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4 初次较量4

14.初次较量 4

台湾岛基隆外海的海面上,几艘破旧的菲律宾渔船正在风浪中闪烁着灯光缓慢的航行着,就在这几艘渔船的船舱中,隐藏着准备在基隆港登陆的菲律宾陆军特种部队。『可*乐*言*情*首*发』

“前面的渔船请注意,前面的渔船请注意,你们已经进入我国专属经济区,请你们立即撤离,请你们立即撤离。”就在这时,几道强光探照灯同时照向了几艘菲律宾渔船,透过灯光能够看到两艘台湾省的海警巡逻船和澎湖分舰队“锦江”级的“珠江”号大型导弹巡逻艇出现在了菲律宾渔船的前方,三艘中国舰船从两侧向着菲律宾渔船包抄过来。

“我们的导航设备出现了故障,迷失了航向,另外船上食物淡水不足,请求靠岸补给。”菲律宾的渔船很快传来了回复。

“脑残吧!”“珠江”号大型导弹巡逻艇艇长听着通讯频道中传来的菲律宾渔船的回复,惊讶地张大嘴巴骂道,“他们不知道菲律宾与中国正处于战争状态吗?”

“警告菲律宾的那几艘破船,再前进一步,老子把他们全部送下海。”珠江号巡逻艇艇长对着指挥舱内的通信兵说道。

“是。”通讯兵大声回答道,随即将艇长的警告通过国际共用频道传播了出去。

只是几艘菲律宾渔船如同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向着台湾岛基隆方向冲来。两艘从两侧包抄过去的海警巡逻船加速冲了上去,同时继续在共用频道中警告着菲律宾的渔船。

“奶奶的,这么费事。”珠江号巡逻艇艇长丢下手中的望远镜,拿起指挥室内的话筒,“打照明弹,前主炮准备。”

“砰砰砰!”数发照明弹被发射升空,在菲律宾渔船上方炸开,顷刻间将海面照得雪亮。与此同时,珠江号大型巡逻艇艇艏的奥托76毫米速射舰炮迅速转动着方向,调整着射角,完成了射击准备。

“开炮!直接瞄准了打!”珠江号巡逻艇艇长直接开口下令道,他可不想跟这些菲律宾猴子玩什么警告性射击,万一吓跑了这些猴子,可就没得打了!

“轰!”珠江号大型导弹艇艇艏的76毫米舰炮炮口闪出一阵火光,一发76毫米高爆榴弹呼啸着扑向一艘菲律宾的渔船,一道巨大的水柱在菲律宾渔船附近腾起,紧接着又是一发炮弹呼啸着轰了过去,这一次炮弹紧挨着一艘渔船炸开,将渔船炸出了一个大的缺口。

两艘海警巡逻船看到“珠江”号巡逻艇开火后,也迅速调转着炮口,一边发射着照明弹,确保着对菲律宾渔船的监视,一边利用艇艏的20毫米机关炮对着菲律宾的渔船扫射着,顿时间密集的水柱在菲律宾渔船附近炸开。几艘菲律宾渔船顷刻间被打得燃烧了起来,其中被“珠江”号巡逻艇主炮击中的渔船更是快速地下沉着。

“奶奶的,让你一直欺负咱们的渔船,今天总算出口恶气了。”珠江号巡逻艇的指挥舱内,艇长举着望远镜看着几艘正在下沉的渔船,开心地笑着说道。他并不知道,菲律宾陆军的两支准备渗透上台湾岛进行破袭战的特种分队因为他的出口恶气,还未进入中国领海便被打下了海底!

相比于海上的痛快杀戮,在吕宋岛东北部、马德雷山东侧的丛林中,澎湖空军搜救中队中队长张旭上尉率领的搜救分队的战斗则要激烈得多。

当张旭上尉赶到三号战斗小组的位置时,三号战斗小组已经有一名队员受了重伤,张旭上尉迅速冲到了受伤队员的身旁,将受伤的队员拉到一棵大树后面,举起95式突击步枪透过枪上的微光夜视仪对着前面扑来的美军特战队员打着点射。

“对方六到八人,没有发现重武器。”受伤的队员对着张旭上尉说道,“他们应该还有其他人员,可能已经从侧面包抄向我们的侧翼,他们是想拖住我们。”

