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 血雨腥风6

2.血雨腥风 6

吕宋岛北部的加塔兰河北岸,中国澎湖军区的第66陆战旅守卫的阵地上,不断有炮弹落下,炸出一个个巨大的弹坑,而倾盆的大雨顷刻间便会将弹坑灌满。『可*乐*言*情*首*发』

陆战66旅的防御阵地经过五个多小时炮火的摧残,加上暴雨的侵袭,早已经变得泥泞不堪,原本担负机动作战任务的陆战66旅两栖战车营的05式两栖步战车充当起了战场运输车和救护车。优异的越野机动能力使得05式两栖步战车可以轻松地行驶在泥泞的阵地上,源源不断地将各种武器弹药、食品、药品从后方运送到一线阵地的海军陆战队员们手中,同时将前线受伤的战友和阵亡队员的尸体运回后方。

加塔兰河北岸一处隐蔽的防炮掩体中,第66陆战旅参谋长俞伯强上校正透过炮兵观察镜望着河对岸菲军的动向,瓢泼的大雨中,俞伯强上校只能看到河对岸的菲军阵地上一片沉寂。俞伯强上校知道平静的背后肯定是暗潮汹涌,日菲联军肯定正在积蓄实力,毕竟一旦台风过去,日菲联军想要把中**队赶下大海将更加困难。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呼啸声,数十发大口径榴弹呼啸着砸落在陆战66旅的阵地上。俞伯强上校从炮弹的呼啸声中能够判断出这些炮弹中除了菲军之前一直使用的105毫米榴弹外还有120毫米迫击炮弹。

在遭到日菲联军的炮击后,加塔兰河北岸陆战66旅阵地纵深区域的炮兵部队迅速做出反应,火炮定位雷达迅速判定了菲军的炮兵阵地,片刻之后,无数炮弹呼啸着从陆战66旅阵地上空掠过,飞过加塔兰河,砸向了日菲联军的炮兵阵地。

“报告,炮兵营急电。”一名身背着单兵无线电台的士兵走到俞伯强上校身旁说道,“炮兵营报告,对面的日菲联军中拥有着自行迫击炮,初步判断为日制96式120毫米自行迫击炮。”

俞伯强上校听到通信兵的汇报,眉头微皱了一下,他知道这些自行迫击炮肯定来自日军的第6机步师团,看来日军的动作比自己预料得要快。

“命令三营立即进入阵地,准备战斗。”俞伯强上校的眼睛离开了炮兵观察镜,对着身后的陆战66旅三营营长下令道。随即穿上雨衣走出了掩体,登上一辆05式两栖步战车返回自己的指挥所。

回到指挥所后,俞伯强上校立即下令充当预备役的陆战四营进入预定阵地;同时下令两栖战车营的三个突击车连立即集结,准备战斗;而两栖战车营的机步连的05式两栖步战车则继续充当着战场运输车的角色。

“让三营和四营将炮兵连的105毫米榴弹炮和120毫米迫击炮暂停还击,同时将射击坐标标定为加塔兰河南岸河岸地区,准备打击日菲联军的渡河部队。”俞伯强上校看着地图对着身旁的作战参谋下令道。

“命令支援营将放出无人侦察机,侦察对面日菲联军的动向。”俞伯强上校看了一会地图又抬头对着作战参谋说道。

陆战66旅支援营的阵地上,两辆中型卡车上的雨布被官兵们掀开,两架中翔二号无人侦察机露了出来,经过紧张的调试之后,两架无人侦察机冒雨冲上了天空,飞向了加塔兰河南岸地区的日菲联军阵地。

两架无人侦察机在风雨中飘摇着,恶劣的天气考验着中翔二号无人机的性能,幸好前出的距离不是很远,没有影响无人机与后方地面控制中心之间的联络。两架无人侦察机仅以80米的飞行高度在日菲联军的阵地上盘旋着,一辆辆菲军的61式坦克、60式装甲运兵车和日军的89式步战车、96式120毫米自行迫击炮车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陆战66旅支援营无人机分队地面控制中心的电脑屏幕上,同时出现的还有大量的橡皮艇和坦克架桥车辆!

