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4 正面交锋5

4.正面交锋(5)

漆黑寂静的水底,一艘指挥舵上喷绘着白色的251阿拉伯数字的039A型常规潜艇正在水下80米的深度缓慢地潜行着,被动声纳仔细地搜索着附近的海域。

“艇长,我们已经到达了马鲁杜湾湾口,附近没有发现鬼子的潜艇。”航海长走到251号潜艇艇长何成中校身旁低声地说道。

“雷弹舱准备。”何成中校拿起通讯器低声地下达着命令,同时与政委王锐中校一起继续研究着航海图。

“老何,确定附近没有日军的潜艇?”王锐中校开口说道,这里已经进入了苏禄海,而到目前为止苏禄海处在日本海军的控制之中,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第一护卫队群就在这片海域执行着警戒任务。

日本海上自卫队在中国大陆与台湾和平统一之后进行了扩编,美国人默认了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行为。日本海上自卫队最大的变化就是以现役的四艘“直升机护卫舰”为基础将原先的四支护卫队群扩编为了四支航母战斗群;同时将海上自卫队各个地方队装备的驱逐舰护卫舰和已经退役封存但舰龄较新的战舰重新入役,重新组建了四支护卫队群。新组建的四支护卫队群分别以“榛名”级和“白根”级驱逐舰为旗舰,同样是拥有八艘战舰,携带八架直升机的八·八舰队,这四支护卫队群主要担负着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反潜作战和护航作战。而此时部署在菲律宾苏禄海的以“鞍马”号驱逐舰为旗舰的第一护卫队群就是四支护卫队群之一。

“鬼子的潜艇数量不多,多数集中在台湾岛附近和南海东侧海域,苏禄海被日本人视为菲律宾的内海,并且部署着第一护卫队群和反潜巡逻机。整个苏禄海都不会有几艘日军潜艇。”何成中校信心十足的说道,“现在巴拉巴克海峡上空正进行空战,日军的反潜巡逻机不敢贸然闯入的,现在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旗风号正在对兰港地区进行着炮击,初雪号在马鲁杜湾中部执行着警戒任务,初雪号是反潜驱逐舰,威胁较大,先干掉初雪号。”何成中校指着航海图上标注出来的两艘日本军舰的位置说道。

“同意。”王锐中校点头低声说道。

“目标初雪号,鹰击导弹三枚,发射!”何成中校拿着通讯器果断地下达了命令,沉闷的出水声中,三个导弹潜射管被从鱼雷管中发射出去,导弹潜射筒快速地冲出水面,紧接着在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中,三枚鹰击-83Q反舰导弹冲破潜射筒,展开弹翼呼啸着扑向了三十多公里外的“初雪”号导弹驱逐舰。

三枚鹰击-83Q反舰导弹飞行了数秒钟后便俯冲到了距离海面仅十米的高度以0.9马赫的速度扑向了“初雪”号驱逐舰。原本就处于高度警戒中的“初雪”号驱逐舰也探测到了刚刚水下异常的声纳讯号,舰尾宽阔的飞行甲板上,一架SH-60J反潜直升机正旋转着巨大的桨叶准备冒着被击落的危险起飞升空前去搜索马鲁杜湾湾口处的异常目标。

“嘀嘀嘀!”初雪号驱逐舰上的战斗警报突然响了起来,在“小型高速目标正逼近我舰”的警报声中,“初雪”号驱逐舰舰尾的“海麻雀”防空导弹发射箱快速地转动着,将方向对准着马鲁杜湾湾口的方向。

“咻——!”一枚“海麻雀”防空导弹冲破发射箱的箱盖,呼啸着冲了出去扑向十余公里外正高速逼近中的鹰击-83Q反舰导弹,只是这枚“海麻雀”防空导弹刚刚发射出去,扑面而来的三枚鹰击-83Q反舰导弹突然再次下降高度,直接下降到了距离海面仅5米的高度,同时导弹开始加速,顷刻间突破了音障,加速到了1.5倍马赫,闪电一般直扑而来。

“咻!咻!咻!”初雪号驱逐舰舰尾的“海麻雀”防空导弹发射箱如同磕了药一般兴奋,一枚接一枚的“海麻雀”防空导弹破箱而出直扑过去,只是漫天飞舞的防空导弹根本击中那些贴着海面而来的反舰导弹。

“轰!”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中,一枚飞行中的鹰击-83Q反舰导弹撞上了“海麻雀”防空导弹炸开的高爆碎片,瞬间被引爆了弹头,在距离“初雪”号驱逐舰四公里的地方无奈地化作一团火焰。

“哈哈哈!”初雪号驱逐舰上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官兵们看着陨落的反舰导弹残骸发出兴奋的欢呼声,只是他们的欢呼声只持续了两秒钟的时间便中断,那两团不断逼近的尾迹使得他们记起了仍有两枚反舰导弹正向自己扑来。

战舰右侧的“密集阵”近防系统快速转动着炮管对准了中国导弹来袭的方向,六管20毫米M16A1加特林炮快速地旋转着炮管向着来袭的导弹倾泻着密集的弹雨,只是密集阵的怒吼没能挽救“初雪”号的噩运,两枚鹰击-83Q反舰导弹呼啸着扎进了“初雪”号护卫舰的舰体内。两阵巨大的爆炸声中,整艘战舰都剧烈地震颤了一下,扎入舰艏的那枚导弹引爆了前主炮的弹药舱,舰艏的76毫米主炮被掀翻到二十多米外的大海中;而击中了舰桥的那枚鹰击-83Q反舰导弹爆炸产生的火焰和高温顷刻间引燃了“初雪”号驱逐舰的上层铝合金建筑……

