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 正面交锋2

1.正面交锋 2

马来西亚沙捞越州泗务市,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1集团军军部便设立在这里,此刻第41集团军的指挥部内一片忙碌,通信兵忙碌着收发电报,参谋们忙碌着在沙盘上模拟着各个作战计划的可行性。『可*乐*言*情*首*发』就在今天中午时分,也就是5月11日中午时分,沉默数天的古达地区的日军部队突然向中国海军陆战5旅控制下的兰港发起了猛烈炮击。

古达地区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在之前的战斗中曾遭到了中国陆战5旅和海航9师的重创,日军西南方面军司令部原本也计划将其撤回巴拉望岛,只是在中**队将澎湖军区的第200摩步旅部署到东马来西亚后,日本非但没有将已被打残的第21步兵联队撤出古达地区,反而从第9步兵师团其他各部抽调兵力和装备补充了第21步兵联队。同时将第9师团直属的第9战车大队也投入到了沙巴州,只是第9战车大队登陆的地点是与古达地区隔着马鲁杜湾的生那查地区。如此一来,第9战车大队与第21步兵联队,加上部署在马鲁杜湾的两艘日军驱逐舰,日军便对中国海军陆战5旅控制下的兰港形成了三面夹击之势。

“兰港切断了古达地区与沙巴州东南地区日军的联系,这个地方日军肯定势在必得。现在进攻兰港的日军部队只是古达地区的第21步兵联队,兰港东部地区的日军第9战车大队肯定也会加入进攻的行列之中。”第41集团军参谋长朱默清少将指着沙盘上兰港的位置说道。

“驻守兰港的有多少部队?”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微皱着眉头问道。

“陆战5旅第1陆战营的两个步兵连和一个炮兵连,总兵力不足四百人。”朱默清少将有些担忧地说道。古达地区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在经过补充休整后恢复了五个步兵连、一个重迫击炮连、一个反坦克连的编制,并且加强有两个155毫米榴弹炮连,单是第21步兵联队的兵力和火力就是兰港地区中国守军的数倍,如果再加上第9战车大队的四个坦克连……朱默清少将根本不敢去想象双方的兵力对比,并且现在中日双方空军部队正在争夺制空权,虽然兰港地区没有遭到日军战机的轰炸,但中国海航和空军的战机也无法为兰港地区的陆战队提供空中火力支援,如此一来中国战机优势的对地攻击实力就无法在兰港地区发挥出来。

“守卫兵力单薄了些,让陆战5旅尽快让陆战1营其他几个连运送到兰港地区,加强那里的防御力量。兰港绝不能丢。”李成浩少将坚定地说道,“同时电告陆战5旅其余各部立即在哥打贝卢地区集结待命。古达地区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对我军的威胁太大,现在第21步兵联队前出到兰港附近,那就让陆战5旅直接吃掉它。”

“日军的第21步兵联队也就一个加强营的编制,陆战5旅现在的机动兵力足够吃掉它。”朱默清少将赞同地说道,“军长,军属炮兵旅现在没有作战任务,是否调到沙巴州参加对日作战?”

“加里曼丹岛南部的美军短期内不会有所动作,炮兵旅可以到沙巴州支援作战。炮兵旅留下导弹营和一个榴弹炮营,其他五个营赴沙巴州参战。另外第7陆航旅,第123机步师装甲团也调到沙巴州支援陆战5旅和摩步200旅作战。”李成浩少将思考片刻决定道。

马鲁杜湾靠近兰港的海面上,飘扬着日本海军旭日军旗的“旗风”号驱逐舰正缓慢地行驶着,舰艏二号甲板平台上的mk42型127毫米舰炮对准着兰港镇地方向猛烈地喷吐着致命的火焰,以密集的炮火对兰港镇区进行着火力覆盖。

兰港只是马鲁杜湾东部半岛的卡尼邦岸镇通往沙巴州首府哥打基纳巴卢公路上的一个小镇,只是由于其背靠基纳巴鲁山,面对马鲁杜湾,在地图上几乎忽略不计的兰港成了哥卡公路上的咽喉之地。因此中国海军陆战5旅在之前打击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时候趁机抢占了兰港,并且在整个东马来西亚地区兵力紧张的情况下抽调了三个连的兵力部署在了兰港地区。

日军从菲律宾群岛增援的部队相继到达加里曼丹岛后,日军便迫不及待地准备展开反攻,企图将中**队赶出加里曼丹岛。只是沙巴州境内的克罗克山阻隔了部署在沙巴州东南部地区日军机械化部队的进攻步伐,虽然有公路从山打根横穿克罗克山直达哥打基纳巴卢,但任何一个理智的指挥官都不会让手下的机械化部队从那条数百公里长的山间公路发起远程突袭,因为那无疑是自寻死路。

