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8 血雨腥风2

远征无弹窗 28.血雨腥风(2)

中国南海中沙群岛以西海域,“世昌”号综合训练舰正与其他几艘医院船一起劈荆斩浪向着西沙群岛高速航行,由于第五号台风“珍珠”即将从吕宋岛东部海面经过,中国南海也将受到一定的影响,为了确保医院船的安全,西线作战群决定这些医院船暂时前往西沙群岛规避。『言*情*首*发至于未来几天战斗中出现的伤员,届时也没有直升机将他们接到医院船上,只能依靠随军的卫生员了。

一架巨大的直-8K运输直升机正旋转着巨大的桨叶,师成彦中士提着厚重的背囊丢上直升机,随后又转身走到队长钟韬中校身旁,拎起钟韬中校的背囊走上了直升机。

“队长,真是神速啊!”师成彦中士登上直升机后,身旁的几名官兵指着舷窗外的场景,惊叹着说道。

“两天就搞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效率啊!”一名年近三十的老兵感叹着说道。

就在“世昌”号综合训练舰后甲板的医疗方舱外面,第31集团军直属特战大队大队长钟韬中校正与第31集团军军直属医院的李思齐少尉执手相视站立着,李思齐少尉的脸颊上已经满是泪光。

“思奇,我要出发了!”钟韬中校抬起右手,轻轻拭去李思齐少尉面颊上的泪水,低声地说道。

“恩,你要保护好自己!要记得按时换药、吃药……”李思齐少尉刚刚说了两句,眼泪便再次涌了出来,猛地上前,一下子抱住了钟韬中校,“你自己保重,我等着你回来!呜呜呜……”

钟韬中校仅仅抱住怀中这个天使一般的女孩,轻抚着她秀发,他的眼角也微微有些湿润,钟韬低声地在李思齐的耳边说道,“我一定活着回来,活着回来娶你!”

怀中的李思齐用力地点点头,只是眼泪依然不住地流淌着,沾湿了钟韬的作战服。

“思奇,我要出发了。战友们都在等我了!”钟韬轻拍着李思齐的后背,温柔地说道。

李思齐少尉缓缓地脱离了钟韬中校的怀抱,钟韬中校将自己的军官姓名牌放到了李思齐的手中,“我一定活着回来,娶你!”

说完,钟韬中校便咬着牙转身向着直升机走去,泪水再也忍不住奔涌而出,在直升机桨叶旋转时掀起的狂风中,钟韬中校感觉到自己的泪水在飞舞。钟韬中校抬起左手抹了一把眼泪,劲步冲上了直升机,示意着直升机飞行员可以起飞。

钟韬中校迅速来到舷窗旁,透过舷窗,能够看到李思齐看着起飞的直升机,赶紧向前迈了几步,对着起飞升空的直升机用力地挥着右手。钟韬中校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随着直升机的逐渐远去,站在“世昌”号综合训练舰飞行甲板上的李思齐的身影越来越小,钟韬中校低声地嘟囔着,“我一定活着回来!娶你!”

吕宋岛北部地区和林加延湾地区,一架架中国空军和海航的战机呼啸而过,猛烈地轰炸着地面上的日菲联军。吕宋岛上现在已经是乌云密布,狂风肆虐,中国战机投掷的炸弹命中率已经明显下降。这将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空袭,这次空袭之后,在未来二十四小时内,受台风的影响,中国战机将无法出现在战场的天空。

吕宋岛中北部地区的圣地亚哥市的上空,曾经在印尼**暴动中创造了机炮射击新记录的空28师84团团长丁晓钟上校正驾驶着投完炸弹的歼轰-7B战斗轰炸机准备返航。由于中国空军已经停止了从俄罗斯继续进口苏-30战斗机,在战斗中损伤的苏-30战斗机都将被国产的歼轰-7B战斗轰炸机所替代,更换了国产“秦岭Ⅱ”发动机的歼轰-7B战斗机在综合战斗性能上已经达到了苏-30战斗机的水平,歼轰-7B战斗机成为了正逐步实现完全国产化的中国空军替代苏-30系列战机时最好的选择。

丁晓钟上校率领着他的僚机刚刚飞出圣地亚哥市的上空,机载无线电通讯器中突然传来了执行空中预警和指挥任务的空警-200中型预警机的呼叫声,“幺洞、幺洞,有日军战机,立即规避,立即规避。”

与此同时,空警-200预警机通过数据链将日军战机的信息发送到丁晓钟上校和僚机的战机上,看着预警机发来的情报信息,丁晓钟上校不禁倒抽一口凉气,四架台风战斗机正从自己背后猛扑过来,双方的距离已经只剩下80公里!已经执行了五次攻击任务的丁晓钟上校知道日本空军从国内抽调的战机已经再次投入吕宋岛战场了!

