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9 登陆吕宋1

19.登陆吕宋 1

杀气腾腾的武装直升机群杀到了巴布延群岛上空的时候,却只看到了遍布的白旗,澎湖军区第601空骑旅的官兵们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郁闷地驾驶着战鹰盘旋在菲军守军上空,转动着机首下方的机关炮,瞄准着下面脸色吓得惨白的菲军海军陆战队员。『可*乐*言*情*首*发』

十数分钟后,满载着轻装步兵的uh-1h和uh-60m通用直升机出现在了巴布延群岛的上空。全副武装的中国陆军步兵微微迟疑片刻后迅速将这些已经举了数十分钟白旗的菲军海军陆战队员缴械,而后留下了部分官兵看守俘虏,主力分队快速地扑向各个岛屿上的重要位置。

在夺取巴布延群岛的行动中,只有在进攻加拉延岛和甘米银岛时遭到了岛上日军岸舰导弹部队的阻击,双方发生了短时间的交火,那些抵抗的日军官兵还未来得及将步枪内的弹夹打光便被群涌而至的武装直升机撕成了碎片!

看着各营传回的任务已完成的电报,再看看仍然悬在天上的夕阳,第601空骑旅旅长陈庆辉少将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在他看来,巴布延群岛扼守着巴布延海峡,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守岛的菲军海军陆战队必定会死战到底。陈庆辉少将认为,可能将是一场恶战的巴布延群岛争夺战居然只打了不到两个小时便宣布结束。

陈庆辉少将在向参战各营询问了战斗的详情,确认巴布延群岛已经落入我军手中之后,立即向第6集团军军部发去了已成功占领巴布延群岛的电报。

十数分钟后,台湾台东空军基地和花莲空军基地的机场跑道上,一架架满载着海防官兵的直-8k运输直升机轰鸣着拔地而起,在f-16a战斗机的掩护下扑向了新占领的巴布延群岛。这些海防官兵都来自福建军分区,这些原本驻守在福建沿海岛屿上的海防官兵在两岸统一后,一度面临着被裁撤的命运。在中南南沙战争爆发后,这些海防部队再次迎来了新生,不但加强了战备训练,还补充了大量的重型防御作战使用的武器装备。他们将继续海岸(岛)防御的使命,只是他们的战场将由共和国的领海线扩展到任何共和国利益所需要的地方!

与此同时,停泊在巴坦群岛巴坦岛巴斯科港的八艘老式登陆艇也在柴油机的轰鸣声中驶离码头,这些装载着水陆坦克、高射炮、重型迫击炮等武器的登陆艇将驶往巴布延群岛,这些重型武器将与空运而来的海防部队一起担负起巴布延群岛的防御任务。

随着巴布延群岛的迅速易手,中**队南洋战区司令部立即向进攻吕宋岛北线作战群的各部队下达了战备命令。一时间,台湾岛东部地区的各处军营中同时响起了紧急集合的哨声,原本还想通过巴布延群岛战斗研究一下日菲联军战斗的北线作战群各部队只得驾驶着战车驶出营区大门,前往各个制定的机场和港口集结。

衡山地下指挥中心内,南洋战区指挥部的众多高级将领都汇集在了这里,吕宋岛战役北线作战群指挥官、澎湖军区第6集团军军长叶士瑜少将也带着几名作战参谋围在指挥中心的电子沙盘周围。

澎湖军区的第6集团军是原台湾军队在改组过程中新建的两个陆军集团军之一,第6集团军军部是在原台湾陆军第6军团军团部的基础上改编而来的,第6集团军同时也是澎湖军区的机动作战司令部,其下辖的六个作战旅全部是快速反应部队,而这些旅假想的作战区域便是东南亚地区和日本。至于在第8军团军团部基础上改编而来的第8集团军则是澎湖军区的支援作战司令部,主要负责台湾岛的防卫工作,同时在战时向远征出战的第6集团军提供全方位的支援。

“第66陆战旅已经登船,登陆舰艇编队已经出发。”第6集团军的一名少校作战参谋拿着最新的电报汇报道。

“这一地区部署着菲律宾陆军的第4步兵师、第11步兵师、第3轻装甲旅和日本陆军的第6机步师团。其中菲军第4步兵师在巴布延海峡南岸的海岸线地区修建了坚固的岸防阵地。”任超中将点着巴布延海峡南岸遍布的日菲联军的番号说道,“在过去四天的空袭中,我军摧毁了日菲联军的两处岸舰导弹阵地、五处重炮阵地和大量的海岸守备工事。根据‘海虎’特战分队发回的情报,在我军预定登陆场纵深五十公里范围内已经没有日菲联军的岸舰导弹阵地。”

“日军判断我军的登陆地点是在林加延湾,在林加延湾地区部署着重兵和先进的武器装备;而吕宋岛北部虽然也是防御的重点,但毕竟距离马尼拉较远,并且受地形限制,机械化部队机动不便。日菲联军的部署明显偏重于林加延湾地区。在马尼拉湾被日军重兵防守的情况下,林加延湾的确是进军马尼拉的最佳路线。只是,我们的目标可不仅仅是马尼拉!”朱震宇中将看着电子沙盘上密布在巴布延海峡南岸和林加延湾四周的日菲联军部队番号,冷哼着说道。

“叶军长。”朱震宇中将停顿片刻,厉声对着身旁的第6集团军军长叶士瑜少将说道。

“到!”

“北线作战群自23日凌晨起,发起吕宋岛战役,消灭吕宋岛北部地区的菲军第4、11步兵师和日军第6师团。”朱震宇中将下令道。

“是!”叶士瑜少将立正回答道,虽然第6集团军未能抢到进攻马尼拉的任务,但在第6集团军即将交手的日菲联军部队中有着日军的第6机步师团——这支中**人恨不得扒其皮、抽其筋、喝其血的魔鬼部队,在叶士瑜少将看来能够全歼日军第6师团,其意义并不亚于占领马尼拉!