“嗖!嗖!嗖!”加塔兰河南岸的日菲联军阵地上,突然窜起了五条白色的烟柱,五枚日制91式便携式防空导弹呼啸着扑向了天空中的两架无人侦察机,“轰!轰!”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中,两架中翔二号无人侦察机顷刻间被炸成了碎片。

击落了中**队的两架无人侦察机后,加塔兰河南岸的日菲联军也迅速行动起来,菲军第3轻装甲旅的数十辆61式坦克快速地冲到了加塔兰河南岸,一字排开,平放着炮管对着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猛烈开火着,一发发90毫米穿甲弹和高爆榴弹雨点般地砸在陆战66旅的阵地上,陆战66旅几处比较醒目的火力点顷刻间被炸成了一堆废墟。同时,数十辆61式坦克上的m2式12.7毫米重机枪也对着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猛烈扫射着。

面对着日菲联军的猛烈攻势,陆战66旅的反击立即展开。守卫在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的是陆战66旅的第三陆战营和第四陆战营,这两个营都只是轻装步兵部队,而陆战66旅的陆战一营装备着美制aav7两栖战车,陆战二营则装备着“云豹”步战车。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是原台湾陆军缺乏合适的两栖战车,二是他们不像大陆海军陆战队一样有着明确的登陆作战任务,陆战66旅建设时是按照快速反应部队的要求建设的,陆战66旅需要能够适应各种战场环境下作战。虽然陆战66旅的三营和四营在突击能力上比不上一营和二营,但三营和四营都专门加强了炮兵力量,两个营的炮兵连各自装备着四门64式105毫米榴弹炮、六门t-63式120毫米迫击炮、八门t-75式20毫米机关炮!火力强度足以媲美大陆海军陆战队中以营连级火力凶猛著称的第5步兵旅。

加塔兰河北岸地区陆战66旅三营和四营的八门64式105毫米榴弹炮和十二门t-63式120毫米迫击炮同时开火,一时间密集的大口径炮弹密集地落在了菲军61式坦克群的附近,纷飞的弹片打在菲军的坦克上哗啦作响,偶尔有一两发120毫米迫击炮弹直接命中了目标,将一辆倒霉的61式坦克炸成了废铁。

与此同时,一枚枚“陶2”式反坦克导弹呼啸着飞向加塔兰河南岸,一阵阵耀眼的火光中,一辆辆61式坦克顷刻间被炸成了废铁。但陆战66旅反坦克小组的发射位置也暴露在菲军坦克面前,密集的炮弹和机枪子弹砸在一个个“陶”式反坦克导弹发射阵地上,来不及撤退的海军陆战队员纷纷倒在了自己的阵地上。

片刻之后,数十道白色的尾烟几乎同时从加塔兰河北岸陆战66旅的阵地上窜了出去,数十枚“红隼”反装甲火箭弹呼啸着扑向了加塔兰河南岸的菲军坦克群,一连窜的爆炸声从河对岸传来,发射完火箭弹的海军陆战队员们顾不得观看自己的战果,丢掉手中的火箭筒,快速地钻进了附近的防炮掩体中。

在密集的反装甲火箭弹的攻击下,十数辆61式坦克被炸成了一堆堆燃烧的废铁,令陆战66旅的官兵们吃惊的是,这些菲军坦克居然没有撤退,而是继续坚守在加塔兰河南岸地区,继续打击着北岸中**队的阵地,只是这些坦克开始来回开动着,而不是像刚才那样停在原地充当着固定炮塔。

这时,成队队的菲军步兵扛着一艘艘橡皮艇冲到了河边,一艘艘橡皮艇被抛到河中,而后成群的菲军步兵登上了橡皮艇,在坦克群的掩护下,快速地向着加塔兰河北岸划来。

与菲军步兵同时出现的还有十数辆体型巨大的装甲车,这些装甲车在加塔兰河北岸陆战66旅官兵们眼中再熟悉不过,在陆战66旅陆战一营就装备着五十多辆同样型号的战车——美制的aav7a1式两栖装甲车!

