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6 并肩作战6

16.并肩作战(6)

一批接一批的大口径火箭弹呼啸着落在拉布克河克拉甘大桥周围方圆十余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无数颗穿甲燃烧弹、燃烧空气弹、杀伤弹弹头炸出成片成片弹雨横扫过整片雨林,烈火和浓烟倾刻间笼罩了整个克拉甘地区。

就在日军遭受着中**队远程火箭炮弹雨洗礼的时候,在苏古河与拉布克河之间的热带雨林中,对日作战的前锋部队——陆战5旅装甲营正减缓着行进速度,呈战斗队型警惕地搜索前进。紧跟在陆战5旅装甲营身后的第368装甲团则派出了坦克一营和机步营组成了右翼突击群快速地从陆战5旅装甲营右侧向着拉布克河克拉甘大桥上游三十公里处的区域穿插过去,在那里堵住日军部队被击溃后可能的西逃之路。至于东侧,克拉甘往东就是拉布克湾,中**队现在掌控着战场的制空权,日军想从海上逃跑的话无疑于式自寻死路。而第368装甲团剩余的两个坦克营,炮兵营,防空营等部队则与陆战5旅装甲营保持着十公里的距离,随时准备支援陆战5旅装甲营,以便与日军拉布克河地区的日军坦克部队决战。

与此同时,拉布克河克拉甘大桥上游70公里处的位置,由第200摩步旅摩步一营为主力组建的勿卢兰先遣作战群正在拉布克河北岸严阵以待,加强给摩步一营使用的中国陆军第41军炮兵旅反坦克导弹营一连的12辆AFT9重型反坦克导弹发射车在北岸的丛林中分散排列着。数十名AFT9战车的官兵忙碌着从每辆战车上卸下了四枚备用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然后每辆战车搭载着两名步兵在拉布克河北岸数十辆“云豹”步战车的掩护下冲进拉布克河之中,在来自台湾省同僚们诧异的目光中涉水渡过了拉布克河。十二辆AFT9战车上岸后,24名全副武装士兵迅速下车在拉布克河南岸建立起了警戒线,AFT9战车也迅速在茂密的树丛中隐蔽起来,只是12辆战车都开启着发动机,打开着火控系统警戒着周围的区域。

当涉水渡河的AFT9战车连发出“安全”的讯号后,伴随勿卢兰先遣作战群作战的数辆舟桥车迅速展开,在拉布克河上架设浮桥。由于作战群中没有重型战车,对于架桥的要求较低,并且这段水域处于中游地段,水流较为平缓,仅仅十五分钟后,一座简易浮桥便横架在拉布克河之上。拉布克河北岸的摩步一营和摩步200旅直属反坦克连的各型战车快速的开上了浮桥,冲向了拉布克河南岸。当最后一辆“云豹”步战车冲过浮桥之后,舟桥分队的官兵们迅速拆掉了浮桥,驾驶着舟桥架桥车钻进了拉布克河北岸的丛林之中。

第200摩步旅勿卢兰先遣作战群的一百多辆各型战车顺利渡过拉布克河后,在拉布克河南岸的丛林中穿行了二十余公里后驶上了哥打基纳巴卢至山打根的洲际公路,整个作战群开始加速向着勿卢兰地区开进着,但作战群也不可避免地暴露在日军的视线之中。勿卢兰先遣作战群在公路上行进乐儿三四公里后,便迎面遭遇了两辆巡逻的日军01式轻型装甲车,尽管行进在最前方的“云豹P”火力突击车迅速用装备的M68A1式105毫米坦克炮摧毁了日军的两辆装甲车,但日军装甲车在被击毁之前就将“发现支那大规模装甲部队”的消息传回了山打根市的日军第14机步旅团指挥部。

接到巡逻分队的报告后,第14机步旅团的指挥官们大吃一惊,急忙一边下令巡逻分队前往确认中**队的具体情报,一边下令部署在基纳巴唐岸河北岸的第50机步大队立即向山打根附近机动。同时上报巴拉望岛公主港的第一军指挥部,请求指挥部调动斗湖地区的第11步兵旅团北上支援第14机步旅团的作战。

