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5 铁军来袭5

25.铁军来袭 5

在小泉太郎满意的目光中,众人离开了首相官邸地下会议室,乘着各自的专车离开。『可*乐*言*情*首*发』

一身戎装的日本空军幕僚长川口勇一与其他几位将领话别后便钻进了自己的那辆专用的三菱越野车中,三菱越野车迅速启动,片刻之后消失在了首相官邸门前的公路尽头。

川口勇一坐在车中,拿出加密的专用手机,熟练地拨出了一个号码,“惠子,会议已经结束了,今晚我回家吃饭!”

在司机和秘书羡慕的目光中,川口勇一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笑得那么的幸福。

就在数十公里外,川口勇一的家中,他的妻子川口惠子在接到川口勇一的电话后,平静地走进了书房,用电脑给远在澳大利亚的“闺蜜”发了一封问候的邮件。看着邮件成功发出,川口惠子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微笑,得意的微笑。

中国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山地下指挥中心内,总参情报部部长钟程少将拿着一份最新的加密电报,急匆匆地走进了作战指挥大厅内,疾步走到总参谋长韩炳龙上将身旁,立正敬礼后,将手中的情报递给了韩炳龙上将。

韩炳龙上将接过情报,上面全部是密语,并没有翻译过来,显然钟程少将的级别还不够知道电报中的内容。韩炳龙上将对着身旁的副总参谋长赵子坤海军上将示意了一下,两人便一起走进了韩炳龙的专用办公室。

锁好房门,打开房间内安装的电磁干扰器。韩炳龙上将在办公室内的保险箱上输入了一长窜的密码,又通过了指纹和视网膜识别之后,成功地打开了保险箱,韩炳龙上将取出了一份密语本,戴上老花眼镜,仔细地将电报上的密语翻译了出来。翻译完成后,又交给赵子坤海军上将核对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收起了密语本。

韩炳龙上将与赵子坤海军上将两人看完电报上的内容后,都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即两人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冷笑。

“你先去调整一下部署,我来联系总理和徐副主席,确认情报的真实性。”韩炳龙上将对着赵子坤上将说道。

“好。”赵子坤上将点头说道,随即便转身离开了韩炳龙上将的办公室。韩炳龙关好房门后,拿起了桌上的红色电话机。

菲律宾,吕宋岛土格加劳市区外围,中国陆军第127机步师侦察营正对土格加劳市区进行了试探性的攻击。根据情报,土格加劳市区部署着菲律宾陆军的一个步兵旅和日本陆军第6师团的部分后勤支援部队,战斗力一般。

原本赵金龙少校准备率领侦察营在第601空骑旅的支援下,直接拿下土格加劳市的,但师部否决了赵金龙少校的提议,要求其加强土格加劳地区的情报搜索,攻击任务由第379机步团来完成。

接到师部的回复后,赵金龙少校只是微叹了口气便迅速开始进行着部署,留下了侦察三连和炮兵分队警戒着土格加劳市,侦察一连和二连还有无人机分队全部以土格加劳市为中心散了出去,搜索着周围的情况。

经过一番艰难的行军,在打退了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两轮阻击后,第127机步师第379团的先头部队终于抵达了预定的作战区域。只是第379团的先头部队没有急于展开进攻,毕竟日军的第12空中旅团就在附近,随时可能扑出来。

第379机步团先头部队与侦察营一部对土格加劳市区进行了一次火力侦察后,第379机步团主力终于赶到了战场。团属高炮营和各主力营的防空分队迅速展开,在土格加劳市外围构建起了一道防空火力网;同时,团属炮兵营也迅速展开,一门门07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高扬起炮管,对准了土格加劳市区内,日菲联军的各个军营和据点。

“开炮!”一声命令被传到了炮兵营的阵地上,顷刻间,无数炮弹携带着死亡砸向了土格加劳市区,绵延的爆炸顷刻间从市区中传来,滚滚浓烟顿时燃起。

天空中,十余架ah-1w攻击直升机和oh-58d武装侦察直升机呼啸着扑向了土格加劳市区,机身两侧的机翼下,一阵阵火光闪动,密集的火箭弹呼啸着倾泻着市区中的各个关键要点上。ah-1w攻击直升机机首下方的机关炮,则将无数死亡的弹雨倾泻在地面上机动中的日菲联军士兵身上。

经过二十分钟的炮火急袭,第379机步团一营的数十辆04式步战车和数百名官兵在坦克营的支援下,向土格加劳市发起了进攻!

