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8 开路尖兵6

18.开路尖兵(6)

两架直-8K运输直升机在四架雅克-141K战斗机的掩护下贴着海面飞向了中沙群岛海域的中国海军登陆舰队。

到达中沙群岛海域上空后,四架雅克-141K战斗机呼啸着返回了“泰山”号两栖攻击舰,两架直-8K运输机则打开着助降灯飞向了登陆舰队后方位置的82“世昌”号综合训练舰。

此刻的“世昌”号综合训练舰已经被改装成了一艘医院船,数十个模块化医疗方舱在“世昌”号综合训练舰主建筑后面的甲板上拼装起了一座现代化的海上医院,来自第31集团军军部直属医院的一百余名医生和护士被部署在“世昌”号上,进行战场救护工作。

被改装后的“世昌”号综合训练舰将与866“岱山”号医院船、833“南康”号医院船组成了医疗船队伴随着登陆舰队同时从海南岛的榆林海军基地起航,这三艘医院船最终将被部署到中沙群岛的东部海域。不久之后,还将有三艘民用集装箱货船改装的医院船抵达这里,这些医院船将担负起整个吕宋岛战役期间,中**队西线作战群的战场救护工作。

直升机刚刚停稳,几名男护士便提着担架冲了上来,将三名重伤员抬了下来,迅速送往了急救室。钟韬中校等伤势较轻的侦察兵则在护士的引导下前往接受救治。

“你小子也去让护士给你消消毒,别破相了!”钟韬中校拉着准备前往休息舱师成彦中士说道,师成彦中士在战斗中,一发机枪子弹从他的右脸颊上窜过,子弹的热焰在他的脸上拉下了一道数公分长的伤疤,渗着血珠,甚是吓人。

“没事,钟队,这算啥,过几天就好了!”师成彦中士立刻摇摆着右手说道。

“哦,想起来,你小子闻到酒精味就哆嗦!真他娘的丢人!”钟韬中校恍然大悟,厉声说道,“必须去,这是命令!”

“中校,请你说话声音轻一点,这里的伤员需要休息。”一个天籁般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关……”正在兴头上的钟韬中校一句脏话刚要脱口而出,只是转身的瞬间便看到一个美女护士正有些生气地瞪着他,那精致的脸蛋和嗔怒的眼睛使得钟韬中校顿时感觉眼前一亮,口中迅速说道,”关……关心伤员是必须的。你们都给我保持安静……嘶——!”

钟韬中校突然间上身挺得笔直,嘴中倒抽着一口凉气,身旁的师成彦中士的右手迅速从钟韬中校的伤口上抽了回来,与其他几个战友一起对钟韬中校比划着中指,走进了医疗舱。

钟韬中校的左手捂住右臂的伤口,颇有些尴尬地对着面前的美女护士解释道,“平常对这些家伙太仁慈了,都欺负到我头上了,待会我去好好收拾收拾他们。”

美女护士低着头,努力地抿住嘴巴,不让自己笑出来,她的目光落在了钟韬中校右臂的伤口上,钟韬作战服的右臂都已经被鲜血染红,而伤口被刚才师成彦中士用力一捏之后,此刻又开始流血,鲜血已经染红了钟韬中校按住伤口的左手。

“呀!你的伤口又流血了,我带你去清理一下伤口。”美女护士捂住嘴惊呼道,赶紧拉着钟韬中校向着医疗舱走去。

医疗舱内门口处的一处病床旁,师成彦中士和侦察分队的其他几名伤员正围聚在一起,坏笑着看着队长被美女护士拉走。

“我说过吧,这招肯定有效,这叫苦肉计!队长肯定不会责怪我,到最后还得感谢我!”师成彦中士眉飞色舞地对着众人吹嘘道。

“师成彦不仅是小李飞刀,还是情场高手嘛,叫兄弟们几招,兄弟们可都打着光棍呢!”身旁的几名侦察兵都围拢过来,崇拜地看着师成彦。

“去去去,老子还打着光棍呢!你们没看见刚才队长见到那个女护士时的表情和反应,明显就是犯花痴了!下次看到你们有这种症状,我就帮忙!”师成彦中士摆摆手,将几张贴上来的笑脸赶开,望着远去的钟韬中校和护士的身影,“咱们队长老光棍的身份要终结了!”

医疗方舱的普通病房内,钟韬中校正咬紧牙关,看着李思齐少尉,也就是刚才的那名美女护士,正用酒精棉球给他擦掉胳膊上已经干涸的血迹。在剪去了伤口出的衣袖后,钟韬中校也终于看到了自己的伤口,右前臂直接被子弹打穿,庆幸的是没有伤到骨头。

“这是什么枪打的?”李思齐少尉小心地擦拭着伤口,开口问道。

“狙击枪。幸好反应快,否则的话中弹的就是这儿了!”钟韬中校笑着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你们这次是不是执行重大任务了?今天一天就数你们这批的伤员人数最多,阵亡的人也最多。你们执行的是啥任务?”李思齐少尉好奇地问道。

“这个……”钟韬中校有些为难地挠挠头,思考片刻后,耸着肩无奈地对着李思齐少尉说道,“抱歉,这个涉及军事机密。”

“哼,我也是军人!”李思齐少尉嘟着嘴,不服气的说道,手中则继续小心地帮钟韬中校清理着伤口。

台湾岛衡山指挥中心,作战指挥大厅内,南洋战区指挥部的众将领正围聚在电子沙盘前研究着下一阶段即将展开的登陆作战。这时,南洋战区情报部主任钱淑娴少将拿着一份最新的情报疾步走了进来。

