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7 开路尖兵5

17.开路尖兵(5)

中国南海中沙群岛海域,“北京”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李陆湘海军大校正微皱着眉头看着第31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大队侦察分队发回的情报:林加延半岛发现日军的岸舰导弹阵地,还是俄制的“堡垒”岸舰导弹系统!

“第2舰载机联队第23中队立即出动,全力支援钟韬中校的侦察分队。李陆湘海军大校迅速下令道,“电告登陆舰队减速航行,另外请求泰山中队派出战机支援侦察分队作战。另外各舰加强警戒,警惕日军的导弹袭击。”

“北京”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两架歼-10HB战斗机被从待机区牵引上了起飞跑道,数名空勤人员正忙碌着给待机区的另外两架歼-10HB战斗机挂装上集束炸弹。

正当两架挂载着集束炸弹的歼-10HB战斗机被牵引上起飞跑道准备弹射升空的时候,从“泰山”号两栖攻击舰上起飞的四架雅克-141K战斗机已经呼啸着掠过了“北京”号航空母舰的上空。

“垂直起降战机在快速反应方面还是有着很大的优势,只是雅克-141K与美军的F-35B相比,性能上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望着天空中掠过的雅克-141K战斗机的身影,李陆湘海军大校心中默念道,眉宇间略带着一丝的担忧。

公路方向骤然响起的枪声,使得钟韬中校心中一紧,加快步伐向着203侦察小组的位置赶去,幸好203小组已经在丛林中留下了记号,钟韬中校率领地侦察兵们不必担心会踩到日菲联军布置的陷阱和地雷。

透过丛林的缝隙,钟韬中校已经隐约能够看到公路上晃动的身影,迅速举起步枪对着公路上晃动的人影扣动着扳机,他身旁的侦察队员们也纷纷占据好射击阵地,对准着公路上的菲军步兵猛烈开火。

“嗖!嗖!嗖!”五枚火箭弹呼啸着扑向了已经冲进了公路边丛林中的日军89式步战车,三辆日军的步战车也发现了呼啸而来的威胁,尚未来得及作出任何的规避动作,便被火箭弹击中,被炸成了三堆废铁。

只是菲军步兵显然没有因为日军步战车被摧毁而停止进攻,百余名菲军步兵呈散兵线扑向了丛林,而更多的菲军步兵也从军营围墙的缺口中冲了出来,直接向两翼散开,包抄向中**队的后方。

“妈的,海航的战机怎么还不来?”钟韬中校举枪将一名露头的菲军步兵打倒在地,口中郁闷地怒骂道。看得出来,面前这些菲军步兵也是训练有素,战术动作非常娴熟。而这时,菲军军营围墙的缺口处,几辆菲军的M113装甲车冲了出来,车顶上的架设的M2H重机枪对着中国侦察兵隐藏的丛林猛烈扫射着。

正当中国侦察兵们准备取出火箭筒收拾这些皮薄的装甲车的时候,菲军军营大门口处的那辆被摧毁的89式步战车突然动了起来,片刻之后,一辆日制61式坦克的身影出现在了军营的大门口,61式坦克将89式步战车的残骸推到了一边,将大门清理出来。随后又有两辆61式坦克开了出来,迅速在大门外的公路边建立了一道钢铁屏障,透过坦克之间的间隙,钟韬中校能够看到,一辆辆批盖着伪装网的八轮重型卡车正冲出大门,沿着公路向着阿格诺市方向开去。

“堵住大门!”钟韬中校在无线电耳麦中大声的命令道,抬起枪口对着菲军军营的大门口,扣动了枪口下挂着的榴弹发射器的扳机,一发35毫米杀爆榴弹呼啸着落在了菲军军营的大门口。只可惜那些纷飞的弹片只是将大门口的两名日军官兵击毙,未能对急驶而过的导弹发射车构成威胁。

尽管钟韬中校在发射完榴弹后便迅速俯身蹲下,但钟韬中校还是被日军的狙击手发现,一发7.62毫米狙击子弹瞬间击穿了钟韬中校的右手臂。钟韬中校迅速抽回了右臂,鲜血顺着贯穿的伤口涌了出来,钟韬中校迅速将步枪丢在一边,将背上的05式微冲抽了出来,握在左手中。

“嗖嗖嗖!”数枚火箭弹同时窜向了菲军军营的大门,一辆正要从大门中驶出来的导弹发射车同时被数枚火箭弹击中,剧烈的爆炸声中,整辆卡车被炸成了一堆大火球,大门口处警戒的几名菲军士兵也被烈火吞噬。

只是火箭弹发射时那醒目的尾烟暴露了侦察兵们的位置,一阵阵密集的机枪子弹顷刻间横扫过来,三四名侦察兵来不及转移阵地便被大口径的机枪子弹撕成了碎片。

“用榴弹发射器!使用穿甲弹!”钟韬中校心疼地在无线电耳麦中疾呼道,“狙击手,把鬼子的狙击手干掉。”钟韬中校举着05式微冲对着冲进丛林中的菲军步兵连续扣动着扳机,视线中,一名正端着枪准备射击的菲军步兵被击倒在地。

