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1 登陆吕宋3

21.登陆吕宋(3)

菲律宾马洛洛斯市的日本西南方面军指挥部内,日本西南方面军司令官仓上庆介大将正怒火冲天地盯着菲律宾陆军司令维克多·伊布拉多中将。

部署在巴布延海峡南岸沿线地区的菲陆军第4步兵师,在战斗中的表现已经不是糟糕这个词所能够形容的了!仅仅三个小时的时间,中**队的第66陆战旅主力已经在布格伊港地区站稳了脚跟,并且先头部队已经推进到了加马拉纽甘附近地区。

“仓上将军,我们无法夺取战场的制空权,第4师所属各部完全暴露在中国空军的轰炸之下。在这种状况下,我军在开阔的平原地带修筑防御工事等待中国陆军进攻,必然惨败!即使换上贵军的第6机步师团,命运肯定也是如此。”维克多·伊布拉多中将被仓上庆介大将无礼的眼神所激怒,口吻中带着明显的怒火。

“伊布拉多将军,仓上将军,第4步兵师只是被中**队吃掉了一个步兵旅的兵力,第4步兵师还有两个步兵旅的兵力。只要第4步兵师的另外两个步兵旅坚守住阵地,不让中**队扩大登陆场,再调集第15步兵师和第3轻装甲旅堵住中国登陆部队前进的步伐,而后与贵国的第6机步师团一起将中国登陆部队赶回大海。”菲律宾国防部长博尔泰雷·雷耶斯主动站出来开口说道,他的右手轻轻地拉了一下维克多·伊布拉多中将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多。

其实,博尔泰雷·雷耶斯和维克多·伊布拉多中将一样郁闷,中**队没有像他设想的那样进攻菲律宾群岛中守军较少的其他岛屿,而是直扑兵力最多的吕宋岛而来。博尔泰雷部长原本计划的夺取吕宋岛控制权的计划已经无法实现了,尽管菲律宾陆军在吕宋岛上部署着十余万的兵力,但这样的兵力对阵日本陆军的两个机械化步兵师和一个机械化步兵旅时根本不占优势,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夺取吕宋岛的控制权。如此一来,菲律宾军队只得挂靠在日本人的战车上,与中**队死战到底,毕竟现在中**队已经攻上了吕宋岛,菲律宾陆军已经没有了退却的理由。

“我已经决定,将从日本国内增调而来的第101步兵师团部署到卡加延河一线。”仓上庆介大将也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对着博尔泰雷·雷耶斯部长说道。

“贵国空军呢?如果不能夺取吕宋岛的制空权,在卡加延河沿岸一线的平原地形中,我们的陆军部队根本无法展开进行战斗。”维克多·伊布拉多中将微皱着眉头开口说道。

“我们的空军正在集结,我们将调集全日本最精锐的空军中队投入吕宋岛。不久之后,吕宋岛的天空将再次成为日本战机的天下。”仓上庆介陆军大将开口说道,“现在贵军要做的就是集结部队,暂时阻挡住中国登陆部队继续前进的步伐。”

“这个当然,不过我军缺乏重型装备,希望贵国的第6机步师团能够及时支援我军的战斗。”博尔泰雷·雷耶斯部长顺着仓上庆介大将的话说道。

“这个没有问题,第6机步师团已经开始北上,我们会为你们提供全方位的支援。”西南方面军参谋长松岛城中将看到仓上庆介大将的示意后,迅速开口应答道,其他书友正在看:。

“部长先生,为了日菲两军能够更有效地作战,我国防务省提议吕宋岛上的日菲联军应当成立一个联合指挥部,统一指挥日菲联军的部队。”仓上庆介陆军大将微微停顿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我们建议,除了贵国部署在马尼拉附近的菲军第1步兵师、第5步兵师、第9伞兵旅和第1轻装甲旅由贵国陆军司令部指挥外,吕宋岛上的其他菲军各部由日本西南方面军司令部统一指挥。”

“绝对不行!”菲律宾陆军司令维克多·伊布拉多中将一口回绝道。博尔泰雷·雷耶斯部长则紧锁着眉头,没有开口,他能够感觉得出来仓上庆介说这些话时口吻中足够的自信,显然这一切已经在日本人的控制之中,或许马尼拉方面已经同意了日本防务省提出的建议。

“部长先生,总统先生密电。”博尔泰雷·雷耶斯部长的贴身秘书拿着一份加密的电报走到他身旁低声说道。

博尔泰雷·雷耶斯部长心中突然一紧,接过电报一看,电报上果然是要求菲律宾国防部将吕宋岛上的菲陆军的指挥权交给日本西南方面军。“日本人已经控制了总统先生!”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仓上将军,你的建议很好,我们完全同意。”博尔泰雷·雷耶斯部长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露出习惯性的外交式的微笑说道,而一旁的维克多·伊布拉多中将则震惊无比地盯着雷耶斯国防部长,刚准备怒,雷耶斯部长已经伸手将总统的电报递给了他。

博尔泰雷·雷耶斯部长继续对着仓上庆介大将说道,“为了便于更加有效的调动菲军部队,我建议伊布拉多中将担任日菲联军的副司令官,与仓上将军一起指挥吕宋岛的日菲联军。”

