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9 血雨腥风3

29.血雨腥风(3)

福建省武夷山西麓的森林中,一辆辆体型巨大的导弹发射车披盖着厚厚的伪装网,开出了平日里隐蔽的洞库,在森林中间预留的发射阵地上展开,一个个粗大的导弹发射筒缓缓地起竖起来,直刺苍穹。

台湾岛衡山指挥所的一号指挥大厅内,指挥大厅墙壁上的液晶显示屏上正显示着吕宋岛东南部地区的几座日军空军机场五分钟之前的卫星侦察图片。只是那里此刻正遭受台风的影响,乌云覆盖,严重影响了侦察卫星观察的效果。

这是翔龙无人侦察机拍摄的侦察图片。任超中将将显示屏上的照片切换成翔龙远程无人侦察机传回的最新的图片,由于云层过厚,我们不得不让翔龙无人侦察机降低飞行高度进行侦察,已经有一架翔龙无人侦察机被日军的地面防空火力击落。

根据侦察照片和我们的情报人员得到的情报判断,日本空军向吕宋岛东南部的机场派驻了三个战斗机中队,包括20架‘台风’战斗机和40架f2战斗机。南洋战区情报部主任钱淑娴少将开口说道,至于部署在这些机场周围的防空力量,数量规模过于庞大,我们有限的情报人员暂时还没有掌握到确切的情报资料。

日军的这三个战斗机中队刚刚抵达吕宋岛就击落了我军的12架各型战机,来势汹涌啊!林峰空军中将拿着统计出来的阵亡和失踪飞行员的名单,有些恼怒地说道,至于那些防空力量,并不重要,想要拦截住我们一个东风21导弹旅的群攻,只怕日本军队所有的爱国者导弹全部部署在机场附近才能有所作为。

日军选择在吕宋岛与我军决战,绝对是个错误的选择。朱震宇中将看着已经被中国二炮纳入打击范围的日军机场说道。

日军是对他们的海军过于自信,他们以为两个轻型航母战斗群便能够击败中国海军,殊不知中国海军最近二十多年时间内,演练的最多的就是打击美军的航母战斗群。林峰空军中将也微笑着说道。

命令二炮部队,打掉日军的机场。朱震宇中将冷笑着看着日军机场的侦察照片果断地下令道。

攻击命令被迅速下达到了参加攻击任务的第811导弹旅旅指挥部,随后具体的攻击任务被下传到了各导弹发射连,顷刻间,一枚枚东风21甲中程弹道导弹呼啸着扑向遥远的吕宋岛。

在刺耳的防空警报声中,部署在吕宋岛东南部地区机场周围的日军防空导弹阵地上,一队队的日军官兵们冒雨进入各自的阵地,一辆辆雷达车迅速开启,搜索着高空俯冲下来的数十个高速目标,一枚枚爱国者pc2/3防空导弹呼啸着冲破导弹发射箱迎向天空,只是这些防空导弹刚刚迎上来袭的东风21甲弹道导弹,尚未来得及引爆弹头,东风21甲弹道导弹便呼啸而过,扑向了地面上的目标。

部署在那些机场周围地区的防空导弹阵地连续发射了将近两百枚各型防空导弹,但只是击落了九枚东风21甲中程弹道导弹,其他的三十九枚导弹全部扑向了各自的目标。

吕宋岛东南部地区,日军辛苦修复起来的的五座空军机场在狂风暴雨中迎来了九天之上落下的重锤,东风21甲弹道导弹的高爆弹头和子母弹头猛烈地撞击在一座座机场上,发出猛烈的爆炸,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几座机场顷刻间成为了一堆堆的废墟。所有人都知道,经过这样的倾盆大雨的浸泡,这些机场的修复工作将更加的艰难。

林加延半岛,三描礼士山北麓的丛林中,第31军特种侦察大队大队长钟韬中校率领着重新成立的201作战小组,小心地前进着。这里已经接近了林加延市,菲军第4步兵师的第1步兵旅就部署在这里,同时,根据其他侦察分队发来的情报,日军第8师团第42机步联队的其他部队也已经转移到了这里。

虽然狂风呼啸,但在茂密的丛林下面,狂风的影响不是很大,只是倾盆而下的暴雨严重影响了侦察分队的视线和对周围异常声音的辨别能力。作为整个侦察分队的尖兵,师成彦中士依旧行进在队列的最前端,依旧是右手飞刀,左手握着05式微声冲锋枪。

师成彦中士小心的拨开一片芭蕉叶,突然发现自己正前方的三十余米外的地方,一队身着日军丛林迷彩雨衣的士兵正小心的前进着。对面行进中的日军同样遭受着暴雨的影响,并没有提前发现迎面走来的中国侦察兵,直到面前的芭蕉叶后突然露出的一张涂着迷彩油的脸庞,才令大吃一惊日军士兵顿时反应过来。

哒哒哒。来不及多想,师成彦中士迅速举起左手中已经子弹上膛的05式微冲,猛地扣动着扳机,密集的子弹迅速扑向了行进在最前方的两名日军士兵的胸膛。与此同时,师成彦中士闪到了芭蕉树的树根处,师成彦中士刚刚蹲下,一窜子弹便打在了他的先前的位置上,打得芭蕉叶四处横飞。

是日军的侦察分队。师成彦中士从对手的身手中很快判断出对方的身份,通过无线电耳麦通知着后面的钟韬中校。听到雨中传来的微弱的枪声时,身后的侦察兵们就已经迅速就地隐蔽,得到师成彦中士的敌情通报后,钟韬中校迅速命令六名侦察兵从两侧向着前方的日军小分队背后包抄过去。其他的侦察队员则快速地向着冲去,支援两百米外的两名尖刀队员。