张旭上尉抬枪对着前方一处有枪口火光闪动的丛林打出了一发35毫米榴弹,而后迅速一个翻滚,更换了一处隐蔽点,果然他刚刚稳住身形,几发精准的点射便打在了他刚刚隐蔽的位置上。

“他们知道我们有直升机,一旦双方拉开了距离,我们就可以得到直升机火力的支援。现在缠在一起,我们的直升机无法为我们提供支援。”张旭上尉给自己的枪挂榴弹器装上一枚杀伤榴弹,对着受伤的队员说道,“你先撤,去着落点先行撤离。”

“头,你们撤,我来断后。”受伤的队员丢掉手中的95式突击步枪,抽出背后的05式微冲说道。

“滚蛋,执行命令。”张旭上尉粗口说道,随即又拉过单兵无线电耳麦,“各战斗小组伤员先行撤离;各战斗小组交替掩护,摆脱敌军的纠缠。”

只是张旭上尉的这个命令并没有得到执行,各个战斗小组受伤的队员们都保持着一致的想法,自己断后,其他队员撤离。

张旭上尉很是恼火却又无可奈何,只得不断地对着对面的美军特战分队打着密集的点射,虽然搜救中队的队员们都佩戴着单兵夜视仪,但看着眼前绿油油地景象,总是十分地别扭,并且很难寻找到隐藏在茂密丛林中的美军特战队员,基本上只能透过对方枪口的火焰来判断对手的大概位置,毕竟对面的美军特战分队装备比中国搜救分队要更加精良,而他们的作战经验也是极其丰富的。

虽然整个交火只是急促的点射和不时夹杂的几声榴弹,但张旭上尉的搜救中队和美军的特战分队都能够感觉到对方逼来的巨大压力,稍有不慎便会被对面袭来的精准的点射击中。一直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地张旭上尉此刻也没有了自信,他虽然已经打出了将近一个弹夹,但他感觉到没有一发子弹击中了目标。

“黑猴遭到攻击,黑猴遭到攻击。”张旭上尉刚刚抽身打了个点射,无线电耳麦中便传来了黑猴的急促的声音,还伴随着几声点射声。

“妈的,果然有美军从侧翼绕过去了。”张旭上尉对着前面的丛林打出一发榴弹,而后快速的缩回身子,在无线电耳麦中命令道,“四号战斗小组立即支援黑猴。”

“各作战分队不要恋战,立即脱离战斗。”张旭在无线电耳麦中下令道,尽管他已经两次下令脱离战斗,只是美军特战分队贴得太紧,只要搜救分队一有撤退的迹象,美军特战分队便会猛扑上来,咬住搜救分队,使得搜救分队几个战斗小组始终无法同美军特战分队脱离战斗。

张旭上尉在让三号战斗小组的两名队员组织火力吸引着美军的注意力,而他则通过无线电耳麦呼叫着空中执行支援任务的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猎犬呼叫猎鹰,猎犬呼叫猎鹰,请求提供火力支援,请求提供火力支援。”

天空中传来一阵低沉的呼啸声,紧接着一阵密集的机关炮弹便落在美军特战分队身后的丛林中。看着远处炸开的炸点,张旭上尉知道,这样的攻击没有任何的效果,张旭立即重新报出了一个射击坐标,顷刻间,十数发机关炮弹在张旭上尉的三号战斗小组前方百余米的地方炸开,其中两发炮弹直接落在了张旭面前十余米的地方,将一颗碗口粗的树打成两段。

“撤!”张旭上尉抓住机会迅速下令道,同时在自己原先藏身的地方快速设置了一个拌雷,背起受伤的队员在另外两名队员的掩护下快速地向着着落场的位置撤退。

就在距离着落场仅四五百米的丛林中,背着于荣荣少校的“黑猴”正隐在一棵大树的后面,举着手中的05式微冲对着侧面的一处丛林扫射着,而侧面袭来的弹雨也打得黑猴周围的树叶胡乱飞舞。

黑猴突然从四周杂乱的步枪和冲锋枪的点射声中捕捉到了一声清脆而有些沉闷的枪声,他下意识地降低了身体的高度,一颗子弹呼啸着贴着“黑猴”钢盔顶飞过,一下子打在了旁边的树枝上。

