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8 东马攻略下

远征无弹窗 28.东马攻略(下)

马来西亚沙捞越州卢帕河,连接着卢帕河两岸的几座桥梁已经被马来西亚陆军工兵部队炸毁;与此同时,马来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所属第3步兵旅在卢帕河西岸拉起了铁丝网、布设了雷区。『言*情*首*发马来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的第3步兵旅和第12装甲团以及配属第3步兵旅作战的第1炮兵团就部署在这些铁丝网和雷区的后面,准备凭河阻击着中国陆军的进攻。

卢帕河东岸早就出现了中**队前锋部队的身影,中**队的前锋部队使用着120毫米重迫击炮向西岸的马军阵地发起了攻击,但很快被马来西亚陆军第1炮兵团和第12装甲团压制了下去。现在越来越多的中**队出现在卢帕河东岸地区,并且这些军队装备着重炮,马来西亚陆军第1炮兵团和第12装甲团在对岸中国陆军重炮的打击下伤亡惨重。令马来西亚守军欣慰的是,中国陆军的工兵部队正在卢帕河对岸选择架桥地点,显然中国陆军准备强渡卢帕河,马来西亚守军有信心能让强渡卢帕河的中国陆军用鲜血来染红整个卢帕河。

就在距离卢帕河不远处的马来西亚沙捞越州的泗务机场,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工兵营已经将机场跑道上的弹坑填平,泗务机场已经可以投入使用,只是要让泗务机场成为一个重要的空军基地的话,尚需等待从文莱赶来的中国空军工程部队对机场进行加固和修整。这个日后中国空军在整个加里曼丹岛最重要的空军基地,第一次在战争中使用,它的使用者却不是中国空军而是中国陆军航空兵。

此刻,泗务机场的机场跑道上来自第41集团军第7陆航旅的数十架各型直升机正停放在那里,第7陆航旅的地勤人员正忙碌着对这些战鹰进行着认真的检修。这些战鹰是从中国海南省境内的临时基地起飞,经西沙群岛、越南金兰湾、纳土纳群岛转场至泗务机场的,转场过程中,提前驶抵纳土纳群岛与越南金兰湾之间海域的“恒山”号两栖登陆舰充当着临时机场,供陆航7旅直升机群得加油修整,此次行动开创了中国陆军航空兵远程机动作战的先河。

“马来西亚陆军一心想着固守卢帕河一线,那咱们就偏不理他,绕过卢帕河,直接拿下古晋市。”泗务机场的防空地下室内,第121摩步师参谋长王华上校听着地下室上面的机场跑道上传来的直升机群的轰鸣声说道。

“守卫卢帕河的马来西亚陆军第3步兵旅和第12装甲团已经被侦察营和364团折腾得精疲力尽,现在364团发起强攻,马来西亚军队根本阻挡不住我军的进攻步伐。”第121摩步师师长靳建城大校指着卢帕河的位置说道。曾志刚少校率领的侦察营到达卢帕河东岸后,立即对卢帕河西岸的马来西亚守军进行了一次火力侦察,侦察营炮兵分队六门05式120迫榴炮的一顿猛轰居然让马来西亚守军将第12装甲团和第1炮兵团的阵地都暴露了出来。侦察营立即将情况上报给了师部,第121摩步师为了不吓跑马军,没有呼叫海航对马军的阵地进行轰炸,而是待第364摩步团到达卢帕河东岸后,利用364摩步团的团属炮兵一点一点地清除着马来西亚守军的实力,既削弱了马军的实力,又避免了吓跑卢帕河西岸的马来西亚守军。如果不是因为军部要一战而彻底解决沙捞越州战事的话,靳建城大校早就向364摩步团下达了进攻命令了。