“这个当然!”仓上庆介陆军大将很是爽快地答应到。他知道日菲联军的实际指挥权只会掌握在实力较强的一方手中。

吕宋岛北部、巴布延海峡南岸的布格伊港地区,一架架喷绘着红星八一标识的战机呼啸而过,低空中,几架武装直升机也保持着高度的警戒,随时待命着。

布格伊刚西侧的沙滩上,数十艘中小型登陆舰艇正停泊在那里,一辆辆战车轰隆着驶出船舱,一队队的海军陆战队员快速的冲出登陆舰艇,向着预定地域集结着。

由于第601空骑旅的迅猛攻击,第66陆战旅的登陆显得极为顺利。并且第6集团军知道在缺乏制空权的况下,日菲联军机动能力会大打折扣,因此登陆点只选择了一处。战斗开始前便集中火力一举将突破口打开,而后强大的批登陆部队直接登陆上岸,向纵深地区推进。

布格伊港西侧距离海岸线十余公里的一处未被战火摧毁的树林中,第66陆战旅的临时指挥部便设立在了这里,五辆“云豹”装甲指挥车和几辆后勤支援车辆组成了一个临时性的野战指挥所。

“我旅的装甲骑兵连、战车营、两栖战车营、步兵一营、步兵二营和炮兵营已经全部登陆完毕。其中,步兵一营正在进攻布格伊港,两栖战车营在进攻卡加延河入海口的阿帕里,步兵二营正在进攻加马拉纽甘,战车营和装甲骑兵连正向向加马拉纽甘南部地区搜索前进。”第66陆战旅参谋长俞伯强上校拿着各作战营最新的战况简报向着林雷明少将汇报道。

“三营、四营、防空营和支援营到达什么位置?多久能够抵达战场?”林雷明少将看着车载电脑上的电子地图开口问道。

“运输船队已经越过了巴林塘海峡,到达巴布延群岛北部海域,今天傍晚时分能够抵达战场,其他书友正在看:。”俞伯强上校迅速回答道。

“电告装甲骑兵连和战车营控制前进速度,不可冒进,不要脱离旅属炮兵营的火力支援范围。”林雷明少将看着电子地图上旅属装甲骑兵连和战车营所处的位置,对着俞伯强上校说道。

“是。”俞伯强上校大声回答道,随即立即让通信参谋向装甲骑兵连和战车营报,要求其加强警戒,不可冒进。俞伯强知道,第66陆战旅前方不只有孱弱的菲律宾军队,还有着以凶残著称的日军第6机步师团,一个不经意的失误,就有可能给前出的战车营和装甲骑兵连带来灭顶之灾!

“报告,”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电报急匆匆地拉开了林雷明少将所在指挥车的车门,大声地汇报道,“步兵二营在进攻加马拉纽甘时遭到菲律宾军队的顽强抵抗,进展缓慢。”

“二营干什么吃的。”林雷明少将微皱一下眉头,接过电报,恼怒地骂道,“嗯?炮营怎么没动静?炮营阵地不是已经修筑完毕了吗?为何不加入战斗?”

“旅长,加马拉纽甘城内居住着大量的菲律宾平民……”作战参谋低声的说道。

“放屁,咱们的渔民就不是平民了?这帮菲佣猴子在南海对咱们的渔民客气过吗!命令炮营,全力支援步兵二营的战斗,让工蜂连先打个齐射!让这帮菲佣们长长记性。”林雷明少将打断参谋的话,直接下令道。

“参谋长,这个……”作战参谋有些迟疑的看着俞伯强上校。

“咱们两百多名弟兄在太平岛就死在了这帮菲佣猴子手中,让炮营替死在太平岛的兄弟们报仇。”俞伯强上校望着西南方向的天空,声音低沉地说道,就在西南方向一千多公里外的太平岛上,有着二百多个忠魂曾与俞伯强一起并肩战斗过。

就在第66陆战旅临时指挥部以西三公里处的一处空地上,一门门10式155毫米轻型榴弹炮掀开了伪装网,扬起粗长的炮管对准了加马拉纽甘城。在这些榴弹炮群的后方,十二门“工蜂-4”式40管126毫米火箭炮冲出了伪装的临时阵地,快速地调整好设计诸元后,对着六公里外的加马拉纽甘城密集开火。

数以百计的火箭弹拖着橘红色的尾焰呼啸着扎向了加马拉纽甘城,加马拉纽甘城周围担负进攻任务的第66陆战旅步兵二营各部已经全部后撤至了安全地带,刚刚经过一番血战的步兵二营的海军陆战队员们兴高采烈地望着头顶上空的火箭弹雨。而空气中除了火箭弹飞行时的呼啸声,还夹杂着大口径炮弹与空气的摩擦声。

与此同时,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步兵二营炮兵分队的六门107毫米自行榴弹炮也开始了怒吼,对着加马拉纽甘城内打着急速射。

在第66陆战旅炮兵营进行了二十分钟的火力准备后,步兵二营再次披挂上阵。只是这一次二营并不像刚才那样组织步兵分队进行进攻,而是使用着装备的“云豹”步战车在前方开路,步兵尾随跟进。一旦遭到菲军的阻击,便是一通机关炮扫射,或者直接是反坦克导弹攻击。顷刻间,那些在刚才的战斗中还如同毒牙一般的菲军火力点顿时如同陶瓷一般脆弱,纷纷被密集的机关炮弹打成了废墟。

“这才是咱们66旅应当有的攻击速度。”看着电子地图上显示的步兵二营的战斗进展,林雷明少将满意地点点头。林雷明少将并不知道,他开创了中国陆军在吕宋岛战役的城市战中大量使用重武器的先河;他的这一决定毁了菲律宾数十年积累起来的财富和经济基础,使得战争结束后,菲律宾的战后重建之路犹如艰难,并最终被分裂成了三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