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5 正面交锋6

5.正面交锋 6

菲律宾马洛洛斯市的驻菲日军指挥部内,日本西南方面军的众军官正面色凝重地注视着加里曼丹岛沙巴州地区的电子地图,电子地图上在沙巴州马鲁杜湾两侧的两个代表日本军队的红色光点已经被除去,第14机步旅团和空军部队已经证实日本陆军第21步兵联队和第9战车大队已经在兰港地区全军覆没。『言*情*首*发日本军队一开战就被中**队消灭了两支成建制的部队,如果算上第14机步旅团第14飞行队的话,就是三支成建制的部队。这样的战果显然是一直鼓吹着能够短时间内击败中**队的日本军方无法接受的。驻菲日军指挥部的将领们都知道,这次失败将会在日本国内掀起更大规模的扩军浪潮,同时将会有更多的部队从日本国内调到菲律宾群岛,参加与中国的决战。

“仓上将军,我们目前的指挥体制是战区指挥部直接指挥着各师团、旅团甚至直属联队,这样的指挥机制适合快速的调动部队,但并不适应目前的战场。如今西南方面军下辖的区域非常辽阔,并且同时进行着几个不同方向的战争,战区指挥部无法及时的掌握每个战场上千变万化的具体情况,非常容易错失战机。我认为我们需要在加里曼丹岛建立一个联合指挥部,直接指挥加里曼丹岛上的各支部队作战。”日本西南方面军第一副参谋长金泽伸二陆军中将打破了指挥部内的沉默,主动开口说道。

日本防务省考虑到西南方面军负责的作战区域由冲绳群岛扩大到了菲律宾群岛和加里曼丹岛等广域的东南亚地区,统一指挥着数十万的军队,但最高指挥官只是中将军衔,而西南方面军的参谋长也只是少将军衔,与下属各个陆军师团的师团长是同级别的军衔,这样的军衔级别显然不利于西南方面军司令部有效地调遣来自全国各个方面军的部队,于是日本防务省将西南方面军司令部将领的军衔全部上调一级,仓上庆介中将晋升为了陆军大将,松岛城参谋长和金泽伸二副参谋长也都晋升为了陆军中将。

“目前加里曼丹岛上的支那军队就建立了联合指挥部,加里曼丹岛上的支那海陆空各部队全部归支那陆军的第41集团军军部指挥,第41集团军军部可以直接下令其麾下的第7陆航旅加入到了支那海军第5陆战旅的进攻行列之中,而不必向支那的南洋战区指挥部请示。支那军队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西南方面军参谋长松岛城中将沉思片刻赞同着金泽伸二中将的观点说道。

“在此之前,防务省将方面军作为军一级编制,但现在帝国陆军的规模已经扩大数倍,方面军已经成为了战区级的规模,以前的编制体系已经不能满足作战的需求,帝国陆军是该恢复战区-军的体制编制。”仓上庆介陆军大将沉思地点点头说道,他已经知道了这种缺陷的严重性,第21步兵联队遭到支那海军陆战队攻击的时候,战区指挥部正忙着筹划在菲律宾群岛北部海域与支那海军的决战,只是将兰港地区的战斗当作了一次小规模的遭遇战,根本没有去关注这场战斗,更没有料到支那军队是在打歼灭战。

“立即成立西南方面军第一军,统一指挥加里曼丹岛的第14机步旅团、第11步兵旅团、第10机步师团,菲律宾巴拉望岛的第9步兵师团、第1混成旅团,海军第一护卫队群,加里曼丹岛和巴拉望岛上的空军各部。由金泽伸二中将出任第一军军长,第一军指挥部设立在公主港,统一指挥各部作战。”仓上庆介陆军大将思考片刻就果断地命令道。

指挥室内的众将领都有些惊讶地望着仓上庆介大将,金泽伸二中将准备说些什么,踌躇片刻便放弃了,仓上庆介大将显然也发现了众人的异样,冷冷地说道,“军情紧急,来不及逐级上报。松岛将军,帮我草拟一份关于组建第一军的电报,我直接找栗林俊普将军。”

西南方面军参谋长松岛城中将听到仓上庆介大将的话语心底不禁一惊,虽然他直接向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栗林俊普大将汇报这件事是常理之中,但他从仓上庆介大将的语气中他能够判断出仓上庆介这次准备绕过政府直接在军队内部解决体制编制的这个问题,

“仓上将军,巴拉望岛上的第12空中机动旅团如何安排?”金泽伸二陆军中将想到了暂时部署在巴拉望岛上的第12空中机动旅团,这支日本陆军的空中骑兵可以说是整个西南方面军所属各个部队中机动能力最强的部队,金泽伸二中将当然希望这支部队也能够由他指挥,但这支部队目前直属于西南方面军司令部,金泽伸二中将可不敢妄下决定,他开口询问道。

“第12空中突击旅团依旧由西南方面军司令部直属,还有从第11步兵旅团派出部队换下拉瑙地区的第1空降旅团的那个伞兵大队,我们不能将帝国最精锐的机动部队放在那里守山头。”仓上庆介大将神采飞扬地说道,“金泽将军抓紧准备,尽快上任。迅速组织部队消灭加里曼丹岛的支那军队,占领整个东马来西亚和加里曼丹岛。”

