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4 并肩作战4

14.并肩作战 4

苏古河南岸的一处凸起的小山丘上,茂密的丛林中搭建着一个小型的野战帐篷充当着临时指挥部,几名全副武装的侦察兵正忙碌地操作着随身携带的军用笔记本电脑和无线电通讯器材,帐篷外面的一处视角较佳的位置上,陆战5旅侦察营营长陈陆来少校正通过观瞄仪仔细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言*情*首*发陈陆来少校的侦察营奉命在苏古河南岸建立警戒线,确保我军对苏古河的控制。

此时,宽阔的苏古河上,陆战5旅工兵营的官兵们正在天空中的武装直升机群的掩护下驾驶着各型舟桥船只在河面上来回穿梭,忙碌着架设浮桥。

苏古河北岸,等待渡河的陆战5旅装甲营正严正以待,严密注视着苏古河南岸地区,尽管侦察营已经在苏古河南岸地区建立的警戒线,但装甲营没有丝毫的懈怠。

“没有发现日军的机械化部队,发现的三支日军侦察分队都已经被我军监视起来。”侦察营教导员看着走进临时指挥部的陈陆来少校开口说道。

“一连长,待装甲营渡河之后,集中兵力在装甲营的配合下快速吃掉那三股日军侦察分队。”陈陆来少校没有丝毫的犹豫,对着临时指挥部内的侦察营一连连长下令道。

“是。”正在铺开的地图前与营部的几名干事研究着作战计划的一连长立即回答道。

“浮桥还要多久能够投入使用?”陈陆来少校走到一连长等人身旁,俯身看着地图开口问道。

“二十分钟后第一座浮桥能够投入使用,三十分钟后第二座浮桥能够投入使用。”侦察营教导员开口说道,“工兵营在苏古河的架桥工作很顺利,但前面的拉布克河两岸已经被日军第14机步旅团控制,想要安心的架桥是不可能了!”

“先前渡过拉布克河的日军第14机步旅团的先头部队已经在拉布克河北岸建立了防线,装甲营想渡过拉布克河免不了一番血战。”陈陆来少校点头赞同着教导员的观点,“如果陆战5旅编制有一个两栖战车营,我们就可以绕过日军的防线直接涉水过河,避免现在的尴尬了!”

陆战5旅组建伊始就是按照轻装部队的要求定位的,全旅下辖装甲营、四个陆战营、炮兵营、防空营、工兵营、通信营、侦察营共计十个营和若干排级直属部队。按照海军司令部的设想,陆战5旅在大规模登陆作战中将搭乘海军陆战队的直升机群直接从两栖登陆舰和船坞登陆舰上出发,实行蛙跳作战,在敌人滩头阵地纵深抢占阵地,消灭敌人纵深阵地上的预备队同时从敌军海滩守卫部队的背后发起攻击,与正面抢滩作战的陆战1旅等机械化陆战队两面夹击敌军守滩部队。而与陆战5旅同时组建的陆战6旅在战斗中将负责在更纵深的区域进行伞降作战,担任阻击敌人援军的任务。

陆战5旅整体的机动能力极强,并且四个主力陆战营的营连级编制大、配属火力强,适合打阵地战,但陆战5旅整体的进攻作战能力却比较薄弱。因此,在组建陆战5旅时,海军司令部给了陆战5旅一个装备96a主战坦克的装甲营而非装备05式两栖突击车的两栖战车营,为的就是给陆战5旅提供更强大的攻击力。

但现在,重装的装甲营在纵横的河网面前暴露出了普通机械化部队通有的缺点,只能等待着伴随前进的工兵营架设浮桥后才得以继续前进。陈陆来少校知道如果现在是一支两栖战车营的话,就可以直接涉水过河而不必等待工兵部队架桥,渡过苏古河后甚至可以直接涉水横渡拉布克湾,避开日军在拉布克河设立的防线,直扑山打根市。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海军司令部组建陆战5旅可不是专门为了适应水网地区作战,陆战5旅的建军要求可是全地形作战。从目前我军的作战区域来看,还是96a主战坦克更加的合适,毕竟我们的敌人使用的基本上都是第三代主战坦克,05式两栖突击车机动力有余,火力和防护力却是严重不足,不足以对抗对方的第三代主战坦克!”教导员微笑着说道,在他看来侦察营作战时强调的就是部队的机动能力,陈陆来少校有这样的想法也是理所当然。

