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5 泰山压顶5

远征无弹窗 5.泰山压顶(5)

台湾岛佳山空军基地的主起飞跑道上,忙碌地空勤人员正抓紧时间给一架架刚刚从战场返回的战机进行着检测,加油挂弹。『可*乐*言*情*首*发』

机场跑道边上,一台野战炊事车停在那里,数名炊事兵将一份份热气腾腾的饭菜打好递给就在机场跑道边等待的飞行员们。

凤凰大队的于荣荣少校与其他几名战友一起,围站在一张折叠的餐桌周围,大口地吃着一份份高热量的饭菜。

在过去的四个小时中,美国空军如同发疯了一般,一百多架F-22A和F-35A战斗机掩护着同样数量的F-15C/D,F-16C/D战斗机,不间断地对吕宋海峡中的巴坦群岛、和巴布延群岛进行着猛烈的攻击。为了确保巴坦群岛和巴布延群岛这两个连接着台湾岛和吕宋岛的中转站不被美国空军摧毁,中国空军不得不出动连续出击迎击着美军的每一次攻击。

“紫凤凰被击落的姐妹都回来了吗?”于荣荣少校一边吃着饭一边对着身旁的紫凤凰中队的中队长说道。

“牺牲一个,失踪一个。”紫凤凰中队中队长放下手中的饭盒,神色黯淡地说道。

“火凤凰也一样。”于荣荣少校放下饭盒,望着蓝天中不断掠过的银灰色战鹰,眼中流过一丝的伤感。

“整个大队两个中队就剩下六架战斗机了。”紫凤凰中队中队长看着机场跑道上正在进行检修的六架歼-16C战斗机,有些痛惜地说道。在六架歼-16C战斗机的附近,是空2师4团的四架歼-16A战斗机和空2师6团的十余架歼-11B战斗机。

“华南空军和澎湖空军精锐尽出,也只能勉强维持着平手的局面。再拼几个小时,吕宋海峡上空的制空权估计就要丢了。”于荣荣少校看着机场跑道上的战机说道。在过去的数个小时的空中激战中,中国空军已经损失了九十余架的先进战机,尽管同样让美国空军损失了将近八十架的各型先进战机,但美国空军先进的战机尤其是四代战机的数量远超过中国空军,拼耗下去,被赶出战场的必将是中国空军。

“不想拼消耗,却又不得不战。除非现在战区指挥部愿意放弃吕宋海峡……”

“凤凰大队立即起飞!空2师各部立即起飞!”紫凤凰中队中队长的话尚未说完,机场广播中便传来了机场指挥员的声音。

正在机场跑道边的飞行员们迅速丢下手中的饭盒,抓过炊事兵们搬出来的巧克力,快速地奔向自己的战机。

一架架满挂着各型空空导弹的战斗机呼啸着冲上蓝天,凤凰大队在台湾岛花莲县上空完成集结后,在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的指挥下,奔向各自的预定任务区。

“掩护运输机群!”看着数据链上传输过来的任务信息,于荣荣少校不禁愣了一下,中**队控制的吕宋岛的区域内,除了一些野战直升机停机场外,并没有适合的空军机场,这些运输机是准备空投物资还是向吕宋岛增兵?吕宋岛北部地区已经集结着数万大军,继续增兵的话,这些部队的后勤补给该怎么办。美国人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就是切断吕宋海峡,将吕宋岛上的中**队孤立,而后歼灭!

“天哪!”当到达预定空域后,于荣荣少校看着雷达显示屏上显示的密密麻麻的运输机群,不禁心中惊叹一声。她粗略地观察了一下,整个运输机群拥有着超过六十架的伊尔-76和运-8运输机。

“保障运输机群的安全,直到运输机群完成空投!”机载数据链系统又传来了预警机的命令。

“大规模空投作战物资。难道战区指挥部真的决定放弃吕宋海峡。”于荣荣少校微皱了一下眉头,心中暗自想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吕宋岛上的陆军部队在未来的战斗中要吃苦了!

