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7 东马攻略中

27.东马攻略 中

一处被全副武装的中国士兵防守起来的空地上,八门03式300毫米远程火箭炮一字排开,在一声开火的命令声中。『言*情*首*发阵地上突然响起了一阵阵巨大的咆哮声,一枚枚火箭弹呼啸着扑向四十公里外的马来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所属第9步兵旅的阵地。

就在距离马来西亚陆军第9步兵旅守卫的泗务市以东20余公里的乌驿河畔,第121摩步师炮兵团两个榴弹炮营的数十门火炮正沿河展开,数十门11式155毫米轮式自行加榴炮扬起那52倍口径的炮管对准着泗务市马来西亚第9步兵旅的阵地;在乌驿河的对岸,则部署着第121摩步师炮兵团的火箭炮营,18门中国陆军最新装备的50管122毫米“沙尘暴”火箭炮也高昂起密集的炮管对准着泗务市的方向。

随着03式300毫米远程火箭弹呼啸着掠过阵地的上空,乌驿河两岸的炮兵阵地上同时响起了“开火”的命令,刹那间密集的大口径榴弹和火箭弹狂风骤雨般地横扫向马来西亚陆军第9步兵旅的防线。

密集的炮弹顷刻间摧毁了配属给第9步兵旅作战的马来西亚陆军第3炮兵团的阵地,十八门l5型105毫米榴弹炮根本没有发言的机会,就被中国炮兵摧毁在了阵地上。马来西亚陆军第9步兵旅急匆匆在泗务市东郊修筑起来的防御阵地被密集的炮弹打得支离破碎。而第9步兵旅身后的泗务市区也同样不断遭受着炮弹的洗礼,只是遭受的炮弹数量比马来西亚陆军的防御阵地要少的多,并且中**队炮击的都是泗务市的商业区和工业区,居民区、医院、学校都没有遭到任何的炮击。这样的情形令准备趁机造势抨击中国的国外媒体记者瞠目结舌,一个个只得扛着摄像机咒骂着盘旋在泗务市上空的中国无人侦察机和炮兵校正机。

二十分钟的炮击之后,等待已久的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装甲团的一百多辆96a主战坦克和09式轮式步战车立即冲了出去,呈楔形阵型直扑马来西亚陆军第9步兵旅的阵地,装甲团炮兵营的09式122毫米跟随着攻击的坦克群不断地利用精准的炮火掩护着坦克群的进攻,虽然坦克群根本没有遭到马来西亚军队的有力抵抗。

就在第121摩步师装甲团从正面向马来西亚军队的阵地发起进攻的同时,第121摩步师所属的第364摩步团的百余辆09式轮式步战车正沿着东马的洲际公路快速地穿插向泗务市的南部地区,阻挡着马来西亚陆军的逃跑之路。

“哎!装甲团的那些家伙也真是的,不就是在越南没打的上主力嘛,现在对付马来西亚的一个步兵旅也用不着全团冲击啊!”通往东马来西亚沙捞越州州府古晋市的公路上,第121摩步师侦察营营长曾志刚少校站在侦察营坦克排的一辆62g轻型坦克的炮塔上眺望着东北方向浓烟滚滚的泗务市,很是挖苦地说道。

“营长,咱们营在第二次对越作战中在越南北部地区大战了一场,两个主力摩步团在战争后期也上去过了把瘾,虽然只是步兵主打的山地战。装甲团就被分编为若干个装甲分队支援着步兵部队的进攻,早憋了一肚子邪火了,现在拿马来西亚陆军泻火很正常!”侦察营直属坦克排排长站在坦克旁举着水壶大口地灌着水,灌了几大口停下来说道。他知道曾志刚少校还在为没能捞上攻打泗务的任务而生闷气,营长也正是的,就马来西亚陆军的一个步兵旅有啥好打的,又不是马来西亚的什么精锐部队,便开口劝慰着曾志刚少校。

“马来西亚陆军也就擅长打点小规模的丛林战,阵地战都没怎么打过。师长居然动用一个装甲团和一个炮兵团攻打马军三个步兵营防守的阵地。哎,还派出364摩步团去切断马军后路!马军有机会从装甲团的攻击中跑掉吗?小题大做啊!”曾志刚少校似乎没有听到坦克排长的话,继续哀叹着说道,埋怨着师长的小题大做,“区区三个步兵营,咱们侦察营在一个炮兵营的支援下绝对能够拿下……”

“营长,二号无人机发现马来西亚陆军装甲部队。”一名侦察兵急匆匆地从一辆04a装甲侦察车上跑下来对着正在抱怨着的曾志刚少校汇报道。

“迅速确认马军装甲部队规模,全营准备战斗。”曾志刚少校立即停止了埋怨,立即从62g轻型坦克的炮塔上跳到车身上再跳到了地面上,一边对着周围的几名连长和排长高声喊道,一边走上了自己的装甲指挥车。

“二号无人机在卢帕河沿岸的英基里利附近发现一支马军的装甲部队,由于该装甲部队采取了严密的隐蔽措施,无人机暂时无法判断该部队的规模。”刚刚回到指挥车中,一直在战车中值班的侦察营教导员便开口对着曾志刚少校说道,“根据无人机发回的实时图像判断,这支装甲部队装备着pt-91m型主战坦克。”

