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8 并肩作战8

18.并肩作战(8)

当第14机步旅团的第50机步大队被中**队击溃之后,日军第14旅团便失去了对那支穿插进来的中**队的监视,直到中**队出现在了勿卢兰外围才再次被日军的巡逻分队现。而日军第一军指挥部和第14旅团旅团部这才觉原来中**队的真正目的地是勿卢兰,真正的目标是拉布克河北岸的日军部队。

“支那军队是要切断拉布克河北岸第14战车大队和第15机步大队的退路!命令第14机步旅团立即放弃拉布克河北岸地区,固守南岸,同时组织部队夺回勿卢兰。”菲律宾巴拉望岛公主港的日军第一军军部内,第一军指挥官金泽伸二陆军中将吃惊的说道,同时直接给第14旅团下令要求其更改作战方案,金泽伸二中将知道一旦第14战车大队和第15机步大队被中**队歼灭,第14旅团距离覆灭也就不远了!日本军方是绝对无法容忍一支旅团全军覆没的。

只是金泽伸二中将的命令传达到第14机步旅团指挥部再传达到拉布克河北岸的第14战车大队和第15机步大队的时候已经晚了,蛰伏已久的中国海军陆战5旅装甲营已经在炮兵的支援下向拉布克河北岸的日军第14战车大队起了进攻!

在此之前,也就是摩步200旅一营穿插向勿卢兰的时候,第41集团军炮兵旅的两个远程火箭炮营对着日军部队隐藏的这片丛林进行了**轮齐射,密集的火箭弹早已将这片丛林打得面目全非,虽然那些子炸弹对于日军第14战车大队装备的90式主战坦克杀伤力有限,却成功掀开了那些90式主战坦克的伪装,迫使日军坦克不断更换着位置,而日军的举动都被中**队的无人侦察机和远程侦察车看在了眼里,

进攻的陆战5旅装甲营都已经从侦察部队那里得知了日军第14战车大队部署的准确位置,此刻,陆战5旅装甲营的数十辆96a主战坦克轰隆着推倒成片的树木,碾压过茂密的灌木丛,炮管对着前方绿荫密集的位置猛烈开火着。

一处绿荫中出了巨大的爆炸声,紧接着熊熊烈火燃烧了起来,三名浑身是火的日军士兵嚎叫着冲了出来,只是他们未能跑出几步便被96a主战坦克上的高射机枪扫倒在地。“轰!轰!”对面的丛林中,一阵火光闪动,两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96a主战坦克猝不及防被呼啸而至的120毫米穿甲弹击中,两辆坦克顷刻间趴窝在了丛林之中。这时,数十辆披盖着伪装网和树枝的日军90式主战坦克冲出了伪装的阵地,迎面扑向了中**队的坦克群。

茂密的热带雨林严重影响了中日双方参战的96a主战坦克和90式主战坦克的挥,浓郁的树荫和遍布的树枝严重影响了双方坦克兵的视线,使得双方的交战距离往往只有一千余米的距离,双方的坦克兵看到对方坦克炮口的火光后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的规避动作便会被呼啸而至的穿甲弹击毁。战斗一开始便进入了白热化,阵阵闪烁的火光中,致命的弹丸闪电般地扑向对方的坦克,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不断地有坦克被摧毁;而中国炮兵部队则以猛烈的炮火在日军第14战车大队身后打起了一道火力墙,阻断了后续的第15机步大队对第14坦克大队的支援。

陆战5旅装甲营全营只有四十一辆96a主战坦克,在之前的第一次兰港战斗中已经损失了五六辆坦克,在与日军第14战车大队拥有的五十辆90式主战坦克相比,数量上处于明显的劣势。经过两分多钟的激战,中日双方各自被击毁了十数辆主战坦克之后,双方在战场上差距更加的明显,中国海军陆战5旅装甲营的96a主战坦克在日军优势兵力的打击下开始向后退却。

正当日军第14战车大队的坦克兵们准备一鼓作气消灭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坦克部队的时候,中国海军陆战队96a主战坦克群身后的丛林中突然冲出数十辆丛林数码迷彩涂装的99式主战坦克,这些披挂着重甲的99式主战坦克扬起炮管对准日军坦克群频频开火,并迅速越过了96a主战坦克群的进攻锋线,扑向了日军的坦克群。

与此同时,日军第14战车大队左翼地区的警戒部队也突然遭到了猛烈的攻击,数十辆99式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咆哮着冲出丛林,碾压向日军的阵地。顷刻间,战场上中日双方的优劣势瞬间转换,日军第14战车大队在中国陆军优势兵力的围攻下开始溃退。

一直进行着阻拦射击的中国炮兵部队迅速开始进行火力延伸,将炮火延伸到了拉布克河克拉甘大桥的渡口处,以猛烈的炮火阻拦着日军的南逃之路。而中国陆军第123机步师第368装甲团的三个坦克营和一个机步营在团属炮兵营的支援下,立即向溃退中的日军第14战车大队和第14战车大队背后的第15机步大队起了全面进攻。