“旗风号正向初雪号的位置赶来。”251号潜艇的指挥舱内,声纳长向何成艇长汇报道。

“目标旗风号,反舰导弹三枚……”正当何成中校准备下达再次攻击的命令的时候,通信兵突然打断了何成中校,急匆匆地汇报道。

“报告艇长,基地电报,海航部队将对旗风号展开打击,我艇立即进入苏禄海。”

何成中校听完通信兵的报告,眉头微皱一下,随即舒展开来,他知道基地是担心251艇在马鲁杜湾的时间过长会引来日军反潜部队的跟踪,便用海航战机来引开日军的注意力,使得251艇能够顺利进入苏禄海,发挥更大的作用。何成中校立即下达了新的命令,“雷弹舱解除战斗警报。下潜至90米深度,航向55,航速12节,前进。”

与此同时,马鲁杜湾南端的兰港地区上空,海航9师25团的三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呼啸而至,六枚鹰击-81K反舰导弹呼啸着脱离机翼的挂架,扑向了马鲁杜湾中的“旗风”号导弹驱逐舰。引导空舰导弹飞行了二十余公里后,三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便调转机身返回林梦机场,他们知道六枚空舰导弹已经给“旗风”号驱逐舰判定了死刑。

兰港地区的公路上,原本成纵向队列攻击前进的日军第9战车大队已经停住了前进的步伐,呈菱形攻击阵型展开,等待着对面中国坦克群的到来。原本与第9战车大队一起进攻兰港地区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步兵A连和B连则不顾中国海军陆战队守卫部队猛烈的弹雨,与中国海军陆战队在第9战车大队两翼地区展开着激战,拼死保护着第9战车大队的两翼安全;同时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两个步兵连集结了三个排的兵力在第9战车大队后翼建立了一道防线,防止中**队偷袭第9战车大队的后翼,切断他们的退路。第21步兵联队的步兵们知道一旦第9战车大队覆灭,他们也摆脱不了灭亡的命运。

守卫着兰港地区的陆战5旅一营的两个步兵连已经从一线阵地后撤了两公里,在预先选好的备用阵地中一边相互包扎着伤口一边与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步兵激战着。在数十分钟的殊死战斗中,兰港地区的中国守军伤亡惨重,加强的两个反坦克导弹排全军覆没,两个步兵连阵亡六十余人,伤者更多,但是他们的勇敢使得日军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日军第9战车大队至少有二十辆主战坦克和装甲车被打成了废铁。

前来增援兰港守军的陆战5旅侦察营的两个侦察连作为一支生力军此刻承担着攻击日军第9战车大队的任务,侦察兵们驾驶着机动力极强的八轮全地形车不断地利用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弹骚扰着日军的坦克群。而负责掩护第9战车大队两翼地区的日军第21步兵联队的两个步兵连使用的军用卡车和高机动车无法在公路两侧的树林草丛中行驶,只得被动忍受着中国海军陆战队侦察兵致命的骚扰。

“八嘎!这群可恶的支那人,只会使用偷袭这些卑鄙的招数,不敢与日本陆军正面对抗。”一辆10式主战坦克内,日军第9战车大队大队长愤怒地咒骂道,同时眼睛紧盯着火控系统,观察着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坦克部队是否已经进入到了攻击的范围之内,等待着与正面冲了的中国坦克部队决战。

第9战车大队的装甲侦察车已经发现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坦克群就在正西四公里外的区域,自己的战车大队也已经排列好了战斗队形,但是他不敢下令冲过去,他知道在自己的坦克群在冲击的时候会遭到中国战车以逸待劳的远程打击,同时游击在两翼的中国海军陆战队侦察部队会快速地穿插到自己背后,阻隔后翼步兵与自己坦克群之间的联系,将整个第9战车大队分割消灭。现在他所能做的就是等待对面的中国坦克部队发起进攻来攻击自己,当然他还在等待第14机步旅团的援军,他相信战区司令部不会抛弃自己的。

他的判断没有错,日本西南方面军在接到第21步兵联队遭到中国海军陆战队优势兵力进攻后就意识到情况不妙,迅速命令第14机步旅团派兵增援。而第14机步旅团在接到飞行队巡逻机群在坦贝镇地区遭遇中国直升机群的汇报后就判定,中**队的目标可能不只是第21步兵联队,还包括正在进攻兰港地区的第9战车大队。在接到战区指挥部要求增援第9战车大队的命令后,第14机步旅团所属第14飞行队残存的四架OH-6D武装侦察直升机、四架AH-1S攻击直升机和两架UH-1J通用直升机全部起飞升空,扑向了兰港地区。

然而这支救援第9战车大队的直升机群最终都没有能够到达兰港地区的上空,因为在兰港镇以东二十公里的区域,他们遭遇了一支强大的空中力量,六架中国陆军迷彩涂装的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和六架直-11WA轻型武装直升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这些直升机无一例外的都携带着中国直升机的杀手锏——天燕-90短程空空导弹!一番激烈的较量之后,十架日军的直升机都化作一团团火球坠落在沙巴州的热带雨林之中,参战的中国直升机群虽然也损失了四架直-11WA直升机和一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但他们成功消灭了唯一一支增援日军第9战车大队的部队。

日军第14机步旅团派出的援军被消灭后,早已盘旋在基纳巴鲁山西侧的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第7陆航旅攻击营的十二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迅速轰鸣着扑向了兰港地区的日军第9战车大队。望着天际尽头中**队的武装直升机群,等待着与中国坦克部队决战的日军第9战车大队的官兵们惊得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一枚枚红箭-10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了自己驾驭的10式主战坦克。

就在第9战车大队被中国陆军的武装直升机群消灭殆尽的时候,一直停滞在第9战车大队正西四公里处位置的中国海军陆战5旅装甲营的数十辆96A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也发起了最后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