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6 泰山压顶6

6.泰山压顶(6)

菲律宾海南部海域,美国海军的“里根”号和“福特”航空母舰组成的第5航母战斗群正缓缓地航行着,两艘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一架架F-35C和F/A-18E战斗机呼啸着起飞升空,扑向钓鱼岛海域的中国海军“上海”号航母战斗群。

在美国空军与中国南洋战区空军激战的时候,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与中国海军的“上海”号航母战斗群也进行着殊死的激战,虽然“上海”号航母战斗群在面对两艘航母时舰载机力量上处于绝对劣势,但“上海”号航母舰队得到了东海舰队海军航空兵的支援。如此一来,“上海”号航母战斗群不仅抵住了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的进攻,东海舰队海军航空兵第1轰炸机师甚至还出动了轰-6M型轰炸机,携带着鹰击-63K远程空舰导弹对美军舰队展开了远程打击。虽然没有能够取得什么战果,但严重阻滞住了美军舰队的行动,使得第5航母战斗群一直没有分出兵力配合美国空军的作战行动。

“司令官先生,时间到了。”一名海军少校情报军官走到第5航母战斗群指挥官杰克·阿泽德海军少将的身旁说道。

杰克·阿泽德少将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走到指挥台前,“命令拉森号和麦凯恩号,按预定计划展开攻击。”

游弋在“里根”号航空母舰两侧的DDG-56“麦凯恩”号和DDG-82“拉森”号导弹驱逐舰在接到命令后,战斗警报声迅速响彻整艘战舰,片刻之后,舰尾的MK41垂直发射箱阵位上升腾起一阵阵白色的烟雾,一枚枚“战斧”巡航导弹咆哮着冲出了发射箱,扑向了吕宋岛!

“贪婪的中国人!在美元面前,美利坚的所有敌人都会倒下!”杰克·阿泽德海军少校透过“里根”号航空母舰指挥舱的舷窗望着天空中“战斧”巡航导弹留下的尾迹,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冷笑!

吕宋岛北部布格伊地区,布格伊市区西郊的海岸线上,二十余辆CM-21式装甲车将一处一公里的海滩封锁了起来,一辆辆装甲车上,头戴凯夫拉防弹钢盔的士兵操纵着M2HB重机枪,警惕着注视四周的情况。在这些装甲车的身后,十余辆M60A3式主战坦克缓缓地游走在外面地区,警惕着美日特种分队可能的偷袭。

在海滩的纵深地区,数十辆各型军用卡车和十余辆军用铲车正停在那里待命着。他们的周围部署着十数门GDF-002型35毫米双管高射炮和数台“陆麻雀”近程防空导弹发射架,警惕地注视着天空。

“报告,运输船队五分钟之后到达!”一辆CM-21式装甲指挥车上,澎湖军区第6集团军副军长、后勤支援部指挥官郝孝权少将正探出半个身子举着望远镜望着海面上的情况,一名陆军少尉跑步来到装甲指挥车下面,大声汇报道。

郝孝权少将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又抬头望了望远处的海面,而后不经意地向遥远的东方望了一眼,“恩,知道了。命令部队加强警戒,运输部队准备接运物资。”

考虑到吕宋海峡可能被美国空军切断,南洋战区指挥部决定向吕宋岛北部地区的北线作战群加运一批作战物资,以应对海峡被切断后的持久作战。这些物资中以各种口径的弹药和医药物品为主,这些物资运达后将直接运送至吕宋岛北部地区的各作战部队。

“哼,打完这仗,我就可以前往美国定居了!”郝孝权少将将身体缩回了装甲车内,盖上了舱盖,坐到了指挥椅上,看着面前的地图,心中暗自想到。

郝孝权在还只是一名少校的时候就已经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反,原本美国人的计划只是策反一批台湾军队中的军官,以在大陆与台湾爆发冲突时,能够控制部分台湾军队。只是台海的和平统一打碎了美国人的如意算盘,令美国人感到欣喜的是,中**队并没有解散台湾军队,而是对其进行了改编。一些像郝孝权这样潜伏比较深的间谍也摇身一变成为了中**队澎湖军区中的一员。在得知澎湖军区的第6集团军参加了吕宋岛作战后,美国情报部门迅速启用了郝孝权,这个第6集团军中最有价值的间谍。而美**队根据郝孝权提供的情报,在战斗之初便成功摧毁了中**队部署在吕宋岛北部和吕宋海峡中的三处DWL-002雷达阵地,显示出了郝孝权的价值——对于美国人的价值。

在开战之初,美国中央情报局便已经向郝孝权的瑞士银行账户中打入了2000万美元,同时在美国密西西比州准备了一套豪华别墅,许诺郝孝权在吕宋岛战争结束后便可以返回美国,幸福地渡过他的余生!

