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6 东瀛空骑上

6.东瀛空骑 上

刺耳的战斗警报声突然响彻整个纳闽机场的上空,正在休息室内与战友一起打着斗地主的海航9师27团三大队大队长吕毅中校猛地站起来,将手中的扑克牌丢在桌子上,拿起身旁凳子上的飞行头盔向着机场跑道上的停机位跑去,一边奔跑一边对着身后一起跑出来的战友喊道,“刚刚老子摸了大小王和四条二,两个大炸弹,回来继续啊!这周的烟钱又有了!嘿嘿!”

纳闽机场四周的数十台大功率照明灯已经全部打开,整个机场照得如同白昼一般,吕毅中校快速地攀爬上那架喷绘着七颗红星的歼-11h战斗机,坐在机舱中熟练地调试着各种设备,地勤人员帮助他检查一番后便取走了扶梯,对着吕毅中校作出了ok的手势。『言*情*首*发吕毅中校打开引擎,驾驶着战机滑行到了起飞跑道上,在地勤人员的指挥下,操纵着战机呼啸着冲上无尽的夜空。

“日本空军台风战机八架,f-15j战机十二架,f-2战机十二架编为三个批次从巴拉望岛各机场起飞向西飞行,在中国南海海马滩海域折转航向向西南方向飞行。综合判断日军的目标是纳闽岛。”吕毅中校驾驶着战机根据空警-200预警机的命令进入到预定航线空域,然后查看着空警-200预警机通过数据链发来的情况通报。

小鬼子都知道玩釜底抽薪了!吕毅中校看完情况通报暗自嘟囔道,纳闽岛是目前中**队在加里曼丹岛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纳闽岛上的纳闽机场驻扎着海航9师的唯一的一个歼-11h战机大队和两个歼轰-7a战机大队,同时也是海航9师的师部所在地。中国海军已经筹划在纳闽岛西北部地区新建一座大型军用机场,同时纳闽岛东南端的军用码头正在建设之中,纳闽岛将成为中国海军在南海南端最重要的军事基地。

在过去的几天中,中国海军航空兵一直与日本空军争夺着沙巴州东部地区的制空权,双方都没有主动去攻击对方的机场。现在日本空军直接将进攻的矛头直接指向了中**队最看中的纳闽岛,看来日军是准备将中**队彻底赶出沙巴州。

就在吕毅中校身后的加里曼丹岛的哥打基纳巴卢机场、林梦机场和新进驻了海航26团歼-10h战斗机的米里机场上,一架架满挂着各型空空导弹的歼-8f和歼-10h战斗机呼啸着冲上南海的夜空,在纳闽岛上空的那架空警-200预警机的指挥下迎向南海上空扑来的日本空军机群。

与此同时,东马来西亚沙巴州首府哥打基纳巴卢东郊的中国海军陆战5旅的旅指挥所内,陆战5旅旅部的作战参谋们正忙碌着将侦察营新发现的日军部队标注在沙盘上。陆战5旅侦察营在陆战5旅装甲营到达苏古河北岸后,立即组织了十余个侦察分队从不同方向渡过苏古河,向山打根方向展开了侦察搜索。侦察分队在前进了十余公里时便陆续遭遇到了日军第14机步旅团的侦察部队,同时陆战5旅侦察分队在苏古河与拉布克河之间发现了一支营级规模的日军机械化部队。接到侦察营的汇报后,陆战5旅顿时警惕起来,立即下令苏古河沿岸的陆战5旅装甲营进入战斗状态,同时命令生那查地区的陆战二营和炮兵营快速向装甲营靠拢。

“日军第14机步旅团目前情如何?”何诚大校看着沙盘上不断新增的蓝色小旗开口问道,每个蓝色小旗都代表日军一支排级规模的部队,这对于刚刚在苏古河北岸立足的中国海军陆战5旅可不是好消息。

