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 血雨腥风7

3.血雨腥风 7

日菲联军的炮兵部队对着加塔兰河北岸的滩头阵地进行了五分钟的火力急袭后,除了第20机步联队的重迫击炮连和第4步兵师炮兵营继续对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河岸阵地进行炮击外,其他的火炮迅速调转炮口,开始压制着北岸地区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炮兵。『可*乐*言*情*首*发』

短短的五分钟内,日菲联军便被中国海军陆战66旅炮兵营摧毁了九门105毫米牵引榴弹炮和一门120毫米自行迫击炮。这样的损伤使得日菲联军炮兵部队不敢无视,谁都知道这种天气环境下的双方对阵,炮兵就是最强大的火力支援。

与此同时,刚刚退却到了61式坦克群后面的十余辆aav7a1式两栖装甲车再次冲了出来,十余辆aav7a1两栖装甲车分散开来冲入加塔兰河中;装甲车的身后,数十艘橡皮艇被投入河中,数百名菲军步兵搭乘着橡皮艇向着加塔兰河对岸划去。

发现菲军再次渡河,加塔兰河北岸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迅速展开反击,一门门没有被日菲联军炮火摧毁的t-75型20毫米机关炮再次怒吼起来,只是这一次的火力密度比刚才小了许多,而81毫米和60毫米的迫击炮火力也薄弱了许多。加塔兰河北岸的陆战66旅三营各班排所属的机枪、榴弹发射器纷纷架设起来,冒着日菲联军猛烈的炮火对着加塔兰河河面和南岸地区猛烈扫射着。

密集的机关炮弹和机枪子弹在加塔兰河河面上打起一排排的小水柱,没有任何防护能力的菲军橡皮艇一被击中,几乎瞬间就会下沉,落水的菲军步兵们则抓着裹着塑料袋的自动步枪奋力地向着北岸游去。其实这些菲军士兵也不想如此拼命,只是菲律宾陆军司令维克多·伊布拉多中将已经给菲军的各参战部队下达了死战到底的命令。此刻,就在加塔兰河南岸的61式坦克群的身后,数十名菲军宪兵正架设着机枪堵在那里,准备射杀任何一个敢后退的官兵。

密集的弹雨横扫过河面,不断有菲军步兵被子弹击中,顷刻间加塔兰河面上横尸遍布。而陆战66旅三营的阵地上,一挺挺扫射中机枪和榴弹发射器也不断地被南岸菲军的61式坦克发现和摧毁,许多海军陆战队员与自己心爱的武器一起被突然袭来的炮弹炸成了碎片,鲜血顺着雨水顷刻间染红了加塔兰河北岸陆战66旅的守卫阵地。

陆战66旅两栖战车营机步连的十余辆05式两栖步战车刚刚想三营运送了一批武器和弹药,准备装载着伤员返回后方阵地时,发现三营阵地上的火力正迅速地薄弱下来,经过几番血战,三营已经减员达到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官兵们基本上都带着伤,三营的重武器也已经消耗殆尽,后续的四营正快速地进入三营的阵地,加强三营的力量。而这时,河面上,菲军的aav7a1式两栖装甲车和橡皮艇已经逐渐逼近到了北岸岸边。

“杀!”两栖战车营机步连连长在车载无线电中大喊一声,随即那辆立着两根天线的05式两栖步战车便轰鸣着冲了上去,30毫米炮塔迅速对准着一辆即将抵达岸边的aav7a1式两栖装甲车,十数发30毫米穿甲弹顷刻间横扫过去,那辆aav7a1式两栖装甲车中突然发出了一连窜沉闷地爆炸声,整辆战车冒出了浓浓的黑烟,片刻之后便沉入了河中。

十余辆05式两栖步战车同时冲到了加塔兰河北岸岸边,密集的30毫米穿甲弹和杀爆榴弹横扫过河面,同时夹杂着几枚拖着白色导线的红箭-73c反坦克导弹,一声声剧烈的爆炸声中,即将到达加塔兰河北岸的十余辆菲军的aav7a1式两栖装甲车顷刻间全部被打入水底。

