片刻间笼罩住了整个炮兵阵地,躲在一根大树后射击的陈陆来少校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热带扑面而来,他赶紧将蹲下来将身体贴着大树。一声声的爆炸声和日军的惨叫声不断地从他身后的日军炮兵阵地中传来。

爆炸声渐渐平息下来,只剩下熊熊的大火在已成废墟的炮兵阵地上燃烧着。“布设诡雷,交替掩护,撤!”陈陆来少校看着燃烧着的日军炮兵阵地果断地下达了命令。侦察分队利用携带的66式反步兵定向地雷和手榴弹制作了三个简易而隐蔽的诡雷后,快速地撤出了攻击的阵地,陈陆来少校等人刚刚走远,身后的天空中便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八嘎!可恶的支那人!几十年过去了,难道他们还只会打游击战吗?”接到在古达地区登陆的第21步兵联队在中国战机和特战分队的打击下伤亡惨重的消息后,菲律宾马洛洛斯市的驻菲日军指挥部内,日本西南方面军指挥官仓上庆介陆军中将愤怒地叫喊道,日本军队缺乏足够的机场,一时间无法从中国人手中夺取制空权,第21步兵联队只能暴露在中国战机的远程打击之下,而日军指挥部却无能为力。

“仓上将军,我们的第14机步旅团即将占领山打根市,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利用山打根机场与中**队展开交锋,我们的陆军部队就可以避免没有制空权的痛苦了!”西南方面军参谋长松岛城陆军少将劝慰道。

“山打根机场在之前曾遭到过中**队巡航导弹的攻击,需修复之后才能投入使用。希望与第14机步旅团一同前往山打根的工兵部队能够不负帝国所托,尽快让山打根机场投入使用。”仓上庆介中将淡淡地说道,口气中略带着一丝的惋惜和期盼。

“仓上将军不必恼怒,古达地区支那军事使用的只是他们惯用的战术,利用小分队渗透为空军部队和炮兵部队提供坐标引导和支持。这种战术支那军队曾大规模的在越南北部战场上使用,支那军队就是利用这个战术打得越南北部地区的二十余万大军溃不成军。”混在日本侨民里撤出河内的日本驻越南军事顾问团团长金泽伸二少将走到仓上庆介中将身旁说道,金泽伸二撤出越南河内抵达日本东京后便直飞菲律宾马洛洛斯市,担任西南方面军第一副参谋长,参与对中作战。

“对付这种战术最好的方法就是占据着战场的制空权。”金泽伸二少将继续说道,“巴拉望岛南部地区有几处小型的野战机场,虽然暂时不能使用,但我们可以出钱让菲律宾政府征用大量的民工将这几处机场扩建,在金钱和步枪的双重压下下,修复的进度一定会很快。至于在此之前的战斗,我们可以派出台风战机前往公主港机场参加作战,利用战机性能的优势压制支那海军航空兵。”

仓上庆介中将听着金泽伸二少将的话语认真地思考着,根据情报,正在加里曼丹岛作战的是中国海军南海舰队的第9航空兵师,主要使用的战机是歼-11H战斗机、歼-8F战斗机和歼轰-7A战斗轰炸机,能够对日本航空自卫队使用的F-2战斗构成威胁的就只有歼-11H战斗机。在中南南沙海战中,在对付新加坡空军的F-15SG战斗机时,中国海军虽然也有歼-11H参战,但中国人最终还是选择了歼-16A隐形战斗机来对抗新加坡空军的F-15SG战斗机,也就意味着中**队的歼-11H战斗机不是F-15SG战斗机的对手。“台风”战斗机与F-15SG战斗机战力相当,那就意味着日本航空自卫队装备的“台风”战斗机完全能够对付中**队使用的歼-11H战斗机!

“松岛将军,命令第41战斗机中队转场至公主港机场参战,务必要夺取加里曼丹岛东部地区的制空权。”仓上庆介中将对着松岛城少将下达命令到,随即仓上庆介中将又转身对着指挥室内的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舰队司令、日本西南方面军副司令三浦亮海军中将说道,“三浦将军,从苏禄海的第一护卫队群调出一艘防空能力强的战舰进入马鲁杜湾,为第21步兵联队提供空中掩护。”

“是!”一直暗中与仓上庆介中将较劲的三浦亮海军中将严肃地回到道,他知道开战即损失一个联队,这样的耻辱是日本军队无法接受的,虽然作为一名海军军官三浦亮不是很喜欢陆军部队,但他知道现在他是整个西南方面军的副司令,第21步兵联队也是他的部下。

苏禄海邦吉岛附近海域,隶属于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护卫队群的“旗风”号导弹驱逐舰和“初雪”号导弹驱逐舰接到命令后立即加速向着马鲁杜湾驶去,前去为那里忍受着中国战机轰炸的日本陆军第9师团第21步兵联队提供防空火力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