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4 铁军来袭4

24.铁军来袭(4)

第379机步团遭到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阻击的消息传到吕宋岛北岸布格伊地区的第127机步师师部后,第127师师长陈威大校的眉头顿时拧在了一起,快步走到野战指挥所的电子地图前,看着吕宋岛中北部地区的地图。

“北线作战群的陆航兵力只有一个第601空骑旅,第601空骑旅主力正参与围歼加塔兰河北岸地区的日菲联军,只有一部能够配合我部作战。”第127机步师政委张卫东大校开口说道,“况且,即使第601空骑旅全装上阵,与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正面交锋,也是落入下风。”

“只能依靠空军了,向军部发报,请求空中火力支援。澎湖空军被日本空军牵制着,西线作战群的海航战机和华南空军可没有日军牵制,支援一下我部战斗没有问题。”陈威大校思考片刻后,对着张卫东大校说道。

陈威大校知道如果第127机步师全师展开的话,并不害怕日军的第12空中机动旅团,完善的野战防空火力足以让日军的第12空中旅团望而却步;只是第127机步师现在正在进行军开往土格加劳地区,为后续与美军作战做前期部署,第127机步师现在最缺乏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停下来与日军第12空中旅团硬碰硬。当然,当第127机步师到达并控制了土格加劳地区后,就可以耐心的与日本陆军战斗序列中唯一的空中机动部队一较高下了。只是现在还不行,陈威大校只得请求空中战机的支援。

“小鬼子的空军还真是阴魂不散,空军部队和二炮部队干嘛不把小鬼子的空军基地全炸了,看小鬼子的空军还怎么出击。”张卫东大校看着战区共享过来的情报,很是恼火的说道。

“日本空军不会轻易放弃吕宋岛的制空权的,如果日本空军在空战中屡屡占不到便宜的话,以日本人的性格,极有可能会铤而走险。”陈威大校微皱着眉头说道。日本空军要与中国空军争夺吕宋岛的制空权,战机都需从琉球群岛上的机场起飞,经过长途飞行后抵达战区。与中国空军交战时,受航程的限制,日本战机在吕宋岛上空并不能作战太长的时间,与从台湾岛起飞的中国战机对抗非常被动。经过几轮交火下来,日本空军必将会损伤惨重,到时候狗急跳墙的日本军队,会做出什么事,就没有人能够预料了!

“在围歼日本海军的‘山城’号航母战斗群时,日本海军的舰载机就已经攻击了台湾岛上的中国海军岸舰导弹基地和花莲空军基地,我们完全有借口打击日本的领土。况且,琉球群岛本来就不是日本的领土。”张卫东大校开口说道,“即使不摧毁日本本土的机场,但至少应该将琉球群岛上的日本空军机场全部摧毁,打掉了这些机场,吕宋岛上的日军就真正地失去制空权了。到时候,日军的第12空中旅团也只能一直藏着了,根本不敢露面了。”

“我感觉这一天快要到来了!”陈威大校拍着心口,露出一丝笑容对着张卫东大校说道,随即转身对一旁正在地图前部署着部队具体战斗的副参谋长说道,“命令各部加速向土格加劳地区前进,防空团为各部提供防空火力掩护。”

“是。”副参谋长立正回答道,迅速将陈威大校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吕宋岛东北部的菲律宾海中北部海域上空,已经痊愈出院的于荣荣少校驾驶着一架崭新的歼-16C战斗机率领着火凤凰中队巡弋在碧海蓝天之间。

自中南南沙战争爆发以来,成飞、沈飞、西飞等几家主要的飞机制造厂商便全部转入了战时状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生产车间中,一架架崭新地战机不断地从生产线上下来,调试后便被分配到各个部队,尤其是各个参战部队。雄厚的生产能力,使得被击落的空军和海航的飞行员们在回到基地后,几乎就能够补充新的战机,再次升空作战。

“日本空军F-15J战斗机六架,F-2A战斗机六架,火凤凰中队准备拦截。”机载无线电通讯器中传来了身后空警-200中型预警机上指挥员的声音,同时日本空军战机的详细信息被通过数据链传输到了火凤凰中队的各架战斗机上。

“准备战斗。”于荣荣少校迅速向着身旁的另外五架战机下达了战斗命令。在过去的五个小时中,于荣荣少校的火凤凰中队已经两次拦截了从琉球群岛起飞的、前往吕宋岛的日本空军战机群,在过去的两次拦截作战中,于荣荣少校成功地击落了两架日本空军的F-15J战斗机,使得她的战绩达到了六架,成为了凤凰大队的第一个王牌飞行员,并且她的战绩中包括着一架F-22A战斗机,是中国空军中目前唯一一个击落了F-22A战斗机的飞行员。

六架歼-16C战斗机快速地扑向对于面前正高速逼来的威胁一无所知的日军战机,当距离逼近到七十公里的时候,十二枚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呼啸着扑向了日本空军的战机群。

在发射完中距空空导弹后,两架歼-16C战斗机被留了下来,一边对导弹进行中继引导,同时监视着日本战机的动向,另外三架歼-16C战斗机则在于荣荣少校的率领下以1.2马赫的速度扑向了日军的战机群。

十二架遭到导弹攻击的日军战机迅速做着大过载的规避动作,一窜窜锡箔干扰弹在天空中炸开,就在十二架日军战机的身后,四架喷涂着日本空军机徽的F-35A战斗机兵分两路从低空扑向了导弹来袭的方向。

于荣荣少校看着机载雷达屏幕上,一个个匆忙闪躲的光点,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只是突然间她感觉到一阵寒冷的杀气,在死亡线上走过一圈的她现在对于危险的逼近格外敏感。她迅速调整着雷达,仔细搜索着,突然发现,在那十二架日军战机的附近,四个微笑的光点正高速向着自己的方向扑来。