巴拉望岛公主港的日本西南方面军第一军的指挥部内,第一军军长金泽伸二陆军中将拿着第14机步旅团传来的电报,端着一杯咖啡紧缩着眉头思考着。日本陆上自卫队的师旅级部队编制过小的缺点已经在实战中暴露出来,第14机步旅团三个机步大队和一个坦克大队的作战兵力在战斗中显得格外的被动,在漫长的拉布克河上,第14机步旅团只能在下游最重要的克拉甘地区设防,最为重要的山打根市也只有一个机步大队的守卫兵力。支那军队一支加强营的装甲部队居然在日军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渡过了拉布克河,并且是在驶上了洲际公路后与日军的巡逻分队遭遇才被发现的,并且这支部队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第14机步旅团的指挥部所在地——山打根市,第14机步旅团已经不得不抽调部署在山打根南部地区的第50机步大队返回以保卫山打根市,而这个大队已经是第14机步旅团最后一支作战大队。

“报告,第14旅团电报,山打根遭到支那战机猛烈轰炸,请求空军部队提供空中支援。”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刚刚收到的电报交给金泽伸二中将。

“支那军队的偷袭被发现了,现在改为了强攻!肯定判断哥山洲际公路上出现的支那机械化战斗群的目标就是山打根市。”金泽伸二中将身旁的第9步兵师团师团长井冈久少将开口说道。尽管第9步兵师团的第21步兵联队、第39步兵联队、第9飞行队、第9防空队、第9炮兵联队大部都已经覆灭在了沙巴州东北地区的丛林之中,但金泽伸二中将将部署在巴拉望岛的第1混成旅团划入了第9步兵师团的战斗序列之中,第9步兵师团师部实际上已经成为了巴拉望岛守备司令部,第9步兵师团师团长井冈久少将也就成了巴拉望岛上除了金泽伸二中将之外最高的军事指挥官。而金泽伸二中将为了提高效率,将第一军指挥部与第9步兵师团师团部合并在了一起,井冈久少将也就成为了第一军指挥部内的二号指挥官,与金泽伸二中将一起指挥着加里曼丹岛上的战斗。

“根据侦察兵的情报,这支支那部队装备的都是轮式战车,没有主战坦克,也没有重型火炮,看来支那军队就是想追求打击的突然性!但是公然从容易暴露的公路上行进,就失去了突然性,这支支那军队的目标到底是哪里?真的是山打根市?”金泽伸二中将低声的说道,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与身旁的将领讨论。

“将军阁下,我认为支那军队走公路就是为了追求突然性,轮式战车最快的前进路线就是走公路!支那军队想在我军作出部署之前就突进到山打根市,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金泽伸二身旁一身空军制服的第4空军联队联队长坂田一郎空军大佐开口说道。尽管日本空军暂时失去了巴拉望岛和加里曼丹岛的制空权,但日本空军并没有放弃,坂田一郎空军大佐便被留在了巴拉望岛负责地面防空系统的重组工作,同时负责巴拉望岛上机场的修复工作。

金泽伸二中将点点头赞同着坂田一郎空军大佐的话语,但他的心中仍然感觉到一丝不安,直觉告诉他中**队的目标不是山打根市!如果支那军队的目标是山打根市的话,这样一支部队的进攻力量实在是太过于薄弱了一些,虽然第14旅团在山打根市只有一个第17机步大队,但山打根市还部署着第14机步旅团众多的后勤部队,即使支那军队有空军支援,这样一支轻型机械化部队想占领山打根市也是困难重重。经历了第二次中越战争的金泽伸二中将已经丢掉了以往轻视中**队的思想,在越南北部的山林中他见识到了中国陆军的强大威力,在他看来这样一支轻型机械化部队进攻山打根市甚至没有三成的把握,不打无把握之战的中国陆军绝对不会做出这样冒险而愚蠢的决定。

“命令第14旅团的第50机步大队不必返回山打根市设防,迎上支那军队的这支机械化部队,如果支那军队避战的话就死死咬住它!”思考许久之后,金泽伸二中将下达了命令,“山打根市现在的兵力足够坚守,支那军队只是一支轻型机械化部队不必将第50机步大队调回山打根市。一旦第50机步大队调回了山打根市,整个基纳巴唐岸河以北地区都将成为这支支那部队的天下,我们与拉瑙县守军的联络也将被切断……是拉瑙!支那军队的真正目标是拉瑙县,这支部队的任务肯定是切断拉瑙守军与第14旅团和第11旅团的联络,然后由其他的支那军队占领拉瑙,那样的话,支那军队就可以打通哥山洲际公路,支那在哥打基纳巴卢地区的军队和物资就可以直接运抵山打根地区。”金泽伸二中将突然兴奋起来,向着手下的军官们讲述着。金泽伸二中将肯定着自己的判断,拉瑙!绝对是拉瑙!整个战场对支那军队最有诱惑力的除了山打根就是拉瑙!