如此一来,日军想对哥打基纳巴卢发起进攻的只能沿沙巴州北部的海岸公路向哥打基纳巴卢发起进攻,这里是海岸平原地带,公路发达,适合机械化部队进行作战,并且公路最东段的古达地区就在日军的控制之中。只是古达地区地域狭小,无法集结大量的部队和战备物资,仅凭现有的一个步兵联队只能自保根本无法发起反击。唯一能做的便是将沙巴州东南部地区的第14机步旅团和第11步兵旅团等部队机动到马鲁杜湾东侧半岛地区,从那里越过兰港向哥打基纳巴卢发起进攻。拿下兰港便成为了日军在加里曼丹岛展开反攻作战的前提条件。

加强给第21步兵联队的两个重炮连正高扬着粗大的炮管,对着兰港地区进行着猛烈地射击,兰港镇镇区那数十栋的建筑成为了的日军炮击的重点,那些被花草树木环绕着的乡村别墅在日军的炮击下顷刻间成为一堆堆废墟。在经过了三十分钟的炮火准备后,第21步兵联队a连和b连在各自连属迫击炮排的l16式81毫米迫击炮的掩护下沿公路向兰港镇发起了进攻。而第21步兵联队其他各部则脱离了兰港以西十公里的地区建立防御阵地,阻击中**队对兰港地区的增援。

只是部署在兰港地区的陆战5旅一营的两个步兵连和炮兵连并没有将防御阵地修筑在兰港镇上,驻守兰港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知道仅凭那几栋脆弱的建筑根本不适合打巷战,为此守卫兰港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在兰港地区各条公路两侧茂密的树丛中修筑了大量的单兵掩体和防御阵地,等待着日军的经过。

日军密集的炮火准备并没有对兰港地区的中国守军造成大的威胁,当日军第21步兵联队两个连的步兵出现在前往兰港镇区的公路上时,隐蔽在公路两侧防御阵地中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并没有急于开火,只是隐蔽在阵地中静静地注视着日军步兵在兰港镇区逐个清扫着每栋房屋。中国海军陆战队知道日军占领兰港的唯一目的就是让兰港以东地区的日军机械化部队西进,沿公路西进的日军机械化部队才是中国海军陆战队感兴趣的目标。

陆战5旅一营的官兵们突然感觉到大地开始震颤,隆隆的轰鸣声从公路东侧传来,紧接着,一辆辆身形低矮、黄绿色迷彩涂装的日军10式主战坦克出现在兰港地区的公路上。加装了厚厚的模块复合装甲的炮塔将炮管对着公路两侧左右巡视着,炮塔上的m2hb型12.7毫米重机枪不时地对着公路两侧密集的树丛打着连射。

“嗖!”一枚红箭-8l反坦克导弹呼啸着从一处茂密的树丛中窜出,快速地扑向500米外的日军第9战车大队前导车队的第一辆坦克。“轰!”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中,日军排头的那辆10式主战坦克的左侧的履带瞬间被红箭-8导弹敲碎,整辆坦克燃烧着倾斜在公路上。就在这时,两枚pf89式火箭弹几乎同时窜出,同时击中了排头坦克由于倾斜而暴露出来的顶部位置,“轰!轰!”两声巨响中,整个炮塔顷刻间被炸成了废铁,炮塔上方的那挺m2hb机枪被抛到了数米外的路崖上。

“轰!”“哒哒哒!”后续的日军坦克在排头坦克遭到打击后立即转动着炮管对准了导弹和火箭弹来袭的方向,大口径榴弹和机枪子弹一股脑地砸了过去。而公路两侧,越来越多的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弹窜出隐蔽的树丛,扑向了公路中间的日军坦克车队,片刻间,公路上的日军坦克车队被烈火和浓烟笼罩。

“发射烟雾弹!各车散开,散开。”日军坦克车队的指挥官在车载无线电中高声的命令道,这时空气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呼啸声,顷刻间二十发82毫米迫击炮弹呼啸着从远处的群山后蹿出,这些早已标注好设计坐标的炮弹密集地落在了日军第9战车大队前导车队的周围,好几辆日军坦克被从天而降的迫击炮弹击中,至少有两辆日军的坦克被密集的炮弹摧毁,如果不是日军呈战斗队形行进,间距较大的话,日军损失的坦克将更多。

遭到伏击的日军第9战车大队很快反应过来,将炮管对准着公路两侧用车载机枪压制着公路两侧的中国海军陆战队阵地。正在清剿着兰港镇区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一个步兵连也立即赶了过来支援坦克部队的战斗,另一个步兵连则向远处群山背后的中国炮兵阵地冲去。刚刚中**队的一次迫击炮齐射居然落下了二十余发炮弹,日军判断中国海军陆战队炮兵分队的规模至少在十五门以上,对于进攻兰港的日军来说威胁太大了。