“当心日军台风战机的流星远程导弹。”丁晓钟上校在无线电中提醒这僚机,在之前中南南沙战争和与日本空军的交战中,中国战机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流星”远程空空导弹的强大战斗力。在与马来西亚签订停战协议后,中**工人员更是直接从马来西亚皇家空军“买”走了十枚“流星”空空导弹回去研究,但暂时还没有找到应对之策,中国战机此刻还只能靠飞行员的技术自己去进行规避。

“嘀嘀嘀!”丁晓钟上校的话音刚落,两架歼轰-7B战斗机的机载雷达告警系统便急促地响了起来,告警雷达显示来袭的正是“流星”远程空空导弹。

丁晓钟上校与僚机驾驶着战机迅速向着高空冲去,虽然俯冲下去,贴着地面更容易摆脱来袭的空空导弹,但是下面的圣地亚哥市是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主要驻扎地之一,地面上防空炮火密集,两架歼轰-7B战斗机如果俯冲下去的话,即使躲过了“流星”空空导弹,也会被地面上的防空火力撕成碎片。

“砰砰砰!”一连串的锡箔干扰弹被迅速炸开,迅速在两架战机的身后形成了两道信号明显的虚拟目标!“轰!轰!”两枚高速逼近中的“流星”空空导弹未反应得过来,一下子在虚拟的目标上炸开!但其他的四枚“流星”空空导弹则继续扑向了两架歼轰-7B战斗机。

看着雷达屏幕上显示着的四个越来越近的导弹,丁晓钟上校果断地再次打出一排锡箔干扰弹,而后猛地一压战机,打开加力高速向着地面俯冲过去。

“幺五,向低空俯冲,注意规避地面防空火力。”丁晓钟上校看到来袭导弹数量众多,在高空中根本无法规避过去,而爬升的高度再高的话,战机发动机的推力将会受到影响,性能将有所折扣,规避起来更是困难。

两架歼轰-7B战斗机在打出一排锡箔干扰弹后,迅速向着地面高速俯冲下去,又有两枚导弹被干扰弹误导,但剩余的两枚导弹却依旧坚挺,穿过重重干扰,以四倍的音速高速追击上来,动作稍慢一点的僚机顿时间被两枚“流星”空空导弹咬住,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中,僚机顿时燃烧着坠向地面。丁晓钟上校很痛心地看到,只有前舱的飞行员成功地弹射跳伞,后舱的武器控制员没有任何的动静。

“兄弟,祝你好运!”丁晓钟上校向空警-200预警机汇报出僚机被击落的地点和跳伞飞行员即将着落的大概位置,而后便驾驶这战机,打开加力向着吕宋岛西北方向狂奔而去。丁晓钟上校清楚地知道只携带这两枚“霹雳-8”近距空空导弹的歼轰-7B战斗机不可能是“台风”战斗机的对手!

而日本空军的四架“台风”战斗机也没有去追击丁晓钟上校的战机,只是调转航向,扑向了吕宋岛上空中国空军的其他战机分队。

日本西南方面军司令官仓上庆介陆军大将知道,在台风过境期间,受地理条件限制,中国空军出发的台湾岛和福建、广东沿海等地区将比吕宋岛晚数个小时遭受台风的影响,而那几个小时的时间内,中国空军的战机将无法出动,而吕宋岛东南部地区的日本空军却可以趁势出击,打击中**队的登陆部队。虽然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但仓上庆介陆军大将知道,在战场上十分钟都能够改变战局。

顾及到中国二炮部队的导弹攻击,日本空军此次只出动了三个中队的六十架战机先期前往吕宋岛,执行作战任务。其中一个中队的“台风”战斗机负责打击中国空军的空袭分队,另外两个中队的F-2战斗机将在台风过境后,执行对中国登陆部队的轰炸任务。

当钟韬中校率领的特种侦察分队刚刚到达阿格诺地区的临时军营,粗大的雨点便随着狂风砸落下来。钟韬中校丢下厚重的背囊,穿着雨衣在一名少尉军官的带领下前往中**队西线作战群在阿格诺地区建立的临时指挥部。