“嗨!”金泽伸二陆军中将立正回答道。他知道自从中国台海和平统一,日本借机开始扩军后,日本军方的势力和胃口就越来越大。金泽伸二中将知道日本军方正竭尽全力想要扩大与中国战争的规模,只要军队规模不断扩大,日本军方取代政府的情形将有可能在21世纪再次出现。金泽伸二中将知道那样很疯狂,但是他内心深处却很向往。号令全国,在他看来那才是军人最辉煌的时刻。

一架日本航空自卫队的c-130h中型运输机缓缓地降落在公主港机场上,一身戎装的金泽伸二陆军中将走出飞机,机场上的日军军官们纷纷赶来迎接,将金泽伸二中将迎进了公主港北郊新建立的日本西南方面军第一军指挥部内。

“命令山打根地区的第14机步旅团在拉布克河一线建立防御阵地,绝对不允许支那军队在南进一步。”刚刚进入第一军指挥部,金泽伸二中将便开口对着身旁的作战参谋下令道,“支那陆军第41集团军的第7陆航旅已经到达了沙巴州地区,提醒第14机步旅团和第11步兵旅团加强防空警戒,警惕支那陆军直升机部队的偷袭。”

金泽伸二陆军中将站立在指挥室的电子地图前凝视着巴拉望岛和加里曼丹岛上的中日两军的部署分布图,看着电子地图上显示的中**队在东马来西亚的沙巴州和沙捞越州上的七座机场沉思着,他十分崇尚美**队的空地一体联合作战理念,他清楚地知道现代战争中空军的威力,就在十余天前他曾亲眼见证了貌似强大的越南陆军被中国空军无休止的空袭炸成了失去建制和战斗力的溃兵。他很想集中日本空军战机摧毁中**队的这七座机场,消灭中国空军(海航),夺取加里曼丹岛的制空权;但他清楚地知道日本空军目前部署在加里曼丹岛和巴拉望岛的空军只能保障战场上日本陆军控制领域的制空权,根本没有实力去消灭中**队的机场。想要夺取加里曼丹岛的控制权只能依靠日本陆军,至于自己麾下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护卫队群,几艘老旧的反潜驱逐舰和护卫舰也只能在苏禄海为运输船队提供护航了。唯一让金泽伸二陆军中将欣慰的是,加里曼丹岛上的中**队现在也没有实力夺取整个加里曼丹岛的制空权,而中国海军主力更是都集结在南海北部和台湾岛周围海域,中国人想要控制整个加里曼丹岛也只能依靠陆军。

“报告,情报人员汇报,发现支那陆军一支坦克部队正从沙捞越州在向沙巴州地区调动,同时发现大量的重炮部队同时向沙巴州地区调动。”一名情报参谋急匆匆地拿着潜伏在东马来西亚的日本间谍发回的电报向金泽伸二中将汇报道。

“支那装甲部队和炮兵部队的规模是多大?”金泽伸二中将微皱着眉头问道。在整个加里曼丹岛,中**队部署着一个集团军又两个旅的兵力,远远超过了日本军队的一个师团又两个旅团的兵力。但中**队的第41集团军正在向西加里曼丹省开进,中**队集结着这样一支大规模的陆军集团军显然是在防御加里曼丹岛南部地区的美国陆军;而部署在沙巴州地区与日本军队对抗的只有两个旅的兵力,日本军队反而占据了局部战场上的兵力优势,但现在中**队将沙捞越州的陆军部队东调,对于刚刚上任的西南方面军第一军军长金泽伸二陆军中将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情报人员汇报…由于支那军队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无法近距离观察支那军队的运输车队,无法判断支那军队的实际规模……但情报人员能够确认:支那军队的各型战车超过一百辆,重型火炮超过六十门。”情报参谋有些紧张地回答道。

“立即派出无人侦察机队沙巴州地区的支那军队进行空中侦察,我需要支那军队新调到沙巴州地区装甲部队和炮兵部队的详细资料。”金泽伸二中将没有去责备情报参谋,做过情报工作的他知道情报人员工作的特点和不易,只是挥挥手示意情报参谋下去。然后向着在场的空军军官下令道。

金泽伸二陆军中将思考着情报参谋汇报的情报,突然间想起了刚刚结束的中越战争,那场战争中除了中国空军有着精彩的表现之外,中国炮兵的表现同样令金泽伸二叹服。尤其是中国陆军第40摩步师在进攻越南首都河内时,中**队使用的远程火箭炮齐射直接导致了河内守军崩溃的场景令金泽伸二中将记忆犹新。他可不希望这样的场景出现在自己指挥的日本军队身上,中**队从沙捞越州调来的重炮里面肯定有远程火箭炮,虽说不一定能够压制中国陆军的炮兵部队,但至少不能让部队失去战斗的勇气。可是目前加里曼丹岛上的几支日军部队都没有装备远程火箭炮,片刻后对着身旁的参谋说道,“向西南方面军司令部发报,请求方面军司令部向我部派出两至三个远程火箭炮大队支援我部作战。”

“支那海军陆战5旅主力部队现在处于什么位置?”在向西南方面军司令部要求了炮兵支援部队之后,金泽伸二中将研究了许久的电子地图突然向身旁的作战参谋问道。

“报告将军阁下,支那海军陆战5旅装甲营和侦察营已经到达苏古河沿岸,陆战一营暂时部署在古达和兰港地区,陆战二营和炮兵营部署在生那查地区。”作战参谋赶紧指着电子地图上的几处位置回答道。

“恩,知道了。”金泽伸二中将满意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一个针对中国海军陆战5旅的作战计划正在他的脑海中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