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9 围追堵截1

19.围追堵截(1)

就在日军第14机步旅团的第14战车大队和第15机步大队残部在勿卢兰地区被中**队的穿插部队歼灭的时候,自开战以来就一直被日军控制着的哥山洲际公路上最关键的关卡——拉瑙县,也正遭受着中**队的进攻。

以澎湖军区第200摩步旅二营为主力的拉瑙作战群渡过拉布克河后,便沿着公路直扑拉瑙县,拉瑙作战群中的摩步200旅直属装甲骑兵连充分展示出了侦察部队的战斗作风,虽然整个拉瑙作战群兵力不多,但装甲骑兵营仍旧要求独自在前方开路。装甲骑兵连的三辆V-150轮式装甲车搭载着六个“标枪”反坦克小组的作为前锋部队在整个作战群前方十公里的距离前进着,尽管途中也遭遇到了两次日军的巡逻分队,但由于规模太小,没有引起日军巡逻部队的重视,日军巡逻分队只是一边攻击一边上报,结果还未来得及完全上报便被铺天盖地的反坦克导弹和机关炮弹快速消灭。

整个拉瑙作战群直到逼近到拉瑙县的时候才被日军的警戒部队发现,拉瑙作战群迅速将偷袭改为了强攻。只是拉瑙作战群之前做的努力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拉瑙县的日军守军早已收到了第一军指挥部的直接命令,进入到了战斗状态,随时准备阻击中**队对拉瑙县的进攻。因此,中**队出现在拉瑙县以东地区的公路上的时候,守卫拉瑙县的日军第11步兵旅团第48步兵大队并没有感到吃惊,只是坚决地投入到了拉瑙县保卫战之中。

由于拉瑙县位于克罗克山脉东侧的地堑谷中,地形险要,大规模机械化部队无法展开,拉瑙作战群只得由摩步二营的步兵们在坦克营三连的96A主战坦克的掩护下,逐个地清除着日军的火力点,缓慢地蚕食着日军的阵地。中**队知道日军其他部队无法驰援这里,守卫着拉瑙县的日军部队只是一支孤军,中**队有的是时间慢慢吃掉它。

然而,第200摩步旅拉瑙作战群的这种激烈的战斗没有能够持续太长的时间,数十架各型直升机呼啸着越过克罗克山脉出现在拉瑙县的上空,十余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和“山猫”MK7武装直升机如同猎鹰一般扑向地面的日军火力点,密集的火箭弹砸落在日军的阵地上;十数架满载着中国海军陆战5旅四营步兵的直-8K运输直升机和UH-60L运输直升机悬停在拉瑙县几处关键位置的上空,抛下一根根绳索,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员飞速滑下,迅速展开战斗队形从拉瑙县中间向着外围展开……

东马沙捞越州泗务市的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司令部内,一群作战参谋们正将敌我双方最新的军力部署标注在沙盘上。沙盘上,代表中**队的红色小旗正不断地扩大着控制区域,代表着日军的蓝色小旗控制的区域则正在缩小,但是在模拟加里曼丹岛的沙盘上,最南端代表美**队的黑色小旗在沉寂了数天之后,在中**队重创日军第14机步旅团、将战线逼向基纳巴唐岸河的时候,终于开始有所动作。

“今天早上,美军第6空中突击旅突袭占领了东加里曼丹省的巴厘巴板和三马林达;与此同时,美军第2步兵师陆航旅出兵占领了中加里曼丹省的帕朗卡拉亚。”第41集团军参谋长朱默清少将拿着第41集团军情报分队最新的情报资料对着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说道,“第2步兵师的第4旅战斗队正在向东加里曼丹省前进,我们判断第2步兵师其他部队的作战方向将是中加里曼丹省。”

“我军在沙巴州的战斗让美军感觉到了压力,美军显然不希望中**队在加里曼丹岛的战斗进行的太过于顺利。”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微皱着眉头说道,美军第2步兵师进驻加里曼丹岛后,中**队便知道与美军在加里曼丹岛的冲突不可避免,第41集团军一直在为中美之战进行着准备。但为了避免出现两线作战的局面,中**队对加里曼丹岛东部地区的日本军队展开了猛烈的攻击,就是希望能够在美军介入前将日军赶出加里曼丹岛,然后集中兵力与美军作战。现在看来,虽然美军目前的重心在伊朗,但仍然没有放弃对中国的警惕,中**队在加里曼丹岛对日军和美军实行各个击破的计划是无法实现了。

“美军在伊朗的军事行动,虽然损失较大,但美军的战役设想已经基本完成。美军在伊朗的军事行动依然是十分成功的。”朱默清少将说道,“关键就看接下来美军的地面战了,咱们在伊朗十数年的努力,效果如何就看能否将美国陆军拖在伊朗了。”

“更关系到我军在整个东南亚地区的军事部署。”李成浩少将坚定的说道,他知道,只要美国大兵的战靴踏入伊朗的领土,等待他们的将是深不可测、无法自拔的泥潭。李成浩少将收起思绪,指着沙盘问道,“朱参谋长,我军在西加里曼丹省的进展情况如何?”

