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 正面交锋3

2.正面交锋 3

湛蓝的天空中,四架浅灰蓝色涂装的歼-11h战斗机呼啸着掠过哥打基纳巴卢市的上空,快速地扑向菲律宾巴拉望岛与马来西亚沙巴州之间的巴拉巴克海峡,海航9师27团将在那里阻击巴拉望岛上起飞的日军战机群,掩护陆战5旅围歼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任务。『可*乐*言*情*首*发』

“果然比苏-30好操纵!”海航9师27团3大队大队长吕毅中校轻松地驾驶着这架陌生而熟悉的战机,看着面前三块大型的液晶显示屏上显示的战机和战场的各种信息,心中暗暗称赞道。

比起苏-30mkk2战斗机机舱中那众多的仪表盘,作为中国海军的两款舰载战斗机之一的歼-11h战斗机,也就是外界所说的歼-15战斗机的座舱就要比苏-30mkk2战斗机先进得多。由于在轰炸山打根机场的战斗中,担任掩护任务的海航27团3大队的四架苏-30战机与日机空战时被击落两架,重伤一架,全大队就剩下大队长吕毅驾驶的一架苏-30mkk2战斗机。南海舰队装备部在为3大队补充战损时便直接将3大队全部换装为歼-11h战斗机;换装期间,在之前战斗中有着出色表现的吕毅少校也被晋升为了中校,此刻吕毅中校正驾驶着那架驾驶舱下方喷绘了六颗红色五星的战机飞行在编队的最前方,率领着三大队去拦截日军机群。

“猎鹰分队注意,猎鹰分队注意,十二点钟方向有鹰群向你部高速逼近,数量十二,速度800,距离300公里,准备拦截。”无线电通讯器中传来了空警-200中型预警机上指挥官的声音,与此同时,吕毅中校驾驶的战机也接受到了空警-200预警机通过数据链传输过来的日军机群的详细信息。

吕毅中校知道,日本空军装备的这些仍旧属于第三代战机早期型号的f-15j战斗机根本不是三代半的歼-11h战斗机的对手,这些“日本鹰”的目标肯定是三大队前方80公里位置的歼-8f战斗机群,这些“日本鹰”身后肯定还有日本空军第41中队的“台风”战斗机,只是空警-200预警机尚未能够探测到拥有着一定隐身能力的“台风”战斗机。

根据情报,日本航空自卫队西南防空总队第4空军联队第41中队装备着20架欧洲战斗机公司研制的“台风”战斗机,这些“台风”战机是日本空军在菲律宾南部和加里曼丹岛地区部署的最先进的战机。在前几日的空战中,日本空军第41中队连续击落了中国海军航空兵的3架歼-8f战斗机和2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而第41中队无一损失。而那时吕毅中校的三大队正在进行联合作战训练没有机会参战,而海航26团的歼-10c战斗机尚部署在美济礁海军基地,往往赶到战场时,日军的“台风”战斗机已经撤出了战场,而战区指挥部又严令不许攻击菲律宾本土的机场,使得到目前为止,中国海航还没有能够击落一架日本空军的“台风”战斗机。

“战区的那些头头怎么想的,干嘛不让我们空袭日军在菲律宾的机场,直接把日军的机场炸掉,小鬼子还玩个屁!”吕毅中校一边有些纳闷地思考着一边熟练地检查着机载武器系统,以前驾驶苏-30的时候这个活有后舱的武器操纵员干,现在驾驶的歼-11h战斗机只有一名飞行员,只能自己动手了。

“猎鹰注意,猎鹰注意,一点钟方向发现台风战机八架,速度900,距离160公里,猎鹰准备拦截,猎鹰准备拦截。”无线电中再次传来空警-200预警机上指挥员的声音,吕毅中校听着无线电中略带着些许急迫的声音,眉头不禁微微皱了一下,出动f-15j战斗机做蝉,“台风”战斗机跟在后面当黄雀,与中国海航使用的歼-8f和歼-11h战斗机组合的套路完全一样嘛,空警-200预警机上的指挥员难道没看出来!

