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7 并肩作战7

17.并肩作战(7)

“目标,日军机械化车队,自由攻击。看着火控系统中出现的日军战车的影像,澎湖军区第200摩步旅勿卢兰先遣作战群前导连连长大声的在车载无线电中下令道。

前导连的三辆“云豹P”火力突击车立即呈三角阵型加速冲了上去,对面而来的日军第50机械化步兵大队也已经发现了中**队的战车,立即呈战斗队形冲了上来,凭借着89式步兵战车先进的火控系统快速地锁定了中**队的战车。

“嗖!嗖!”两枚89式步兵战车装载的79式“重马特”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了中**队的战车群,冲在最前端的三辆“云豹P”火力突击车迅速释放出烟雾弹,浓烟迅速弥漫开来,就在烟雾即将笼罩住三辆战车的时候,一枚反坦克导弹呼啸而至,击中了冲在最前端的那辆“云豹P”火力突击车,轰的一声巨响中,那辆“云豹P”战车瞬间被炸成了废铁。

另外两辆“云豹P”战车继续加速冲击着,当逼近到了距离日军战车1800米的距离,两辆“云豹P”火力突击车迅速各自锁定了一辆日军的89式步兵战车,猛的停车,105毫米火炮炮管火光一闪,两发穿甲弹呼啸而出。“轰!轰!”两辆89式步兵战车车身猛地一震,整个炮塔被掀翻在地。当两辆“云豹P”火力突击车上的官兵忙碌着锁定新目标的时候,数十发35毫米穿甲弹横扫而至,顷刻间将两辆“云豹P”战车打成了筛子,战车中的三名乘员也当场阵亡。

与此同时,前导连的十四辆“云豹”步兵战车迅速拉开战线扑向了日军的战车群,各辆战车一边释放着烟雾弹一边利用战车上的M242型25毫米机关炮对着对面的日军战车猛烈开火。而迎面的日军第50机步大队的89式步兵战车群也打出了密集的烟雾弹,由于面对的中**队装备的是轮式步兵战车,35毫米机关炮完全能够将其击毁,日军便没有使用昂贵的车载79式反坦克导弹,只是使用着35毫米机关炮与中**队的步兵战车对射着。

“撤!撤退!”对射了数十秒钟之后,前导连连长在无线电中大声的下令道,残存下来的六辆“云豹”步兵战车立即加速倒车,迅速变换了方向,将炮塔对准着身后,一边扫射着一边加速向后溃逃。

“纳尼,支那军队逃跑了?他们身后还有主力部队,为何要逃跑!各车加强警戒。”第50机步大队的指挥官听到中**队主动撤退的命令后,狐疑地说道。

“报告,前导分队报告,交火的支那军队是台湾的军队。”无线电中传来前导分队指挥官的声音,“支那军队被击毁的战车都是台湾军队装备的‘云豹’战车。”

“台湾的国民党军!”对中国比较了解的第50机步大队指挥官自言自语道,他推开乘坐的89式步战车的舱盖,拿出望远镜望着前方转身逃跑中的中**队,他隐约看到了烟雾中一辆战车上竖立着一面醒目的国民党军旗。

“注意警戒两翼,追上去。”日军指挥官钻回车厢中,拿起无线电通讯器高声的下令道,数十辆89式步战车立即加速拉开战线向前冲去。

“嗖嗖嗖!”数十辆89式步战车冲击了2000米的距离后,十数枚“红箭-9”反坦克导弹呼啸着迎面扑来,七八辆89式步兵战车来不及规避被直接炸成了废铁!

3000米外的空地上,12辆AFT9型反坦克导弹车发射完导弹后迅速打出一排烟雾弹,借助着烟雾的掩护迅速后撤。后侧位置摩步一营二连的十四辆“云豹”步兵战车则加速冲了上来,迎面扑向了日军的装甲车队。

攻击前进的日军第50机步大队遭到了中**队的迎头一击后,迅速放缓了前进的步伐。第50机步大队的日军指挥官正在战车中查阅着台湾军队的编制和装备,通过被击毁的战车上的消息他已经能够得出判断,第50机步大队正面的是支那台湾陆军第200摩步旅的一个摩步营,现在进行导弹攻击的肯定就是营属导弹排,也有可能是加强给该营使用的第200摩步旅直属反坦克导弹连。

“支那战车冲过来了!”无线电中传来了前导分队士兵们的叫喊声,第50机步大队指挥官甚至能够从无线电中听到导弹发射的声音。

“支那人与我们兵力相当,只是比我们多了一个反坦克排或连,我军的战车性能占优势,哼,想利用步战车拖延时间让后面的反坦克导弹车作准备!卑鄙的支那人!让你们知道大日本帝**队89式步兵战车的厉害。”日军指挥官在心中轻哼着,他拿起无线电通讯器,“利用导弹立即摧毁对面的支那战车,加速追击,不要给支那的反坦克导弹部队准备的时间。”

语音刚毕,日军的前进阵列中,一枚枚79式“重马特”反坦克导弹呼啸着从89式步兵战车炮塔两侧的导弹发射箱中窜出直扑正面冲来的“云豹”步兵战车。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中,七辆“云豹”步战车顷刻间就被呼啸而至的导弹击毁。

“二连立即撤出战斗。”勿卢兰先遣作战群指挥官见状后迅速下令道,他清楚地知道在勿卢兰有着更重要的任务,不能与对面的日军硬拼,到时候吃掉了对面的日军却放跑了拉布克河北岸的日军第14战车大队和第15机步大队可就得不偿失了。

