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5 血雨腥风9

5.血雨腥风(9)

加塔兰河南岸地区的公路上,一辆辆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和89式步战车正高速行进着,尽管不时会遭到中**队特战小分队的骚扰性阻击,但日军对于这些小分队根本不予理睬,遭到骚扰时便是一通机枪或机关炮扫射,根本不与中国特战分队纠缠,直扑加塔兰河。

数以百计的坦克、步战车、自行火炮和各种支援车辆如同一条钢铁长龙在雨中向着战场滚滚前进。

在距离加塔兰河两百余公里的巴布延群岛的达卢皮里岛上,华东军区第1集团军第9炮兵师第16炮兵团远程火箭炮营的一辆辆丛林迷彩涂装的“神鹰-400”远程火箭炮发射车纷纷开出了临时的车库,开到了预先设定好的发射阵地上。身着雨衣的火箭炮营的官兵们掀开了墨绿色的雨布,一座座八联装的火箭发射箱迅速竖起。

一辆营级指挥车和三辆连级指挥车内一片忙碌,火箭炮营的官兵们忙碌着将射击坐标输入火控系统。由于缺乏实时战场图像,火箭炮营只得使用台风到来之前卫星和无人侦察机拍摄的图像作为参考。

“一连准备完毕。”

“二连准备完毕。”

“三连准备完毕。”

营指挥车内,三个发射连连长的声音相继传来。神鹰-400火箭炮营营长拿起了话筒,大声地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暴风雨中,三处临时的火箭炮兵阵地上,同时响起了滚雷般的响声,一枚接一枚“神鹰-400”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烟呼啸着直刺乌云密布的天空,扑向了吕宋岛。

由于无法确定日军的确切位置,火箭炮营的三个发射连进行了梯次发射,其中一连的打击范围就是加塔兰河南岸地区,为了最低程度地减少误伤,一连的六门神鹰-400火箭炮都选择了反装甲子弹头;二连的打击范围则是加塔兰河以南30公里的区域;三连的打击范围是加塔兰河以南50公里的区域。二连和三连都选择的是反跑道弹头和高爆弹头,重点打击加塔兰河南岸的公路,阻滞日军机械化部队的行进。

打完一轮齐射后,一辆辆弹药车迅速靠过来,轻便的吊车吊下发射完火箭弹的发射箱,换上新的发射箱。这样的环境下,神鹰-400火箭炮营根本不必去担心日军的反击,神鹰-400火箭炮营便在原地换上新的发射箱后,再次开始了发射!

密集的子炸弹冰雹一般砸在了加塔兰河南岸地区,加塔兰河南岸正在渡河的菲军第12步兵师顷刻间被从天而降的火箭弹覆盖,死伤惨重;加塔兰河南岸地区的公路也没不断落下的火箭弹炸弹坑洼不平,加上大雨的冲刷,变得泥泞不堪。虽然这样并不能阻止日军第6机步师团履带式战车的前进,但日军第6机步师团中那些后勤部队的轮式卡车必定会行进受阻,届时必将削弱第6机步师团的持续作战能力。

尽管也有几发火箭弹落在了加塔兰河北岸,但在北岸的河岸阵地上,日菲联军的兵力已经超过了陆战66旅的守军,阵地上放眼望去已经被菲军切成了一段段独立的阵地,那些独立的阵地中,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正在进行着殊死的抵抗。几发落到加塔兰河北岸的火箭弹都落在了菲军的队列中,将数十名菲军士兵炸飞。

“命令陆战二营立即离开原先阵地,沿卡加延河东岸南下,而后沿加塔兰河北岸向东穿插,切断过河日菲联军的退路。”陆战66旅的前沿指挥部内,俞伯强上校在得知林雷明旅长正率领着陆战66旅其他各部赶来参战,并且巴布延群岛上的神鹰-400远程火箭炮营开始对加塔兰河南岸地区及进行炮击后,果断地下令道。

部署在加塔兰地区卡加延河东岸的陆战66旅二营在接到俞伯强上校的命令后,迅速开始收拢部队,成群的“云豹”步战车轰鸣着沿着卡加延河向着激战正酣的加塔兰河北岸地区冲去。

正全力围攻着加塔兰河北岸中国海军陆战队阵地的菲军根本没有注意到从他们左翼地区快速包抄而来的“云豹”步战车群,成群的“云豹”步战车快速地沿着加塔兰河岸地区切到了菲军的背后。加塔兰河上的几座浮桥上,正在过河的菲军部队看到这些丛林数码迷彩涂装的八轮式步战车时居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25毫米的机关炮弹横扫而来,他们才反应过来,这是中**队的战车。

命运最悲惨是那些守在浮桥北端的菲军第4步兵师的宪兵排,这些宪兵们辨认出来来袭的是中**队的步战车后,迅速调转枪口对着“云豹”步战车扫射,密集的机枪子弹打在“云豹”步战车上叮当作响。冲在行进队列最前端的几辆“云豹P”火力突击车没有与这些宪兵纠缠,直接冲了上去,高速驶过的车轮直接将那些躲闪不及的菲军宪兵卷入车轮下,冲到浮桥北端,利用105毫米主炮轰击着浮桥,短距离的直射,完全是弹无虚发,在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中,日菲联军辛苦架设的浮桥被炸成了废墟,正在渡河的数十名菲军步兵顷刻间翻入河中。