“猎鹰注意,燕子分队遭到台风攻击,燕子分队遭到台风攻击,猎鹰迅速支援,猎鹰迅速支援。”空警-200预警机的命令再次传来,前方的歼-8f战斗机群遭到日军“台风”战斗机的攻击!吕毅中校的疑惑瞬间被解开:首先被发现的f-15j战斗机是螳螂,但黄雀却跑在了螳螂的前面,日军的黄雀要直接吃掉中**队的蝉。

“猎鹰收到。”吕毅中校意识到前方的歼-8f战机群的危险处境,立即驾驶着战机打开加力快速地冲了上去。

就在吕毅中校前方80公里的空域,海航9师27团一大队的八架歼-8f战斗机的机载雷达告警系统同时急促地响了起来,提醒着飞行员战机已经被导弹锁定,而这八架歼-8f战斗机的机载雷达才刚刚探测到处在雷达显示屏边缘的八架日军“台风”战斗机。十六枚外形独特的“流星”远程空空导弹已经呼啸而至,在漫天炸开的锡箔干扰弹中,一架接一架的歼-8f战斗机无奈地拖着浓浓的黑烟坠向大海或直接被凌空打爆。

“操!”看着雷达显示屏上仅存的两个光点,吕毅中校在无线电中郁闷地骂道,一个回合就被日本空军击落了六架战斗机,估计八爷到现在还没发现鬼子的台风战斗机呢。真正严重的是,刚刚还实力相当的中日空军现在双方战机数量对比成了20:14,只一个回合日军战机就占据了战场的优势。

“一中队、二中队对付日军的台风战机,三中队拦截日军的f-15战机。”吕毅中校快速地向手下的飞行员们下达着命令。命令下达完毕后,他便驾驶着战机,打开着电子干扰舱快速扑向了一点钟方向的日军“台风”战斗机群。

吕毅中校看到雷达屏幕上显示的两架躲过日军“台风”战机攻击的歼-8f战斗机已经调转机头向着哥打基纳巴卢方向撤退,吕毅中校知道在哥打基纳巴卢机场上还有海航9师27团的一个歼-8f战斗机中队,哥打基纳巴卢机场距离这里咫尺之遥,机场上的四架歼-8f战斗机很快就能够到达战场,只要自己率领的两个歼-11h战机中队能够拦住日军“台风”战机,三中队的四架歼-11h战斗机在六架歼-8f战斗机的支援下拦截住日军的f-15j战斗机群也并非难事。

“妈的,终于锁住你了。”吕毅中校终于在距离日机编队六十公里的时候成功将一架日军的“台风”锁定,对面的“台风”战斗机显然也打开着电子干扰舱,性能优异的神鹰-150a有源相控阵雷达也在双方相距一百三十公里的时候才发现了日军的“台风”战机,在双方距离**十公里的时候,吕毅中校数次锁定到了对方的战机却很快被对方规避掉。现在,吕毅中校终于锁定住了一架日军战机,没有丝毫的犹豫,两枚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呼啸着脱离了机腹下的挂架,扑向了对面的日军战机。与此同时,吕毅中校的僚机和其他的六架歼-11h战机也相继锁定到了目标,向日机发射了导弹。

“嘀嘀嘀!”几架歼-11h战斗机上的雷达告警系统急促地响了起来,“是流星导弹,各机注意规避。”吕毅中校高声地在无线电中说道,随即果断地打开电子干扰吊舱,同时猛地拉起操纵杆开始大角度爬升,其他的七架战机也同时做起了规避动作,向着不同的方向高速散开。

“砰砰砰——!”一连串的锡箔干扰弹在机身后方炸开,瞬间形成了反射信号明显的虚拟的目标,一枚“流星”远程空空导弹受到了干扰弹的引诱一头扎向了锡箔干扰弹之中,轰的一声炸开;而另一枚流星导弹则摆脱了干扰弹的诱导继续扑向吕毅中校驾驶的那架歼-11h战斗机。

