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0 第六师团5

10.第六师团(5)

风雨中,一架架满挂着各型攻击弹药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IDF“经国”战斗机呼啸着从各个机场上起飞升空,在挂载着空空导弹的F-16A战斗机的掩护下,扑向了吕宋海峡对岸的吕宋岛。

在见到中国空军的战机再次出现在战场上后,围攻着中**队第66陆战旅的日军第6机步师团已经意识到了逐步逼近的危险,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二少将知道如果不能把包围圈内的中**队消灭的话,他的第6师团将可能被包围圈的中**队与赶来的中国援军两面夹击,再加上中国空军的空中支援,孤军北上的第6师团将有可能面临被消灭的危险。谷寿夫二少将紧缩着眉头,大声严令着各部加强攻击,尽快吃掉第66陆战旅。

第6机步师团各级防空火力同时展开,严阵以待地对着天空,对抗着天空中盘旋着中国武装直升机群和不时出现的战斗机。而第6师团各个主力联队则再次集结起来,成群的90式主战坦克和89式步战车掩护着日菲联军的步兵,向着第66陆战旅的阵地发起了凶猛的攻击。

成批成批的炮弹落在第66陆战旅的阵地上,日军第6炮兵联队的99式自行榴弹炮群为了追求杀伤效果,已经开始使用子母弹头,无数纷飞的钢珠横扫过第66陆战旅的阵地,缺乏防护掩体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在日军的炮击中伤亡惨重。而日军各个主力联队重迫击炮连倾泻下来的迫击炮弹更是令蹲在满是泥水战壕中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痛恨不已。

只是第66陆战旅对于日军猛烈的炮火只能干瞪眼,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第66陆战旅炮兵营主力装备的都是10式155毫米轻型榴弹炮,虽然便于运输和远程机动,但较大的重量使得其在泥泞的阵地中机动起来极为不便,最终被日军的炮火牢牢地压制住了。为了避免作无谓的牺牲,炮兵营残余下来的15门10式榴弹炮都盖上了伪装网,停止了与日军炮兵的对轰。至于各个主力营营属的炮兵火力,在十余个小时的激战中,也已经被相继消耗殆尽,此刻已经只剩下一些小口径的迫击炮,用于支援着各部的防御作战,根本无法与日军的重炮进行对轰。

一辆辆日军战车轰隆着冲向了第66陆战旅的阵地,沉寂的中**队阵地上再次响起了各种枪支的怒吼声,密集的弹雨横扫向进攻中的日军部队,弹雨中还伴随着一枚枚拖着白色尾烟的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面对着中**队的激烈抵抗,数辆日军战车被炸成了废铁,数十名日菲联军步兵被击毙在了进攻的道路上。

第66陆战旅的阵地也遭受着日军战车群弹雨的覆盖,密集的机关炮弹和机枪子弹横扫过第66陆战旅的阵地,而90式主战坦克主炮的每一次射击,都会给中国守军造成伤亡,第66陆战旅许多优秀的机枪手就牺牲在了日军90式主战坦克的炮管下。

就在日军的战车群冲击到距离第66陆战旅的阵地仅剩下三百多米距离的时候,第66陆战旅的阵地上,第66陆战旅战车营和第564装甲旅坦克一营的二十余辆M60A3式主战坦克突然从各自藏身的土堆后冲了出来,快速地组成了楔形阵型扑向了正面冲击而来的日军战车群。

数十吨重的M60A3式主战坦克碾过已成废墟的阵地,一边行进着一边开炮打击着日军的战车群,由于双方的距离很近,并且此刻的风雨也比之前小了许多,M60A3式主战坦克的命中率大为提高,多枚105毫米穿甲弹击中了日军90式主战坦克前侧的窝弹区,将日军90式主战坦克的炮塔掀翻在地。

只是这些M60A3式主战坦克的代价也很大,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很快反应过来,一枚枚120毫米穿甲弹精准地扑向M60A3式主战坦克群,在一声声巨大的爆炸声中,一辆接一辆的M60A3式主战坦克被炸成了燃烧的废铁。

在击毁了日军的六辆90式主战坦克和十一辆89式步战车之后,中**队反冲击的二十一辆M60A3式主战坦克也相继被日军摧毁,化成了第66陆战旅阵地前二十一个燃烧的铁棺材。

日军第6师团的进攻部队对于遭受的损伤毫不在乎,继续向着第66陆战旅的阵地扑去。

“轰,轰!”两枚“小牛”空地导弹呼啸着直扑下来,将两辆冲击中的日军战车炸成了两堆燃烧的废铁,天空中,一架IDF“经国”战斗机迅速拉起同时释放出一排红外干扰弹。

更多的中国战机出现在战场的上空,尽管日军第6机步师团拥有着完善的野战防空火力体系,但在群蜂般空地导弹和重磅炸弹的轰炸下,日军第6机步师团的进攻被迫中断,冲击中的各部迅速收拢锋线,躲避在防空火力的庇护之下。