隶属于菲律宾海军陆战队的16辆aav7a1式两栖装甲车在战前被加强给了第3轻装甲旅,以加强第3轻装甲旅在卡加延河流域作战时的战场适应能力。此刻,这些两栖战车在61式坦克群的掩护下直接冲入了加塔兰河中,浮水向着加塔兰河北岸冲去。

这些两栖战车的身后,一辆辆装载着架桥设备的履带车快速冲到了河边,将一块块架桥的设备丢入河中,日菲联军的工程兵在坦克和两栖战车的掩护下迅速展开了架桥作业。

“炮兵营工蜂连,立即对加塔兰河南岸地区进行火力覆盖。”陆战66旅的前线指挥部内,俞伯强上校拿着电话机大声地向炮兵营下达着命令。片刻之后,数百发117毫米火箭弹呼啸着落在了加塔兰河南岸地区的日菲联军阵地上,正在进行架桥作业的日菲联军工兵伤亡惨重。

守卫在加塔兰河北岸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面对着河面上快速逼近的菲军登陆部队,没有丝毫的客气,一门门t-75型20毫米机关炮被从阵地中拖了出来,同时拉出阵地的还有陆战66旅三营、四营各主力连炮兵排的t-75型81毫米迫击炮,各排装备的t-75型60毫米迫击炮、t-83式自动榴弹发射器。

随着一声令下,密集的迫击炮弹呼啸着落在加塔兰河南岸的菲军61式坦克群中,这些迫击炮将负责牵制菲军坦克的注意力,打击河面上菲军部队的任务将由t-75型20毫米机关炮和t-83式自动榴弹发射器来完成,顷刻间,数十条弹链横扫过加塔兰河河面,没有任何防护能力的橡皮艇顷刻间被密集的炮弹和榴弹撕成了碎片;那些拥有着一定防护力的aav7a1两栖战车也被t-75型20毫米机关炮打得千疮百孔,三四辆两栖战车由于伤势过重,沉入了加塔兰河中。

至于那些正在架桥的日菲联军工程兵们在陆战66旅的弹雨扫射下,也是死伤惨重,被迫暂时中止了架桥作业。残存下来的橡皮艇和两栖战车也迅速退回到了加塔兰河南岸地区,重新商讨着应对的策略。

加塔兰河北岸地区,中国海军陆战66旅的火力显然令日菲联军大吃一惊,因为菲军在之前已经对加塔兰河北岸发起了六次进攻,但在之前的进攻中,中国海军陆战队并没有使用20毫米机关炮和迫击炮,只是利用机枪和榴弹发射器便打退了菲军的进攻。

“陆战66旅装备的那些20毫米机关炮在台湾军队最主要的任务便是阻止对方登陆。想要渡过加塔兰河,我们必须摧毁支那军队的那些20毫米机关炮。”日菲联军的日军指挥官在一辆82式装甲指挥车中对着身旁的几位菲军军官说道,“集中炮火轰击支那军队的河岸地区,将支那人的河岸阵地彻底摧毁。”

加塔兰河南岸,日菲联军的纵深阵地上,菲律宾陆军第2独立炮兵团、菲军第4步兵师炮兵营、第12步兵师炮兵营和日军第6机步师团第20机步联队重迫击炮连的数十门105毫米榴弹炮和120毫米迫击炮同时调整着射击诸元,伴随着日菲联军炮兵指挥员的一声令下,顷刻间,密集的大口径炮弹呼啸着砸向了加塔兰河北岸的中国海军陆战队阵地。

陆战66旅的前沿指挥部内,俞伯强上校举着望远镜看着河岸地区绵延的爆炸,迅速对着身旁的作战参谋说道,“命令炮营全力压制日菲联军炮兵火力。同时告诉三营长,让战士们进入掩体内躲避炮火,不要为了几门机关炮白白牺牲。”

俞伯强上校知道那些t-75型20毫米机关炮一直是海军陆战队员们的最爱,但此刻,他知道日菲联军炮火重点打击地就是那些对渡河部队杀伤力极大的机关炮,当初在太平岛上,就有许多陆战队员坚守在机关炮的阵地上被南海同盟的空军战机炸成了碎片,俞伯强不希望一个多月前的惨剧在此刻再次上演。

就在陆战66旅前线指挥所后侧两公里处的陆战66旅炮兵营的阵地上,一门门10式155毫米轻型榴弹炮正高扬着炮管,对着加塔兰河南岸的日菲联军炮兵阵地猛烈开火着。完成了填装的12门“工蜂-6”型117毫米火箭炮调整好设计诸元后,也开始了再次的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