面对着高速逼近中的流星导弹,吕毅中校的后背已经湿透,两台涡扇-10丙发动机喷发着强劲的动力支撑着战机一路狂奔。突然间,吕毅中校猛地向后拉杆,机头猛地上仰,30度,60度,90度,115度!吕毅中校感觉到整个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压力按在了座椅上,甚至呼吸都有些困难,这时吕毅中校的余光看到一枚导弹从自己战机下方50余米的地方高速地冲了过去,吕毅中校迅速地推杆压机头,恢复到了原先的水平状态,看着流星导弹远去的尾迹,操纵着战机一个侧滚,调转机头迎向前方的日军“台风”战斗机!

“流星导弹果然了得,今后得加倍小心!”吕毅中校心中暗暗惊叹着,他数着机载雷达显示的中日双方残存的战机,双方各损失了四架战机。

“兄弟们,冲上去,找小鬼子练练。”吕毅中校在无线电中向着残存下来的其他三架战机下达着命令,四架歼-11h战斗机立即咆哮着冲了上去,而对面的四架日军的“台风”战斗机也加速冲了过来。

东马来西亚沙巴州兰港镇以西十公里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防御阵地上,密集的大口径炮弹不断落下,将日军匆忙建立起来的临时阵地炸成一堆堆废墟。日军第9师团第9炮兵联队加强给第21步兵联队的两个fh70式155毫米牵引榴弹炮连在第21步兵联队遭到中**队的炮击后迅速展开了反击,只是两个炮兵连刚刚打了四五轮齐射,密集的大口径炮弹便覆盖了这两个炮兵连的阵地,10门九吨多重机动不便的fh70式榴弹炮便被相继摧毁。这时,准备阻击中国援军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才发现,阻击部队等来的并不是期望中的救援兰港镇中国守军的小股援军,而是中国海军第5陆战旅的主力部队。

陆战5旅炮兵营的3个155毫米牵引榴弹炮连和1个122毫米自行榴弹炮连在营部指挥排的统一指挥下,以猛烈的炮火摧残着日军的各处阵地。在炮兵营前方位置,是参加围歼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的主力部队——陆战5旅的装甲营,陆战二营和侦察营。

在澎湖军区的第200摩步旅到达东马来西亚后,原本兵力捉襟见肘的陆战5旅终于可以将部署在各地执行警戒任务的部队抽调出来,形成强大的机动部队。在此之前,除了陆战三营部署在纳闽岛执行着纳闽岛的防御任务,陆战四营部署在克罗克山拉瑙以西地区警惕着日军沿哥打基纳巴卢-山打根公路直接冲过来,陆战5旅其余各作战部队都部署在哥打基纳巴卢市东北部地区,随时准备与马鲁杜湾两侧的日军部队决战。现在,负责统一指挥加里曼丹岛各个部队的第41集团军军部终于向陆战5旅下达了歼灭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命令。全旅立即开动起来,当得知日军第9战车大队正猛攻着兰港镇中国守军的时候,陆战5旅旅长何诚大校发现自己捡到了一条大鱼。

陆战5旅炮兵营继续猛烈轰击着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阵地,与此同时,旅属侦察营两个侦察连的官兵在陈陆来少校营长的率领下驾驶着八轮全地形车沿着基纳巴鲁山东北麓切向兰港镇,前去支援那里的守军。而原本准备去救援兰港的陆战一营的一个加强了反坦克装备的陆战连则在哥打贝卢的野战机场上登上了旅属直升机大队的直-8k运输直升机,八架直-8k运输直升机在四架挂装着“天燕-90”空空导弹的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的掩护下贴着基纳巴鲁山山脚的丛林快速地扑向了兰港镇东部的坦贝镇——日军第9战车大队撤回生那查的必经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