至于这些装甲车身后跟随着的橡皮艇,他们的命运则更加的悲惨,在05式两栖步战车和陆战66旅三营各种型号轻重机枪和榴弹发射器的扫射下,数十艘橡皮艇全部被打沉,只留下数百名菲军士兵慌乱着在水中扑来扑去。对于这些菲军猴子,陆战66旅三营的官兵们没有丝毫的同情,密集的弹雨迅速招呼过去。片刻间,加塔兰河面被染成了红色,数百具菲军的尸体与燃烧的橡皮艇一起漂浮在河面上。

加塔兰河南岸的日菲联军惊讶地看着瞬间被逆转的战局,即将成功的登陆被中国海军陆战队的装甲车顷刻间毁灭。加塔兰河南岸菲军的61式坦克迅速装填上穿甲弹,对着北岸中国海军陆战队的05式两栖步战车开火,尽管菲军装甲兵们操纵61式坦克还不是很熟练,但借助着数量的优势,还是一举击毁了陆战66旅的三辆05式两栖步战车。

陆战66旅两栖战车营机步连的其他几辆05式两栖步战车迅速停止了对河面上菲军步兵的扫射,将炮管对准了河南岸的菲军坦克,先进的火控系统快速地搜索着目标,数秒钟后,一枚枚红箭-73c反坦克导弹便呼啸着扑向了加塔兰河南岸的菲军坦克群。

正当中国海军陆战队的05式两栖步战车与菲军的61式坦克激战的时候,菲军61式坦克群的身后突然冲出了数十辆日军丛林迷彩涂装的89式步战车!赶上来的日军89式步战车迅速开火,密集的35毫米穿甲弹夹杂着79式“重马特”反坦克导弹呼啸着和扑向北岸的05式两栖步战车。

在日菲联军优势兵力的围攻下,剩下的几辆05式两栖步战车也相继被击毁,成为了一堆堆燃烧的废铁。摧毁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装甲车后,日菲联军的61式坦克和89式步战车再次将炮口对准了加塔兰河北岸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的阵地猛烈开火。

日军工程部队的数辆92式浮桥车在坦克步战车火力的掩护下快速冲了上来,将浮桥投入河中,一名名身着防弹背心的日军工兵冒着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弹雨进行架桥作业;河面上,百余名日军步兵划着二十余艘橡皮艇在身后坦克步战车的掩护下,拼命地向着北岸划去。

日军步兵的火力显然比菲军要强悍地多,每一艘橡皮艇上都架设了一挺机枪或自动榴弹发射器,并且日军使用的橡皮艇上都安装了一台小引擎,二十余艘橡皮艇前方喷吐着致命的火舌快速地冲向了加塔兰河北岸。

刚刚接防了三营阵地的四营官兵们立即操起各种武器对着河面上高速逼近的日军猛烈扫射着,只是加塔兰河南岸日菲联军猛烈的炮火压得陆战66旅四营官兵们几乎抬不起头来,许多露出半个身子操纵机枪和榴弹发射器扫射的海军陆战队员被日军89式步战车发射的35毫米机关炮弹削去半个身子,牺牲在了自己的阵地。

数十秒后,躲过了打击的十数艘日军橡皮艇终于成功地冲上了加塔兰河北岸的土地,橡皮艇刚刚冲上北岸,艇上的日军步兵便扛起“卡尔·古斯塔夫”84毫米火箭筒对着北岸中**队阵地上出现的火力点扣动了扳机,片刻间数十枚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烟扑向陆战66旅四营的阵地,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中,多个火力点被日军步兵摧毁。成功上岸后的日军步兵迅速组成以班组为单位展开,分散着向中**队的阵地展开了进攻。

“命令四营坚守阵地,挡住日菲联军主力部队过河;三营将上岸的日军分队赶出去。”陆战66旅的前沿指挥所内,接到前沿阵地最新情报的俞伯强上校立即下令道。

加塔兰河北岸的中**队阵地上,刚刚被四营接管了阵地准备撤退的三营接到俞伯强上校的命令后立即再次投入了战场。陆战66旅三营一百多名没有受伤或伤势较轻的官兵们迅速以班排为单位,冲出已经被炮火和暴雨冲垮的阵地,扑向了正以小分队攻击前进的日军步兵。