“马少校,做好战斗准备。”郝孝权少将对着身旁一名年轻的陆军少校说道。

陆军少校和两名作战参谋都会意地点点头,而指挥车内另外两名士兵对于郝孝权少将的命令和三名战友的表现很是诧异:只是接运物资,为何要做好战斗准备;如果做好战斗准备的话,为何这个命令不是在指挥频道中下达?

“噗!噗!”两名士兵的思维没有能够继续下去,两声微弱的枪声中,两颗9毫米手枪子弹穿过了两名士兵的眉心。两名作战参谋收起了手中加装着消音器的手枪,少校则握着手枪拉开了驾驶舱与指挥舱之间的舱门,两声微弱的枪声之后,将两名驾驶员的尸体从驾驶舱中拖了出来。

“导弹还有八分钟到达,立即发出最后攻击坐标!”解决完装甲车内的“异己”势力,郝孝权少将立即对着两名作战参谋下令道。两名作战参谋熟练地将该处的坐标通过秘密携带的间谍手机发送了出去。

“坐标接受完毕,目标已经锁定!”当接受到来自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发来的回复后,郝孝权少将和其他两名作战参谋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郝孝权少将将自己的手枪上膛,打开保险,而后打开了装甲车的顶舱盖,用力跳了出来,一名作战参谋也跟着从装甲车里跳了出来。郝孝权少将右手捂着肚子,做着痛苦的表情,疾步向着野战厕所走去,而身后的作战参谋则背负着单兵电台仅跟在后面。

当郝孝权少将把将有一大批作战物资在布格伊市西郊地区登陆的情报秘密传送给美军太平洋战区指挥部后,美军太平洋战区指挥部迅速决定利用巡航导弹摧毁这些战备物资和运送物资的大型气垫船。根据美军制定的计划,十二枚担任攻击任务的“战斧”巡航导弹将在登陆艇上岸五分钟后抵达战场,十二枚高爆弹头足以将整处登陆场夷为废墟。

为了洗脱嫌疑,自己的那辆指挥车也处在“战斧”巡航导弹的打击范围之内,郝孝权少将将借助着“肚子疼上厕所”的好运气幸免遇难,战车内的陆军少校和另一名作战参谋在两分钟后也将以其他的借口离开战车,至于战车中的四具尸体,他们将与战车一起在“战斧”巡航导弹高爆弹头的爆炸中壮烈殉国!

正当郝孝权少将接近了野战厕所的时候,突然看到野战厕所旁站着五名海军陆战队的官兵,“怎么会有海军陆战队的人!记得没有调第66陆战旅过来?”正当郝孝权少将诧异的时候,两名海军陆战队员突然闪电般地扑了上来,猛地将郝孝权扑倒在地,反扣住他的双手,同时熟练地将郝孝权腰间的配枪卸去。

跟随在郝孝权身后的作战参谋尚未回味过来,一发9毫米步枪子弹便穿过了他的眉心。站在野战厕所旁边的俞伯强上校放下了右手中仍然散着热气的T75式9毫米手枪,对着地上扣住了郝孝权少将的两名陆战队员冷冷地说道,“带走。”

与此同时,两名海军陆战队员各自扛着一举“红隼”单兵火箭筒对着郝孝权少将乘坐的那辆CM-21装甲指挥车,扣动了扳机。

“轰——!”整辆装甲指挥车被炸成了燃烧的火球,两名与郝孝权一样的叛国者直接被熊熊烈火烧成了木炭!

