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5 并肩作战5

15.并肩作战(5)

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呼啸着掠过拉布克河北岸克拉甘地区的日军第15机械化步兵大队阵地的上空,数枚250-3集束炸弹呼啸着落在了日军的阵地上,无数颗钢珠如同狂风一般横扫过日军的阵地,几颗钢珠打在一辆隐蔽在丛林下的89式步战车的钢板上,叮当直响。

“嗵嗵嗵——!”一连窜橘红色的曳光弹链横扫而至,在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的身后留下一连窜密密麻麻的炸点。地面上,日军第14机步联队第14防空队的两辆披盖着伪装网和树枝的87式自行高炮冲出了隐蔽的丛林,高昂着炮管对着天空中的中国战机扫射着;密集的弹雨中还夹杂着一两枚偶尔窜起的日制91式便携式防空导弹。

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中的僚机躲闪不及被91式防空导弹近距离爆炸的破片击中了尾翼,尽管飞行员努力地操纵着战机企图拉起失去平衡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只是顷刻间数十35毫米炮弹笼罩住了整架战机,战机顷刻间被撕成碎片。

另外一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迅速爬升至了8000米的高度,在高空中盘旋着,同时将下面的区域划定为了重点危险区域,将区域坐标传回了苏古河北岸的中**队指挥部。

苏古河北岸,负责加里曼丹岛作战的第41集团军指挥部在此专门设立了一个对日作战前线指挥部,指挥部以澎湖军区的第200摩步旅为基础,加强了第5陆战旅的装甲营和侦察营、第41集团军的第368装甲团、第41集团军军属炮兵旅一部、第7陆航旅。以第200摩步旅旅长刘伟棋少将为最高指挥官,这样的安排引起了陆战5旅和第41集团军中一些中下级军官的不满,他们对于将部队的作战指挥权交给原台湾军队的将领很不服气。但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否决了各部队提出的更换指挥官的要求,坚持着自己的决定,而南洋战区指挥部也非常赞同李成浩少将的做法。李成浩少将也并非没有后手,他任命第5陆战旅参谋长彭绍忠上校担任对日作战指挥部的参谋长,代理第200摩步旅参谋长;同时第7陆航旅的指挥权依旧由第41集团军军部掌握,只是暂时归属于第200摩步旅指挥。

而陆战5旅和第41集团军参战各部军官们所期待的理想指挥官,陆战5旅的何诚大校则留在了哥打基纳巴卢,指挥陆战5旅余部保障着沙巴州北部和东北部地区的安全。最后,李成浩少将专门下令各部队务必严格执行命令,。

“刘旅长,海航三个战机编队在拉布克河克拉甘地区遭到日军防空火力突击,确认那片区域是日军的重点防卫区域。”第200摩步旅的野战旅级指挥部内,陆战5旅参谋长彭绍忠上校拿着刚刚接到的报向着刘伟棋少将汇报道。

由于军衔制度不同,原台湾军队陆军各主力作战旅的旅长大部分都是少将军衔,在对台湾军队的整编时,考虑到台湾军队将领的积极性,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决定对台军现有的军衔不作调整,只是今后的军衔晋升将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衔制度来执行。因此由原台湾军队改组而来的澎湖军区陆军下辖的13个作战旅中,有九个旅的旅长是少将军衔,使得大陆陆军的师旅级军官们羡慕不已,当然这九名少将旅长也是最后一批了,今后澎湖军区的旅长们也只能和大陆军队一样挂大校军衔了!

“克拉甘地区有着整个拉布克河中下游地区的唯一一座桥梁,克拉甘地区肯定是日军重点防守的区域。”刘伟棋少将指着地图上克拉甘地区的位置说道,“日军的第14战车大队应该就在克拉甘地区附近,在日军看来,这里正是我军装甲部队南下山打根的必经之路。”

“日军的第14战车大队与第15机步大队相互策应,第15机步大队背后又是拉布克河,我军装甲部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却无法将日军包围,即使侧击效果也是不佳。”彭绍忠上校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是否从200旅抽调一个步兵营从拉布克河上游渡河,直接穿插到克拉甘南部的勿卢兰地区,切断拉布克河沿岸地区日军的退路。”

“恩,可以。最好是秘密行动,不要惊扰了拉布克河沿岸的日军部队,如果能够成功歼灭拉布克河沿岸的日军第14战车大队和第15机步大队,山打根地区的日军第14机步旅团就等于被削弱了一半的军力,更加有利于我军占领山打根市。”刘伟棋少将赞同着彭绍忠上校的建议,随即又指着地图说道,“彭参谋长,我想同时从200旅派出一个营,与陆战5旅的四营南北夹击,一举拿下拉瑙县,打通哥打基纳巴卢至山打根的公路。”

“如此一来,我军就可以避开兰港、苏古河、拉布克河一线,日军对我军在加里曼丹岛的威胁将会减小许多。”彭绍忠上校看了一番地图,赞同道,“我军现在兵力充足,全部投入战斗也无法展开,而日军兵力空虚,我军兵分多路同时展开进攻不会影响我军的作战计划。我看可以。”

