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9 第六师团4

远征无弹窗 9.第六师团(4)

两架丛林迷彩涂装的0H-1A“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呼啸着掠过加塔兰河上方,率先出现在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上空,两架直升机冒雨扑向了中国陆战66旅的防御阵地。『可*乐*言*情*首*发』

两架经过改进的“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全部采用了对地攻击的挂在模式,没有携带91式便携式地空导弹,各自携带着八枚“陶”式反坦克导弹和两具70毫米火箭弹发射巢。密集的火箭呼啸着扑向早已是一片狼藉的陆战66旅的阵地,绵延的爆炸中,许多在日军的炮火中幸存下来的海军陆战队士兵被炸成了碎片。

两架日军直升机发射完火箭弹后,又俯冲过来,利用机首下方的M197型20毫米三管机关炮对着地面上猛烈扫射着。陆战66旅的阵地经过炮火的洗礼和雨水的冲刷,在已经没有了什么掩体,整个阵地都一览无余地暴露在日军直升机的观察下。

“嗖!嗖!嗖!”就在这时,五六枚“毒刺”式便携式防空导弹呼啸着扑向了日军的直升机,这几枚防空导弹刚刚升空,又有四枚“天剑-1”型地空导弹呼啸着扑向了日军的直升机,两架扫射中的日军直升机匆忙拉起机身,同时释放出一排排的红外干扰弹,只是在十余枚防空导弹的围攻下,两架刚刚还在肆掠扫射的武装侦察直升机被打成了两团燃烧的火球坠落在地面上。

陆战66旅的阵地上,防空营的两个“羚羊”防空导弹连快速地在阵地上展开;正在前沿阵地上,充当着平射火力的两个高炮连的24门GDF-002式35毫米高射炮也迅速退出了前沿阵地,在前沿阵地后面展开,扬起炮管,准备迎击日军直升机的到来。

陆战66旅防空营刚刚展开,成群的日军直升机便轰鸣着出现在了中**队的视线中,一枚枚“海尔法”远程反坦克导弹呼啸着从六七公里之外扑向陆战66旅的阵地,一门门高射炮和“羚羊”防空导弹车在日军导弹的精确打击下,被炸成了一堆堆废墟。与此同时,日军的直升机群还为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第6炮兵联队提供着信息引导,成批的大口径炮弹呼啸着砸落在中**队的阵地上。

地面上,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90式主战坦克和89式步战车掩护着日军步兵也再次发起了进攻。

“高射炮继续平射,各营防空导弹分队保护高射炮的安全;羚羊防空导弹车前出作战,打掉日军的直升机。”俞伯强上校看着阵地上被日军直升机群压着打的防空营,很是恼火地命令道。日军直升机群与陆战66旅的阵地保持着四公里以上的距离,防空营的GDF-002式35毫米高射炮根本打不到日军的直升机群,反而因为高扬着炮管目标极为醒目,被日军直升机逐个摧毁。与此如此,还不如将这些高射炮平射,这些高射炮在装上穿甲燃烧弹后,足以击穿日军89式步战车的前装甲!

无数枚各型防空导弹呼啸着扑向数公里外的日军武装直升机群,同时残余下来的十数门高射炮也同时喷射出密集的火力,横扫向冲击中的日军战车群。

就在这时,盘旋在日军第6师团上方对陆战66旅阵地进行精确打击的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武装直升机突然纷纷拉了起来,快速地向着加塔兰河南岸退去。正当陆战66旅和日军第6师团的官兵们诧异万分的时候,七架银灰色涂装的F-16A战斗机呼啸着掠过陆战66旅阵地的上空!

四架F-16A战斗机迅速扑向了日军的直升机群,另外三架F-16A战斗机则扑向了正在进攻中的日军战车群,一枚枚MK82炸弹呼啸着落向日军的战车群,剧烈的爆炸声中,数十吨重的主战坦克和步战车也只是如同暴风雨中的小树苗一般脆弱,而战车附近的日军步兵则如同枯叶一般被爆炸的气浪掀飞到十数米之外。

另外四架F-16A战斗机迅速各自锁定住一架日军的AH-64DJ攻击直升机,四枚AIM-9L“响尾蛇”近距空空导弹呼啸着脱离了机翼下的挂架,扑向了仓惶逃窜中的日军直升机。两团耀眼的火团中,两架AH-64DJ攻击直升机被高速扑来的导弹击中,燃烧着追向了地面。

正当四架F-16A战斗机重新锁定目标,准备攻击的时候,地面上突然窜起了数枚93式防空导弹,同时,几窜密集的曳光弹也如同火蛇一般窜向天空中的F-16A战斗机。两架F-16A战斗机来不及规避,被突袭而来的导弹击中,两架战机拖着浓烟追向地面,只是两架受伤的战机刚刚坠落了一段距离便被密集的弹雨笼罩住,顷刻间被打成了碎片。

另外两架F-16A战斗机迅速拉升到安全的高度,暂时放弃了对日军直升机的追击,快速地扑到了加塔兰河南岸地区的日军第6师团第6炮兵联队的阵地上空,一枚枚重磅炸弹呼啸着落了下去,在日军的炮兵阵地上炸开。

