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9 海湾战火

29.海湾战火

墨色般的阿曼海与阿拉伯海连接处的海底,编号为901的伊朗海军的“基洛”级“塔列克”号常规潜艇正静静地潜伏在水下120米的深度上,开启的被动声纳严密地监视着频繁过往的美国海军运输舰。

美**队自年初开始宣布将从伊拉克撤军,并且驻扎在伊拉克的十数万美军相继开始集结准备撤回国内,撤军工作从四月份正式开始展开,只是美军的撤军速度不是很快,一个月的时间中只撤走了两个旅的兵力。自四月底开始,美国陆军第3机步师、第3装甲骑兵团和英国陆军第7装甲旅就相继在伊拉克南部港口重镇巴士拉完成集结,等待着美国海军的运输舰来运送回国。

“这些该死的美国佬终于快走了!伊朗不必在与伊拉克接壤的地区部署重兵防御了。”“塔列克”号常规潜艇艇长无聊地看着阿曼海的海图低声嘟囔着。

“鱼雷,有鱼雷!”声纳兵突然高声叫喊道,“两枚,不,四枚鱼雷正高速逼近我艇!距离1200米!速度50节,48秒钟后接触!敌人潜艇就在我们附近。”

“左满舵,气幕弹准备。”艇长大吃一惊,丢开电子海图下达着命令,“向基地报告,我艇遭到袭击。声纳长,立即开启主动声纳,搜索敌人潜艇。”

“判定为美制MK48型鱼雷,距离1000,40秒后接触。”声纳兵继续汇报着。

“向基地汇报,我艇遭到美国海军攻击。”满头大汗的艇长大声的对着通信兵喊道,“气幕弹发射。左满舵,全速前进。”艇长知道发射气幕弹会暴露潜艇的位置,但他也清楚,MK48鱼雷性能极其优异,并且美国海军对“基洛”级潜艇相当熟悉,气幕弹发射晚了根本躲避不了四枚鱼雷的攻击。他现在只想着躲过着四枚鱼雷,然后找出偷袭者,哪怕是同归于尽也要击沉对方。

“没有发现美军潜艇!”声纳长高声地汇报道,“一枚鱼雷偏离航向,其他三枚鱼雷继续向我艇扑来。距离500米,20秒后接触。”

“完了!”艇长重重地坐在了指挥椅上,“上浮,急速上浮。”居然摆脱不了被击沉的命运,那就尽可能的上浮,争取能够让这些年轻的水兵们活下来,他们都是伊朗海军最宝贵的财富。

“轰——!”三枚MK48-7型鱼雷相继击中了正急速上浮中的“塔列克”号常规潜艇,顷刻间撕开了“塔列克”号常规潜艇的外壳,三声巨大的爆炸声中,“塔列克”号潜艇瞬间被汹涌的海水淹没,快速地沉向海底。

就在距离伊朗海军的“塔列克”号常规潜艇沉没地点仅1500米的地方,一艘指挥舵上喷绘着白色775字样的庞然大物突然加速,快速地从200米的深度上浮到30米的深度。紧接着,指挥舵后侧的艇身背部,一个个发射盖相继打开,一枚接一枚的“战斧”攻地巡航导弹穿过湛蓝的海水冲出海面,在一声声巨大的轰鸣声中,十余枚“战斧”攻地巡航导弹相继点火成功,拖着艳丽的尾焰扑向伊朗境内的各处雷达站和空军基地。

同时被美国海军击沉的还有在阿拉伯海执行战备巡逻任务的“诺尔”号常规潜艇和正在波斯湾执行战备值班任务的三艘袖珍潜艇。在清除了对美国海军最具威胁的伊朗海军潜艇部队之后,正在波斯湾科威特外海执行“撤军”任务的“斯坦尼斯”号航母母舰立即转向逆风的位置,宽阔的飞行甲板上灯火通明,美国海军第9舰载航空联队的第154“黑骑士”攻击中队的两架F-35C战斗机在空勤人员的指引下借助着蒸汽弹射器呼啸着冲上夜空,扑向大海对岸的伊朗境内。

就在“斯坦尼斯”号航空母舰上的F-35C战斗机不断起飞升空的时候,“斯坦尼斯”号航空母舰周围护航的六艘巡洋舰和驱逐舰的舰尾甲板上,一枚枚“战斧”攻地巡航导弹不断地发射升空,“战斧”导弹连续发射产生的火光甚至照亮了整个航母战斗群身处的海域。

在遥远的阿拉伯海,美国海军的“企业”号、“卡尔·文森”号、“杜鲁门”号和从地中海赶来的“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都上演着同样的场景,短短的十余分钟内,美国海军的五个航母战斗群和各个核潜艇分队便发射了近千枚的“战斧”攻地巡航导弹,同时起飞了近百架的F-35C战斗机,扑向了伊朗境内的各处军事要地。

与美国海军同时展开行动的还有同样强大的美国空军。二十四架从英国的费尔菲德空军基地起飞的美国空军B-52H战略轰炸机经过十余个小时的远程飞行后,到达了伊拉克北部地区的上空,发射的四百八十枚“战斧”攻地巡航导弹如同流星一般扑向了伊朗首都德黑兰。与此同时,从印度洋上的迪戈加西亚岛起飞的美国空军第一远征打击群的八架B-2A战略轰炸机在二十四架F-22A战斗机的掩护下犹如夜色中的幽灵分别从波斯湾和阿拉伯海扑进了伊朗境内。

