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0 围追堵截2

远征无弹窗 20.围追堵截(2)

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消失在遥远的海平面上,无边的夜色快速的笼罩住了整个大海,六艘飘扬着旭日旗的日本海军战舰呈一列纵队正在卡加延苏禄海以西四十海里的海域高速前进着。『可*乐*言*情*首*发』六艘战舰主桅杆上的对空对海警戒雷达都快速的旋转着,仔细地扫描着周围的空域和海域;五架SH-60J反潜直升机以战舰为圆心,在方圆五十公里的区域内,投放着声纳浮标警戒着水下的情况。

就在距离日本海军第一护卫队群一百五十海里处的马鲁杜湾出口处,四艘海洋迷彩涂装的022型导弹快艇正以四十海里的速度高速航行着。四艘022型导弹快艇关闭了雷达和无线电通讯器,使用着艇载的光电跟踪仪提供着导航和近程预警,在夜幕和电磁干扰的掩护下高速逼向日军的第一护卫队群。

这四艘022导弹快艇原本属于美济礁海军基地,只是加里曼丹岛地区的中**队的海上力量过于薄弱,战区司令部便将着这四艘022型导弹快艇调到了纳闽岛新建的海军基地中,以支援加里曼丹岛军队的作战。

“目标距离80公里,准备进行导弹攻击。”四艘022型导弹快艇航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高速航行后,接到了盘旋在马鲁杜湾上空的空警-200预警机通过数据链发来的攻击命令。

四艘导弹快艇迅速进入攻击阵位,两座巨大的导弹发射箱上的卷帘门缓缓打开,露出了里面四联装的鹰击-83A反舰导弹发射箱。

“点火。”随着四艘导弹快艇上艇长的一声令下,四艘导弹快艇上同时发出了一阵阵的轰鸣声,一枚枚鹰击-83A反舰导弹拖着橘红色的尾焰呼啸着直扑八十公里外的日本海军舰队。

三十二枚反舰导弹很快发射完毕,而四艘022型导弹快艇也不可避免的暴露在了日军军舰的雷达屏幕之上。四艘022型导弹快艇艇艏的锡箔/红外干扰弹发射器同时发射,瞬间在发射导弹的海面上形成了数个醒目的虚拟的目标,而四艘导弹快艇则放下了发射箱上的卷帘门,加大马力向着马鲁杜湾的方向全速驶去,再次从日军的雷达屏幕上消失。

“嘀嘀嘀!”刺耳的空袭警报声响彻日军第一护卫队群的上空,高速航行中的第一护卫队群迅速变换着行进队形,舰队中的防空能力较强的“朝雾”号导弹驱逐舰和两艘“初雪”级导弹驱逐舰缓缓减速,将战舰机动到来袭导弹于舰队之间;而两艘防空能力较弱的“阿武隈”级导弹护卫舰和旗舰“鞍马”号导弹驱逐舰则迅速向着内侧机动,躲避在三艘防空能力较强的战舰后侧。

“朝雾”号驱逐舰和两艘“初雪”级导弹驱逐舰上的八联装“海麻雀”防空导弹发射箱迅速对准着导弹来袭的方向,火控雷达快速地搜索着目标;舰艏的76毫米主炮也对准着导弹来袭的方向,战舰右侧的“密集阵”近程防御系统也已启动,等待着最后的拼搏。

“三十二枚反舰导弹!”当三艘日军军舰上的搜索雷达确认了来袭导弹的数量后,所有的日军海军官兵都倒抽一口凉气,三艘导弹驱逐舰理论上只能同时拦截六个目标,加上同样装备着“海麻雀”防空导弹的“鞍马”号驱逐舰也只能同时拦截八个目标!

