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3 初次交锋3

13.初次交锋(3)

七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和两架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在地面引导员的示意下,相继升上夜空,其中四架直15s搜救直升机编成两个双机分队扑向了巴布延海峡南部海域,前去营救在那里被击落的一架空警200预警机和两架歼10战斗机的飞行员。另外三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则在两架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的掩护下,贴着海面扑向了吕宋岛。

就在升空的直升机群的身后,澎湖空军第52航空师第1联队的八架idfm雄鹰战斗机呼啸着起飞升空,为搜救中队的直升机群提供空中火力掩护。

缓缓着落后的于荣荣少校,快速地用匕首割掉了伞绳,拔出自卫用的92式自动手枪,麻利地将子弹上膛。又从背包中拿出了北斗便携式导航仪,确认着自己所处的方位,并发出了求救信号。由于台风的影响尚未完全结束,浓密的乌云依旧笼罩着天空,见不到半点的星光,于荣荣少校取出便携式夜视仪,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看着四周浓郁的树林,于荣荣少校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从前方弥漫着雨雾的丛林中,她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小心的行走在马德雷山山脉东侧的山林中,于荣荣少校愈发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手枪,敏锐的第六感使得他感觉到威胁正愈发的接近。

就在于荣荣少校前方八百余米的丛林中,一队由七名美军第75游骑兵团的特战队员组成的作战分队正搜索前进着。与此同时,在于荣荣少校身后两公里处的区域中,另一支美军的特战小分队在搜索时发现了于荣荣少校丢弃的降落伞!迅速沿着于荣荣少校行进过程中留下的蛛丝马迹,追了上来。

于荣荣少校通过导航仪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这里距离海边只有两公里的距离,并且地势比较平缓,适合直升机的降落,于荣荣少校迅速将自己的位置上报给正在逼近的搜救分队。由于出击时是紧急战斗起飞,于荣荣少校根本没有来得及吃晚饭,冒雨驾机起飞高速飞行到了吕宋岛的上空,而后又与美军的f22战斗机进行了一次激烈的空战,现在又在茂密的热带丛林中行进了一个多钟头,于荣荣少校的体力已经有些不支,她知道自己需要停下来补充点能量。

于荣荣少校仔细观察了一下自己四周的情况,确认安全后,寻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灌木丛,小心地潜了进去。正当她隐好身体,准备拿出巧克力给自己补充一下能量时,突然感觉到右小腿上传来一阵刺痛,透过微光夜视仪于荣荣少校能够看到一条足有一米长的眼镜蛇正快速地从她的脚边游走。

于荣荣少校顿时感觉到一阵的眩晕,她赶紧从急救包中取出解蛇毒药,迅速服下;同时取出绷带在被伤口上方扎紧,防止着毒液侵遍全身。于荣荣少校放下了手中的巧克力,取出了水壶,喝了几口水,等待着搜救分队的到来。

近了,就在右前方。吕宋岛东部海岸线的上空,两架武直19武装直升机与三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呼啸着从数十米的高度掠过,向着导航仪上显示的于荣荣少校的位置扑去。

有情况。行驶在最前方的一架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突然向着身后的几架直升机发出了战斗警报,地面上有不明身份的作战小分队在行动。

这片区域内,没有我军的作战部队,准备战斗。张旭上尉看着武直19武装直升机传输过来的侦察视频,微光夜视仪拍摄到下方的丛林中,几个模糊的人影正缓慢的行进着,可能是听到了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几个身影快速地隐入了就近茂密的丛林中。

迅速靠上去,准备降落。有敌方的作战分队,准备战斗。张旭上尉看着显示屏上,凤凰大队跳伞的飞行员与美军特种分队间的距离已经只剩下数百米的距离,一旦美军特种部队发现了中国空军的飞行员的话,只要狙击手一枪,飞行员牺牲的话,那搜救中队的任务就算失败了。

一架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迅速扑向了刚才有人影晃动的区域上空,机首下方的23毫米机关炮对准着地面的丛林,哒哒哒地打出了二十余发穿甲燃烧弹,密集的炮弹在地面上炸出密集的炸点。

三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则迅速冲到了一处比较平坦的地形上空,盘旋在二十余米的高度,抛下滑索,全副武装的搜救队员们迅速沿着滑索滑了下去。

在距离悬停的直15s搜救直升机千余米外的丛林中,突然闪出了一阵不太起眼的火光。一发12.7毫米穿甲燃烧弹狠狠地撞击在了悬停在最右侧的那架直15s搜救直升机的机舱上,弹着点距离发动机只有十数公分的距离。

是大口径狙击步枪!中国空军的搜救队员们迅速作出了判断,遭到打击的那架直15s搜救直升机立即停止了索降作业,快速地收起了滑索,一名搜救队员迅速将加装在舱门口的加特林六管机枪上膛,对着刚才有火光闪动的地区猛烈扫射,顷刻间密集的弹雨横扫向地面的丛林。

已经着落的张旭上尉快速地收拢已经着地的搜救队员,留下六名队员就地展开警戒外,迅速率领着另外七名队员向着导航仪上显示的跳伞飞行员的位置扑去。

凤凰,凤凰,我是猎犬,我是猎犬。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张旭上尉一边前进一边通过无线电联络着跳伞的飞行员。

只是无线电耳麦中并没有任何的回应,张旭上尉不禁有些担忧,看来飞行员遇到了麻烦。张旭一边继续呼叫着,一边将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换成了05式微冲,快速地奔向了飞行员所隐藏的位置。他隐约地感觉到前方等待救援的就是那个让他心动的公主。

