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7 第六师团2

7.第六师团(2)

美军第1骑兵师出现在关岛的消息传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南洋战区指挥部后,朱震宇中将和其他几名高级将领顿时意识到,美军要干涉中日之间的冲突了!

“命令‘银河’号、‘上海’号、‘北京’号三个航母战斗群加强反潜警戒,提放美军潜艇的突袭。”朱震宇中将看着气象卫星图片上,笼罩在吕宋岛级中国东南部沿海海域上空厚厚的云层,微皱着眉头下令道。这三艘航母战斗群可是中国海军最精华的力量,如果这三艘航母战斗群被美军攻击,被击沉的话,中国的处境将非常糟糕!

“最令人担心的是爪哇岛。”南洋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面色凝重地说道。爪哇岛距离澳大利亚最近,并且美军控制着巴厘岛,随时可以在爪哇岛展开登陆。而中**队有限的兵力不可能在爪哇岛海岸线上布防,只能固守着几处战略要点。

“爪哇岛华人众多,让各部队多做工作,利用好华人多的这一优势。利用巷战拖住美军。”朱震宇中将思考许久后说道。

“我们与美军的决战地点只能选在吕宋岛,并且无论多大代价,我们都要获胜!”林峰空军中将也开口说道,语气中略带着一丝的悲壮。在座的将领们都清楚地知道着中**队与美军之间的差距,虽然这些年中**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与美军相比,仍然有着很大的差距。如果不是美军在南美洲被牵制住了一部分的兵力,另外又在伊朗集结着重兵,中**队还真不敢在东南亚地区有那么大的手笔。

“美军擅长以空制地,空地一体。关键是空军,空军部队之前的战争中一直占据着战机性能的优势;与美军作战,我们的战机性能就将处于劣势了!空军方面要作好准备!”朱震宇中将低沉地说道。

“另外,台风过后,北线作战群优先将第127机步师运上吕宋岛,准备迎击美军。”朱震宇中将补充着说道。虽然澎湖军区第6集团军各部的战斗力也相当强悍,但这些部队的重型装备与日军相比已经处于下风,与美军相比差距将更大。更为致命的是,第6集团军各部使用的各型轻重武器,美军对于它们对非常的熟悉!

“是。”任超中将立正回答道,随即便转身去向第127机步师下达命令,以便早作准备。

吕宋岛北部的加塔兰河北岸地区,守卫着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的陆战66旅各部正与过河的日菲联军激战着,陆战二营和支援营已经调到了河边,阻击着加塔兰河南岸地区日军第6机步师团过河。

日军第6机步师团似乎并不急着过河,第6工程大队始终停留在第6战车联队的后方,没有急着冲到河边架设浮桥,只是由第6战车联队的90式主战坦克群在岸边不停的游走着,利用精准的炮火打击着加塔兰河北岸的陆战66旅的装甲车辆。

在加塔兰河南岸更纵深的区域,第6战车联队重迫击炮连的96式120毫米自行迫击炮依旧不停地对着北岸倾泻着炮弹。此刻,加塔兰河北岸的中国陆战66旅炮兵营可顾不上这些自行迫击炮,在加塔兰河南岸,更纵深的地区,日军第6师团第6炮兵联队的重炮群正以凶猛地火力炮击着陆战66旅炮兵营的阵地,其他书友正在看:。

陆战66旅装备的10式155毫米轻型牵引榴弹炮虽然在之前与日菲联军炮兵的对战中,风头十足,一个营的炮兵就牢牢压制住了菲军三个炮兵营的火力,但此刻在装备着99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的日军第6炮兵联队面前,陆战66旅炮兵营没有了任何的优势,并且射程上还处于了劣势。其实,陆战66旅炮兵营应当感到庆幸,由于暴雨过大,日军第6炮兵联队的两个装备着m110a2式203毫米自行榴弹炮的炮兵连没有随军前来,留在了驻地之中,否则的话,陆战66旅炮兵营的命运将更加悲惨。

没有了陆战66旅炮兵营的火力压制,陆战66旅其他各主力营的营属炮兵在战斗中已经损耗殆尽,没有遭到压制的日军96式120毫米自行迫击炮群显得极为猖狂,几乎停留在同一个位置,不断地向着北岸地区倾斜着炮弹。

电闪雷鸣的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阵撕裂的呼啸声,日军抬头仰望才现,数十个醒目的白色轨迹冲破乌云,日军迅速辨认出来那是远程火箭弹飞行的轨迹,呼啸着落向了加塔兰河南岸地区。火箭弹在加塔兰河南岸地区上空数十米处的位置炸开,片刻间,无数纷飞的反装甲子炸弹呼啸着砸向地面。

加塔兰河南岸地区,遍地的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各种战车快速地散开,躲避着从天而降的弹雨。尤其是十数辆、正在射击中的96式自行迫击炮车更是慌乱不已,加速地四处散开,只是纷飞的钢雨已经从天而降,顷刻间日军阵地上一片沸腾,十数辆各型战车被炸成了燃烧的废铁。

日军第6机步师团第6炮兵联队的阵地上,日军炮兵指挥官有些吃惊地望着炮兵技术分队传来的报告,“火炮定位雷达没有现支那军队火箭炮的阵地”。日军第6炮兵联队装备着美制的an/tpq-37“火力现者”反炮兵雷达系统,这些最大探测距离达到50公里的居然没有能够探测到中**队的火箭炮阵地!