“嗖嗖嗖!”一枚枚RIM-7F型近程防空导弹如同转轮手枪的子弹一般快速地从“海麻雀”导弹发射箱中呼啸而出,二十多枚防空导弹如同节日里烟花一般绽放在整个第一护卫队群的上空;几艘战舰舰艏的76毫米主炮也对着右侧的夜空快速地倾泻着炮弹,虽然不太可能取得战果,至少这样能够让战舰上的日军水兵心安一些。

“轰!轰!轰!”接连四枚鹰击-83A反舰导弹被扑面而来的RIM-7F型防空导弹击中,甚至有一枚反舰导弹被76毫米炮弹爆炸的碎片击中,失去控制后坠落在大海中,但在超饱和的导弹攻击面前,这些偶尔的侥幸并不能挽救日军战舰的命运。

两枚鹰击-83A反舰导弹率先突破日军干扰弹的干扰,冲过了“密集阵”近防系统的弹雨,呼啸着击中了正拼命拦截着来袭导弹的“朝雾”号导弹驱逐舰,巨大的爆炸声中,浓烟顷刻间笼罩住了整艘战舰,战舰的右侧被撕开了两个硕大的口子,汹涌的海水顷刻间涌灌而入。整艘战舰顿时停止了射击,军舰上所有的水兵们都叫喊着一边扑火一边对战舰的破口进行着修补。

而这时,又有两枚反舰导弹呼啸而至,击中了“朝雾”号驱逐舰的主桅杆和前主炮,鹰击83A反舰导弹165公斤的穿甲高爆弹头钻进了“朝雾”号驱逐舰前主炮的弹仓之中,在日军水兵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中,一阵耀眼的火光瞬间照亮整个海面,“朝雾”号驱逐舰的舰艏瞬间被炸成了碎片,汹涌的海水迅速涌入,整艘战舰失去了平衡,舰尾高高竖起扎向海底。

相比于“朝雾”号驱逐舰的悲惨命运,“白雪”号和“峰雪”号两艘“初雪”级驱逐舰虽然也被两三枚鹰击-83A反舰导弹击中,但都没有击中两艘战舰的弹药舱,尽管两艘战舰无法躲过沉没的命运,但至少两艘战舰上的日本海军官兵能够有时间撤离战舰。

躲在后方的“鞍马”号驱逐舰和“阿武隈”号、“神道”号导弹护卫舰虽然利用着自身的“密集阵”近程防御系统进行了殊死的抵抗,但面对着十余枚贴着海面而来的鹰击-83A反舰导弹,三艘军舰未能取得任何的战果,便被呼啸而至的导弹击中……

五架在舰队周围执行着反潜警戒任务的SH-60J直升机返回到舰队上方的时候,整个第一护卫队群已经只剩下五艘漂浮在海面上燃烧的铁棺材,不时发出一两声爆炸声;火光中可以看到,战舰周围的海面上身穿着救生衣的日本海军官兵们正拼命地游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救生艇。

五架SH-60J直升机上的日军官兵目瞪口呆地望着海面上的情景,愣了许久才想起来给指挥部发报,汇报着最新的情况,而这时,五架直升机机载的红外导弹来袭告警系统同时响了起来。夜空中,八枚“霹雳-8”近程防空导弹拖着橘红色的尾焰高速扑来,五架SH-60J反潜直升机尚未来得及作出规避动作便将导弹击中,坠入海中。

就在距离五架日军直升机十余公里的空域,四架满挂着反舰导弹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正调转着航向,飞回哥打基纳巴卢的空军基地。

与此同时,在山打根市港口外围,何成中校的251号潜艇正在90米的水下以8节的航速缓慢地逼近了山打根市港口。

在第41集团军司令部接到南洋战区指挥部的命令后,李成浩少将立即命令苏禄海海域的三艘中国海军潜艇攻击苏禄海海域的日军舰船,同时命令251艇前往山打根市外海,封锁山打根市港口,切断日军海上撤退之路。自接到命令后,潜伏在苏禄海内的251艇、253艇和331艇迅速打破了沉默,开始对苏禄海上航行的日本海军运输船只进行打击,在过去的五个小时中,中国潜艇便击沉了四艘日本海军征用的运输船,总排水量五万余吨,只是这些运输船都是前往山打根市帮助日军第14旅团撤军的,中国海军的潜艇没有获得额外的战果。何成中校的251艇也顺手击沉了一艘从它潜伏海域附近通过的一艘日军运输船,然后便打开着主动声纳杀向了山打根市。