“朱司令,林加延半岛上日军的‘堡垒’岸舰导弹系统的来源已经查出来了。”钱淑娴少将敬了一个军礼,开口说道。

“直接说。”朱震宇中将对着钱淑娴少将说道,他知道这里的所有人都想知道日军手中“堡垒”岸舰导弹系统的来源。

“是。”钱淑娴少将立正说道,“部署在林加延半岛的‘堡垒’岸舰导弹系统规模为一个团,共计24辆导弹发射车。这些导弹来自越南,这些导弹在中南南沙战争爆发前被日本人从越南偷运到了菲律宾吕宋岛的。但越南国防部却对此一无所知,我们判断,越南军方或者越南政府的高级官员中潜伏着日军的间谍,就如同印尼国防部长夏弗里·苏汀一样。”

“情报部门有哪些怀疑对象?”南洋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开口问道,来自华南军区的他对于越南军方的高级将领都有着很深入的了解,他已经隐约猜到了对象。

“越南人民军陆军副参谋长阮哈九,嫌疑最大;另外越南海军参谋长阮志荣也有很大的嫌疑。”钱淑娴少将将情报部门分析出来的几名嫌疑人说了出来。

“阮哈九是越南军方中最坚定的**派,自他出任越南人民军陆军副参谋长一职后,便将越南军队的精锐部队和先进装备调到了越南北部地区,备战中国。在军队调动过程中,抽掉一个岸舰导弹团,阮哈九很容易做到。”任超中将开口说道。

“情报部门立即查清阮哈九的底细。同时对驻菲日军的情报工作也须加强。”朱震宇中将对着钱淑娴少将说道,语气中微带着一丝的严厉。

“是。”钱淑娴少将立正敬礼回答道,日军一个“堡垒”岸舰导弹团这样重大的目标居然没有被情报部门发现,钱淑娴少将知道这是情报部门的失职,幸好没有对海军舰队造成损伤,否则的话自己就得以死谢罪了!

“澎湖军区在对日、对菲情报工作方面有着不同的经验和方式,你们要加强合作,真正成为一个部门,为前线作战部队提供有力的情报支持。”朱震宇中将微微舒缓了一下口气。他知道,南洋战区情报部是由华南军区和澎湖军区情报部联合组建的,而澎湖军区情报部是在原台湾军队军事情报局、参谋总长情报次长室的基础上组建而成的。两个情报部虽然统属于钱淑娴少将领导,但两个情报部门在东南亚和日本都有着独立的作业方式和线路,导致许多情报重叠;同时由于各自在东南亚各国情报网点规模的限制,也错失了许多情报。

其实,在林加延半岛发现日军的岸舰导弹团并非意外。林加延湾和巴布延海峡地区作为中**队在吕宋岛登陆最佳的两处区域,日军必定会在这些地区重点设防,部署些秘密武器也是情理之中的。南洋战区作战部在制定作战方案时,朱震宇中将便命令第31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大队和“海虎”特战大队在这两个区域内部署大量的侦察分队,对这两处区域进行重点搜索,尽可能多地搜集这两处区域内的情报资料。

果然,侦察分队在林加延湾西侧的林加延半岛发现了日军的一个秘密岸舰导弹团,并引导海航战机摧毁了这个岸舰导弹团,如此一来既消除了日军岸舰导弹对中国海军登陆舰队和“北京”号航母战斗群的威胁;又给情报部门敲响了警钟,迫使两个情报部门之间加强合作。

“是!”钱淑娴少将立正回答道,随即转身离开。

“任参谋长,北线作战群准备情况如何?”朱震宇中将将视线转到了电子沙盘上,开口问道。

“北线作战群澎湖军区第6集团军的第601空骑旅、第66陆战旅、第269摩步旅和第564装甲旅已经完成集结,随时可以投入作战。同时,北线作战群的战略预备队——中原军区的第127机步师也已经完成集结,随时可以投入作战。”南洋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迅速回答道。

“命令第6集团军开始实施巴布延群岛作战计划,占领巴布延群岛。”朱震宇中将下达命令道。

吕宋岛北部的巴布延群岛,位于吕宋岛和巴坦群岛之间,由大小24个岛屿组成,总面积达580多平方公里,是中**队从北面进攻吕宋岛的必经之路。在这些岛屿上,菲律宾军队部署着五个海军陆战营的兵力,部署着大量的火炮,另外日军也在这些岛屿上部署着一定数量的S**-1型岸舰导弹系统。中**队想要在吕宋岛北部展开大规模的登陆作战,巴布延群岛势在必得。

一架架满挂着攻击弹药的IDF型战斗机和F-16A战斗机呼啸着掠过巴布延群岛的上空,密集的炸弹倾泻着这些岛屿的菲军阵地上。由于巴布延群岛中的岛屿面积不大,回旋余地小,特种分队和侦察分队需要投入吕宋岛,在这些岛屿上便没有投入侦察分队,但为了探清这些岛屿上日菲联军的虚实,中**队从巴坦群岛上发射了大量的无人侦察机,对这些岛屿进行全天候的空中侦察,为空军战机的空袭提供情报。

巴布延群岛从5月19日开始便遭到空袭,到现在已经整整四天,巴布延群岛几个面积较大的岛屿已经被中国空军的炸弹犁了个遍。而此刻,这些岛屿上被中国空军的轰炸几乎逼疯的菲军海军陆战队终于见到了曙光,弥漫的硝烟中,他们看到一架架墨绿色的直升机正贴着海面扑来!

伤痕累累的菲军海军陆战队员们站在已成废墟的守卫阵地上,面向扑来的直升机群挥舞着手中的白旗。对他们来说,那弹雨横飞的日子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