“李军长,第31集团军作好登陆作战的准备,随时准备投入战斗。”朱震宇中将又对着第31集团军军长李智林少将说道。

“司令员放心,第31军已经枕戈待旦,随时可以投入战斗。”李智林少将坚定地回答道。

“很好!”朱震宇中将点头说道,随即又对着任超中将说道,“任参谋长,给第41军军长李成浩发报,要求第41军加强警戒,警惕美军的突然袭击。”

“是。”

台湾岛的各个空军机场上,灯火通明,闪烁的信号灯光中,成群的战机呼啸着起飞升空,在空警-200和e-2t空中预警机的指挥下扑向了吕宋岛。

就在这些战机群起飞的时候,近百枚东风-15甲近程弹道导弹拖着艳丽的尾焰划过吕宋海峡,落向了吕宋岛北部日菲联军残存的重要据点;而这些从台湾岛上起飞的战机群身后,二十余架中国海军东海舰队海军航空兵的轰-6m轰炸机在二十余架苏-30mkk2战斗机的掩护下跨过台湾海峡,紧跟着澎湖空军的战机群扑向了吕宋岛。

与此同时,游弋在钓鱼岛北部海域的“上海”号航母战斗群突然加速南下,进入钓鱼岛海域,“上海”号航空母舰上搭载的第3舰载机联队迅速出动大量的战机逼近向日本的八重山列岛和宫古列岛海域,牵制这些岛屿上部署着的日本空军南下。

同时,总参谋部直属的“青龙”中队也再次披挂上阵,横穿过台湾岛,盘旋在琉球群岛与吕宋岛之间的空域,拦截着任何企图前往吕宋岛的日军战机。当然,南洋战区司令部派出“青龙”中队部署在这里,也是为了警戒关岛地区的美军可能对吕宋岛战役的干涉。同时,同样隶属于总参谋部的“凤凰”大队,全大队的十六架歼-16c战斗机也以空优挂载的方式在佳山空军基地的机库中待命着,随时准备出击。

天色微明,一支规模庞大的登陆舰队正在巴布延群岛中全速前进着,登陆舰队的中央是澎湖分舰队登陆舰艇的当家主力、满载排水量达到13700吨的38“旭海”号船坞登陆舰,“旭海”号船坞登陆舰的两侧则分列着232“中和”号和233“中平”号坦克登陆舰。而这三艘大型登陆舰的四周则是二十余艘中国海军东海舰队的074a型、079型中小型登陆舰和二十余艘067型登陆艇。

“这些登陆舰艇曾经都是为了对付我们的,现在却在与我们并肩作战,真实世事难料啊!”“旭海”号船坞登陆舰的指挥舱内,澎湖军区第6集团军第66陆战旅参谋长俞伯强上校看着舷窗外庞大的登陆舰队苦笑着说道。

率部在太平岛浴血激战的俞伯强上校在被海军的251号潜艇救回西沙永兴岛后,便被海军航空兵的专机送到了南海舰队司令部所在地湛江。俞伯强上校和他麾下的几名官兵经过医生的身体检查,除了两名官兵需要留下来接受治疗外,其他的官兵在南海舰队政委的带领下搭乘着海军的专机前往北京。在北京,俞伯强上校和六名幸存下来的官兵代表着守卫太平岛的245名官兵接受了中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亲自颁发了奖章和“浴血太平”的锦旗。之后,俞伯强上校拒绝了南海舰队参谋长陶然少将的邀请,带着锦旗和几名幸存下来的官兵返回了第66陆战队,出任第66陆战旅参谋长的职务。

“这些只是不适合远洋作战的中小型登陆舰艇,西线作战群的登陆舰队那才是中国海军两栖作战的真正主力,绝不比美国人的差!”第66陆战旅旅长林雷明少将微笑着说道,“大陆军队在近些年的发展的确惊人,两个陆战旅扩编成六个陆战旅,并且拥有将六个陆战旅同时投入战场的运力。从他们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发展便可看出,他们的目标已经不只是台湾了。庆幸的是,两岸已经统一了,我们不会与对岸的同行同室操戈,我们将与他们并肩作战!”

“对!并肩作战!”俞伯强上校望着舰队远处模糊的巴布延群岛的岛屿影子,激动地说道。一个多月前,菲律宾等国突然袭击了太平岛,而现在,入侵太平岛的五国已经有四个被中**队打残,只剩下一个菲律宾了,并且自己有机会亲自为牺牲在太平岛上的236名海军陆战队的兄弟们报仇!

一阵阵低沉的轰鸣声从舰队上空传来,成群的直升机闪烁着防撞灯呼啸着掠过登陆舰队的上空,扑向了数十公里外的吕宋岛!

“开始了!”指挥舱内的许多官兵都围在舷窗旁仰望着天空中蝗虫般掠过的直升机群。一艘艘登陆舰的甲板上,也被从船舱中跑出来的海军陆战队员们挤满,兴奋地仰望着天空中的直升机群。

“第601空骑旅是全旅出动?”看着舷窗外一批又一批的直升机编队,俞伯强上校忍不住对着身旁的林雷明少将问道。

“当然,咱们第66旅不也是如此嘛!”林雷明少将自信地环视着四周的登陆舰艇,微笑着说道。

“我们终于摆脱了内战的命运,如今我们可以与对岸的同行携手征战,为我中华开疆拓土!”俞伯强上校凝视着战舰舰艏飘扬着的八一军旗和第66陆战旅的旅旗,微微有些激动地说道。

“只要华夏儿女万众一心,封狼居胥,指日可待!”林雷明少将豪气万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