猎犬注意,猎犬注意,敌方作战分队正从12点方向向你部逼近,另外一支敌作战分队正从七点钟方向向你部背后扑来。张旭上尉的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天空中直升机的敌情通报。

三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已经将搭载的二十二名搜救队员全部索降到了地面,除了留下了八名搜救队员在着落场建立了警戒阵地外,其他的队员全部赶往支援张旭等人。

当张旭赶到导航仪上标注出来的位置后,却没有发现飞行员的身影,张旭微皱着眉头,靠着夜视仪仔细地搜寻着周围的情况,其他几名搜救队员或是展开警戒,或是在四周展开搜索。

凤凰,凤凰,猎犬呼叫,猎犬呼叫。张旭上尉巡视一圈仍然没有发现便取下了无线电耳麦的耳机,对着话筒呼叫着,而他的耳朵则仔细地辨听着四周的动静。很快,张旭上尉便从身旁不远处的灌木丛中听到一丝略带着杂音的声音。

张旭上尉迅速冲到灌木丛旁,拨开树丛,看到树丛中一个陌生而熟悉的身影正倚在那里。

hello,princess!张旭上尉脱口而出道。

已经陷入昏迷的于荣荣少校听到声音微微地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微微有些熟悉的面庞,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后又昏了过去。

展开警戒。张旭上尉迅速对着周围的队员下令道,而后钻进灌木丛中将于荣荣少校抱了出来,放在外面的一处空地上。

看着于荣荣少校苍白的脸色和右小腿上绑住的绷带,张旭上尉立刻猜到发生了什么,张旭上尉迅速取出匕首,划开了于荣荣少校右小腿的裤子,看到小腿上的伤口已经发黑,伤口周围也都已经青的微微有些发黑。

张旭上尉微皱了一下眉头,用匕首在伤口上划了一个x字型的口子,双手用力一挤,居然只留出了少许的毒血。张旭立即俯下身子,对准伤口,用嘴吸着伤口里的毒血。吸一口吐一口,每一次吐出来的血都黑得吓人,而几次下来,张旭上尉便感觉到嘴巴有些发麻。

是菲律宾眼镜蛇。张旭上尉对着身旁递来解蛇毒药的队员说道,结果解蛇毒药和水壶,吃下解药。张旭上尉又轻轻地拨开于荣荣少校的嘴巴,将两粒解毒蛇药放入于荣荣少校口中,用水壶给她灌了点水,又让她服下。张旭知道于荣荣少校在被毒蛇咬后肯定已经服下了解药,只是这菲律宾眼镜蛇的毒性非同一般,并不是这些解药所能解决的,这些解药也只能为送往后方的医院救治争取时间。

张旭上尉继续帮着于荣荣少校吸着蛇毒,而这时,一声沉闷的枪声从十二点钟方向传来,紧接着便是几声连续的点射声。

m41型卡宾枪,美军的特种分队。张旭上尉从交火的枪声中很快判断出了交战的对手,自从被划归到澎湖军区后,张旭上尉的搜救分队便与原台湾军队的同行们经常切磋技艺,对于他们手中的那些美制装备也已经相当熟悉。

挡住美军的攻势,我还需要一分钟的时间。张旭上尉在无线电耳麦中下令道。而后便继续吸着毒血,渐渐地,吐出来的毒血有了红色,而张旭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开始有些迷糊。

身后的枪声愈发的密集,而七点钟方向也开始传来了交火的枪声,张旭紧缩着眉头,加速帮助于荣荣少校吸着毒血,直到吐出的血水都是红色的,张旭上尉才停止了动作,迅速取出解蛇毒药敷在于荣荣少校小腿的伤口上,用绷带帮她包扎好。

忙好之后,张旭上尉赶紧用水漱了几下口,又服下了一粒解蛇毒药,而后取出一颗槟榔,放在口中咀嚼着,他知道现在他必须保持着头脑的清醒。

在战友吃惊的目光中,张旭上尉将自己的防弹背心给于荣荣少校穿上,又将自己的钢盔给于荣荣少校带上,而后背起了于荣荣少校,并用捆绑带将于荣荣与自己绑在了一起。一名队员背起了张旭的战术背囊,张旭上尉举着05式微冲在一名队员的掩护下,沿着来时的路线向着着落点撤退着。

二号战斗小组被美军缠住了,无法撤出战斗。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作战队员们急促的声音。

此刻,张旭上尉手下的分队总兵力达到了十四人,除了他与另外一名士兵外,其他的十二名队员的编成了四个战斗小组。二号战斗小组与一号战斗小组负责警戒着北面方向,三号战斗小组负责南面方向,四号战斗小组负责着西面方向。

一号战斗小组迅速支援二号战斗小组。张旭上尉迅速在无线电耳麦中下令道,只是他的命令刚刚下达,无线电耳麦中又传来了三号战斗小组的声音。

黑猴。张旭上尉停住了脚步,对着身旁绰号黑猴的搜救队员说道。

到。黑猴立即停住了脚步,警惕着四周的情况回答道。

带他回直升机,一定要将她安全地带回去。张旭上尉解下捆绑带,将于荣荣少校放了下来,黑猴则迅速丢开了背上的战术背包。

这时,于荣荣少校再次睁开了眼睛,看着正扶着自己的张旭上尉,眼前的张旭上尉没有戴钢盔,只是身着着作战服和作战背心,连防弹背心都没有了,于荣荣少校不禁有些奇怪,记得刚才看到他时是全副武装的啊!只是于荣荣少校没有能够继续思考下去,慢慢地有昏迷过去。

将于荣荣少校交给黑猴后,张旭上尉便抽出95式突击步枪,深深地看了一眼黑猴背上的于荣荣少校,转身快步向着三号战斗小组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