见势不妙的日军第15机步大队迅速开始收拢部队,同时呼叫着部署在拉布克河南岸的第14炮兵大队炮兵分队为其提供火力支援,掩护第15机步大队和第14战车大队过河。第14炮兵大队两个炮兵连的10门99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迅速掀掉了厚重的伪装网,由于担心遭到中国战机的空中打击,日军的炮兵分队一直没有暴露,只是此刻拉布克河北岸的日军部队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日军炮兵分队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日军炮兵分队迅速打开火炮定位雷达扫描着中**队的火炮阵地,只是雷达扫描出来的数十个火炮阵地令日军炮兵部队的官兵们一阵眩晕,他们很想知道拉布克河对岸的中**队到底集结了多少门火炮在进行作战,其他书友正在看:。

日军炮兵分队指挥官犹豫片刻后,最终决定将打击的目标选择为距离拉布克河较近的几处122毫米榴弹炮阵地,在他看来这些火炮肯定是为中国坦克部队提供直接火力支援的,消灭了这些火炮肯定在极大地削弱中**队的进攻实力。

“五急速射,开火。”日军炮兵分队的指挥官选择了一处中**队的炮兵阵地后,迅速向各门火炮下达了射击的命令。“砰!砰!”十155毫米炮弹呼啸着出膛,划过拉布克河的上空,砸向了拉布克河北岸的中国炮兵阵地。

“立即撤往二号阵地。”打出了五急速射之后,日军炮兵分队的指挥官立即下达了命令。只是他的命令刚刚下达,头顶上方便传来了炮弹摩擦空气时出的尖叫声,顷刻间,数十大口径炮弹密集地砸落在日军炮兵分队的阵地上,十门99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和十数辆后勤车辆片刻间便密集的爆炸所笼罩,准备撤退的日军自行火炮和弹药车损失惨重,而天空中,更多的炮弹和火箭弹正呼啸着扑向这里。

勿卢兰西北郊,澎湖军区第200摩步旅勿卢兰先遣作战群正抓紧时间构筑着防御工事,在通往山打根的公路两侧,修筑了数十个火力点和战车掩体,火力点之后是摩步200旅直属反坦克连的“陶2”式反坦克导弹射车;而勿卢兰西郊,勿卢兰先遣作战群中的所有“云豹p”火力突击车和aft9重型反坦克导弹车组成了三个反坦克分队,执行机动防御作战。

遥望着炮火震天的拉布克河,勿卢兰先遣作战群的官兵们都摩拳擦掌,进入到了构筑好的阵地中,等待着给逃窜的日军以致命一击。

“第14旅团大势已去,电令第14旅团迅速收拢余部,固守山打根市。”菲律宾巴拉望岛公主港的日本西南方面军第一军指挥部内,金泽伸二陆军中将放下手中刚刚接到的电报,无奈地对着身旁的参谋军官说道。

“这怎么可能!第14战车大队和第15机步大队拥有一百多辆日本陆军最先进的战车,怎么可能在半个小时内被击溃?勿卢兰地区的支那军队只是一支轻型机械化部队,怎么可能全歼我军残余的重型机械化部队?”第9师团师团长井冈久少将很是吃惊的说道。虽然第9步兵师团有两个联队被中**队消灭,但在他看来那是因为自己部队只是步兵部队,而中**队出动的都是机械化部队,被消灭还能够接受;至于第9战车大队,那是遭到了中国坦克部队和直升机部队的夹击才覆灭的,也能够接受。但现在中**队在没有空中火力支援的况下居然轻松地吃掉了日军的机械化部队,这是井冈久少将无法接受的。

“支那军队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并且在战斗中支那军队投入了绝对优势的兵力,一个摩步旅一个坦克团又一个坦克营的兵力,绝对不是第14战车大队和第15机步大队能够抵挡的。我还是太轻敌了。”金泽伸二陆军中将微微叹息着说道,“井冈久师团长,你认真研究一下之前支那入侵越南的那场战争吧,多了解了解支那军队的作战风格和特点。”

“嗨!”看着金泽伸二中将的严肃的神,庄严地点头说道。

“命令东加里曼丹省北部地区的第10师团立即向沙巴州挺进,接管第11旅团阵地;第11旅团立即北上,在基纳巴唐岸河南岸修筑坚固防御工事,务必将支那军队阻挡在基纳巴唐岸河一线。”金泽伸二中将对着身旁的参谋下令道,“同时电令各部,需重点注意部队的士气,我不想在今后的战斗中再看到日本的军人大规模的主动投降!”

金泽伸二中将看着战报上数百人失踪的字样,目光中透出一股逼人的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