“王参谋长,侦察营现在到达什么位置?”靳建城大校看着电子地图思考了一会,转身问道。

“侦察营已经穿过了印度尼西亚境内再次进入马来西亚境内,现处于英基里利西南五公里的区域。”王华参谋长立即将电子地图切换到卢帕河西岸的英基里利地区。第121摩步师侦察营在第364摩步团到达卢帕河东岸后便挥师南下,从印马边境进入印度尼西亚的西加里曼丹省境内,绕过卢帕河直插马来西亚守军的背后,配合着364摩步团围歼卢帕河西岸的马来西亚守军,阻止卢帕河西岸的马来西亚守军西逃。

“要求侦察营注意隐蔽,不要惊动了卢帕河的马军守军。”第121摩步师师长靳建城大校看着北斗定位仪上显示的侦察营的位置点点头说道。

“报告师长,攻击时间已到。”一名作战参谋站起来高声的说道。

第121摩步师指挥室中的众军官同时抬起头看着师长靳建城大校,靳建城大校快步走到指挥桌前,拿起通讯器,“总攻开始。”

泗务机场上,一架架轻便的直-11WA轻型武装侦察直升机率先拔地而起,一个优美的弧线转弯之后快速地升上200米的天空,而后径直扑向沙捞越州州府古晋市。在这些直-11WA直升机的身后,是数量众多的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和根据米-17V5运输直升机仿制的直-12型运输直升机。

庞大的直升机群掠过泗务市西部地区的沼泽地带进入到南海的上空,贴着海面从海上扑向古晋市。庞大的直升机群还不时能够遭遇到正前往古晋执行轰炸任务的海航战机。

一架架歼-8F战斗机和歼轰-7A战斗轰炸机呼啸着掠过古晋市的上空,几架正在天空中巡逻的马来西亚陆军的米-171直升机片刻间被来袭的空空导弹击落。紧接着,在刺耳的防空警报声中,古晋市内的重要目标纷纷被从天而降的炸弹炸成了一堆堆废墟。

马来西亚军方沿用了英国人攻势防空的思想,即空军战斗机担任主要的防空任务,同时装备着少量的近程防空导弹和小口径高炮打击空军战机拦截漏网的目标。但阿根廷军队发起的第二次马岛战争就已经揭开了这种攻势防空方式的致命缺陷,一旦该国的空军战机部队被消灭,这个国家的天空基本上就是不设防的,因为近程防空导弹和小口径高炮根本无法阻挡现代战机的精确轰炸。此刻的古晋市正品尝着这种防空方式缺陷带来的苦果,偶尔窜起的防空导弹根本威胁不到正在高空中使用着激光制导炸弹轰炸的中国海航战机,而那些导弹发射阵地和高炮阵地却在不时响起的爆炸声中逐渐消失。

当蝗虫般的直升机群从海面上冲向古晋市上空的时候,驻守在古晋市的马来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的后勤部队纷纷举起了手中临时配发的武器,眼睁睁地看着全副武装的中国陆军士兵冲出直升机,而后逐渐控制住整个古晋市。

驻守在卢帕河西岸的马来西亚陆军第1步兵师各部由于突然遭到了中**队的强电磁干扰,失去了与古晋市的第1步兵师师部的联系,根本不知道古晋市已经落入中**队手中。而中国海航的战机也出现在了卢帕河西岸的马来西亚守军的上空,对于这个早已发现却忍受了十余个小时没有动口的肥肉,支援第121摩步师作战的海航9师的战机立即将成吨成吨的炸弹倾泻在马军的阵地上,一时间卢帕河西岸的马军阵地上血肉横飞。

卢帕河东岸,急行军赶来的第121摩步师炮兵团所属的火箭炮营迅速占领好发射阵地,对准着卢帕河西岸的马军阵地打起了齐射,数以千计的火箭弹片刻间将马军的防御阵地打成了一片火海。而马来西亚守军期待的中**队强渡卢帕河的场面却始终没有出现,尽管出现在卢帕河对岸的只有一辆辆喷射着致命火焰的自行火炮和步战车。

