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6 第六师团1

6.第六师团 1

相比于吕宋岛北部加塔兰河北岸中**队与日菲联军正在进行的鏖战,中**队吕宋岛战役西线作战群在林加延半岛的军事行动则要顺利得多!

战前,日本西南方面军司令部曾判定中**队会从林加延湾地区登陆,尤其是在林加延湾湾底的达古潘地区登陆,因为中**队一旦占领了达古潘,便可以利用达古潘市发达的铁路线和公路线,高速南下,直逼日本驻菲司令部所在地马洛洛斯市和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市。『言*情*首*发为此日军在林加延湾沿岸地区部署着菲军的两个步兵师,另外在达古潘地区部署着一个整装的菲军步兵师。

但中**队却选择了绕道而行,没有从风平浪静的林加延湾登陆,选择了登陆后不利于大部队展开的林加延半岛进行登陆。

其实,在日军秘密部署在林加延半岛的“堡垒”岸舰导弹团被中**队的特种作战分队摧毁后,日本西南方面军仓上庆介大将便意识到了危险。仓上庆介陆军大将迅速调整了军队部署,加强着林加延半岛的军事存在,并且将紧急增调过去的日军第8机步师团第42机步联队部署在了林加延半岛的阿格诺极其以东地区,以便阻击中**队的登陆。

只是日军低估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登陆作战的实力,在中国海军陆战队机械化部队的迅猛进攻下,日菲联军部署在林加延半岛的抵抗被迅速瓦解。中**队登陆的两个旅已经占领了林加延半岛上林加延市以西以北的地区,此刻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第2机步旅正在向林加延市发起进攻。

中国海军陆战2旅的坦克营、陆战二营、三营从西北方向向林加延市发起进攻。令中**队意外的是,林加延市并非空城,日菲联军将原林加延市的守卫部队组成了进攻阿格诺地区的部队,这些部队被派出后日菲联军指挥部便将部署在达古潘地区的菲军第3步兵师调到了林加延市。只是中国海军陆战队林加延作战群的坦克部队轻松地突破了菲军第3步兵师部署在林加延市外围的防线,随即便掩护着二营的陆战队员们冒着大雨对林加延市区发起进攻。

与吕宋岛北部战场一样,日军的第8机步师团正从原先的驻地高速赶往战场,只是林加延半岛地区登陆的西线作战群并没有北线作战群的第66陆战旅的担忧,西线作战群的第2陆战旅是全机械化旅,并且装备着一个营的99式主战坦克;而第31军装甲旅装备了一百多辆63a式水陆坦克,同时也装备了一个营的99式主战坦克。西线作战群根本不担心日军的第8机步师团,他们只担心第8机步师团不敢北上参战,到时候第31集团军主力参战了,第8机步师团可就轮不到第2陆战旅和第31军装甲旅打了。

林加延半岛阿格诺市北郊的中**队吕宋岛战役西线作战群临时指挥部内,第31集团军参谋长丁翔少将看着模拟沙盘上标注出来的双方兵力部署,微微点了点头,第31军装甲旅已经成功控制了林加延半岛北部地区,第2陆战旅也已经阿格诺河以南的达索尔地区,可以说中**队已经成功在林加延半岛站稳了脚跟。仅凭日军的一个机械化师团想把这两支部队赶下大海,日军还没有这个实力,至于菲律宾陆军的那些步兵师,丁翔少将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并不是丁翔少将轻敌,只是他们实在不够格成为中国陆军的对手。

“命令第31军装甲旅的装甲四营立即赶往林加延市,支援陆战2旅的林加延战斗群,准备迎击日军第8机步联队的进攻。”丁翔少将看着沙盘对着身旁的参谋下令道。

第31军装甲旅四营正是装备着99式主战坦克的那个营,两个99式主战坦克营,加上陆战队的两个机械化步兵营,阻击日军第8机步师团对林加延半岛地区的反扑足够了。至于围歼第8机步师团,丁翔少将冷静地知道那得等到第31集团军主力上岸后才能实现!

与此同时,吕宋岛北部地区的加塔兰河沿岸北岸地区的陆战66旅,却正面临着极其危险的考验,菲军第4步兵师不愧是菲陆军中的王牌步兵师,单兵战斗力极为强悍,依托着简易的阵地与菲军第3轻装甲旅、日军第20机步联队一起拼死阻击着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反击。

守卫在加塔兰河北岸的陆战66旅的部队,经过数小时的血战,锐气也已经消耗殆尽,各营也都已经伤亡惨重,对过河日菲联军的反击显得十分地无力。只有后续参战的陆战二营比较活跃,独自对抗着菲军的第3轻装甲旅,并且在击溃了第3轻装甲旅的进攻后,开始对抗着日军的第20机步联队。

俞伯强上校扛着“红隼”反装甲火箭筒瞄准了一辆正使用着重机枪扫射的菲军m113装甲运兵车,火箭弹呼啸着直扑那辆菲军的装甲车,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整辆装甲车猛地一震,紧接着便在大雨中燃烧起来。