“立即命令拉瑙县的第11步兵旅团的第48步兵大队立即进入战斗状态,警惕支那军队的进攻。需加强对拉瑙县东面地区的警戒,防止支那军队从背后偷袭。”金泽伸二中将向着参谋下达着新的命令。

“将军阁下,你怀疑支那军队会从背后偷袭拉瑙?”井冈久少将有些疑惑的说道。

“支那军队可以派出一支部队向山打根市进攻,当然可以派出一支部队直扑拉瑙县。第14旅团兵力不足,无法对整个区域进行布控,我们无法判断有没有支那的部队渗透到拉瑙县东侧地区,但我们必须做好应对方案。”金泽伸二中将坚定而平和地说道,“与现在的支那陆军作战,你不能有丝毫的大意和侥幸。”

“嗨!属下明白了!”井冈久少将看着金泽伸二中将神情和口吻立正低头回答道。

“前导车队注意,日军机械化分队,营级规模,距离你部五公里,作好战斗准备。”哥山洲际公路上,绵延的机械化车队中,勿卢兰先遣作战群指挥官在一辆“云豹”装甲运输车改装的指挥车中向着整个队列最前端的摩步200旅一营一连命令道。

虽然中国海军航空兵占据着战场的制空权,但日军陆军部队大量装备的先进便携式防空导弹给中国战机带来了极大地威胁,尤其是对付日本陆军机械化部队时,远程的空地导弹发挥不了大的作用,使用炸弹轰炸又容易被日军的导弹击落,在空袭日军第14机步旅团的作战中,海航9师已经被击落了五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两架歼-8F战斗机。中国海军航空兵后来改用高空轰炸,虽然使用了大量的激光制导炸弹,但由于飞行高度太高,效果仍旧不佳。而根据情报,日本空军已经在棉兰老岛集结了大量的先进战机准备进行空中反攻,第41集团军指挥部便决定暂停空袭,海航的主要任务改为维持战场制空权,同时为地面作战部队提供空中侦察的情报支援。日军第50机步大队离开基纳巴唐岸河便被中国海航的战机发现,并一路跟踪着,而日军第50机步大队的情报也被第200摩步旅及时地传输给了哥山洲际公路上的勿卢兰先遣作战群。

“停止前进,各连连长迅速过来开会。”勿卢兰先遣作战群指挥官突然在车载无线电中下令道,他乘坐的“云豹”装甲运输车猛地停了下来,他推开车门走了出来,摸出一根香烟点燃。

这里距离山打根市已经只剩下五十公里,二十分钟前勿卢兰先遣作战群便已经到达了哥山洲际公路通往勿卢兰的岔路口,从那里左转前进四十公里便会到达勿卢兰,但是第200摩步旅旅长刘伟棋少将却下令部队继续前进直扑山打根市。当刘伟棋少将得知日军的第50机步大队没有返回山打根市而是迎面扑向了中**队后便知道日军想贴近咬住勿卢兰先遣作战群,如果将这个尾巴带到勿卢兰去的话,先遣作战群将会遭到日军的两面夹击,到时先遣作战群的命运就危险了,刘伟棋少将决定让勿卢兰先遣作战群找机会吃掉或者重创第50机步大队,断掉这个尾巴后再去勿卢兰!

除了前导车队的一连长之外,其他的几名连长都相继赶了过来,勿卢兰先遣作战群指挥官与几名连长低声讲述了一番后众人便立即散开,返回了各自的战车。

“前导车队竖起**军旗!全队加速前进。”指挥官返回了自己的战车,将烟头掐灭在车厢内的烟灰缸中,爽朗地大声地下令道。指挥车内的几名军官和士官面面相觑一番,几名军官准备开口但看到指挥官自信的笑容后便将到嘴边的话语噎了回去。

刚刚停止下来的车队再次开动起来,只是车队快速变换了一下不同战车行进的位置,各连的“云豹P”火力突击车加速行驶到了最前端的位置,加强的AFT9式反坦克导弹车紧随其后,数量众多的“云豹”步战车再随其后,其他的自行迫击炮和高炮则被安排到了最末端的位置,百余辆各型战车一起向着前方的日军战车群猛扑过去。而就在众多的战车扑向迎面而来的日军的时候,第200摩步旅旅部专门加强给一营的摩步200旅直属反坦克连的十六辆装有“陶2”式反坦克导弹发射架的“悍马”高机动车却加速冲进了公路两侧的草丛和灌木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