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 正面交锋4

3.正面交锋(4)

数十辆披盖着各种树枝的96A主战坦克开启着发动机,发出沉闷的轰鸣声隐蔽在哥打巴卢镇以北的海岸公路两侧的丛林中,坦克群的后方,陆战5旅装甲营炮兵分队的六门05式120毫米自行迫榴炮正高昂着粗大的炮管,不间断地将大口径的迫击炮弹送入对面日军防御阵地的战壕之中。

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中,两架携带着火箭发射巢的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贴着树梢呼啸着掠过坦克群的上空,扑向了对面的日军阵地,密集的火箭弹横扫向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前沿阵地,顷刻间,数具架设在前沿阵地上的ATM-2“重马特”重型反坦克导弹发射器被密集的火箭弹打成了废铁。正当前沿阵地上的日军士兵扛起“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准备反击的时候,两架发射完火箭弹的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已经调转机头快速地返回到了中**队阵地的上空。

“卑鄙的支那人,可恶的胆小鬼。”忍受着炮弹洗礼的日军士兵望着肆虐完撒腿就跑的中国直升机狠狠地咒骂道,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得一边加固阵地一边期盼着日本的战机能够尽快地赶来。

巴拉巴克海峡的上空,中日双方的战机正在进行着激战,海航9师27团两个大队的战机正与日本空军的两个战斗机分队进行着殊死的战斗,三大队的歼-11H战斗机与日本空军第41中队的“台风”战斗机打成了6:6的平手;四架歼-11H战斗机和六架歼-8F战斗机勉强纠缠住了日本空军的12架F-15J战斗机,但已露疲态,幸好部署在林梦机场的海航27团二大队的12架歼-8F战斗机已经起飞升空正赶来支援。而日本空军派出的支援战机则被中国海军从美济礁海军基地起飞的海航26团的歼-10H战斗机阻击在了巴拉望岛西南部外海上空。整个空中战场的天平正向中国方面倾斜。

哥打基纳巴卢市东郊的一处隐蔽的野战指挥所内,陆战5旅旅长何诚大校正一边研究着地图一边焦急地等待着执行兰港穿插任务的旅属侦察营的电报。

半个小时前,旅属直升机大队向兰港东部坦贝镇运送部队返航时与日本陆军第14机步旅团所属第14飞行队的巡逻直升机群遭遇,四架担任护航任务的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先发制敌,利用机载的“天燕-90”短程空空导弹轻松的击落了两架日本陆航的UH-IJ直升机。但是附近巡逻的日军直升机群闻讯很快赶了过来,一番混战后,旅属直升机大队以两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和一架直-8K运输直升机的代价成功撤出了战场,而日军也损失了四架OH-6D武装侦察直升机,其中有两架是在追击陆战5旅的直升机群时闯入到了陆战5旅的野战防空圈,被陆战5旅防空营“倚天”防空导弹系统击落的。

何诚大校很担心侦察营会与陆战一营的穿插部队一样,遭遇日军的巡逻部队,到那时日军发现了中**队的企图后,肯定会将第21步兵联队后撤与第9战车大队汇合,到那时陆战5旅就得啃骨头了,而不是现在计划中的吃肉了!

“旅长,侦察营急电。侦察营已经到达兰港地区,侦察一连与日军第9战车大队发生交火。”一名作战参谋突然放下耳麦高声地汇报道。

“装甲营全面出击。”何诚大校立即下令道,“命令侦察营全力拖住日军第9战车大队,不得放跑日军。”

“是。”作战参谋高声回答着,然后迅速将命令传发下去。

数十辆96A主战坦克如同蛰伏的猛虎突然间加速冲了出去,高扬的炮管不断地喷射出一阵阵绚烂的火焰,将对面日军阵地上显露出来的各种火力点一炮摧毁;炮塔上的高射机枪纷纷压低枪管对着日军的阵地猛烈地扫射着,密集的弹雨打得散兵坑中的日军步兵根本无法抬头。

就在陆战5旅装甲营的四个坦克营从正面向日军阵地展开猛攻的时候,装甲营的机步连和高炮连加速从装甲营右翼冲了出去,绕开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防线正面,直扑第21步兵联队防线的背后。