磅礴大雨中,浑身血迹和泥水的陆战66旅的陆战队员们端着t91式自动步枪在身后狙击手的掩护下,踏着泥泞的阵地扑向日军上岸的步兵分队。阵地经过日菲联军的猛烈炮击,再经过大雨的冲刷,除了遍布的弹坑和十余辆被击毁的05式两栖步战车的残骸,几乎没有藏身的地方,陆战66旅三营的陆战队员们便在雨中与日军的步兵面对面地较量着。

在面对面的较量中,有狙击手支援的三营迅速占据了战场的主导权,日军作战分队中的机枪手和榴弹器发射手是中国海军陆战队狙击手重点关照的对象,清脆的枪声中,一名又一名手持着机枪扫射的日军步兵被呼啸而至的7.62毫米狙击步枪子弹夺去了生命。失去了机枪和榴弹器火力支援的日军步兵很快被优势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牢牢压制住,而后,一枚枚40毫米榴弹砰砰地打向了日军步兵分队的阵地中。

“三营立即撤入阵地,三营立即撤入阵地。”正当三营的官兵们准备一鼓作气,将已经被压制住的日军步兵分队彻底解决的时候,他们的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三营营长急切的声音。三营的官兵们抬头一看才发现,加塔兰河上,一座浮桥已经建成,一辆架设着重机枪的日军高机动车正从浮桥上高速向着北岸冲来,而高机动车的身后,是一辆辆日军的89式步战车。

三营营长看着正在渡河的日军机械化部队,很是恼怒地一拳砸在了战壕中的墙壁上,大声地在无线电耳麦中向着全营下令道,“三营全部进入阵地,与四营一起坚守阵地。”

三营营长看着即将冲过浮桥,踏上加塔兰河北岸的那辆日军高机动车,狠狠地对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疾步走到身旁的一名操纵着m107式12.7毫米大口径狙击步枪的狙击手旁边,拉开狙击手,抓过狙击枪,瞄准着高速前进中的日军高机动车,猛烈地扣动了扳机,高机动车上操纵着车顶上那挺m2h重机枪扫射的日军步兵一下子被削去了半个身子。击发完后,三营营长立即退出弹壳,子弹上膛,再次瞄准高机动车驾驶座的位置,扣动了扳机,三营长感觉到自己的右肩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很撞了一下,而瞄准镜中,那辆日军的高机动车突然一个猛地左拐,一下子冲入了加塔兰河中。

“咚咚咚!”数发机关炮弹突然在三营长附近爆炸,三营长身后一直跟随着的通信兵被纷飞的弹片击中,闷哼一声倒在了血泊中;而三营长的左臂也被两枚弹片击中,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妈的。”三营长看着倒地的通信兵郁闷地骂了一句,将狙击枪还给了狙击手,自己用纱布把左臂的伤口匆匆包扎了一下后,便拿着t91式自动步枪进入阵地中,准备阻击日军的进攻。

十数发“红隼”反装甲火箭弹同时呼啸着扑向浮桥上的日军步战车,同时密集的迫击炮弹也落在了日军架设的浮桥附近,炸起密集的水柱。

只是渡河中的日军第20机步联队对于密集的炮火根本就是熟视无睹,一辆辆89式步战车全速向着北岸冲击着,一旦有战车被击毁,后面的战车会直接将其推下浮桥,而后继续前进。

终于,日军的第一辆89式步战车冲过了浮桥,冲上了加塔兰河北岸,虽然这辆步战车刚刚到达北岸便被呼啸而至的“陶2”式反坦克导弹摧毁,但越来越多的日军89式步战车还是成功冲过了浮桥。更加危险的是,就在中**队的注意力集中在这座浮桥上的时候,另外两座浮桥的架设工作也已经进入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