西线作战群的临时指挥部内,第31集团军参谋长丁翔少将正与第31军直属装甲旅旅长、第2陆战旅旅长和其他几支登陆部队的指挥官们一起研究着即将到来的激战。一旁的模拟沙盘上,几名作战参谋正紧张地作业着。

“参谋长!”钟韬中校走到丁翔少将敬礼说道,同时与其他几名指挥官简单地打了一下招呼。

“钟队长,你部的主要任务就是前出林加延湾地区侦察日菲联军的动向,为指挥部提供最新的情报资料。”丁翔少将开门见山地说道,“同时,指挥部将临时组建六个炮兵群,侦察分队发现有价值的目标后可以直接呼叫炮群进行打击。详细的资料,李参谋已经送到了你的临时指挥部。你部必须在半个小时内将作战任务分配到每一个作战分队。”

“是。”钟韬中校立正回答道,随即立即转身离开,冒雨跑步冲回了第31军特战侦察大队的临时指挥部。

先前参加阿格诺大桥争夺战的第31军特种侦察大队作战分队在配合着第2陆战旅攻下阿格诺市后,便在阿格诺市北郊地区休整,同时担负着建立在阿格诺市北郊地区的西线作战群的前线指挥部外围的警戒工作。在西线作战群的临时指挥部建成后,特战分队的官兵们便建立了第31军特种侦察大队的临时指挥部,第31军特种侦察大队政委主持着临时指挥部的工作。

几台军用笔记本电脑上,清晰地显示着分布在林加延湾和巴丹半岛地区的第31军特种侦察大队各个侦察分队的位置,除去部署在林加延半岛阿格诺地区的六个侦察分队已经完成了任务暂时归建外,其他的二十二个作战分队都在各自预定的作战区域,与日菲联军进行着激战。

“这处区域,是哪个分队?有多少兵力?”钟韬中校指着当初他所率领的作战分队执行任务的区域对着政委开口问道。

“202小组和204小组。都是在你们撤出战场后进入的,两个战斗小组各六人。”政委迅速回答道,与普通部队的政治军官不同,特种侦察大队的政委既是部队政治工作的核心,同时在作战指挥上同样是一把好手。

“这里靠近林加延市,日菲联军进攻阿格诺地区的重点方向,两个战斗小组根本不可能监视住日菲联军的动向。”钟韬中校微皱着眉头说道。

“师成彦。”钟韬中校喊来自己的心腹爱将。

“到。”正在临时指挥室内看着作战计划的师成彦中士迅速跑步过来。

“立即将一起从世昌舰上前来的弟兄们集结起来,再到指挥部中抽调几个人,组成一个16-20人的作战分队,待命。”钟韬中校迅速下令道。

随即钟韬中校转身对着政委说道,“我带队到这里,加强那里的警戒力量,你在指挥部守着,协调各个部队作战。”

“不行,你身上有伤,我带队去,你在这里指挥。”政委很干脆地拒绝道。

“我的大政委,到时候打急了,我下令那些兔崽子们杀俘,事情闹大了怎么办?你也知道我对小鬼子和菲佣猴子没有丝毫的好感。”钟韬中校坏笑着说道,“我去前线最多杀一路,我在指挥部的话,可就是同时杀二十几路了,到时候想瞒都瞒不住……”

“你小子想存心气死我!”政委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但一想到平日里这位搭档的表现,他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幽幽地说道,“你小子得改改整天喊打喊杀的臭毛病,都31的人了,还是光混……”

“政委,你out了,咱们钟队已经有对象了,军直属医院的,超漂亮!”刚刚集结好部队走进指挥部的师成彦中士听到政委的话后,笑着说道。

“啥!”政委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上下扫视着一副小人得志模样的钟韬,惊讶地说道,“你小子不是才去两三天吗?闪击战啊!”

“那是。”钟韬中校收拾着自己的装备,自信地说道,只是俯身收拾装备时,眼中流露出一丝的依恋。

收拾好装备的钟韬中校拿出纸笔,匆匆地写了一纸条,交给政委,“如果我回不来,帮我交给31军直属医院的李思齐少尉。”说完,钟韬便背着自己的作战背囊与师成彦中士一起走出了临时指挥室。

政委打开细心折叠好的白纸,白纸上只写着七个忧伤的小字,“忘了我,祝你幸福”。

政委走到临时指挥室门口,望着逐渐消失在雨帘中的钟韬中校,微微叹了口气,小心的将钟韬中校的纸条,或者遗书更为合适,折叠好,放在了贴身的口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