面对着凶猛来袭的99式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菲律宾陆军的步兵们握着武器的双手都不禁有些颤抖,尤其是看到一枚枚火箭弹只是在99式主战坦克的主装甲上留下了一道道白色的划痕后,部署在土格加劳市区外围的菲军步兵们很快崩溃了,在中国坦克上的重机枪子弹的追逐下,逃进了土格加劳市区内。

没有丝毫的犹豫,一辆辆99式主战坦克在04式步战车的掩护下直接沿着一道道公路冲进了市区内,守在市区内的日菲联军不禁一阵欣喜,巷战是重装战车的坟墓,中国人居然不知道。

只是日菲联军很快发现,中**队的勇猛之处,一发发大口径高爆榴弹精准地打在日菲联军隐蔽的据点上,纷飞的砖块中,数十名日菲联军士兵还未来得及开火便被威力巨大的炮弹撕成了碎片。坦克车顶上的12.7毫米高射机枪对着一个个可疑的窗口,许多隐藏在窗台下准备偷袭的日菲联军被打成了筛子。

而跟随在坦克身后的那些步战车更是可恶,放低炮管,利用着30毫米机关炮对准着地面上的下水道出入口、地下室出入口猛烈扫射着,密集的弹雨隐藏在里面的日菲联军士兵打成了碎肉。

当遇到接到拐角处时,中国战车便会暂时停住前进的步伐,跟随在后面的步兵迅速冲上来,相互掩护着占领拐角处的制高点,确认着四周的情况,一旦发现异常情况,便会呼叫第379机步团一营炮兵分队的10式120毫米自行迫榴炮对异常目标进行火力覆盖。呼啸的迫击炮弹越过楼房的阻隔,精准地将日菲联军的一处处阵地炸成了废墟。

在第379机步团的迅猛攻击下,土格加劳市区内的日菲联军阵地被不断压缩,中**队强悍的战斗力引起了日军的关注,当土格加劳市内的日菲联军从第6机步师团师部那里得知进攻自己的是中国陆军第127机步师的第379团“叶挺独立团”后,才发现自己撞到了枪口上。在日本情报机关对中国陆军各师旅级部队的战力评估中,第127机步师的战斗力被日军评定为中国陆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一个师,而第379团更是第127师最精锐的主力团!

尽管日本陆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出动了两个批次16个架ah-64dj攻击直升机和oh-1a武装侦察直升机前来支援土格加劳市的日菲联军,但面对着第379机步团完善的野战防空火力网,再加上中国澎湖军区第601空骑旅的空中拦截,日军第12旅团的直升机群直接被阻拦在了土格加劳市的外围地区。

在中**队的凌厉攻势下,土格加劳市区日菲联军的抵抗迅速瓦解,仅存的八百多名日菲联军被压缩到土格加劳市西南角地一处仅两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后,最终放弃了抵抗,成为了第127机步师开战以来的首批俘虏。

攻占了土格加劳地区的第379团迅速清剿了城内隐藏的残余抵抗力量,同时开始将土格加劳地区建立防线,这里将成为中**队北线作战群在吕宋岛北部地区的前沿地区,中**队将在这里迎击即将到来的美军部队,同时切断加塔兰河两岸地区的日菲联军南撤之路。