“奶奶的,364团怎么打这么狠,好歹也给咱侦察营留点汤喝!他们之前吃的肉可都是咱侦察营炮兵分队冒险帮他们找到的!”在卢帕河西岸的英基里利县西郊设伏的第121摩步师侦察营的营指挥车内,曾志刚少校听着远处传来的隆隆炮声有些焦急的说道,他担心马来西亚守军在中国战机的轰炸下不敢撤出阵地而被最终被364团消灭在阵地上,毕竟谁都知道在对方战机的轰炸下逃跑是件很疯狂且愚蠢的事情。

“老曾,你就别惦记马来西亚的这点守军了,咱们营是铁定没机会了。”指挥车中的侦察营教导员拍着曾志刚少校的肩膀说道,“陆航7旅已经占领了古晋市,陆航7旅的攻击直升机肯定随后就到,卢帕河西岸的马来西亚守军除了投降就是死,想跑都没机会。咱们还是等打完这仗进军印尼吧,下次遇到的就是美军了,肯定和你胃口。”

“说的也是。”曾志刚少校无奈的撇着嘴说道,就在这时头顶上空传来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根据直升机发动机的轰鸣声曾志刚少校就能够判断,出现在他头顶的正是陆航7旅的直-11WA轻型武装直升机和武直-10A武装直升机。曾志刚少校对着教导员拱拱手,“你的乌鸦嘴真灵,佩服,佩服!”

泰国曼谷,中国驻泰国大使馆的地下会议室内,急匆匆从吉隆坡赶来的马来西亚首相阿都拉一边闷头抽着香烟一边焦急的看着手表等待着,整个东马来西亚除了沙巴州西南沿海地区之外全部被中**队占领,而沙巴州西南的那片区域则已经被日本人占领,整个东马来西亚已经被中日两国瓜分了。

马来西亚政府对中**队在东马地区的作战行动根本无计可施,西马部署着大量的部队,但中**队控制着制空权和制海权,西马的部队根本无法运送到东马。同时,中**队部署在邦加岛-勿里洞岛和柬埔寨的大军使得马来西亚根本不敢在马六甲海峡多做事端,毕竟到目前为止西马还没有遭到中国空军的大规模轰炸,但如果马来西亚在马六甲海峡专门针对中国船只找茬的话,也许下一秒中国的战机就会出现在吉隆坡的上空。

“啪!”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正在泰国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国总理在驻泰外交大使的陪同下走进了会议室,阿都拉赶紧掐灭手中的香烟,站起身来主动伸出右手迎上中国总理。

简单的寒暄之后,中国总理就直奔主题,“马来西亚政府应立即退出南海同盟,承认中国政府对中国南海的全部主权,赔偿战争给中国带来的损失。”虽然南海同盟五国之中已经有三个国家宣布退出,整个南海同盟已经名存实亡,但必要的面子工作还是需要的,并且马来西亚退出后,仅剩菲律宾一国的南海同盟就真的宣告消失了。

“这些当然。”阿都拉首相连连点头说道,“只是贵**队正占据着我国的沙捞越州和沙巴州,贵**队能否从这两州撤军,将这两州归还给我国。”

“我纠正一下首相先生,我军只是暂时替贵国代管着沙捞越州,沙巴州正被日本军队占领着,此次成立南海同盟入侵中国南沙群岛就是日本政府暗中教唆的,日本野心很大,不得不防。”中国总理面带忧患之色说道,“中国刚刚收复南沙的一些岛屿,尚需时日建设开发,为了保护我国的建设者免遭日本军队的偷袭,我国决定暂借贵国的沙捞越州和沙巴州一用,租金问题我们可以商谈。”

阿都拉首相顿时惊讶地说不出话来,这是往昔那个温文儒雅的中国总理吗?这是那个软弱可欺的中国政府的态度吗?阿都拉首相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喝光了一杯咖啡之后,阿都拉首相终于缓了过来,他知道现在就让中国吐出东马是不可能了,只能希望从中国那里都收点租金,留着中日两国在沙巴州打完仗后重建吧,“不知道贵国政府愿意出多少租金?”