“狙击手!”黑猴顿时意识到了情况不妙,正当他准备更换阵地的时候,一发7.62毫米狙击步枪子弹呼啸而至,直接穿过了他的防弹背心,穿进他的心脏,高速旋转的子弹穿过了他的身体又穿透了防弹背心的后背继续飞行,直到撞击在于荣荣少校身上的防弹背心上,才最终停止飞行。

狙击子弹巨大的冲击力将于荣荣少校撞醒,她只感觉到背着他的黑猴无力地倒在了地上,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黑猴身上传来。尽管于荣荣少校由于中毒,意识还是很模糊,但她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此刻的她根本帮不上任何忙。

就当美军特战队员缓慢地逼近向黑猴,准备确认战果时。留守在着落点八名特战队员派出的一个战斗小组赶了过来,一声清脆的枪响中,一名缓缓从隐蔽的树木后露出半截身子的美军狙击手脖子一歪,倒地毙命。

美军特战队员们纷纷散开,这些美军特战队员原本是冲着中**队搜救部队的着落点去的,只是意外地与即将到达目的地的黑猴发生了遭遇,透过夜视仪美军特战队员们看到了背着一个人的黑猴,迅速判断出背着的肯定就是中国空军跳伞的飞行员,随即便全力扑了上来。这些从七点钟方向奔袭过来的美军特战队员在背后遭到攻击后,迅速放弃确认战果的想法,迅速掉头迎击着背后扑来的中国搜救队员。刚刚交火不久,中国空军搜救中队四号战斗小组也赶了过来,顿时间,几名美军特战队员陷入了两面受敌的局面。

美军第75游骑兵团的特种分队原本在吕宋岛的任务只是收集战场情报,此次出击只是中国空军飞行员的跳伞地点距离美军的特战分队很近,所以战分队才决定顺手抓个俘虏。令他们意外的是,中国空军的搜救分队来得如此之快,已经到达了目的地的美军特战分队正在犹豫是否继续展开进攻时,接到了指挥部的命令,命令他们立即向中**队的搜救分队展开进攻,美军指挥部显然急于获知中**队特种部队的真实战斗力。

两支美军的特战分队在交火中发现,中国空军的搜救部队同样优秀、同样精良,双方的遭遇战竟然直接陷入了胶着状态,并且中**队有直升机火力的支援,如果不是缠住中**队的作战分队,美军的特战分队可能就要尝试以前美军的对手才会感受的滋味了。

虽然美军也想如同以前的战斗一样,呼叫空中火力的支援,只是天空中只有制空作战的f-22a战斗机,而美军距离吕宋岛最近的军事基地尚在马里亚纳群岛,即使战机现在起飞,赶来也一切都晚了。并且这些第75游骑兵团特战分队的任务只是负责收集吕宋岛北部地区中菲日三方的情报,并没有分配具体的作战任务,也没有配属专门的空中掩护作战机群。

渗透到距离中国空军搜救分队着落场仅剩下四五百米的美军特种作战分队见势不妙后,迅速交替掩护着撤入了四周的丛林中,美军可没有中国搜救队员们撤退时的种种束缚,他们只要进入这片丛林就行了,因为这片丛林本来就是他们这些天来的活动区域。

当张旭上尉赶到时,搜救队员们已经将黑猴身上的绑带解开,一名队员背起于荣荣少校,另外一名队员背起了牺牲的黑猴,在其他队员的掩护下,快速地奔向了着落场。

一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已经缓缓地悬停在了着落场上,另外两架直升机悬停在百余米的天空中,机上的机务人员带着夜视仪操纵着加特林六管机枪,警惕着地面,随时准备为下面的直升机提供火力掩护。

交火的枪声愈发逼近,第一架直-15s搜救直升机搭载着半昏迷的于荣荣少校和三名阵亡的搜救队员和两名重伤员快速的升上了夜空。另一架直升机又迅速降落下来,搜救队员们交替掩护着登上直升机。

这时,两架担任着火力支援任务的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也返回到了着落场的上空,数枚红箭-10反坦克导弹直接呼啸着扑向了地面,在地面的丛林中炸出几团耀眼的火球;机首下方的机关炮则对着着落场半径500米外的丛林猛烈扫射着,他们现在所要做的只是为搜救队员们的撤退争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