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0 登陆吕宋2

20.登陆吕宋(2)

日出的霞光刚刚扑满整个海面,登陆舰队中数十艘深灰色和浅蓝灰色的战舰被朝霞染得一片通红,舰队航行在淡薄的晨雾中,如同梦幻中一般美丽。

正当林雷明少将和俞伯强上校并肩站在舷窗前望着徐徐升起的日出,两个人脸上都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突然,舷窗下“旭海”号船坞登陆舰的甲板上再次沸腾起来,众多海军陆战队员涌了出来,围拢在舰舷的栏杆旁,这一次海军陆战队员们手指的方向不是头顶,而是“旭海”号船坞登陆舰的两侧。

“旭海”号船坞登陆舰的两侧,八艘“野牛”级大型气垫船扬着巨大的浪花,咆哮着以38节的航速迅速越过了以12节航速前进的登陆舰编队,扑向了前方!

“是东海舰队的野牛大队!”林雷明少将看着即使而过的气垫船说道,“咱们旅的装甲骑兵连和战车营一部就在这些野牛的肚子里!登陆战开始了!”

守卫在巴布延海峡南岸的菲律宾陆军第4步兵师也感觉到了中**队逐步逼近的脚步,所有的部队全部进入到了各自的预定阵地中。尽管在中国空军一整夜的轰炸中,菲军第4步兵师的各部伤亡惨重,但这些菲军官兵并没有丝毫的退缩,作为菲律宾陆军最精锐的三个步兵师之一,第4步兵师曾在棉兰老岛等南方岛屿上与阿布沙耶夫武装进行过激烈的战斗,这些经历过战火考验的菲军官兵比那些普通步兵师内的官兵们强悍得多!

布格伊港位于巴布延海峡南岸,自吕宋岛东北端的圣安娜开始的环岛海岸公路从布格伊南端横穿而过,向西延伸至卡加延河东岸。位于卡加延河出海口处的布格伊港地区地势平坦,并且拥有完善的公路可以通往吕宋岛的各个方向,这里驻守着菲军第4步兵师的第1步兵旅和一个炮兵营。而中**队在巴布延海峡南岸的登陆场也选择在了这里。

凌晨时分,中国海军东海舰队海军航空兵的二十余架轰-6m轰炸机群光顾了布格伊港极其附近地区,近两百吨的高爆炸弹全部倾泻在了布格伊港以西、卡加延河以东,纵深10公里的区域内,部署在这里的菲军第4步兵师第1步兵旅的海岸防御阵地和纵深防御阵地全部被炸成了一片废墟。在中国海航轰炸机群投掷的重磅炸弹的轰炸下,一个个看似坚固步兵掩体和火炮掩体如同纸糊一般,被炸得支离破碎。战端初开,守卫着海岸防线的菲军第4步兵师第1旅就基本上已经失去了反击作战得能力。只是菲陆军第4步兵师第1旅的官兵们并没有像巴布延群岛上的菲军海军陆战队一样放弃抵抗,这些久经战火考验的菲军步兵紧握着自动步枪、火箭筒等轻武器,借助着一处处残缺的废墟隐蔽着,等待着中国登陆部队的到来!在他们看来,只要阻挡住了中**队的登陆,菲律宾就没有失败!

只是,率先出现在菲军步兵视线中的并不是中**队的登陆舰艇,也不是泛波而来的两栖战车,而是十二架ah-iw“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组成的三个的四机编队。

十二架“超级眼镜蛇”武装直升机贴着海面快速地逼近到了距离菲军海岸防御阵地仅两三公里的地方,顷刻间,密集的火箭弹从这些攻击直升机的短翼下喷射而出,绵延的爆炸瞬间传遍菲军的防御阵地。纷飞的弹片中,缺乏掩体的菲军步兵死伤惨重,尽管这些精锐的菲军步兵都身着着昂贵的防弹背心,但是在横扫的弹片面前,这些防弹背心的作用远远比不上一个完好的水泥碉堡。

爆炸产生的烟尘顷刻间将菲军海岸阵地笼罩,呛人的烟尘中,那些幸存下来的菲军步兵举起手中的自动步枪对着天空中疯狂的扫射着,一窜窜曳光弹从烟尘中胡乱飞舞,只是这种盲目的还击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反而引来了中**队武装直升机的攻击,一架架“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转动着机下方的20毫米机关炮,对着烟尘中有曳光弹窜起的区域猛烈扫射着,一时间,逐渐被海风吹散的烟尘中,不时有鲜血和碎肉飚出。顷刻间,浓浓的火药味和浓郁的血腥味压过了海风的腥味,成为了布格伊港地区清晨的主旋律。

在十二架ah-1w“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扫射着布格伊港西侧海滩的菲军阵地的时候,十二架满载着轻步兵的uh-1h通用直升机呼啸着掠过菲军阵地的上空,在菲军阵地后侧的空地上强行降落,一名名全副武装的中国步兵迅速展开,向菲军海岸防御部队的背后起了攻击。而运送完步兵的uh-1w通用直升机群并没有急着返回,爬升到百余米的高度后,利用着加装在舱门处的通用机枪对着菲军阵地猛烈扫射着,为进攻作战的步兵进行着火力支援。

部署在纵深阵地上的菲军官兵见到一线的海岸防御阵地遭到中**队的攻击后,迅速派出了一个步兵连的机动兵力向着进攻中的中国步兵的背后扑来,只是菲军的这个步兵连离开自己的阵地尚不足五百米便停住了继续前进的步伐,所有的菲军官兵们都争先恐后地寻找着藏身地点。就在他们前方的天空中,八架ah-64d型攻击直升机如同嗜血的饿狼猛扑而来,密集的30毫米机关炮弹如同八条闪烁着死亡光芒的火链横扫过菲军步兵连的队列,四处奔跑中的菲军步兵顷刻间被打得碎肉横飞。

“罪过,罪过!”一名信仰佛教的“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的飞行员在无线电中叹息着,思考片刻之后他在无线电中向同伴建议道,“我们这样杀戮太过于残忍了,还是用火箭弹吧!”