其实,就在于荣荣少校下方的吕宋海峡海面上,中国海军东海舰队第5登陆舰支队“野牛”中队的八艘“欧洲野牛”大型气垫登陆艇和东海舰队、南海舰队同时抽调的十六艘中国版LCAC的726型中型气垫船在十数架挂载着天燕-90空空导弹的武直-9WA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高速冲向吕宋岛北部的布格伊地区。

中国空军运输机群的行动迅速被美国空军发现,一架架完成了空中加油任务的F-22A和F-35A战斗机掩护着成群的F-15C和F-16C战斗机扑向了中国空军的运输机群。

为了引诱美国空军的F-22A和F-35A战斗机提前暴露,中国空军特意在出击的战斗机群中加编了二十余架由歼-7战斗机改装过的无人机。二十余架歼-7无人机以双机编队从不同方向高速扑向清晰地显示在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雷达屏幕上的美国空军的F-15、F-16战斗机群。

由于中国空军和海航部队仍然装备着一定数量的歼-7战斗机,对于这些高速逼近的歼-7战斗机美国空军没有丝毫的怀疑。虽然行进在美军战斗机群最前端的F-22A和F-35A战斗机的飞行员们知道,这些歼-7根本不是F-15C战斗机的对手,很难威胁他们身后的战斗机群。但一个个急于成为王牌飞行员的美国空军飞行员们还是选择了自己动手来攻击这些歼-7战斗机。数十枚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呼啸着扑了出去,财大气粗的他们也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节约战争成本。

看着一架架歼-7战斗机从机载雷达显示屏上消失,F-22A战斗机和F-35A战斗机的飞行员们,嘴角都露出了得意的微笑。他们却不知道,就在刚才他们发射导弹的短短一两秒的时间里,他们的身影已经被两百公里外的一架靠前指挥的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扫描到并确定了位置。

青龙中队和朱雀中队的十余架歼-20A重型战斗机迅速扑了上去,与此同时,二十余架刚刚从安徽芜湖空军基地转场而来参战的空3师9团的歼-16A战斗机也加速扑了上去。数十枚霹雳-21远程空空导弹和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呼啸着扑向了美军的隐形战机群。

“这些无人机为何不早点参战!”于荣荣少校驾驶着歼-16C战斗机加速扑了上去,看着因为攻击歼-7无人机而提早暴露了目标了美国隐形战机群,于荣荣少校心中有些愤懑地想到,如果早点参战,凤凰大队就不会牺牲那么多的姐妹了!

于荣荣少校并不知道,这些充当着诱饵的歼-7无人机都是刚刚从空军沧州试飞基地飞过来的,其实这些歼-7无人机不只是无用的靶机,这些歼-7战斗机机腹下挂载的一枚霹雳-5E近距空空导弹可以在地面控制人员的指挥下向载机发现的目标开火!这些歼-7无人机是中国空军改装的首批具有空战能力的无人机。

如果美国空军放过这些歼-7战机,一旦距离逼近后,这些战斗机将足以对美国空军的战斗机群构成威胁;如果攻击,那美国空军的隐形战斗机群将不可避免的暴露目标。其实美国空军可以避开这样的尴尬,F-22A和F-35A战斗机群保持沉寂,由后方的F-15C战斗机群利用中距空空导弹发起远程攻击。只是美国人的观念中并没有奉献和隐忍,也注定着他们只有两个选择——都是悲剧的选择!

刚刚被击落了十几架歼-7无人机而欢喜的美军F-22A战斗机飞行员们突然发现众多微弱地光点正高速逼近自己,正当他们赶紧加强搜索的时候,机载雷达告警系统顿时尖叫起来,火控雷达很快给出了答案:大量的飞弹正高速逼近。

在一阵阵咒骂声中,一架架F-22A和F-35A战斗机迅速释放出锡箔干扰弹,四处散开规避导弹;同时打开导弹保险,忙碌地锁定着中国战机,以展开反击。

当中国空军战机发射的空空导弹距离到美军战机仅五公里远的时候,美国的战机群终于发射出了密集的AIM-120C5中距空空导弹,数十个细长的白色导弹拖着艳丽地尾焰扑向了六十公里外的中国空军战斗机群。

不时有战机被呼啸而至的导弹击中,或是领空爆炸或是坠下大海。在过去的四个小时中,于荣荣少校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景,已经没有了第一次见到战友被击落时的担忧和焦虑,她感觉到整个天空只剩下了她和她的战鹰。几乎没有刻意的思考,只是凭着感觉,操纵着心爱的战鹰轻盈地做出一个个大过载的规避动作,将一枚枚来袭的导弹规避掉。同时不时地将一架架美军战机纳入瞄准镜之中,轻轻地按下导弹发射按钮,将死亡送给对手。

看着一架F-16C战斗机从自己面前的雷达屏幕上消失,于荣荣少校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搜索着下一个目标,这已经是她击落的第七架敌机!虽然她已经是凤凰大队的第一个王牌飞行员,但是在她心里,到目前为止她的战果还只是两架,她的王牌飞行员之路还很长!