作为日军最先进的主战坦克,首次参战的10式主战坦克显示出了强大的作战能力,厚实的装甲使得中国海军陆战队员手中的pf89式火箭筒根本无法从正面击毁它;先进的火控系统使得10式主战坦克拥有着极快的反应能力,往往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反坦克导弹小组一开火便会遭到数辆日军坦克的同时打击。在短短的一分钟时间内,陆战5旅一营加强给兰港守军的两个反坦克导弹排的12具红箭-8l反坦克导弹系统便被日军坦克摧毁了五具。

“打鬼子的屁股!”面对着日军先进的10式主战坦克,守卫兰港的陆战5旅的官兵们并没有退缩,很快发现日军坦克都将炮管对着公路两侧,坦克尾部暴露在另一侧陆战队员的面前。一时间二十余发pf89式反坦克火箭弹呼啸着从公路两侧扑向了日军坦克的尾部,片刻间,六七辆号称日军最先进的10式主战坦克被pf89式火箭弹爆了菊,无力地趴窝在了公路上。而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日军坦克上的重机枪很快将密集的机枪子弹倾泻在有火箭弹窜出的树丛中,十余名海军陆战队员还没来得及看到自己的战果便牺牲在异国的土地上。

“两车并列行驶,相互掩护尾部。”日军第9战车大队大队长看着被消灭殆尽的前导车队很是吃惊,立即下达着命令。公路上,后续的日军坦克立即加速,两辆坦克并排行驶、炮管分别对着公路两侧,缓缓地向前开进着,密集的重机枪子弹盲目地横扫着公路两侧所有疑似危险区域。

“妈的,这群狗日的小鬼子。”守卫兰港地区的中国海军陆战队指挥官趴在一处单兵掩体中,望着公路上快速更改了行进队形的日军坦克恼火地骂道。他已经接到了陆战5旅旅部的命令:坚守兰港,阻击日军第9战车大队西进,全旅将集中兵力围歼第21步兵联队。望着公路上不断向西开进的日军坦克车队,他只得无奈地在无线电耳麦中向隐蔽待命的其他七个红箭-8反坦克导弹小组下达了攻击命令。

“嗖!嗖!”一枚枚威力巨大的红箭-8反坦克导弹在短暂的消失之后再次出现在战场上,七枚红箭-8反坦克导弹几乎同时窜出,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中,五辆日军的10式主战坦克被炸成了燃烧的废墟。日军的坦克反击依旧迅速,听着日军坦克主炮的轰鸣声,陆战5旅兰港守军指挥官的心在滴血。

“各步兵分队隐蔽接敌,找机会打击日军坦克的侧部。”陆战5旅兰港守军指挥官看着第二次跃起的三枚红箭-8反坦克导弹,他知道反坦克导弹分队已经完了,现在只能靠陆战队员手中人手一支的pf89式火箭筒了,虽然从正面无法摧毁10式主战坦克,但是进抵到足够近的距离,从侧面打击10式主战坦克的话,肯定有很大的机会。

“二号地段,15秒急速射。打完立即更换阵地。”陆战5旅兰港守军指挥官通过目测了一下日军坦克的位置后,立即向身后3.5公里处山体后面的一号炮兵阵地下达了炮击命令。

一处密集的树丛中,四门99式82毫米速射迫击炮快速地调整着射击诸元,四发迫击炮弹的弹夹被放了进去,随着一声令下,“通通通!”一连串急促的声响中,16发82毫米迫击炮弹在1.5秒钟内全部发射了出去;阵地上的中国炮兵则确认着射击诸元,放入了第二个弹夹。

密集的迫击炮弹在日军坦克间炸开,已经有几辆日军坦克昂起了炮管,对着远处的群山背后打起了榴弹,只是这种反击根本威胁不到隐藏在山体背面的迫击炮阵地。

“奶奶的,真解气。”看着密集的迫击炮弹一度炸乱了日军坦克的行进队形,中国指挥官欢喜地骂道,只是这些无制导的迫击炮弹对日军坦克的威胁不大,除非与刚开始一样运气狂好能碰到两个。但日军坦克队形的短暂混乱给公路两侧伏击的陆战步兵提供了机会,短短的十数秒内,有四辆日军坦克被群扑而来的pf89式火箭弹锤成了废铁。

而这时,空气中又传来了一阵炮弹的呼啸声,只是这种声音并不是中国海军陆战队员熟悉的82毫米迫击炮弹的声音,而是日军坦克兵熟悉的81毫米迫击炮弹的摩擦声。陆战5旅兰港守军指挥官看到背后山体背部冒出了阵阵浓烟脸色顿时严峻起来,他知道进攻兰港镇区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两个步兵连同样装备着迫击炮,日军坦克部队对付那些山体背后的中国迫击炮阵地不行,但日军的迫击炮却完全可以。

“旅长,围歼第21步兵联队的战斗快点开始吧!咱们这边快顶不住了!”陆战5旅兰港守军指挥官在心中暗暗说道,同时背着pf89式火箭筒在茂密树丛地掩护下快速地向着前方400米的公路匍匐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