师成彦中士已经撤离了原先的位置。日军侦察分队显然发现师成彦中士和另一名侦察兵只是开路的尖刀,主力部队尚未跟上,日军侦察分队立即集中着火力,全力围攻着师成彦。

密集的子弹打在师成彦中士和另一名侦察兵隐蔽的位置附近,不时还落下一两枚40毫米榴弹,无数弹片打在树叶上沙沙作响。师成彦中士与同伴只能偶尔抽个时机举枪连打几个点射,只是他们刚刚开火便会遭到日军的猛烈压制。

妈的。师成彦伏在一棵大树的后面,很是郁闷地躲避着袭来的弹雨,日军侦察分队凶猛的火力压制得师成彦两人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只得被动地躲避着日军的打击。

三颗黑色的小圆球快速地飞了过来,师成彦大吃一惊,是手雷!师成彦急忙向着右侧猛地一个翻滚,同时收拢起身体躲在一颗石头的后面。就在这时,三声爆炸声从身后传来,伴随着无数的爆炸破片打在了师成彦隐蔽的石头上。

狂风吹拂的暴雨中,师成彦突然闻到了一阵浓烈的血腥味,是从他战友的方向传来的,师成彦赶紧从石头下面探出头,透过雨水模糊地看到,刚才与他隐蔽在相近位置的战友此刻正倒在了血泊之中,殷红的鲜血顺着战友的双腿流下来,顺着丛林中的雨水流淌着。

师成彦中士立即探头观察着日军的动向,见日军正端着步枪成散兵线向着自己原来所处的位置摸来。师成彦中士摸出一颗手雷,打开保险,对着冲锋中的日军扔了过去,没有丝毫的停留,师成彦立即俯身快速地冲到了倒在地上的战友旁,将受伤的战友拉到一棵大树的后面。

师成彦迅速拿出急救包,拿出纱布帮着战友包扎伤口,只是战友的双腿上至少扎进了十几个手榴弹的破片,两条双腿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师成彦微皱着眉头,撕开战友的裤子,将止血胶涂在战友腿上的伤口上,拿着纱布给战友包扎着。

飞刀,你快走……别管我……满嘴是血的战友吃力地推了一把师成彦,就在这时,几发子弹横扫过来,其中一发打在了师成彦拿着纱布的左手上,小拇指和无名指被灼热的子弹齐齐打飞。

飞刀,快走!受伤的战友着急的喊道,队长们还在后面,你得让队长他们做好战斗准备。

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师成彦一听感觉有几分道理,便俯身借助着丛林的掩护,向着后面队长所在的位置冲去。刚刚走出三十余米,师成彦中士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日军89式步枪的射击声,紧接着便是一声中国制821式卵形无柄手榴弹的爆炸声。

师成彦顿时愣住了,他猛地醒悟过来,在遭遇到日军侦察分队的时候,自己便已经向钟韬队长通报了情况,队长肯定早有准备。师成彦中士转身透过茂密的丛林看到原先战友躺着地方已经只剩下一堆碎肉和遍地的鲜血,还有一名日军侦察兵的尸体!日军侦察兵尸体的旁边还站立着三名日军侦察兵。

嗖!一支柳叶形飞刀闪过一阵寒光从师成彦右手中飞窜出去,一下子扎在了一名日军侦察兵的喉咙上,飞刀刚刚飞出,师成彦的右手便已经举起了05式微冲,对着另外两名日军侦察兵猛扣着扳机,密集的子弹精准地打在了两名日军侦察兵的面颊上,顷刻间鲜血和脑浆在风雨中飞舞。

举枪射击中的师成彦中士突然感觉到右肩一麻,一股巨大的力量撞击着他的右肩,一颗步枪子弹穿透了防弹衣钻进了师成彦的右肩之中,师成彦右手中的05微冲也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

师成彦的目光快速的扫视着四周,在11点和1点钟方向,各有两名日军士兵正向着师成彦中士逼近过来,师成彦忍着右肩传来的剧痛,侧身向左倒去,倒下的时候,满是鲜血的左手迅速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飞刀,即将着地的瞬间,带血的飞刀闪电一般扑向了1点钟方向的一名日军侦察兵。

虽然没有听到日军侦察兵的惨叫声,但师成彦对着自己的飞刀有着足够的信心。倒地后的师成彦中士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根本使不上劲,而只剩下三根手指的左手连手枪都握不住,只能用飞刀了!

师成彦迅速抽出一把柳叶飞刀,捏在手中,小心地从地上爬起来,警惕地观察着日军的情况,当看到三名日军侦察兵散开扑向自己的时候,师成彦感觉到了自己的末日。

砰!砰!砰!三声清脆的枪声穿过雨帘,几乎同时传入师成彦中士的耳中,熟悉的枪声令师成彦心头一震,这是88式5.8毫米狙击步枪的声音!

师成彦中士迎面的三名日军侦察兵同时被子弹击中了眉心,数名端着95式突击步枪的侦察队员快速的从师成彦中士身旁扑向了前方倒在地上的日军侦察兵。

看着到达的战友,师成彦中士终于轻舒了一口气,躺在了雨水横流的地面上,任雨水打在自己的脸庞上。

更多的侦察兵从身后冲了出来,一名侦察兵迅速取出急救包,帮助师成彦处理着伤口。钟韬中校来到了师成彦中士的身旁,看了一下师成彦的伤势,轻拍了一下师成彦的左肩,率领着部队继续向着前方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