正在全力围攻着陆战66旅三营、四营阵地的菲军部队发现背后突然冒出了一支中**队的机械化部队,顿时大吃一惊,日菲联军指挥官迅速下令菲军的第3轻装甲旅立即撤出原先的战斗,与已经渡河的菲军第12步兵师的部队全力围攻中**队的这支机械化部队;菲军第4步兵师继续进攻已经即将被突破的中国守军的阵地。

事后证明,这是一个令日菲联军功亏一篑的命令,其实这时候的陆战66旅三营和四营的抵抗已经濒临崩溃,反装甲武器已经消耗殆尽的三营和四营已经无法阻止菲军第3轻装甲旅的进攻,只要菲军第3轻装甲旅全力进攻,三营和四营的防线必定崩溃。在这最后关头,日菲联军指挥官将第3轻装甲旅调出了进攻的序列,去对抗陆战66旅二营的机械化战车群,只留下了一群步兵继续进攻着三营和四营的阵地。被菲军装甲车一直压着打的三营和四营的官兵们在菲军的第3轻装甲旅撤出后,顿时感觉轻松不少,士气陡增,凭借着单兵武器的优势,阻击着菲军第4步兵师的进攻。

事后,日本和菲律宾的军事专家们都认为,应当让菲军第12步兵师已过河的部队牵制住中国陆战66旅二营的机械化战车群,第3轻装甲旅和第4步兵师继续强攻陆战66旅三营、四营的阵地;待夺取了三营和四营的阵地后,再返身吃掉中国陆战66旅的二营。

只是这些事后诸葛亮式的做法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战斗中一个细节就能决定整个战役的胜败,不可能每个指挥官都能够在任何时间都做出准确的判断和决策。其实,日菲联军指挥官的决定也并非错误,错误的只是他高估了菲军第3轻装甲旅的战斗力。

中国澎湖军区陆战66旅二营在留下了一个战车排、炮兵连和导弹排警戒着加塔兰河南岸外,三个连的数十辆“云豹”步战车和“云豹P”火力突击车同时扑向了菲军的第3轻装甲旅。

三个连装备的九门“云豹P”火力突击车显示出了强大的火力,先进的火控系统迅速锁定住一辆辆行驶而来的日制61式坦克,105毫米主炮的炮管处不断地闪烁出耀眼的火光,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中,不断有菲军的坦克被击中起火爆炸。

后续的“云豹”步战车也冲了上来,M242型25毫米机关炮对着菲军61式坦克附近的M113装甲运兵车和伴随作战的菲军步兵猛烈扫射着,一窜窜曳光弹如同一条条火热的链条抽打着菲军,一辆辆防护能力薄弱的M113装甲车顷刻间被打得燃烧起来,而菲军步兵则更惨,许多人被威力巨大的穿甲燃烧弹打成了几段。

与此同时,“云豹”步战车载员舱上方的舱盖被打开,一名海军陆战队员探出身子,身旁的战友递给他一具“标枪”反坦克导弹发射筒,“嗖嗖嗖!”一枚枚“标枪”反坦克导弹呼啸着冲上天空,飞行了数百米后告诉俯冲下去,砸向了菲军61式坦克的车顶,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一辆辆菲军的坦克和装甲车被炸成了燃烧的废铁。

几轮对攻下来,菲军第3轻装甲旅顿时失去了斗志,他们装备的61式坦克还没锁定中**队的战车便被摧毁,至于那些M113装甲车,车载的M2大口径机枪打在中国战车上根本不能造成伤害。几个回合下来,菲军已经损失了三十余辆战车,却才击毁了中**队的五辆战车,胜败已分。

日菲联军指挥官见到菲军第3轻装甲旅的惨相后,顿时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迅速命令同样攻击受阻的菲军第4步兵师就地构筑防御阵地,巩固现有阵地,同时下令前方日军第20机步联队撤回来,围攻这支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机械化部队。

处在加塔兰河北岸中国陆战66旅阵地纵深地区的日军第20机步联队的三十多辆89式步战车留下了十余辆战车阻击中**队的追击外,其他的战车纷纷借着狂风暴雨的掩护,快速地撤出了战场,奔向加塔兰河北岸岸边的中国陆战66旅二营的机械化战斗群。

正当日军第20机步联队高速撤退迎击陆战66旅二营的“云豹”步战车群的时候,一连窜大口径炮弹突然呼啸着从加塔兰河南岸打来,落在了陆战66旅二营的队列中,一发大口径炮弹仅贴着一辆“云豹”步战车炸开,将整辆战车掀翻在地。

突如其来的打击令正全力进攻着北面日菲联军的陆战66旅二营大吃一惊,而警戒着加塔兰河南岸的作战分队并没有发现南岸有异常情况,显然这些炮弹是从远处打来的。

“日军第6机步师团到了!”陆战66旅的前沿指挥部内,接到二营的电报后,俞伯强上校微皱着眉头说道。

“各部迅速展开反击,消灭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的日菲联军。”俞伯强上校微微思考片刻便下达了命令,同时对着通信兵说道,“给各参战部队发电,即刻起直接归属旅部指挥,前沿指挥部停止使用。”

说完,俞伯强上校便在通信兵诧异的目光中,拿着T91式自动步枪,背着“红隼”反装甲火箭筒,带着警卫员冲出了前沿指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