伊拉克和阿富汗境内的各个空军基地中,那些被宣布已经撤离了的战机被牵引车从隐蔽的机库中拖了出来,数以千计经验丰富的美国空军空勤人员纷纷冲出机库,这些白天刚刚搭乘“撤军”的军用运输机抵达的空勤人员忙碌着给战机加油挂弹,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伊朗首都德黑兰,整座城市已经实行了灯火管制,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响彻整个城市的上空,部署在德黑兰市区和郊区空地上的无数门各种口径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对着天空中猛烈地扫射着,密集的曳光弹在夜空中绘制出绚丽的图案;而德黑兰郊区的一处处伊朗空军防空分队的导弹阵地上不断地升腾起一道道耀眼的火光,拖着艳丽的尾焰直刺苍穹。只是德黑兰周围的雷达阵地都已经被美国空军的巡航导弹和隐形战机摧毁,这样近乎盲目的射击到底能取得多大的战果,没人知道。

不仅仅是德黑兰,阿瓦士、设拉子、库姆、马什哈德……伊朗全国各地的各个主要城市和伊朗陆海空三军的各个军事要地都上演着同样的场景,只是绵延不断的爆炸声和夜空中战机的呼啸声压制住了地面防空炮火的怒吼,被美国封锁了几十年的伊朗迎来了山姆大叔挥下的夺命利刃。

德黑兰东郊的一处秘密地下指挥室内,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员们都已经冒着猛烈的空袭相继赶到了这里,地下指挥室内数十名伊朗国防部的参谋们正紧张的忙碌着,不断地向着伊朗境内的各个部队下达着最新的作战命令,同时将接到的遭受打击的地区和损失情况快速地统计起来。

“总统先生,我们应当立即对伊拉克和阿富汗境内所有美军使用的机场进行饱和式导弹攻击,摧毁这些机场。”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顾问、兰州军区新疆军分区副司令李诚少将看着电子地图上标注出来的密密麻麻地遭到美军轰炸的地区果断地建议道,“同时陆军部队集中远程火力对巴士拉进行火力覆盖。那里集结着美英联军精锐的装甲部队,他们随时可能突破边境占领胡齐斯坦省。”

“李将军,我们的空军还没有夺得制空权,在美国空军的轰炸下大规模使用远程导弹和陆军远程火炮,我们的损失将会非常巨大。”伊朗国防部长艾哈迈德·瓦西迪紧皱着眉头说道,远程导弹和远程火炮一直是伊朗对抗美国最强的杀手锏,尤其是那些体型庞大的远程导弹,在世界第一的美国空军眼皮地下发射,基本上就等于是自杀式攻击。

“摧毁这些机场就是在夺取制空权。”李诚少将坚定地说道,“现在打的是一体化战争,夺取制空权不只是空军的任务,陆军、海军都可以。”

“是否等待美军战机返航时再摧毁?那样我们可以扩大战果。”伊朗空军司令沙阿莎菲沉思片刻提议道,他的提议很快得到了其他将领的认同,如果能够将美军返航的战机摧毁在机场上的话,这样的对于伊朗空军夺回战场制空权有益得多。

“不能等待。我们的卫星已经被美国人摧毁,我们无法获知美国空军战机何时返航。”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的军事顾问拉希姆·萨法维少将果断地否决了伊朗空军司令的提议,“并且美国空军战机型号众多,他们不会同时返航的。我同意李将军的建议,立即出动远程导弹部队打击美军的机场。”

一番激烈的争论之后,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终于同意了中**事顾问李诚少将的建议,立即动用远程导弹和远程火炮对美军展开反击。看着一道道反击命令的下达,李诚少将终于松了口气坐在了指挥室墙角的沙发上,庆幸着伊朗军方最终听从了他的意见,否则的话他真不知道接下来的仗该怎么打。

绵延的扎格罗斯山脉东侧,一辆辆体型巨大的导弹发射车从隐蔽的山洞中开了出来,在全副武装的伊朗革命卫队地面卫队士兵的掩护下快速地在一处处预定的空地上停稳、展开,一枚枚黄绿迷彩涂装的“穆沙克”和“流星”系列地地导弹缓缓竖立起来。

巨大的轰鸣声中,一枚接一枚的地地导弹呼啸着拔地而起,燃烧的尾焰如同星夜的流星快速地消失在无尽的夜空中。就在这时,一个个导弹发射阵地上方传来了战机的轰鸣声,闻讯而来的美军战机将无数空地导弹和精确制导炸弹倾泻在这些伊朗导弹部队的头上。

“哦,上帝!”美国海军的“斯坦尼斯”号航空母舰的指挥室内,数十名美国海军军官们看着综合指挥系统显示屏上显示着密密麻麻的伊朗地地弹道导弹的光点惊呼道,数以百计的地地导弹扑向了伊拉克境内,“伊朗人居然会有如此震撼的魄力!”

伊拉克和阿富汗境内的各处美军使用的空军机场可没有美国海军那样淡定,各个机场和机场附近担任防空作战任务的“爱国者”防空导弹营和“复仇者”防空导弹营同时拉响了防空警报,在刺耳的警报声中正在休息室中休息的美军士兵纷纷进入战斗状态,片刻之后,无数枚防空导弹咆哮着扑向夜空尽头正高速逼近的伊朗导弹。

“巴士拉遭到伊朗陆军猛烈炮击,第9联队立即出动战机摧毁伊朗炮兵。”一道来自战区指挥部的命令,令正关注着伊朗导弹袭击情况的“斯坦尼斯”号航空母舰上的美国海军军官们大吃一惊,立即拉响战斗警报下达攻击命令。片刻之后第9舰载航空联队第323“死亡之声”攻击中队的F/A-18E战斗机便呼啸着弹射升空,高速扑向巴士拉东侧的两伊边境地区,那里正万炮齐鸣,那里英勇的伊朗远程炮兵部队正向美国侵略者倾泻着复仇的死亡弹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