“三千吨级运输船一艘,航速13节,正驶进山打根港。”声纳兵汇报道。

“小鬼子还真是不死心,山打根港被中**队的炮兵威胁着,居然还敢往里开,这不是给老子创造机会嘛!”何成中校看着声纳显示屏上正呈S型轨迹向着山打根市前进的目标轻哼着说道。

“左舵20,前进三!靠上日军运输船,雷弹舱准备!”何成中校果断地下达着命令。

何成中校轻轻地点着显示屏上的目标,对着身旁的251艇政委王锐中校说道,“封锁山打根港,就从它开始。”

“小心一点。头顶上可有日本人的反潜巡逻机。”王锐中校提醒着何成中校。

在苏禄海内的中国潜艇击沉第一艘日军运输船开始,日本海军航空兵的P-3C反潜巡逻机便出现在了苏禄海的上空,在日本空军战斗机的掩护下盘旋在山打根苏禄海西部海域的上空,不断地投下声纳浮标,搜索着中国海军潜艇的踪迹。只是日军的P-3C反潜巡逻机很快引来了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战斗机群,成群成群的歼-10H和歼-11H战斗机在预警机的指挥下扑向了日军的巡逻机群,尽管这些战机遭到了日本空军战机的拦截,没有能够直接威胁到日军的反潜巡逻机,但不时窜来的空空导弹还是令执行反潜作战的日军P-3C巡逻机惊慌不已,不时地做出剧烈的规避动作或是释放出成排的锡箔/红外干扰弹以规避来袭的空空导弹,如此一来,反潜效果很是一般。

“他们能自保就不错了!”何成中校胸有成竹地说道,“看得出来这次围歼山打根市的第14旅团残部,指挥部是志在必得。苏禄海的三艘潜艇指挥部全部出动,海航部队必定也是全力以赴,确保战场的制空权,这些反潜巡逻机很快都会被打下海,不必担心。我只担心与我同名同姓的那位旅长的部队,在进攻山打根市的战斗中他的部队估计要多出点血了!”

“何诚大校的陆战5旅,轻装陆战旅,对付日军的机械化步兵有点吃力,并且还是在城市中巷战,陆战5旅又将面临一场恶战。”王锐中校赞同着点点头。

“与日军作战,巷战不可避免,早点接触早点适应,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何成中校苦笑着说道,虽然他只是一名潜艇兵,参军前就是一名资深军事迷的他深知着现代战争中巷战的可怕,惨烈的巷战就如同深不可测的深渊,吞噬着无数的士兵与装备,更何况是要面对日本军队这样一支疯狂的军队。

“山打根属于马来西亚的城市,并且马来西亚已经签订了停战协议,陆战5旅在进攻中估计不会对山打根市区进行大规模轰炸。”王锐中校微皱着眉头说道,“消灭第14旅团的话,陆战5旅的弟兄们只有凭着手中的步枪去一点一点地去拼。陆战队的弟兄们都是真汉子。”

“为陆战队的弟兄们祈祷吧!咱们也该干活了。”何成中校轻拍着王锐中校的肩膀,拿起无线电通讯器,“鱼雷舱,鱼雷发射准备。”

“已经锁定目标。”潜艇上的火控系统操纵手对着何成中校说道。

“雷弹舱,鱼-6甲鱼雷一枚,发射。”何成中校在无线电通讯器中果断地命令道。

鱼雷发射管的舱盖迅速打开,一枚体型修长的鱼-6甲反舰反潜两用鱼雷飞速的转动着螺旋桨拖着长长的导线扑向了八公里外的目标!

何成中校坐在自己的指挥椅上,默数着数字,当他默数到零,停滞了数秒钟之后,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从声纳中传来。听着剧烈的爆炸声,何成中校知道,在鱼-6甲鱼雷160公斤的高爆弹头面前,当面的这艘日军运输船已经被判了死刑。

“报告艇长,目标正在沉没。”声纳兵取下耳机汇报道。

“恩,知道了!”何成中校对着声纳兵点点头示意已经知道了,而后对着身旁的众军官下令道,“放出拖曳声纳,监视附近海域,封锁山打根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