日军前沿阵地上,面对着高速逼近的战车群,紧张万分的日军步兵纷纷扛起单兵使用的“卡尔·古斯卡夫”火箭筒,对准着前方快速冲来的中国坦克扣动着扳机,片刻间十数发FFV597式火箭弹呼啸着从日军防御阵地上窜出,扑向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坦克群,只是六百多米的距离使得这些有效射程才250米得火箭弹根本威胁不到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坦克。这些日军步兵尚未来得及丢掉手中的火箭筒,密集的高射机枪子弹和并列机枪子弹就横扫而来,许多日军步兵甚至直接被大口径机枪子弹削掉了脑袋。残存下来的日军士兵来不及拿出散兵坑中的备用火箭筒,96A主战坦克厚重的履带就已经碾压而至,将匆匆挖掘的战壕压塌,或直接将散兵坑中的日军步兵卷入履带之中。

陆战5旅装甲营的96A主战坦克群很快冲破了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第一道防线,第一道防线曾被日军寄予厚望,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反坦克连的八部ATM-2“重马特”反坦克导弹发射架全部被部署在了第一道防线上,这些被寄予厚望的反坦克导弹在中国海军陆战队进攻前的炮火准备中就被相继摧毁,使得日军懊悔不已。只得急匆匆地让纵深地域的日军进入已被中国炮火炸得面目全非的阵地中,全力阻击中国海军陆战队的进攻。

正当96A主战坦克群继续向日军的第二道防线冲击的时候,冲锋在最前端位置的几辆96A主战坦克上的激光告警系统骤然响了起来——坦克遭到了激光照射!“砰!砰!砰!”十余发烟雾弹同时炸开,弥漫的烟雾快速地将整个坦克群笼罩。就在这时八枚ATM-3“中马特”反坦克导弹已经拖着白色的尾焰冲出了日军阵地上的几处隐蔽发射阵地,只是浓密的烟雾瞬间遮住了日军反坦克手地视线,八枚导弹未能准确击中目标,而中国海军陆战队96A主战坦克上的激光告警系统已经判断出了日军阵地的方位,位于攻击阵列后方的坦克纷纷扬起了炮管,打出一排高爆榴弹,凌空炸开的炮弹泼洒出无数死亡的弹片,将日军反坦克手纷纷击毙。

在陆战5旅装甲营的猛烈攻击下,日军第21步兵联队建立起来的防御阵地已经越来越小,步兵D连和反坦克连已经被全部消灭,另外两个步兵连和重迫击炮连也已经伤亡惨重,而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战车已经碾过了第二道防线,正扑向日军的最后一道防线。

“E连阻击中**队的进攻,C连和重迫击炮连立即向兰港撤退,与A连和B连汇合。”日军第21步兵联队联队长思考片刻后终于下定决心,留下刚刚从第二道防线撤下来的步兵E连阻击中国海军陆战队的进攻,准备率领残余部队后撤至兰港地区。

“轰!轰!轰!”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从第21步兵联队防线纵深位置上的重迫击炮阵地传来,日军第21步兵联队联队长听着这陌生的炮声拧起了眉头,这绝不是中国海军陆战队炮兵部队使用的155毫米榴弹炮和122毫米榴弹炮的炮声。紧接着,“哒哒!哒哒!”一阵阵机关炮的扫射声从自己身后传来,日军指挥官这才意识到自己阵地的背后也出现了中**队的战车。

“命令C连不惜一切代价冲出去,那只是支那军队的小股装甲部队。”第21步兵联队联队长在指挥车中咆哮道,命令着刚刚收拢起来的步兵C连强行冲出去。

“咻咻咻!”十余发81毫米迫击炮弹呼啸着落在了冲击着日军第21步兵联队重迫击炮连阵地的陆战5旅装甲营机步连的阵列中,十余辆正用炮火打击着日军重型迫击炮的04式步战车见状后立即释放出烟雾弹,快速地向后退却,很快便从日军眼前消失。

“果然是支那的小股部队,冲过去。”见到中国海军陆战队在日军一阵炮击之后便退却了,日军士兵顿时来了信心,整顿好部队沿着公路向兰港地区前进。

当日军第21步兵联步兵C连和重迫击炮连残部搭乘着残存下来的卡车和高机动车沿着公路向兰港方向前进的时候,不时地有一两辆04式步兵战车从公路的岔路口冲出来,对着公路上的日军车队打出一两发100毫米破甲弹然后又钻进了岔开的小路两侧的丛林中。