“日军第14机步旅团所属第14侦察中队、第15机步大队、第14防空队、第14工兵中队已经渡过拉布克河,正在向苏古河前进,其中第14侦察中队的侦察分队已经抵达苏古河南岸。第14机步旅团主力正在向拉布克河和山打根一线集结,暂无大规模北上的动向。”陆战5旅参谋长彭绍忠上校立即汇报道。

“这只是日军的先头部队,这样规模的日军部队根本无力发起进攻,第14机步旅团派出这支部队北上的意图是什么?难道日军不怕这支孤军被我军吃掉?”何诚大校思考着日军第14机步旅团的作战意图,与彭绍忠上校说道。

“对日军第14机步旅团威胁最大的就是我军的陆航部队,但目前日军控制的山打根机场和斗湖机场驻扎着日本空军第4空军联队的第43中队,装备着二十架f-2战斗机,对我陆航部队威胁极大;而苏古河对岸的我装甲营在无制空权的情况下又不敢轻易渡河作战。看来日军是料定我军短期内不会度过苏古河进行作战,所以第14机步旅团敢放心大胆地派出这支机械化部队越过拉布克河向苏古河逼近。”彭绍忠上校判断着日军第14机步旅团的突然行动,“日本空军突然集中力量进攻我纳闽岛,与第14机步旅团的行动肯定有所联系。”

“报告,装甲营急电,装甲营遭到日军空军战机空袭,装甲营暂无伤亡。”就在这时,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最新的情报跑到何诚大校身旁汇报道。

何诚大校和彭绍忠上校接过电报细看一遍,五分钟前,日本空军第43中队的四架f-2战斗机对苏古河北岸的陆战5旅装甲营阵地进行了一次空袭,日军战机对装甲营的阵地投掷了八枚227公斤普通航弹和数十发70毫米火箭弹,没有对装甲营造成什么损伤。但这却是一个危险的讯号,这是中**队地面部队在加里曼丹岛与日军交战以来遭到的首次空袭。

“进攻纳闽岛的日本空军引开我海航部队的注意力,难道日军要对我装甲营动手?”陆战5旅参谋长彭绍忠上校有些疑惑地说道,“但苏古河南岸地区的日军只有一个机械化步兵营的兵力,并且没有后续炮兵部队支援,这样的实力即使在日本空军的支援下也很难吃掉我装甲营。”

“日本空军对装甲营的空袭是个烟雾弹。我军部署在沙巴州地区的海航战机现在正在迎战袭击纳闽岛的日本空军部队,暂时没有能力压制沙巴州东南部地区的日本空军部队,现在沙捞越州地区海航8师的支援部队正在赶来,沙巴州东南部地区日本空军的优势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如果第14机步旅团对我旅发起进攻的话,日本空军的第43中队根本无力提供对地火力支援。”何诚大校快速地思考着日军的意图。

“旅长,是否从防空营抽调一两个连南下,支援装甲营,有备无患。”沉默片刻之后,彭绍忠上校建议道。

“防空营!”何诚大校听到彭绍忠的建议顿时皱了一下眉头,随即抬头问道,“防空营现在在什么位置?”

“防空营下属的高炮连与旅部在一起,防空导弹一连、二连与陆战一营一起部署在古达地区,防空导弹三连部署在生那查地区。”彭绍忠上校快速地回答道。

“陆战一营,日军的目标是陆战一营!巴拉望岛上部署着日军的第12空中机动旅团,日军的意图是先引开中国海航的战机,同时利用第14机步旅团的佯攻吸引古达地区我防空部队南下,然后由第12旅团突袭古达地区的我陆战一营,以报日军第21步兵联队和第9战车大队覆灭之仇。以日本人的性格,吃了大亏绝不可能就此罢休。”何诚大校突然醒悟过来,“命令陆战一营收拢部队进入战斗状态,防止日军突袭。同时命令陆战二营立即停止南下,向兰港地区前进,控制兰港地区。”