“胆小的支那人!”日军指挥官见着眼前的情形与他设想的一样,轻蔑地说道,“全速追击,消灭支那军队。”

数十辆89式步战车立即加速冲了上去,使用着35毫米机关炮猛烈的扫射着,还不时地发射出几枚79式“重马特”反坦克导弹,三辆逃窜地比较慢的“云豹”步兵战车被呼啸而至的导弹追上,顷刻间炸成了一堆堆零件。

摩步一营二连残存的四辆“云豹”步兵战车也不发射烟雾弹掩护,只是一味的加速逃跑着,又一辆“云豹”步兵战车被一枚反坦克导弹击中,燃烧着趴在了路边,三名步战车的乘员迅速钻出了战车,滚灭了身上的火苗后,钻进了公路两侧的草丛之中。

“砰!”一发绿色信号弹突然炸响在战场的上空,身子探出了装甲车观察着前方战况的日军指挥官心头突然一紧,紧接着整个装甲车队尾端传来一阵阵爆炸声,尾端的四辆89式步兵战车被公路两侧突然窜出的反坦克导弹击中,趴在公路和公路两侧草丛上燃烧着。

与此同时,整个车队两侧窜出了十数枚反坦克导弹,令日军恼火的是,这些导弹都来自距离公路很远的树丛,日军的步战车根本无法确定这些导弹发射车的确切位置。

“释放烟雾弹,加速冲过去!”日军指挥官知道中**队可能已经切断了自己部队的退路,只有向前突击,从正面打开突破口,才能冲出去。

正在车队两翼的89式步战车打出密集的烟雾弹掩护着主力战车群继续向前突击的时候,日军车队正前方又迎面扑来了数十枚反坦克导弹,转瞬间,十余辆89式步战车被导弹击中。惊慌失措的日军士兵透过笼罩在自己周围的烟雾能够远远地看到正前方4000多米外的公路上,十数辆丛林迷彩涂装的轮式反坦克导弹车正缓慢地向着日军的战车群逼近。

“是支那陆军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车!”日军指挥官透过望远镜望着正前方堵住了日军前进道路的战车失声叫喊道,“我们遭遇的不只是台湾军队的第200摩步旅,还有支那军队。后队变前队,向山打根市撤退。快!”

“嗵嗵嗵!”十数发120毫米迫击炮弹呼啸着砸落在日军的队列中,采用了高爆弹头的炮弹爆炸产生的气浪将笼罩在日军战车周围的烟雾震散了一些,就在烟雾微微散开的瞬间,数十枚“红箭-9”和“陶2”式反坦克导弹呼啸着从不同的方向扑进公路上的日军装甲车队之中,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中,又有十数辆日军的89式步战车被炸成了碎片。而日军第50机步大队只装备了89式步战车和几门87式自行高炮,没有装备主战坦克和火炮,根本无法对三四公里外的中**队的反坦克导弹车进行还击。

十余辆89式步兵战车一边释放着烟雾弹,一边将炮塔对准着公路两侧猛烈扫射着,加速到极限在公路上向着山打根市方向狂奔,摩步一营二连的三辆“云豹P”火力突击车跟随在日军车队后面追赶了一阵,远远地打了几发穿甲弹后也便停止了追击,就地展开了警戒。而刚刚日军被伏击的战场上,数十辆“云豹”步兵战车在全副武装的步兵的掩护下清剿着散落在战场上的失去了战车的日军步兵。这些日军步兵显然没有了他们先辈们的骨气,面对着绝对优势的中**队纷纷举起了双手。

第200摩步旅勿卢兰先遣作战群指挥官迅速统计了一下己方的伤亡情况,共计损失了23辆步兵战车和3辆火力突击车,虽然损失有点大,但是重创了日军的第50机步大队,消除了固守勿卢兰时来自背后的威胁。至于那抓获的两百多名日军俘虏,指挥官倒是犯难了,带着一起行动肯定是不现实的,就地释放等于是放虎归山。最终只得上报到了第200摩步旅旅部,旅部很快来了命令,留下部分兵力看守俘虏,其他部队立即转身直插勿卢兰,陆航部队将派出直升机将这些俘虏空运回哥打基纳巴卢。

在战斗中担任了诱敌任务而遭受重创的一连和二连被留了下来,负责看守日军俘虏的任务,其他各部则完成了集结,沿哥山洲际公路向西前进了十余公里后右转,驶上了山打根通往勿卢兰的公路,直扑勿卢兰。

公路上押解俘虏的官兵们也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四十多分钟后,四架歼-10H战斗机呼啸着出现在天空中,紧接着,十四架直-12运输直升机在六架武直-10A攻击直升机的掩护下出现在了众官兵的视线中。

两百余名日军俘虏被用手铐反拷着双手,装在了十架直-12运输直升机之中,在两架武直-10A攻击直升机的掩护下率先起飞升空,飞往哥打基纳巴卢市。另外四架直-12运输直升机上则走下了三十多名工程兵,从被摧毁的日军89式步战车和87式自行高炮上卸下了一些重要零件装进了直-12运输直升机的机舱,然后在没有被完全击毁的89式步战车上安装了定时炸弹,搭乘着直-12运输直升机返回纳闽岛。四架护航的武直-10A攻击直升机则等待着定时炸弹爆炸之后,挑拣了几辆可以被修复的日本战车练了一次实弹打靶,然后摆摆屁股,扬长而去。而负责看押俘虏的摩步一营一连、二连的一百多名官兵在激战过的战场上布设了一些地雷后便转身离开,加速驶往勿卢兰与主力部队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