“支那军队是在拖延时间!不要理会他们,加速向兰港前进,E连快撑不住了。”日军第21步兵联队看着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小规模骚扰很快“判断”出了中**队的意图,向着部队下达着命令,数十辆车辆组成的车队加速向着兰港方向冲去。

“日军车队进入预定伏击圈,机步一排准备封口。”公路一侧的一处小土丘上,一名中国海军陆战队上尉举着望远镜观察着公路上高速行驶的车队,在单兵无线电中向日军车队前方两公里处的三辆04式步战车下达着命令。

三辆04式步兵战车突然冲上了公路挡在了日军第21步兵联队行进车队的正前方,一辆04式步战车炮塔上的100毫米滑膛炮炮口一阵火光闪动,一发100毫米燃烧穿甲弹瞬间将日军车队最前方的一辆高机动车打成了燃烧的火球;另外两辆04式步战车则利用30毫米机关炮开始扫射日军的车队。

就当整个日军军队猛踩刹车停下来的时候,公路两侧突然传来了一阵狂风扫过般的声音,片刻间近万发25毫米密密麻麻地从公路两侧横扫而来,燃烧穿甲弹、高爆弹顷刻间在日军整个车队中间炸开,公路上的整个日军车队片刻间被硝烟笼罩,浓浓的火药味和血腥味瞬间弥漫住了整条公路。

公路两侧,陆战5旅装甲营所属自行高炮连的八门04A型自行高炮正在更换弹箱,随后四门平放着对准着公路的25毫米高炮再次怒吼起来,幸运地躲过了第一轮打击的日军士兵还未跑离被摧毁的车辆就被再次纷飞而至的炮弹撕成了碎片。

当履带着沾满了日军士兵血肉的陆战5旅装甲营的96A主战坦克群到达日军第21步兵联队覆灭的那段公路时,看着两三公里长的公路上到处是满身弹孔的车辆残骸和遍地的残尸碎肉,许多坦克兵都忍不住趴在坦克上干呕,当他们到营属高炮连的阵地上看到了那厚厚的一层弹壳时,这才知道了原来一直保卫着装甲营天空安全的04A型自行高炮在打击地面轻装部队时丝毫不比自己驾驭的96A主战坦克逊色。

身处兰港镇区附近的日军第9战车大队原本已经快要消灭兰港地区的中国守军,只是一支装备着全地形车的中国援军突然从西南方向冲出,进入到了兰港地区。这些装备着反坦克导弹和大口径火箭筒的全地形车利用着优异的机动性快速地穿梭在兰港地区的丛林中,不断地从不同的方向向第9战车大队发射着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弹,使得第9战车大队再次陷入到了激战之中。

十五分钟前,第9战车大队突然接到了第21步兵联队的电报,声称遭到了支那优势兵力的进攻,损失惨重,正赶来与第9战车大队汇合,握成拳头与中**队对抗。接到第21步兵联队的电报后,第9战车大队便拼力向兰港西部地区攻击前进着,此刻第9战车大队也正需要一支步兵部队来帮助自己对付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支援部队。

日军第9战车大队指挥官看着身旁越来越多的战车被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反坦克导弹摧毁,而公路尽头仍未看到第21步兵联队的影子,心中不禁有些担忧。第21步兵联队阵地距离这里也就十公里的路程,现在距离第21步兵联队发出的电报已经有二十分钟,装备着大量高机动车和卡车的第21步兵联队应该到了。难道他们的车辆被支那军队摧毁了,他们是步兵过来的?

第9战车大队的指挥官当然不会知道第21步兵联队已经覆灭,由于伏击第21步兵联队的陆战5旅装甲营高炮连的火力过于猛烈,短短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内,日军第21步兵联队撤退的部队便伤亡了**成,联队指挥官和通信兵全部在首轮攻击中阵亡,根本没来得及向第9战车大队发出新的电报。

对第21步兵联队覆灭情况一无所知的第9战车大队指挥官继续在潜望镜中观察着公路的西端等待着第21步兵联队的到来,他并不知道,就在他眺望的方向一支覆灭整个第9战车大队的钢铁洪流正滚滚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