借助着空军部队猛烈轰炸、日军收缩部队的间隙,第66陆战旅的官兵们快速地抢修着已经支离破碎的防线,同时抓紧时间吃着随身携带的单兵野战口粮,补充着热量,准备着更激烈的战斗。

第66陆战旅的临时旅指挥部内,林雷明少将正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电子地图。这时满身泥水与血迹的俞伯强上校拎着自动步枪疾步走了进来。

“老余,各部情况如何?”林雷明少将递给俞伯强上校一瓶纯净水,开口问道。

“二营、三营、四营、两栖战车营、支援营都已经伤亡过半,被打乱了建制。”俞伯强上校猛灌了几口水,说道。

“第269摩步旅到达了什么位置?”俞伯强上校喝光一瓶水,走到林雷明少将身旁看着电脑屏幕上的电子地图开口问道。

“这里,距离我们还有二十公里,只是已经开始遭到日军第22机步联队的阻击。”林雷明少将指着电子地图上的几处位置说道。从加塔兰上游地区包抄过来的日军第22机步联队切断了第66陆战旅的退路,同时在第66陆战旅背后建立起了警戒阵地,阻击中**队对第66陆战旅的支援。

“现在距离天黑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是否让一营出击?今天晚上日军的进攻必定会异常疯狂。”俞伯强上校说道。尽管战斗极其激烈,第66陆战旅的三营和四营两个主力营已经打得仅剩下半个营的兵力,但第66陆战旅仍然拥有着一支战力完整的预备队,就是林雷明少将带来的一营。一营装备着五十多辆美制的AAV7A1两栖装甲车,是第66陆战旅在装备05式两栖突击车之前最强的两栖突击力量。

林雷明少将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知道一营一旦出击,就是决死之战,很有可能会全营覆没。作为第66陆战旅仅存的一个战力完整的主力营,林雷明少将真的想给第66陆战旅留点种子。但作为一名军人,他也清楚地知道着自己的责任与使命。

“命令一营按照原定计划展开行动。”片刻之后,林雷明少将抬起头,大声地对着作战参谋下令道。

第66陆战旅阵地的纵深位置,五十多辆AAV7A1式两栖装甲车和二十余辆05H自行迫榴炮、05式两栖装甲输送车、05式两栖装甲抢修车组成的装甲车队冲出了隐蔽的阵地,快速地冲向了阵地西侧的卡加延河,一营将从卡加延河西岸地区向南突进,越过加塔兰河后再渡过卡加延河进入卡加延河东岸、加塔兰河南岸地区,打击那里的日军第6机步联队的后勤部队。

就在中日双方在加塔兰河北岸地区进行着激战的时候,四架银灰色涂装的F-22A战斗机呼啸着掠过了马德雷山山脉,快速地逼近着加塔兰河。

美国空军第1战斗机联队第27中队中队长克雷格·桑切斯中校驾驶着心爱的战机,与其他三架战机已经保持着无线电静默,快速地逼近中日交战的战场。

看着雷达显示屏上显示出来的几个代表着中国空军战机的光点,克雷格·桑切斯中校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他一边通过数据链联络着身后200公里外的E-3A“望楼”空中预警机,一边调试着战机的武器系统。

“可以进行攻击。”克雷格·桑切斯中校很快便接到了预警机传来的回复,得到回复后的克雷格·桑切斯中校立即率领着另外三架战机以1.2马赫的速度扑了上去。

加塔兰河南岸的上空,中国空军的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两架IDF“经国”战斗机正在相互掩护着,轮番对地面上的日军部队进行着轰炸,根本没有注意到背后正高速逼近的威胁。

当距离逼近到八十公里的时候,克雷格·桑切斯中校下达了攻击的命令,八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相继从弹舱中投放下来,下坠数米的距离后纷纷成功点火,而后呼啸着扑向了八十公里外的中国战机。

加塔兰河南岸上空的四架中国战机上的雷达告警系统同时尖叫起来,四架战机以为遭到了地面日军防空火力的攻击,迅速拉升起来,同时释放出密集的红外干扰弹。只是雷达告警系统依旧刺耳的尖叫着,并且很快显示,战机遭到了不明雷达波的扫瞄和锁定。

两架挂载着“天剑-2”中距空空导弹的IDF“经国”战斗机迅速爬升到了六千米的高度,利用机载雷达搜索着四周的空域,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则调转航向,迅速北撤。

“没有发现敌机。”两架IDF“经国”战斗机的飞行员在无线电中惊呼道,他们话音刚落,又再次惊呼道,“我们遭到飞弹攻击,我们遭到飞弹攻击。”

与此同时,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的也向盘旋在吕宋海峡巴布延群岛上空的一架执行着空中指挥任务的空警-200中型预警机发出了遭到攻击的讯息。

片刻之后,一架IDF“经国”战斗机和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便从空警-200预警机的雷达屏幕上消失,唯一仅存的一架IDF“经国”战斗机则加速向着吕宋海峡方向撤退着。

“各战机加强对空警戒。”空警-200预警机一边向执行着空袭任务的战机群下达着命令,一边将这边的情况迅速上报给地面指挥中心。空警-200预警机上的空军指挥员们已经能够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