他的建议很快得到了其他几架直升机飞行员的赞同,顷刻间,密集的火箭弹横扫而过,密集的爆炸瞬间将那个尚未来得及展开的菲军步兵连淹没。看着爆炸掀起的烟尘,八架“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的飞行员们都安心地舒了一口气,心里顿时好受了许多,至少这样不会见到菲军步兵残碎的尸体漫天横飞了,不会有刚才那样的心理负担了!

八架“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在用火箭弹将准备前往海岸防御阵地支援作战的一个菲军步兵连覆盖后,迅速拉起机身扑向了菲军的二线阵地。

就在八架“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的两翼,十余架ah-1w“超级眼镜蛇”攻击直升机在数架oh-58d轻型侦察直升机的支援下,快速地切向了菲军二线防御阵地的背后……

武装直升机先用机炮和火箭弹对菲军阵地进行火力覆盖,而后利用先进的反坦克导弹攻击菲军阵地中未被摧毁的坚固目标;随后全副武装的轻装步兵快速在菲军阵地附近机降、索降,在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快速占领菲军的阵地。

缺乏足够的野战防空武器的菲律宾陆军第4步兵师第1旅在中国陆军第601空骑旅的凶猛攻势下,抵抗终于崩溃!那些自以为已经见惯了杀戮和鲜血的菲军第4步兵师的步兵们,当看到身旁的同伴一个个地被天空中呼啸而下的弹雨撕成碎片,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伏在地上祈祷着纷飞的弹片不要击中自己!

经历了数轮钢弹雨的洗礼之后,残存下来的菲军步兵们透过逐渐被吹散的烟尘终于看到了中国陆军步兵的身影,正当他们准备给这些未曾经历过战火的中国陆军步兵一点教训的时候,他们现自己错了,并且错得很离谱。那些从直升机上冲下来的中国步兵展开稀疏的散兵线,在直升机的支援下,快速地扑向菲军的守卫阵地,中国陆军步兵手中的突击步枪不断打出精准的点射收割着菲军步兵的生命。在中**队空地一体的联合绞杀下,身经百战的菲军第4步兵师第1旅的步兵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死伤惨重之后,菲军第4步兵师第1旅的海岸防御阵地和二线阵地上的两个被打残的步兵营终于竖起了白旗。

第601空骑旅闪电般地控制了预定登陆场的滩头阵地后,又迅速向着位于纵深区域的加马拉纽甘扑去,位于布格伊港西南处的加马拉纽甘是吕宋岛海岸环岛公路与卡加延河沿岸公路的交汇点所在地。菲军第4步兵师在此部署着一个步兵营和一个战斗工兵营的兵力,并且这些部队全部部署在加马拉纽甘城区内,准备凭借着坚固的城市将登陆的中**队阻挡在加马拉纽甘以北地区,而后由后备队的第3轻装旅和第12步兵师将立足未稳的中国登陆部队赶下海去。

第601空骑旅的直升机群并没有直接扑向加马拉纽甘城区,毕竟美军直升机部队在索马里摩加迪沙的遭遇使得世界各**队在城市战中使用直升机都显得极为的谨慎,哪怕对手没有先进的防空武器。

第601空骑旅的运输直升机群在武装直升机群的掩护下,迅速在加马拉纽甘城南郊一处平坦的区域机降下一个加强步兵连。同时将ch-47d运输直升机群吊运过来的六门64式105毫米榴弹炮部署在了这里。随后着落的第601空骑旅所属特战步兵营分队释放出无人侦察机,开始对加马拉纽甘城区内的菲军阵地展开了无休止的炮击。

卸载完步兵的通用直升机群和运输直升机群迅速起飞升空并调转航向,返回巴坦群岛上的野战直升机机场,运载下一批次的战斗步兵。而第601空骑旅两个攻击直升机营和侦察直升机营的则迅速编成了若干个飞行小组,分散着向着四周散开,打击着菲军第4步兵师其他部队的阵地,同时警戒着日菲联军可能采取的增援行动。

就在第601空骑旅的运输直升机群返航路过布格伊港西侧的海岸线的时候,第601空骑旅的飞行员们见到了海面上煞神一般猛扑而来的八艘“野牛”级大型气垫船!八艘气垫船果然形如其名,如同八只野牛一般径直冲上了沙滩,并且向前开进了数十米,直接抵进到了已成废墟的菲军守备阵地面前,有四艘气垫船甚至直接冲过了低矮的阵地废墟,冲到了菲军海岸防御阵地的背后。

“现在才到,汤都没了!”第601空骑旅的飞行员们看着八艘大型气垫船在毫无阻击的滩头阵地上仍有板有眼地进行着登陆作战,很是鄙视的说道。他们知道,守卫在海岸防御阵地的菲军步兵已经被自己旅消灭殆尽,这些阵地上已经只剩下一些被缴了械的菲军步兵。

这些已经投降的菲军步兵由于第601空骑旅没有足够的兵力来收容管理他们,第601空骑旅只是将这些菲军步兵缴了械,然后就将他们丢在了原来的阵地上,而主力部队则继续向着纵深地区进攻。

这些可怜的菲军步兵们此刻不得不再一次举起白旗,成为中国陆军另一支劲旅——第66陆战旅的俘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