土格加劳市内的菲律宾警察全部被中**队集结了起来,面对着杀气腾腾的中国陆军士兵,这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菲律宾警察们双腿不停地颤抖着,只是全副武装的中国陆军官兵们对这些猴子警察没有任何的兴趣,只是各自忙碌着构筑防线,没有去理会他们。在瑟瑟发抖中,菲律宾警察们等来了自己的任务:配合中**人的行动,将中**队需要征用的房屋内的菲律宾人全部清除出去;同时提供土格加劳市内居住着的所有日籍和美籍人士的详细信息。

随后,土格加劳市区内便出现了令人惊奇的一幕,全副武装的中国陆军士兵在土格加劳市区上搜寻着合适的火力点,手持警棍的菲律宾警察卑微地跟在中国陆军官兵们的身后,当中**队确认需要哪个房子作为火力点时,卑微的菲律宾警察立即会展现出平日里的霸气,气势汹汹地冲进了那些被看中的房子中。一阵喧闹之后,便是被打得遍体鳞伤或是哭哭啼啼的菲律宾平民被从自己的房屋中赶了出来,而那些菲律宾警察们在驱赶平民的同时会顺便从那些平民家中拿取一些值钱的物品,作为劳务费用。

在菲律宾警察的帮助下,第379机步团很快就在土格加劳市区建立起了完善的防御火力网,当第379团完成部署的时候,第127机步师的主力也相继赶到了土格加劳地区,在师侦营的引导下,快速地在土格加劳地区及其周围地区展开,几处日军的隐蔽补给点和野战直升机场被第127机步师的坦克和步战车碾成了废墟。一道钢铁防线在“铁军师”的经营下,正快速形成。

就在第127机步师成功地在土格加劳地区展开的时候,台湾岛衡山指挥所内,南洋战区指挥部内的气氛却紧张到了极点,综合指挥系统主屏幕上的电子地图已经由吕宋岛地图换成了琉球群岛和台湾岛的电子地图。

看着总参谋部传来的日本军队将突袭台湾岛机场的情报,朱震宇中将顿时陷入了沉思,他知道日本空军在过去进行的空战中,始终没有能够占到便宜,如果不是中国澎湖军区空军部队的战机主要是以第三代早中期的战机为主的话,日本空军的战机已经被赶出战场了,而不像现在这样依旧在进行着战斗。

“日本空军目前在先岛诸岛和冲绳诸岛部署着七个战斗机中队,包括两个f-15j战斗机中队,两个‘台风’战斗机中队和三个f-2a战斗机中队。另外在奄美诸岛部署着一个‘台风’中队,一个f-15j中队和一个f-35a战机中队。并且我们判断,如果日军攻击我们机场的话,很有可能会动用从未露过面的地地弹道导弹和远程攻地巡航导弹。”南洋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拿着最新侦察的情报向着朱震宇中将等人汇报道。此刻,南洋战区指挥部的主要任务已经转移到了日本空军身上,即使是美军也被暂时排除在外,毕竟没有人敢低估日本人的疯狂。

“总参的意思是先发制人,只是澎湖空军的攻击力有所欠缺!”林峰空军中将微微思考着说道,“华南空军在之前的中越战争中,经历过实战的考验,并且大多数精锐部队都参加了远程奔袭印度尼西亚的作战行动,完成对琉球群岛上日本空军机场的外科手术,没有问题。”

“二炮和上海号航母战斗群会全力支援我们的行动,林司令、任参谋长,立即制定出一套可行的作战方案,提交总参。”朱震宇中将开口下令道,“另外,命令台湾岛、澎湖列岛、福建沿海各防空部队全部进入战斗状态,随时堤防日本空军的突然袭击。”

“钱主任,情报部门盯好美国人,不管空军部队的战斗如何,情报部队目前的主要任务便是严密监视美军的动向。”朱震宇中将面色严肃地对着战区情报部主任钱淑娴少将说道。朱震宇中将知道,日本人的疯狂固然可怕,但日本人发疯的同时,美国人再从背后放出冷箭的话,那才是真正致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