当看到雷达屏幕上,身后的运输机群逐渐逼近了吕宋岛,于荣荣少校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只要坚持到这些运输机空投完物资,自己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这些运输机在空投完物资后将折转航向向西飞行,前往南海对岸的海南岛和越南的机场着落。

十数架F-15C和F-16C战斗机贴着地面翻过马德雷山脉,从吕宋岛南部地区扑向了吕宋岛北部的布格伊地区,准备偷袭中国空军的运输机群,只是他们刚刚越过马德雷山,机载雷达告警系统便响了起来,紧接着,数十枚红旗-9A和天弓-2远程防空导弹便在火控雷达的引导下扑了上来。

编队中的几架F-16C战斗机迅速锁定住中国防空导弹的火控雷达,只是F-16C战斗机挂载的“哈姆”高速反辐射导弹最大射程只有25公里。而他们所处的位置距离中国防空导弹的雷达足有六十公里,正当F-16C战斗机准备加速冲上去的时候却发现多枚红旗-9A远程防空导弹正高速扑来。

在被击落了五架F-15C战斗机和两架F-16C战斗机后,其他的美军战斗机放弃了攻击中国空军运输机群的任务。美国空军也意识到,仅依靠第三代战斗机根本无法撕开中**队的地面防空火力。想要撕开中**队完善的远中近程防空火力网,只有依靠有大型电子战机支援的隐形战机群!

看着一架架运输机完成了空投,折转航向,向着南海腹地飞去。美国空军指挥官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尽管在刚才的战斗中未能攻击到中国空军的运输机群,但美国空军以32架战斗机被击落的代价换取了中国空军的58架各型战机。这样的损失,足以令中国空军流尽最后一滴血。当然如果美军指挥官知道自己的战果中有二十架无人机,和刚才空投的那些物资对后来中美吕宋岛之战产生的影响的话,美国空军的战场指挥官就不会心满意足地下令作战机群撤退了。

吕宋岛北部地区的布格伊市区内,激烈的交火声此起彼伏,连续的点射声使得这座城市内的居民们惊慌不已,这里在数天之前就被中**队控制了,城内的菲律宾土著居民们一度以为战争已经与他们无关了,此刻才发现战争一直盘旋在他们的头顶,从未离去过。

“奶奶的,第75游骑兵团不过如此!”YLC-18机动雷达阵地附近的一处民房内,第66陆战旅参谋长俞伯强上校举着望远镜望着六点钟方向进行的战斗,不屑地说道。俞伯强上校派出的第二战斗分队在六点钟方向兜住了美军第75游骑兵团的一个四人战斗小组,虽然美军进行了顽强了抵抗,但第二分队直接用火箭弹将四名被围困在两处民房里的美军特战队员炸成了碎片。

与此同时,前往四点钟方向的第三分队也围住了美军的另一支战斗小组,现在正在激战之中。其实,被包围的美军特战队员此刻正郁闷无比,他们没有想到,空军部队居然在四个小时的激战中还没有赶走中国空军,也没有一架战机能够为渗透到了布格伊地区的第75游骑兵团的特战分队提供火力支援!使得出现在中**队雷达阵地和防空导弹阵地附近的几支美军特种分队,在暴露行踪后,不得不依靠着手中的武器在没有空中火力支援的情况下与中**队精锐的海军陆战队激战。

“报告,旅长急电。”一名背着单兵电台的陆战队员走到俞伯强上校身旁说道,“要求你带领警卫班立即返回旅指挥部。”

俞伯强上校听着电台中旅长的命令,微皱了一下眉头,俞伯强的警卫班就是太平岛血战中与俞伯强上校一起幸存下来的八名战士组成的,这是俞伯强专门找到澎湖军区副司令吴剑书中将请求组建的。这八个人都是与俞伯强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兄弟,也是俞伯强最信任的部下。

“老大,是不是让我们也去陪美国佬的游骑兵练练。”接到俞伯强的命令集结起来的警卫班的一名老兵开口问道。

“想法不错,不过错了!”俞伯强上校瞪了那个家伙一眼,也只有这八个人还会喊他老大,其他这样喊他的官兵们都已经留在了太平岛,不,那些官兵的遗骸现在已经被运到了大陆,正在北京西北郊新建中的中国国家军人公墓将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跟我回旅部,现在!”俞伯强上校拿起一支T91式自动步枪,率领着警卫班沿着事先已经选择好的秘密通道前往第66陆战旅旅部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