“第123机步师已经占领坤甸,第121摩步师已经到达拉亚山北麓地区,随时可以开进中加里曼丹省,第41装甲旅在卡普阿斯河的桑高地区待命。”朱默清少将拿着竹竿指着沙盘上的几处位置回答到,“军属特种侦察大队各个作战分队已经深入到了中加里曼丹省,展开情报收集工作。”

“给战区司令部发报,请求迅速加强在邦加岛和勿里洞岛的军事部署,彻底控制卡里马塔海峡,保障我军在加里曼丹岛作战时侧翼的安全。”李成浩少将指着电子沙盘西南角对着朱默清参谋长说道。

尽管“银河”号航母战斗群就在爪哇海西部游弋,但“银河”号航母战斗群要为爪哇岛上的中**队提供空中支援,同时还要面对爪哇海东部海域的美国海军“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无法为加里曼丹岛西部的第41集团军提供空中掩护和支援。而加里曼丹岛上的中国海航和空军实力暂时还不足以覆盖整个加里曼丹岛,李成浩少将很担忧美军会利用强大的空中机动能力突然在第41集团军的侧翼甚至后方发起突袭。庆幸的是与加里曼丹岛隔着卡里马塔海峡相望的邦加岛和勿里洞岛在中**队手中,在勿里洞岛上部署雷达后就能够监视住卡里马塔海峡,邦加岛和勿里洞岛上的中**队在关键时刻能够直接切断卡里马塔海峡。

“是。”朱默清少将回答道,随即朱默清少将又指着沙盘上沙巴州东部的位置说道,“从国内调来的一个海防团和一个边防团已经到达了纳闽岛和哥打基纳巴卢,日军的第14机步旅团已经被重创,是否将368装甲团和军属炮兵旅调回来,准备对美作战?”

“现在与日军交战部队的部署如何?”李成浩少将问道。

“第5陆战旅装甲营、侦察营、陆战二营和炮兵营包围着山打根市的日军第14旅团残部;第200摩步旅部署在基纳巴唐岸河北岸,与日军第11旅团隔河部署。第41军的各支援部队部署在哥山洲际公路一线待命。”朱默清少将迅速地回答道。

“由陆战5旅一营接替三营负责纳闽岛的守卫任务,陆战5旅其他各部开赴沙巴州东部地区,与摩步200旅一起参加对日作战。”李成浩少将指着沙盘上陆战5旅各部的部署说道,“军属炮兵旅留下反坦克导弹营、一个155榴弹炮营和一个远程火箭炮连,组成一个重炮群留在沙巴州支援陆战5旅和摩步200旅的作战;其他各部回归原建制,进行战斗部署。”

“陆航7旅怎么办?陆战5旅和摩步200旅都缺乏陆航力量,是否让陆航7旅暂时留在沙巴州参加对日作战?”朱默清少将沉思片刻说道。

“美军第2步兵师陆航部队战力已经两倍于第41军,还有第6空中突击旅的支援,悬殊更大。现在开始我们就必须把第7陆航旅控制在手中,随时应对美军直升机部队展开的突袭作战。”李成浩少将颇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近些年,中国陆军航空兵的发展飞速,但是与美国陆军航空兵相比差距依然明显,李成浩少将苦笑着说道,“国内也抽调不出多余的陆航部队来加里曼丹岛参战,沙巴州地区的日军也缺乏直升机,我们只能委屈陆战5旅和摩步200旅了。”

一名通讯参谋拿着一份电报快步走到了李成浩少将身旁,“军长,战区急电。”

李成浩少将接过电报,电报上是南洋战区总司令朱震宇中将亲自签发的命令:“切断山打根市日军退路,全歼日军第14机步旅团。”

与此同时,菲律宾巴拉望岛公主港的日军第一军指挥部内,第一军军长金泽伸二陆军中将手中拿着来自日本西南方面军司令部的最新电报,“全力撤出山打根市的第14旅团余部,避免第14旅团被支那军队全歼。”

在中**队兵锋到达山打根市城下的时候,金泽伸二中将就曾想将第14旅团撤出山打根市,只是当时西南方面军司令部没有同意他的建议,而是要求第14旅团余部死守山打根市,争取在山打根市给中**队以大量杀伤。但现在中**队派出优势兵力包围着山打根市,其他部队继续南进,第200摩步旅主力已经将战线推移到基纳巴唐岸河一线,山打根市已经成为了中**队后方的一个孤立据点,令日军尴尬的是这个据点位置偏僻并不影响中**队的部署与调动。而包围山打根市的中国海军陆战5旅并没有急着发起进攻,而是使用远程火箭炮和重型榴弹炮对山打根市的机场和港口进行着饱和攻击,现在山打根机场和港口都已经暂时停止了使用,山打根市的日军已经成为了一支孤军,已经失去了继续守下去的必要,继续守下去唯一的结局就是第14旅团被中国海军陆战队整建制的吃掉。

日本防务省在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给西南方面军司令部下令,要求救出第14旅团。西南方面军司令部考虑的是利用第14旅团在山打根市消耗中**队的有生力量;而防务省则考虑的是一支整建制旅团被中**队消灭所带来的政治影响。西南方面军司令部在衡量利弊后终于决定让第14旅团撤出山打根市。

“命令正在加里曼丹岛沿岸的运输船只立即前往山打根市,第一护卫队群立即南下,为运输船只护航,将第14旅团余部撤至斗湖市。”金泽伸二中将接到了命令后,迅速命令作战参谋调出了山打根附近地区的海军信息,思考片刻后立即高声下令道。

“坂田大佐,让空军部队为海军运输舰队提供空中掩护。”金泽伸二中将对着身旁的坂田一郎空军大佐说道,第一护卫队群的“旗风”号驱逐舰被中**队击沉后,第一护卫队群的防空实力大减,甚至已经不能独自对抗中国海航的一个四机“飞豹”中队,金泽伸二中将只得请求空军部队支援。

“另外,派出反潜巡逻机,加强山打根市至斗湖市航线上的反潜巡逻,警惕支那海军潜艇部队的偷袭。”金泽伸二中将补充着说道。虽然中国潜艇在击沉了“初雪”号驱逐舰后便失去了踪迹,但金泽伸二中将能够断定,中国人在苏禄海部署着相当数量的潜艇,之所以一直没有动静,只是他们没有等到合适的猎物。这一次的猎物绝对诱惑,中国潜艇肯定不会轻易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