丢掉火箭筒,俞伯强上校端着自动步枪带着警卫员便杀了上去。一个多月前的太平岛上,他也曾这样率领着陆战队的兄弟们与敌人展开过殊死的激战。

当加塔兰河北岸,鏖战正酣的时候,数十辆低矮的日军90式主战坦克突然出现在了加塔兰河南岸!数十辆90式主战坦克沿着河岸一字排开,一阵火光闪烁,一发发穿甲弹高速扑向了加塔兰河北岸岸边,中国陆战66旅二营留在岸边警戒的战车顷刻间被突然袭来的穿甲弹击中,被炸成了一堆堆燃烧的废铁。

在这些90式主战坦克的身后,日军第6机步师团第6战车联队的一辆辆96式120毫米自行迫击炮也快速地展开,高扬起炮管,对着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猛烈轰击着。大口径的迫击炮弹密集地落在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纷飞的弹片横扫过战场,收割着正在激战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和菲军步兵,甚至日军步兵的生命。对于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指挥官来说,胜利才是最重要的,盟友、乃至自己部队麾下的士兵,都只是工具而已。

与此同时,日军第6机步师团第22机步联队和第6战车联队一部快速地向着加塔兰河上游地区冲去,直接穿插向了加塔兰河北岸中国陆战66旅的后翼。

加塔兰河北岸地区,中国澎湖军区陆战66旅坦克营等部队也在旅长林雷明少将的率领下,全速赶往战场,迎击日军的第6机步师团。

就在数千公里外的美国夏威夷州h·m·史密斯兵营的美军太平洋战区司令部内,综合指挥系统巨大的液晶显示屏上,美军一支支营级以上部队最新的部署清晰地显示在了显示屏的电子地图上。在吕宋岛东北地区的山林中,已经标注着几个代表着美军部队的蓝色光点,那是已经秘密渗透上吕宋岛的美军第75“游骑兵团”的特种作战小分队。

“克拉克师长,第25步兵师是否已经准备完毕?”美军太平洋司令部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的目光从液晶显示屏上转开,对着身旁一身戎装的第25步兵师师长丹恩·克拉克少将说道。

“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出征。”丹恩·克拉克少将大声回答道,“热带闪电随时可以落在吕宋岛,撕碎中国人的图谋。”

“斯特亚特师长,第1骑兵师备战情况如何?”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又继续对着指挥部内的第1骑兵师师长亨利·斯特亚特少将说道。

亨利·斯特亚特少将的第1骑兵师是在三天前从美国本土的驻地直接空运到关岛的,虽然空军的大型运输机群只空运过来了第1骑兵师的兵员和陆航旅的直升机群是运输机群,并没有运输坦克、步战车等重装备。但在关岛的军用仓库中,囤积着大量美军从日本韩国撤出的陆战重型武器,在第1骑兵师到达后,这些重武器被迅速启用。

如此一来,美军第1骑兵师在短短的一天时间内,便跨越了大半个太平洋,以满员满装的战斗状态出现在了关岛!

第1骑兵师在关岛地区经过了一天的适应性训练后,第1骑兵师的第1旅战斗队便在关岛的阿普拉海军基地登上了等待中的两栖运输舰,在护卫舰队的掩护下驶离关岛,前往菲律宾海。

“空军部队已经完全就绪,可以确保将中国空军阻拦在吕宋岛之外。”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司令杰森·卡迈亚空军上将主动开口说道,语气中充满着绝对的自信,当然他的自信来源于手中掌握着的强大实力,“如果允许我们攻击中国本土的话,我们可以将中国空军的战机全部摧毁在机场上。”

“不!华盛顿没有命令之前,任何一架战机都不得进入中国的领海和领空!”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断然说道,他知道美国空军一直以来就擅长于以空制地,擅长于将对方的空军直接消灭在机场上。但华盛顿已经严令,在没有得到授权之前,不得有一架飞机越过中国本土的领空,不得有一枚导弹落入中国境内。

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知道,美国的目的是削弱中**队的实力,而不是与中**队爆发全面冲突,正在伊朗展开着军事行动的美国没有能力与中国展开全面冲突,虽然目前的中国也没有这个能力。

“是。”杰森·卡迈亚空军上将微微有丝不甘地回答道。

“吕宋岛上,虽然中**队已经在两处地域登陆,并且投入了四个多旅的兵力,但能否顶住日菲联军的反攻尚有变数,我们的部队还需继续等待。”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对着指挥部内摩拳擦掌的众将领们说道,“组织军官研究一下中**队在之前各场战斗中的细节,对于中**队,我们绝对不能轻心,麦克阿瑟将军当年的教训决不能再次上演。”

看着罗伯特·维拉德海军上将严肃的神色,众将领都认真地点点头,毕竟在美**队的征战史上,中**队曾给美国人留下过深刻的记忆,有些惨痛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