日军第6炮兵联队迅速将这一报上报给了第6机步师团师团部,第6机步师团使团部的一辆82式装甲指挥车内,第6机步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二少将看完第6炮兵联队传来的报后,只是冷冷地下令道,“命令各部按照预定计划攻击,不要顾及支那军队的火箭炮。”

谷寿夫二少将已经能够断定起炮击的是中**队装备的“神鹰-400”远程火箭炮系统,这种曾在第二次中越战争中轰平浮水洲岛的火箭炮给世界各**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没有准确的报,但谷寿夫二能够判断中**队炮击使用的就是神鹰-400火箭炮,并且应该不是部署在吕宋岛,而是部署在巴布延群岛。

谷寿夫二少将知道,如果现在气象条件允许的话,第6师团第6飞行队或许还能够突袭一下一两百公里外的中国火箭炮阵地。但现在,他的第6师团根本无法展开反击,只能暂时忍受着。

短暂的慌乱之后,加塔兰河南岸的日军第6机步师团迅速恢复了原先的状态,第6战车联队继续对北岸进行着打击;第6工程大队的舟桥车辆也开始冲到河边,开始进行架桥作业。

加塔兰河北岸中国陆战66旅二营和支援营现日军工兵部队开始进行架桥作业时,迅速集中火力攻击着日军的工兵部队,只是陆战66旅的战车刚刚开火,便会遭到日军90式主战坦克的攻击。片刻之后,日军架设浮桥地点的对岸,数量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战车在暴雨中熊熊地燃烧着。

尽管陆战66旅二营和支援营拼死阻挡着日军架设浮桥的行动,但在日军90式主战坦克群的掩护下,日军第6工程大队还是成功地在加塔兰河上架设起了两座坦克浮桥!一辆辆90式主战坦克迅速沿着浮桥扑向了加塔兰河北岸地区,其他书友正在看:。

陆战66旅支援营坦克连的十数辆m60a3式主战坦克快速地从扑到了日军浮桥的附近,准备给过河日军的坦克迎头痛击,只是m60a3式主战坦克高大的车体在河岸阵地上显得格外的醒目,遭到了河对岸担任掩护任务的日军90式主战坦克的攻击,顷刻间被打成了一堆堆废铁。

几辆位置比较靠后的m60a3主战坦克成功地躲过河对岸日军90式主战坦克攻击,两辆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刚刚开上北岸的土地,便遭到了数105毫米穿甲弹的攻击,其中一辆90式主战坦克被命中了炮塔与车体间的窝弹区,“轰”的一声剧烈的爆炸中,那辆倒霉的90式主战坦克的炮塔被掀飞在地。

后续的坦克迅速冲上来,将被击毁的坦克推到一边,快速地冲上了北岸的土地,同时快速的转动着炮塔,将伏击的中国坦克击毁。陆战66旅支援营的m60a3主战坦克群被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击毁后,陆战二营的“云豹”步战车根本阻挡不住日军坦克群前进的步伐。

陆战66旅三营和四营阵地中,俞伯强上校猛地抬起身子,对着雨中晃动的菲军步兵的身影打了一个三连射,而后快速地将身体隐入一处弹坑中。俞伯强上校一边换着弹夹,一边对着身旁背着单兵无线电的通信兵说道,“命令各部交替掩护,两栖战车营断后,各部撤退至第三道防线。”

“是。”通信兵大声回答到,随即迅速向着各营传达着命令。

战斗进行到此刻,除了守卫着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的三营、四营和后方的炮兵营还基本上保持着编制外,与日菲联军进行着对攻战的两栖战车营、二营和支援营都已经被打乱了编制,几乎都是在各自为战着。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坦克已经过河,想要消灭加塔兰河北岸地区日菲联军的作战计划已经无法实现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能够从前沿阵地中撤出去,继续坚守后面的防线,一旦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坦克群**,那整个吕宋岛北部地区登陆的北线作战群就危险了。

陆战66旅两栖战车营残存的十余辆05式两栖突击车在接到俞伯强上校的命令后,迅速加速冲向了前方。陆战66旅的两栖战车营并不是原陆战66旅的编制,而是在整编时从中国海军陆战队各部抽调部队组成的,两栖战车营中除了一部分是见习的陆战66旅的官兵外,其他的全部是大陆的海军陆战队员。现在,这些来自大陆各个省市的海军陆战队员们驾驶着弹痕遍布的战车冲向了过河的日军90式主战坦克群,为陆战66旅其他各部的撤退争取时间。所有的陆战队员们都没有任何的怨,他们本就是同根生;经历过刚才的激战,他们已经是生死与共的兄弟。

十余辆05式两栖突击车的车长都探出了身子,举着望远镜在雨中搜索着日军坦克的踪迹,现日军坦克后,车长便立即拿着手中的通讯器向战车中的炮长指引着坐标,一阵阵轰鸣声中,一枚枚105毫米贫铀穿甲弹呼啸着扑向了日军的坦克群。

一阵阵闪烁的火光中,数量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被击中,燃烧了起来。日军渡过河的90式主战坦克很快现了这些逆向奔袭而来的目标,纷纷转动着炮口,瞄准着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两栖战车!

一番激烈的交战之后,十余辆05式两栖突击车全部被击毁,趴在雨中静静地燃烧着,数十名装甲兵要不牺牲在自己的战车中,要不在自己战车附近被日军的机枪扫倒。他们的对面,只有五辆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被炸成了废铁,只是他们的牺牲并非没有价值,在他们激战的时候,陆战66旅三营和四营相互交替掩护着撤出了前沿阵地,撤到了第三道防线中。而陆战二营和支援营的残部也相继赶到了第三道防线中,准备阻击着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