“如果给咱们旅增编一个两栖战车营,现在侦察营就可以配合着两栖战车营直插山打根了。”陈陆来少校嘿嘿一笑,对着教导员说道,“下次你去旅部开会,提提这个建议。这次战斗赶不上了,以后肯定有机会用上的。”

教导员愣了片刻,上下打量了一番陈陆来少校,“我说你小子怎么突然感叹起咱们旅的编制来了?是你想率部直接穿插山打根吧!不行,装甲营和第123机步师的装甲团正准备渡河,咱们营的任务是掩护两支装甲部队渡河,配合装甲营作战。你跑出去了谁指挥战斗!小打小闹我还能撑着,这种大规模的联合作战可不是我的专长!”

陈陆来少校有些丧气的点点头,在陈陆来少校看来,侦察兵就应当深入敌后收集敌人的情报、打击敌人后方的目标,但现在陆战5旅的四个主力陆战营都有重要的任务无法赶来与装甲营一起作战,旅部便要求前出的侦察营与装甲营联合作战,毕竟没有人敢让一支坦克部队独自在敌军出没的热带丛林中独自前进,陈陆来少校的侦察营只得暂时担任起了普通步兵的角色,配合着装甲营作战。旅部的这一安排让陈陆来少校郁闷不已,却又无可奈何。陈陆来少校本来想通过“曲线救国”,来让教导员接下指挥权,他自己率领着侦察分队深入到山打根地区去,结果让教导员识破了自己的计谋,陈陆来少校只得叹息着放弃了亲自率队深入山打根地区的想法。

“三连长,你带一个加强排渡过拉布克河,潜进至山打根市区附近,配合海航战机打击日军的重要目标。立即率队出发。与海航战机的联络暗语二十分钟之后传送给你。”陈陆来少校思考片刻,对着侦察营三连即水下突击连连长下令道。

“是。”水下突击连连长接受任务后迅速转身离开。

三十分钟后,两座浮桥横跨在苏古河上,陆战5旅装甲营的数十辆96a主战坦克交替掩护着快速的从两座浮桥上渡过苏古河,迅速在苏古河南岸建立了滩头阵地。随后根据侦察营提供的情报快速地向着预定位置前进,同时分出几支战车分队帮助侦察营的侦察分队前去围歼出现在苏古河附近的三支日军侦察分队。

当陆战5旅装甲营的96a主战坦克顺利地通过苏古河上的浮桥后,一支规模更大的装甲部队出现在了苏古河的北岸,冲在整个装甲群最前方的是十余辆低矮小巧的vn3轻型装甲侦察车和数辆“东风铁甲”高机动车。

“这才是装甲侦察兵需要的。”看着望远镜中出现的vn3轻型装甲侦察车,陈陆来少校激动地叫喊道,视线中,十余辆vn3轻型装甲侦察车快速地冲过浮桥抵达了苏古河南岸,快速的展开,等待着主力部队的过河。

“人家那是装甲侦察兵,咱们是轻装侦察兵,我还是喜欢咱们现在使用的‘螃蟹’战车。”一旁的教导员再次给陈陆来少校泼着冷水。陆战5旅属于轻装部队,陆战5旅侦察营的机动工具就是八轮全地形车,这款能够通过直升机空运的全地形车由于其是八轮驱动,被侦察营的官兵们称呼为“螃蟹”战车。

“咱们的螃蟹只能偷偷摸摸的去,提心吊胆的,对方一个狙击手能将咱们整车人干掉!而这些vn3装甲车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近目标看个仔细,想想就解气。”陈陆来少校举着望远镜咧着嘴胡扯道。

“回头我向旅长提议,把你调到装甲营去,我感觉装甲营更加适合你。”教导员举着望远镜望着苏古河上浮桥的位置,对着身旁的陈陆来少校说道。

“那算了,我还是呆在侦察营吧,装甲营每次战斗还都是跟在侦察营后面呢!要调就调到海蛟大队去,不过我的年纪好像有点大了。”陈陆来少校放下望远镜快步走向临时指挥所旁的一辆“螃蟹”全地形车,边走边对着教导员说道,“我带队去配合装甲营作战,你在这边控制着浮桥,待**的摩步200旅到达后,你再率队赶上。”