“是。”彭绍忠上校也很快反应过来,就中国海军陆战5旅目前在沙巴州的部署来说,最容易突破的就是古达地区的陆战一营,陆战一营的两个主力连和反坦克连在兰港之战中损伤惨重,正在古达地区进行短暂休整同时兼职着谷底地区的防御任务。为了防御日军可能的偷袭,陆战5旅防空营在此部署着两个防空导弹连。日军利用第12空中机动旅团突袭古达地区,最大的威胁就来自那两个防空导弹连,所以日本空军计划利用了一次空袭来吸引中**队调出古达地区的防空部队南下,为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突袭提供便利。

“向第41军军部发报,请求派出战机对日军的山打根机场和斗湖机场进行空袭,牵制沙巴州东南部地区的日空军第43中队北上。”何诚大校对着一名负责与第41集团军联络的上尉参谋命令道。随后又对着彭绍忠参谋长说道,“命令直升机大队全体待命,同时请求陆航7旅派出部分武装直升机待命,随时支援我部战斗。”

马鲁杜湾的上空,数十架各型直升机贴着海面快速地扑向马鲁杜湾底端的兰港地区,浓郁的夜色和猛烈的涛声为这支庞大的直升机群提供了绝佳的掩护,掩护着直升机群成功地飞抵了兰港地区的上空。

四架ah-64dj攻击直升机呼啸着扑向了早已成为一片废墟的兰港镇区,机翼下的火箭发射巢对着地面散发出无数死亡的弹片;与此同时,从兰港镇附近横穿而过的公路上,一架架uh-60j多用途直升机悬停在二十余米的高度,全副武装的日本陆军士兵借助着机舱两侧的滑索快速的索降到地面上,随后快速地向着四周地区展开警戒;四架ch-47j运输直升机在一处空地上将吊挂的四门rt61式120毫米迫击炮卸载下来,已经着落的日本陆军士兵立即奔跑过来快速地将四门迫击炮拖到了预设的炮兵阵地之中。马鲁杜湾的上空,更多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直升机正扑面而来。

与此同时,古达地区的上空也布满了日本陆上自卫队的直升机群,数十架ah-64dj攻击直升机和oh-1武装侦察直升机呼啸着掠过古达地区的上空,先进的夜视观瞄设备搜索着地面的情况,一枚枚agm-114“长弓地狱火”不时扑向地面,ah-64dj攻击直升机机首的30毫米机关炮也不断地对着下面的丛林倾泻着弹雨。

与兰港地区不同,古达地区并不是只属于日军直升机群,尽管日军在古达地区投入的都是日本陆军中最先进的攻击直升机和侦察直升机,但它们在攻击古达地区的地面目标时得时刻警惕着地面随时窜起的防空导弹。夜空下的丛林中不断飞出一枚枚的ty-90-03型地空导弹,在日军直升机反应过来之前就闪电般地击中了日军的直升机。参战的日军直升机群知道,这些导弹都来自中国海军陆战5旅防空营装备的“倚天”防空导弹系统,由于日本空军第43中队的诱敌计划没有成功,古达地区的两个防空导弹连依旧是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在整个行动中最大的威胁。所以,一有地空导弹窜上来,日军的攻击直升机便会猛扑下去,集中火力将地面上的“倚天”防空导弹车摧毁。

“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与中国海军陆战5旅陆战一营一起部署在古达地区的两个“倚天”防空导弹连装备的“倚天“防空导弹系统用辉煌的战果证明了自己无愧于“倚天”的称谓,两个“倚天”防空导弹连在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击落了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六架oh-1武装侦察直升机和五架ah-64dj攻击直升机,击伤了三架ah-64dj攻击直升机。虽然两个“倚天”防空导弹连的十六辆“倚天”防空导弹车在日军直升机群的攻击下最终全军覆没,但他们为陆战一营各部的隐蔽部署争取了宝贵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