“有日军的F-35战斗机,放弃原先任务,加强搜索。”于荣荣少校迅速下达了作战命令,一推操纵杆,驾驶着战机扑向了那些微小的光点。

当双方战机距离逼近到五十多公里的时候,日军的四架F-35A战斗机终于出现在了于荣荣少校战机的雷达屏幕上,而于荣荣少校率领的前出战斗的四架歼-16C战斗机也显露在了日军F-35A战斗机的雷达屏幕上。

“嗖嗖!”两枚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呼啸着从弹药中发射出来,扑向了其中的一架F-35C战斗机,另外三架歼-16C战斗机也锁定住了目标,各自向目标发射了两枚中距空空导弹!而对面日军的F-35A战斗机也迅速发射出了八枚AIM-120C中距空空导弹。

当确认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已经进入到了自导阶段后,于荣荣少校等人的四架歼-16C战斗机在一阵阵刺耳的雷达告警器警报声中快速地散开,四架歼-16C战斗机同时打开了加力,咆哮着冲向海面或后撤,机载电子干扰舱释放着强烈的电磁干扰,同时在身后留下了漫天的锡箔干扰弹。

只是这些AIM-120C中距空空导弹也已经进入到了末端自导阶段,有五枚导弹因为干扰而丢失目标坠向大海外,其他的三枚导弹凭借着自身的导引头,紧紧地咬住了三架中国空军的歼-16C战斗机!

对于身后紧随的威胁,于荣荣少校显得出奇的冷静,她驾驶着战机向着海面高速俯冲下去,一双明亮的双眸紧盯着快速跳动着的高度仪,当看到高度仪显示的高度只有一百米的时候,于荣荣少校迅速猛拉操纵杆,两台“涡扇-10丁”发动机发出巨大的咆哮声,整架战机一阵下坠之后,机首猛地扬起,巨大的推理推着战机向上爬升,两台发动机喷出的尾焰在海面上激起了巨大的浪花。

追击着于荣荣少校战机的那枚AIM-120C中距空空导弹来不及作出拐弯动作,就一头扎在在掀起的浪花上,一阵剧烈的爆炸中,导弹于浪花一同落回海中,而于荣荣少校战机上的雷达告警器也停止了报警。

“老五被击落,已经跳伞!老二被击伤。”当于荣荣少校将战机拉回到3000米高度的时候,机载无线电中传来了没有遭到导弹追击的钟蕙少校的汇报声。

“雄鹰、雄鹰,我是凤凰,一凤凰在十一号海域被击落,请求救援。重复,……”于荣荣少校迅速在无线电中向负责空中指挥任务的空警-200预警机发出了求救信号,这里属于交战海域,日本空军的搜救队也时常出没,于荣荣少校可不希望自己的姐妹成为日军的俘虏。

发完求救信号后,于荣荣少校看了一下雷达屏幕,日军的那十二架三代机在己方的导弹攻击中被击落了六架,而F-35A战斗机则被击落了两架。看着面前的武器控制系统上显示的,战机上仅剩的两枚霹雳-14中距空空导弹和400发的23毫米机炮炮弹,于荣荣少校果断地选择了撤退,率领着钟蕙少校与受伤的那架战机返航,与身后的两架歼-16C战斗机合为一处。

损伤过半的日本空军机群没有退缩,继续向着吕宋岛方向前进,看着逐渐远去的日军战机群,于荣荣少校没有丝毫的负担,她知道,在日军战机群的前方,还有两批中国空军的拦截机群等待着他们!

其实于荣荣少校率领的火凤凰中队真正任务并不是拦截日本空军的战斗机群,而是防备美国空军对台湾岛的偷袭,只是日本空军不间断的出击,使得澎湖空军的压力非常大,尤其是面对日本空军的“台风”战斗机时,澎湖空军装备的战机很难与之正面抗衡。一直没有等到美国空军的饿凤凰大队便“兼职”起了拦截日本空军战机群的任务。

日本东京,日本首相官邸的地下会议室内,日本军政高官都汇聚在一起,听着来自日本幕僚长联席会议的一名空军大佐向着众人介绍着最新的战况。

“我们的空军虽然不断出击,但由于在吕宋岛缺乏足够的机场,空军目前只能牵制支那空军的兵力,很难夺回吕宋岛的制空权。”空军大佐开口说道。

“我们的战机数量有限,如果与支那空军拼消耗的话,我们将率先被赶出战场。”日本空军幕僚长川口勇一面色严峻地说道。

“我们为什么要与支那空军打消耗!帝国精锐的战机不应该与支那战机在大海上进行无畏的消耗,直接将支那的战机全部炸毁在机场上,就像当年山本大将在珍珠港所做的那样,那才是帝**队擅长的战术。”坐在会议室角落里的小泉太郎语气坚决地说道。作为一个坚决的**派,他对于日本军队在战场上的表现极为不满,尤其是日本军方对于攻击中国本土这个决策缩手缩脚,并且政府也不拍板,让期待着战争规模扩大的小泉太郎很是郁闷。

“这样战争规模会失控的。”日本首相秋山纪夫开口说道。

“我们的炸弹已经落在了台湾岛上,支那人现在没做出回应,不代表没有发生过。”小泉太郎语气冷冽地说道,“并且,如果我们在吕宋岛的力量被支那人消灭了的话,支那人会主动进攻琉球群岛的,不要低估了支那人的野心!难道支那在东南亚地区的一系列动作,你们还看不出支那人的野心吗!”

小泉太郎的话语引起了会议室内众人的议论,一些支持将战火扩大到中国本土的官员和军官看到在座的人脸上都显露出犹豫的表情时,不禁露出了兴奋地笑容,不断地向身旁的人鼓吹着攻击中国本土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