数发35毫米榴弹呼啸着从丛林中穿过,击中了两辆正缓缓向着丛林深处推进M113装甲车,几声沉闷的爆炸声中,两辆装甲车燃烧着停了下来。

“咻咻咻!”空气中突然传来了一阵炮弹摩擦空气时的声音,顷刻间,数发60毫米迫击炮弹落在了中国侦察兵隐藏的丛林中,纷飞的弹片打的树叶沙沙作响。而菲军步兵在得到炮火的掩护后,逐步地向着中**队的阵地逼近着。

就在菲军军营的营区中,菲军步兵营的四门60毫米迫击炮正高昂着炮管进行着急速射。而军营内的空地上,一辆辆被堵在了营区内的日军岸舰导弹车正在日军指挥官的指挥下紧急转向隐蔽的车库,日军指挥官知道,中**队的战机马上就会出现在自己的头顶。

两道白色的轨迹划过湛蓝的天空,逼近后才发现是两枚拖着白色尾烟的空地导弹,两枚KD88空地导弹呼啸着炸在了菲军军营的空地上,两声猛烈的爆炸声中,爆炸点附近的一辆通信车和三辆导弹发射车被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掀翻在地。正在空地上进行着炮击的菲军迫击炮也被爆炸的气浪殃及,几名菲军士兵被灼热的气浪掀倒在地,一枚加装了引信的60毫米迫击炮弹从士兵手中掉落在地面上,“轰!”的一声巨响中,那名菲军士兵瞬间被炸成了碎片。

“隐蔽,迅速隐蔽!”日军指挥官看着眼前的景象大声地叫喊道。刚刚只有三辆导弹发射车和一辆雷达车冲过了出去,其他的二十多辆导弹发射车和三十余台后勤支援车辆全部被堵在了军营里;更为致命的是,菲军的这处军营只有一面临着公路,因此菲军军营只有一个正门,连个备用的后门都没有!这些导弹发射车根本无法从其他地方撤出去,现在只能就地隐蔽了!如果中国战机赶到的话,这些准备用来偷袭中国海军登陆舰队和“北京”号航母战斗群的岸舰导弹都将成为一堆废铁。

一辆辆体型巨大的导弹发射车迅速加大马力向着车库驶去,只是他们已经没有了机会,空气中传来了炸弹坠落时的空气摩擦声,数枚250公斤级的激光知道炸弹呼啸着落在了菲军军营的空地上,剧烈的爆炸声中,一辆辆岸舰导弹发射车被爆炸产生的黑红色蘑菇云所吞噬。

听着不远处升传来的绵延的爆炸声,钟韬中校终于松了口气,他甚至能够感觉到空气中有一股股的热浪从菲军军营的方向传来。钟韬中校突然感觉到右臂的伤口处传来刺心地疼痛,低头一看才发现,鲜血已经染红了整个右臂。

“交替掩护,撤出战斗!”钟韬中校看着逐渐逼近中的菲军步兵果断地下令道。菲军步兵在装甲车的掩护下逐步地压制着侦察分队的活动空间,钟韬中校知道,菲军已经抄向了侦察分队的后路,现在侦察分队的任务已经完成,日军这个岸舰导弹部队只有接受被消灭的命运,如果再不撤退的话,整个侦察分队都将会被丢在这里。

数名侦察队员背起阵亡官兵的尸体在其他战友的掩护下,迅速沿着事先设定好的路线后撤。他们的头顶上,一架架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歼-10HB战斗机和中国海军陆战队的雅克-141K战斗机呼啸而过,扑向了菲军的军营。

一枚枚激光制导炸弹和集束炸弹雨点般地落在了菲军军营中,绵延的爆炸声中,日本西南方面军司令部特意秘密部署在林加延半岛的这个“堡垒”岸舰导弹团尚未等到中国海军的登陆舰队到达,便被炸成了一堆堆废墟。看着一辆辆导弹发射车被炸成废墟,日军指挥官痛苦地拔出了配枪,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脑袋……

将菲军军营夷为平地之后,没有丢完炸弹的战机将航向转向了中国侦察分队身后追击着的菲军步兵。尤其是四架雅克-141K战斗机,刚才的轰炸之中,携带的火箭发射巢根本没有发挥作用,此刻全部被倾泻到了菲军步兵的头上,同时机首下方的双管30毫米机关炮也对着下面的丛林猛烈扫射着。

一棵粗大的椰子树后,钟韬中校倚着树坐在地上,师成彦中士正在帮他用绷带包扎着右臂上的伤口。他们的周围,其他几名伤员也在相互帮助着包扎伤口,几名没有受伤的侦察兵则在他们的身后展开了警戒线。虽然在中国战机的猛烈轰炸下,菲军步兵的进攻已经停了下来,但执行警戒任务的侦察队员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严密地警戒着身后的丛林。

“阵亡10人,12人负伤,其中3人重伤,失踪2人。”一名小腿上缠着纱布的侦察兵中尉拿着统计出来的伤亡情况一瘸一拐地走到钟韬中校身旁汇报道。

“妈的,总共才31个人。海航的战机再晚来一会,老子的侦察分队都得挂在这!”钟韬中校很是郁闷地说道,伸手接过中尉递来的阵亡官兵的身份牌,抓着沾满鲜血的身份牌,钟韬中校的心如刀绞。

“钟队,军部来电,命令我部三个作战小组撤出林加延半岛战场,晚上7点钟,海军陆战队会派直升机来接我们。”通信兵走到钟韬中校身旁汇报道。

“恩,知道了!”钟韬中校点头回答道,“休息半小时,半小时后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