正当海滩阵地上的官兵们紧张地将枪口全部转向俞伯强上校和他的海军陆战队员的时候,一辆“悍马”高机动车高速驶到了俞伯强上校的身旁,一身戎装的第6集团军军长叶士瑜少将从“悍马”车上跳了下来,拿起车上的扩音器话筒,“我是军长叶士瑜。副军长郝孝权是美国人的间谍,之前DWL-002反隐雷达阵地被摧毁就是因为他的泄密;现在,这里已经被美国人的巡航导弹锁定,导弹打击几分钟后即将到达,各部立即全速后撤。立即执行。”

叶士瑜少将的话音未毕,数架第601空骑旅的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出现在了滩头阵地的上空。片刻的迟疑之后,海滩上警戒的官兵们迅速登上了各自的战车,战车迅速高速地后退着。

“哼,你能抓住我,但你能够改变登陆艇的航向吗?你们的作战物资还是会被战斧摧毁。”被绑成了粽子一样的郝孝权少将被两名海军陆战队员夹在中间,狂笑着对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叶士瑜少将说道。

“我不能改变登陆艇的航向!”叶士瑜少将轻松地说道,“只是根本也不需要改变,这里本来就不是真正的登陆地点,这里只是为了抓你而设置的诱饵而已!”

原本兴奋万分的郝孝权顿时如同被抽调了脊梁骨一般,神色黯然地瘫坐在座位上。

身后的海滩上,重兵集结的海滩上已经变得空旷,所有的部队都已经紧急后撤了一公里,对于美国“战斧”巡航导弹的精确度,所有的官兵都很有信心,后撤了一公里基本上就意味着安全了!

在官兵们仰望的目光中,一枚枚“战斧”巡航导弹呼啸着落在了官兵们刚才所处的海滩上,不足一公里长的海滩上足足落下了十二枚“战斧”巡航导弹!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整个海滩被炸得一片狼藉。

与此同时,在布格伊地区以北五公里处的海面上,二十四艘“欧洲野牛”和726型气垫船组成的登陆船队看着远处海滩上的爆炸,缓缓改变了航向,向着布格伊西面的卡加延河入海口处驶去。

经过大半个小时的航行后,二十四艘气垫船终于抵达了真正的登陆地点,一辆辆批盖着伪装网的“倚天”和“复仇者”防空导弹车快速地从“欧洲野牛”气垫船的船舱中驶了出来。而726型气垫船上,一辆辆装满了“红樱-6”和“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发射器的“猛士”和“悍马”高机动车快速地驶了出来。卸载下拉的武器装备在等待已久的第66陆战旅官兵们的护卫下快速的送往各支部队的作战区域。

“报告,运输机群已经安全返航;气垫船编队已经完成卸载,将在夜间返航。”台湾岛衡山指挥所内的南洋战区指挥部内,南洋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拿着最新的战报,向着朱震宇中将汇报道。

“在气垫船编队返航后,空军部队暂时停止对吕宋岛的支援作战行动!”南洋战区司令员朱震宇中将微有些不甘地对着林峰空军中将说道。

“共和国现在的处境几乎四面楚歌,空军部队需要同时应对多个方向的威胁,我们不能与美国空军拼消耗!希望,我们的暂停不要持续太长的时间。”林峰空军中将苦笑着说道,作为南洋战区空军的最高指挥官,出现这样的状况堪称是奇耻大辱,但为了取得最后真正的胜利,有些事情是必须去做的,哪怕有再多的不甘。

“西线作战群还能得到‘北京’号航空母舰的支援,北线作战群就只能依靠自己了!”朱震宇中将看着电子沙盘上,屯聚在吕宋岛北部和林加延半岛上的重兵集群,微带着一丝担忧说道。

“根据推测,美军在吕宋岛北部地区可能会投入第3陆战师,在第31集团军即将进攻的中央平原投入第1骑兵师和第25轻步兵师。加上日军在吕宋岛北部地区投入的第101步兵师团。北线和西线,两个方向都不轻松!”任超中将点着电子沙盘上显示的日美军队的部队番号说道。

“唐司令,加紧备战。吕宋岛上的十万陆军将士都在等待着海军兄弟们的精彩表现!”朱震宇中将声音低沉地对着赶来的南海舰队司令员、南洋战区副司令唐天宇中将说道。

唐天宇海军中将庄重地点点头,他知道海军早一点实现作战计划,吕宋岛上的陆军官兵们就能够少流一点血!在中国空军暂时退出吕宋岛的天空之后,中国海军将成为改变战局的决定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