“考虑到可能会影响贵国部分民众的生活,租金由贵国开价,中国政府绝不还价,当做是对马来西亚人民的补偿吧。”中国总理微笑着说道。

阿都拉首相听完中国总理的话不禁一愣,有阴谋!但随即他又想到了以前中国政府在处理国际事务时的一些作法和态度便释然了,小心翼翼地开口说道,“每年200亿美元……”

“没问题,成交。”中国总理很干脆地回答道,随即示意秘书拿出拟定好的《中马停战协议》,在停战协议书上关于中国租借沙捞越州那一条的条款中补充上200亿美元每年的金额,同时在马来西亚应当赔偿的战争赔款一栏中填上了1500亿美元的金额!然后将停战协议递给了阿都拉首相。

阿都拉首相双手颤抖地放下手中的《中马停战协议》,退出南海同盟,承认中国队南沙的主权都是意料之中,就连战争赔款也是预料之中的,只是赔偿的金额之大是他没有想到的,阿都拉首相明白了为何中国总理会那么干脆的由马来西亚政府决定租金的多少,租金的多少直接影响着赔偿的多少,总而言之,马来西亚政府得暂时让出沙捞越州,还得倒贴出一笔巨款。

“贵国占据着我国的沙捞越州和沙巴州,租借条款中只有沙捞越州,贵国是否是决定将沙巴州归还我国。”阿都拉首相平静下来后开口问道。

“沙巴州正被日本军队占领着,我军会帮助贵国收复沙巴州的,到时再与贵国政府商谈是否租借沙巴州。”中国总理微笑着说道。

“我国的纳闽岛和哥打基纳巴卢现在不在贵**队手中吗?”阿都拉首相惊呼道,他没有想到中国政府居然也会玩这样的招数,就像以前马来西亚在南海玩的以一样。

“我纠正一下,纳闽岛是文莱政府不可分割的领土,我**队已经帮助文莱政府收复了纳闽岛,文莱政府已经与中国政府签订了协议,将纳闽岛赠送给中国!至于哥打基纳巴卢,那是因为中**队遭到了来自哥打基纳巴卢地区军队的袭击奋起反击的,我们怀疑是马来西亚的武装叛乱分子,正在帮助贵国剿灭。沙巴州大部分地区目前还被日本人控制着,贵国政府就想让中国政府出钱租借,这不太厚道吧。”

厚道!这样做了居然还说马来西亚不厚道!阿都拉首相几乎欲哭无泪。

“首相先生尽管放心,我们只是暂时租借沙捞越州的几处军事基地,我们不会索取马来西亚的领土。”中国总理微笑这话站起身来说道,“印度军队占领着马六甲海峡对岸的苏门答腊岛西北部地区,对贵国的安全造成了巨大的威胁。首相先生放心,中国政府不会坐视印度军队危害马六甲海峡的安全环境,一旦印度军队对马来西亚造成了威胁,中国政府会第一时间出兵苏门答腊岛驱赶印度军队,保护贵国的安全。”

阿都拉首相知道这是中国政府在威胁马来西亚,也是在给马来西亚承诺!阿都拉首相知道印度军队很可能会沿着苏门答腊岛直扑马六甲海峡,富饶的西马肯定会引起印度人的注意。西马来西亚虽然还有两个陆军师的兵力,但没有了海空军的马来西亚军队不可能阻挡住印度军队的进攻,到时候马来西亚就只能接受亡国的命运了!

阿都拉首相沉痛万分地拿起了钢笔,他知道自己签了这份停战协议,他就是整个马来西亚的罪人;不签的话,中**队已经占领了东马,不需印度动手,中**队接下来肯定会对西马展开行动,到时候马来西亚失去的将更多,自己还是马来西亚的罪人!

“为了马来西亚能够生存下来!”阿都拉首相心中安慰着自己,颤抖的右手在《中马停战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