日军直升机已经开始出现在战场上的情报被第66陆战旅在第一时间传回了第6集团军指挥部,随后又被传到了南洋战区指挥部。

当从台东志航空军基地上起飞的战斗机汇报说击落了两架日军的AH-64DJ攻击直升机后,南洋战区指挥部立即作出了判断,知道日军的第12空中机动旅团已经再次出现在战场上了。

“第601空骑旅的武装直升机都是擅长于对地攻击作战,对空作战能力一般,与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OH-1武装侦察直升机交锋,将落于下风。第31集团军的第10陆航旅就部署在屏东地区,是否让第10陆航旅出击,支援第601空骑旅。”南洋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开口说道。

第601空骑旅虽然堪称目前中**队中战斗力最强的空中机动部队,但由于装备的都是美制的直升机,由于美军作战使用时根本不必去担心制空作战的问题,因此这些直升机都是擅长于对地作战,制空作战时只能携带便携式地空导弹兼职。而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虽然也是装备的美制直升机为主,但其侦察直升机中队装备着日本自行研制的OH-1“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这型直升机除了侦察外,最擅长的就是制空作战,在加里曼丹岛战场上,曾让中国陆军航空兵吃过亏。任超中将的担忧引起了战区指挥部内众人的赞同。

“让第10陆航旅的直-9机群出动,掩护第601空骑旅的攻击直升机群。”朱震宇中将思考片刻后,对着任超中将下令道。

“是。”任超中将迅速接受了命令,疾步走开去发布命令。

台湾岛屏东空军机场上,一架架满挂着“天燕-90”空空导弹的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和直-9WA武装直升机被从机库中拖到了机场跑道上,一名名直升机飞行员快速地走上了各自的战鹰,调试着设备。片刻之后,在地面引导员的指引下,一架架直升机呼啸着冒雨起飞升空,扑向了遥远的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的战场。

当挂载着“天燕-90”空空导弹的直-9武装直升机群赶到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的时候,执行对地攻击任务的F-16A战斗机已经完成了任务返航。第601空骑旅的AH-1W武装直升机群则正遭受着日军OH-1A“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群的追杀,尽管AH-1W武装直升机拼命地反击着,只是仅凭机炮的反击,根本不是携带着91式地空导弹的日军直升机的对手,在日军“忍者”直升机群的追杀下,一架接一架的AH-1W“超级眼镜蛇”武装直升机拖着浓浓的黑烟坠向地面。

一架架轻盈的直-9WA和直-9WZ武装直升机迅速切入战场,快速地锁定住日军的OH-1A“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一枚枚“天燕-90”空空导弹拖着橘红色的尾焰呼啸着扑向了日军的直升机。中**工专门为直升机空战研制的空空导弹在直升机间的空战中拥有着明显的优势,几轮攻击之下,五六架日军的OH-1A武装侦察直升机被凌空打爆,追向了地面。其他的直升机见状后,纷纷调转机首,逃离了战场。

逃离了日军直升机追杀的AH-1W“超级眼镜蛇”武装直升机群迅速重新组成了编队,俯冲向了日军第6师团的阵地,冒着日军的地面防空火力,猛烈地攻击着包围着第66陆战旅的日菲联军部队。

第31集团军第10陆航旅的十数架直-9WA和直-9WZ武装直升机则以双机编队分布在战场的四周,监视着日军直升机群的动向。虽然这两型直升机的火控系统都能够对地面目标展开精确打击,只是此次出击,两型直升机只为制空作战而来,都只携带了“天燕-90”空空导弹。此刻他们在驱赶走了日军的直升机后,就只能看着第601空骑旅的同行们尽情地猎杀着地面上的日军部队了!

随着台风中心的逐渐北移,中日双方的直升机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战场的上空,中日双方的直升机群在加塔兰河两岸地区展开了激烈的交火,双方均损伤惨重。而中国空军和海航的战机也逐渐地开始出现在战场的上空,开始为陆战66旅提供空中掩护和火力支援。

“日军第6师团的主力都集中在加塔兰河两岸地区,集中兵力吃掉它!”台湾岛衡山指挥所内的一号作战大厅内,澎湖军区第6集团军军长叶士瑜少将大声地建议道。

“日军的第101步兵师团正从马德雷山赶往加塔兰河。第101步兵师团几乎没有重装备,他们根本不需担心山林地形影响行军速度,一旦他们抵达战场,在第6师团重装备的支援下,我们的作战将更加艰难。”南洋战区情报部主任钱淑娴少将开口说道。

“吕宋岛北部地区的制空权在我们手中,日军第6师团的主力部队此次又如此集中,正是我们围歼第6师团的最佳时机。我们必须速战速决,一旦美军在吕宋岛登陆,我们将失去吃掉第6师团的机会。”朱震宇中将看着电子沙盘上,围聚在加塔兰河两岸地区的日军第6机步师团说道。

“命令第269摩步旅加速前进;第127机步师尽快运上吕宋岛。另外,让空军部队加强出动,只要能吃掉第6师团主力,空军战机部队出现非战斗损伤也在所不惜。”朱震宇中将对着林峰空军中将说道。

“恩,没问题。”林峰空军开口说道,“只要能够吃掉日军的第6师团,再大的代价,空军也能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