陈陆来少校坐上一辆“螃蟹”八轮全地形车,对着教导员敬了一个军礼,驾驶着“螃蟹”战车呼啸着冲下了土丘,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茂密的丛林之中。

苏古河南岸的热带雨林中,数十辆96a主战坦克在十余辆04式步战车和二十余辆“螃蟹”式八轮全地形车的掩护下轰隆隆地向前推进着,在茂密的热带雨林中为后续的进攻碾压出一条条前进的道路。

与此同时,由日军第14机步旅团所属的第14战车大队和第50机械化步兵大队两个中队组成的战车群突然出现在拉布克河南岸地区,而后在第14机步旅团的第14防空队的掩护下快速地渡过了拉布克河上的克拉甘大桥,进入到了拉布克河北岸地区。然后马不停蹄地越过了第15机械化步兵大队在拉布克河北岸的防线,进入到了无边的热带雨林之中。

日军第14机步旅团的行动很快被中**队获知,一架架满挂着反坦克导弹的武装直升机不断地越过苏古河,盘旋在苏古河与拉布克河之间的热带雨林上方,仔细地搜索着日军战车群的踪迹。

“日军第14战车大队装备着四十多辆90式主战坦克,加上两个机械化步兵中队的三十多辆89式步兵战车,整个战车群拥有将近八十辆先进的装甲战车。日军苏古河与拉布克河之间的这片丛林人迹罕至,茂密异常,非常适合部队的隐蔽,日军战车群选择的战场的确是个好位置。到目前为止,陆航7旅的几支直升机分队都没有发现日军的踪迹,放佛消失了一般,我军的空中优势失去了作用。”哥打基纳巴卢东郊的陆战5旅指挥部内,陆战5旅参谋长彭绍忠上校正向旅长何诚大校汇报着最新的战况。

“日军战车群的目的肯定是我军的装甲营!告诉陆航7旅,停止搜索,出动武装直升机伴随我旅装甲营行动!”陆战5旅旅长何诚大校微皱着眉头研究着沙盘,分析片刻后胸有成竹的说道。

“日军开战以来遭遇了连续的失败,他们现在非常渴望一次胜利,在古达地区围歼我陆战一营的计划失败了,现在又看上了我的装甲营,日军抽调了第14机步旅团最精锐的坦克部队组建了这支战车群无非是想与我旅装甲营进行正面决战,以优势兵力吃掉我装甲营,日本人胃口倒不小!”何诚大校指着沙盘上苏古河与拉布克河之间的位置肯定地说道,“我军空地联合出动都找不到日军的这支战车群,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支战车群越过第15机步大队的防线后并没有像我们设想的一样继续向北挺进寻找我旅装甲营决战,而是潜伏在这片丛林的边缘,等待着我装甲营的到来。”

“潜伏在这里可以与驻守在拉布克河北岸的第15机步大队相互策应,开战后还能够得到第14防空队的支援。”陆战5旅参谋长彭绍忠上校很快明白了日军的部署,在何诚大校的默许下继续说道,“我军如果全速前进的话,日军可以以逸待劳;我军步步为营的话,日军则拥有足够的时间巩固拉布克河防线,而那正不是我军所希望的。不得不说,日军此次选择的地点很刁钻,也很毒辣。”

“日军不是文莱军队也不是马来西亚军队,在战术上日军是一个绝对难缠的对手,千万不能大意。”何诚大校严肃地对着指挥部内的众人说道。

“旅长,那我军接下来该怎么做?是否让装甲营等待第368装甲团,而后一起展开行动?”一名作战参谋提议道。

“不必!装甲营按原定计划继续前进,同时让侦察营加强搜索。”何诚大校否决了参谋的建议,“第14战车大队隐藏着不现身,那咱们就拿半公开着部署的第15机步大队开刀!还有拉布克河北岸的第14防空队,失去了这两支部队的支援,日军的第14战车大队就成为了真正与我军装甲营决战的孤军了!到时候,日军战车群想不决战都不行!”

何诚大校的话语让指挥部内的众人眼前一亮,何诚大校对着指挥部内负责协调联合作战的海航军官说道,“向张师长发报,请求海航部队集中兵力对拉布克河北岸的日军第15机步大队和第14防空队进行空袭,摧毁拉布克河北岸的日军防御阵地,支援我旅即将展开的渡河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