“是马来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的第12装甲团。”曾志刚少校微皱着眉头说道,根据情报,马来西亚陆军部署在东马唯一的装甲部队第12装甲团的主战装备便是购买的波兰的pt-91m型主战坦克。

“我也是这样判断的,这支部队应该就是马来西亚陆军的第12装甲团,整个东马地区唯一的装甲部队。”教导员严肃地对着曾志刚少校说道。

“马来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的第3步兵旅和第12装甲团都部署在古晋地区,现在整个东马地区攻击力最强的第12装甲团到达了卢帕河沿岸,看来马来西亚陆军准备凭借着卢帕河来阻挡我军对古晋的进攻。现在马军的第3步兵旅应该也已经逼近卢帕河了!”曾志刚少校调出了卢帕河沿岸地区的电子地图,指着电子地图说道。

“古晋市外围无险可守,固守卢帕河是马军唯一的选择。”判明了马军的意图后,教导员释然了许多,“但从哪里进攻古晋,我们却有着许多的选择。”

“将三号无人机调至卢帕河地区,加强对卢帕河西岸地区的搜索。”曾志刚少校拿起通讯器向无人机分队下达着命令,随即转身对着身旁的通讯参谋说道,“向师部汇报我部最新进展和发现的情况。”

“全营立即向卢帕河搜索前进,同时请求海航保障我营空中安全。”在向师部发完电报后,曾志刚少校向全营下达了命令,他知道侦察营的防空火力薄弱,而马来西亚陆军在古晋地区除了部署着第3步兵旅和第12装甲团外,还部署着整个东马地区唯一的一个陆航中队,整整15架的米-171直升机!虽然空军和海航部队曾对马来西亚的各个机场都进行过轰炸,但是否摧毁了这些直升机,曾志刚少校心里可没底,虽然米-171直升机主职是运输直升机,但两侧的六个外挂点挂上火箭发射巢的话,一个中队的米-171直升机足够将自己的侦察营打光。

数十辆62g轻型坦克、09式轮式步战车、09式120毫米轮式突击炮、04a装甲侦察车迅速轰鸣着启动了发动机,呈搜索队形沿着洲际公路向着卢帕河一线推进。侦察营刚刚前进了两公里,天空便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四架浅蓝灰色涂装的歼-8f战斗机呼啸着掠过侦察营的上空。

“现在海航战机的反应速度真是越来越快啊,空地一体!或许离中**队也不远了!”打开舱盖,看着天空中的战鹰,曾志刚少校很是欣慰地感叹道。

马来西亚沙捞越州第三省省会泗务市,中**队猛烈的炮火已经停止,参加主攻任务的第121摩步师装甲团正在泗务市外围地区打扫着战场,直到战斗结束,中国陆军担忧的巷战都没有出现。事后从当地华人那里才得知,原来泗务市的居民不愿战争破坏他们的城市和家园,非但不配合马军在泗务市区内部署防御阵地甚至还会以种种理由干涉阻挠马军在市区的公共场所修筑工事。不能在居民的房屋内修筑火力点,只能在街道上修筑工事火力点,这样的巷战工事面对中**队的坦克时,绝对是血腥的单方面屠杀,最终驻守着泗务市的马来西亚陆军第9步兵旅决定将阻击阵地设在泗务市外围地区,当然他们的命运相当凄惨。

被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占领的泗务机场,机场已经被中**队清场,机场内的所有人都被赶到了泗务市,第121摩步师装甲团机步营在机场外围拉起了警戒线,一辆辆09式步战车封锁住了通往机场的所有道路。师属工兵营已经到达了泗务机场,开始修整被之前中国空军空袭毁坏的机场,虽然马来西亚政府已经对泗务机场进行了修复,只是担忧遭到中国空军的再次打击,机场修复速度一直很慢,现在第121摩步师师属工兵营的官兵们操纵着早已逃跑掉的马来西亚工程人员遗留在机场的机械设备继续着他们的工作,只是这座机场修复完成之后将不再属于马来西亚。

被中国工兵率先整修过的泗务机场防空地下室成为了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的临时师部,第121摩步师师长靳建城大校已经收到了侦察营发来的“发现马军第12装甲团出现在卢帕河地区,马军可能会固守卢帕河一线”的情报,马军作出这样的部署在靳建城大校看来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在马来西亚军方看来凭河固守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居然还想凭河固守?马来西亚军队就这么肯定我军会从沙巴州的洲际公路进攻古晋?”第121摩步师参谋长王华上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点着电子地图上卢帕河的位置说道。

“让海航部队不要攻击向卢帕河地区开进的马来西亚军队,并且暂时不要攻击马来西亚军队在卢帕河西岸地区修筑的防御阵地。”第121摩步师师长靳建城大校对着负责协同作战的海航9师的一名海军中校军官说道。

“王参谋长,命令侦察营迅速进抵至卢帕河东岸地区,监视马军的动向;另外命令第364团加快前进,迅速与侦察营汇合。”靳建城大校对着参谋长王华上校说道。马来西亚陆军居然主动从古晋市跑到了野外地区,仍旧准备与中**队打一场阵地战,看来刚刚失守的泗务市没有给马来西亚陆军造成警觉,但马军的行动却为中**队创造了打歼灭战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