“陈营长。”与彭绍忠上校和几名作战参谋研究了一下作战计划中的细节,刘伟棋少将便开始正式实施决定的作战计划。

“到。”第200摩步旅第一摩步营营长立即高声回答道。

“你率领摩步一营、旅属反装甲连组成快速纵队,从这里渡河,穿插至勿卢兰地区,夺取勿卢兰并坚守住阵地,阻挡拉布克河地区日军南撤。”刘伟棋少将指着地图上拉布克河克拉甘上游70公里处的区域说道。

“再从第41军属炮兵旅反坦克导弹营抽调一个连加强给摩步一营。”彭绍忠上校微皱着眉头补充说道。第200摩步旅属于轻型机械化部队,并且主力装备的“云豹”步兵战车的反坦克作战能力较差,因此刚才的讨论中彭绍忠上校要求加强第200摩步旅直属的反装甲连。但彭绍忠上校思考许久之后,仍然感觉不妥,日军第14机步旅团毕竟是一支重装机械化部队,突击能力极强,大意不得,否则的话穿插部队可能阻挡不住日军部队反而会被日军吃掉。

“同意!按参谋长说的办。”刘伟棋少将很果断地同意道。他也曾为摩步一营的反装甲作战能力担忧,虽然彭绍忠上校提出了加强旅属反装甲连增强摩步一营的反坦克战力,但他仍然力量有所不足,他想加强一支坦克部队,只是部队需要渡河和快速穿插,坦克部队不适合伴随行动,因此他原本打算让摩步一营加强单兵反坦克武器的配置,其他书友正在看:。而彭绍忠上校此刻的话语顿时提醒了他,虽然他也知道加强给第200摩步旅使用的第41集团军的军属炮兵旅下辖有一个反坦克导弹营,只是第41军炮兵旅刚刚划归第200摩步旅的麾下,制定作战计划时竟忘记了自己手中握着坦克杀手锏。也正是这个最后临时编入摩步一营的反坦克导弹连,在勿卢兰彻底扼杀了拉布克河地区日军的南逃之路。

“汤营长。”刘伟棋少将继续下达着命令。

“到。”第200摩步旅第二摩步营营长立正回答到。

“你率领摩步二营,坦克营三连、旅直属装甲骑兵连从这里渡河,然后沿公路直插拉瑙县,与从拉瑙县北部地区进攻的陆战5旅四营一起消灭拉瑙地区的日军部队,占领拉瑙。”

“是。”摩步二营营长与摩步一营营长接受命令后转身离开了指挥部。

“彭参谋长,第41集团军直属炮兵旅编制如何?战力如何?”部署完任务后,刘伟棋少将顿时对彭绍忠上校提起的第41军炮兵旅来了极大的兴趣,虽然他已经看过了第41军炮兵旅的资料,但他对于大陆军队的一些部队实际的战斗力仍旧不是很了解,想到刚才彭绍忠上校提出增派第41军炮兵旅反坦克营一个连时脸上洋溢的自信,他更加迫切地想了解曾经对手的真正战斗力。

“呵呵,第41军炮兵旅下辖七个营,这一次导弹营和榴炮二营留在了沙捞越州没有调来参战,目前参战的有两个远程火箭炮营,两个榴弹炮营和一个反坦克导弹营。哦,对了,其中远程火箭炮营装备的03式远程火箭炮系统和远程火力支援营装备的‘神鹰-400’远程火箭炮系统可以直接从现在的阵地打到克拉甘地区。我都差点给忘了!”彭绍忠上校给刘伟棋少将介绍着第41集团军炮兵旅编制的时候突然拍着大腿说道,立即打开随身携带的文件夹,翻出了第41集团军炮兵旅的资料递给刘伟棋少将。

“最大射程320公里!”刘伟棋少将看着资料上的数据介绍差点失声喊出来,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资料上的内容低声的问道,“彭参谋长,这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彭绍忠上校不敢肯定地说道,“海军陆战队并没有装备远程火箭炮,我也不是很熟悉。‘神鹰-400’火箭炮系统只有原来大陆陆军18个集团军的军属炮兵师/旅各装备了一个营,在第二次对越作战期间使用过。据说对越作战中,海军的陆战164旅向第42集团军炮兵师借了一个‘神鹰-400’火箭炮营向越南人占领的浮水洲岛打了几轮齐射,后来海防部队登上浮水洲岛的时候,岛上没一个活人。”彭绍忠上校自中南南沙之战爆后便率领着陆战5旅进行着战备训练,对于陆战164旅的“光荣战绩”也是道听途说,现在只能向刘伟棋少将讲述着关于“神鹰-400”远程火箭炮系统的小道消息。

“幸好两岸统一了,不然我就得亲自尝尝这种火箭炮的厉害了!”刘伟棋少将心有余悸地开着玩笑说道,“现在嘛,就让日本鬼子好好尝尝这种火箭炮的滋味。咱们帮助陆军部队鉴定一下神鹰-400的真正战斗力。”

苏古河北岸,第41集团军炮兵旅所属的远程火箭炮营和远程火力支援营在第200摩步旅第三摩步营的保护下快速地行驶到了预定的阵地中,一门门03式300毫米远程火箭炮和“神鹰-400”远程火箭炮的炮管缓缓竖起。两个火箭炮营的官兵们快速地输入目标参数、调整着射击诸元,随着一声声“开火”命令的下达,数百枚大口径火箭弹轰鸣着拖着白色的浓烟直刺蓝天,在湛蓝的天空中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弧线轨迹,带着死亡的问候扑向了一百公里外的拉布克河沿岸的日军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