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0 汹涌来袭4

10.汹涌来袭(4)

“报告,伏虎一号分队的两架攻击机被击落击伤各一架,攻击任务失败。一名通讯参谋放下耳机,转头对着站在综合指挥系统显示屏前的柏一平海军大校说道。

“恩,知道了!命令伏虎一号分队改为执行空中警戒任务。”柏一平海军大校对于这样的结果也已经习惯,在过去十数个小时的战斗中,这样的场景已经上演了无数次,“雪虎”中队已经损失了九架歼-10HB战斗机,而第58舰载机联队也击落了十架挂载着“鱼叉”空舰导弹准备执行攻击任务的F/A-18E/F战斗机。

“反潜巡逻机有没有发现?”柏一平海军大校转头对着身旁的作战参谋问道。

“报告,反潜巡逻机投放的声纳浮标,五个小时前曾探测到过美军洛杉矶攻击核潜艇的讯号,但未来得及跟踪,便失去了目标。”作战参谋开口说道,同时迅速将五个小时前发现美国海军核潜艇的位置标注在了电子海图上。

“距离我们足有120公里!”柏一平海军大校对于五小时前的发现的那处美军潜艇的位置记忆深刻,“上海”号和“北京”号航空母舰遭遇到的情况,使得中国海军的官兵们深刻地见识到了美国海军潜艇部队的强大的战斗力。居然有两艘潜艇分别渗透到了中国海军航母战斗群的核心区域内,并且成功地击伤了“北京”号航空母舰。

“是否派出403甲号艇前出,配合一下253艇。”“银河”号航空母舰政委走到柏一平大校身旁说道。

“091G型攻击核潜艇水下噪音大,容易暴露。爪哇海水深较浅,更适合039A型常规潜艇作战。”柏一平海军大校否决了政委的意见,开口说道。在爪哇海,除了部署着“银河”号航母战斗群的三艘091G型攻击核潜艇外,还将在中南南沙海战中,独自向新加坡海军的“可畏”级导弹护卫舰队发起攻击的253号常规潜艇调到了爪哇海。

“美军占据着兵力上的优势,我军是否主动出击一下,削弱一点美军的实力?”政委对于目前战场上的情况也充满着担忧,尤其是美国海军“华盛顿”号航空母舰上F-35C战斗机的隐而不出,让“银河”号航母上的指挥官们都感觉到一阵深深的担忧。

“美国人到底在等待什么!”柏一平海军大校在心中很是疑惑地思考着。

柏一平海军大校走到舷窗旁,望着四周高度警戒着的护航舰艇,眉头微微舒展了一些,对着作战参谋下令道,“命令杭州号驱逐舰和海影大队的四艘022型导弹快艇加速前出,由杭州号掩护,海影大队向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发起攻击。”

在美国海军的“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进入爪哇海东部海域后,中国海军部署在邦加岛的“海影”导弹艇中队便派出了四艘022型导弹快艇编入了“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中,准备作为奇兵,增强“银河”号航母战斗群的打击力量。

“银河”号航母战斗群中的136“现代”号导弹驱逐舰在接到了柏一平海军大校的命令后,迅速加速向着爪哇海东部海域高速驶去。与此同时,四艘022型导弹快艇也兵分两路,从“杭州”号驱逐舰两侧三十公里外的海域,与“杭州”号驱逐舰一起保持着30节的航速,扑向了美国海军的“华盛顿”号航母战斗群。

印度尼西亚南加里曼丹省的马辰市,美国陆军第2步兵师师部就设立在这里。为了便于统一指挥,美国陆军部署在加里曼丹岛的第6空中骑兵旅和第173空降旅都被划归到了第2步兵师的战斗序列之中。

马辰市郊区,一处原先印度尼西亚军方废弃的军营内,美军第2步兵师师部便设立在这里。为了防止遭到中国特种分队的突袭,美军在此驻扎了一个坦克连和一个警卫连的守卫兵力,同时还部署了一支特种作战分队在师部附近地区。

就在重兵守卫的第2步兵师师部内,第2步兵师师长约翰·施梅德陆军少将看着电子沙盘上遍布的美军的一支支作战部队,对着身旁一位面色冷峻的陆军准将说道,“威廉斯准将先生,第6空中骑兵旅备战情况如何?”

“一切准备就绪,只待一声令下,我就可以掐断中国人的脖子!”第6空骑旅旅长麦克·威廉斯准将面色冷峻地回答道。

“很好!让突击队的小伙子们加强战前演练。全旅继续待命。”约翰·施梅德少将满意地点点头。第6空中骑兵旅即将展开的作战行动将是此次美军在东南亚南部地区的军事行动中最关键的一次军事行动,一旦成功,美军将轻松地占据印度尼西亚地区的主动权。

“报告,第1战斗旅来电,又有两辆M1主战坦克和五辆后勤运输车辆被中**队的无人攻击机摧毁。”一名作战参谋拿着一份战报,走进指挥室,向着约翰·施梅德少将汇报道。

部署在加里曼丹岛上的中**队利用无人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展开的空中突袭行动给美军第2步兵师迎头一棒,美军第2步兵师没有料到中国陆军居然敢在没有获得制空权的情况下就派出战机低空突袭美军的地面战斗部队,这种攻击模式曾是美军对付敌人常用的招术。只是此次与中**队交战,美军考虑到中**队的空军战机仍活跃在战场上,并且中国陆军拥有着强大的野战防空火力,便放弃了这个惯用的招术。令美军大跌眼镜的是,中**队竟主动像美军使出了这样的招术,并且令第2步兵师第1战斗旅损伤严重。

“卑鄙的黄皮猴子!”约翰·施梅德少将有些恼怒地骂道,他知道美国陆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斗经验丰富,却也有着致命的弱点:长期以来,美国陆军作战时都极度依靠空军力量,自二战开始的所有地面战中,战场的制空权都被美国空军控制着。因此在美军的战斗序列中,防空兵的部署比例很少,总兵力近两万人的一个机械化步兵师却只下辖着一个数百人的防空炮兵营!

在第2步兵师第1战斗旅遭到中**队的低空突袭后,约翰·施梅德少将立即下令向各个作战部队紧急补充了大量的“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用于加强各部的防空作战能力。但葱郁的原始热带雨林为中**队的无人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提供了绝佳的掩护,往往中国陆军的无人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完成了攻击离开后,地面上的美军防空兵们才反应过来。第2步兵师第1战斗旅已经损失了二十多辆坦克装甲车辆和三十余辆后勤装甲车、汽车,却只摧毁了中**队的一架直-11WA武装侦察直升机和一架CH-3无人攻击。

“让第2陆航旅和无人机中队的小伙子们赶紧动起来,让中国人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树梢杀手!”约翰·施梅德少将思考了片刻后终于下达了命令。其实,在第1战斗旅遭到打击之处,便有作战参谋提议利用无人机和武装直升机展开反击,但约翰·施梅德少将否决了那个计划,他清楚地知道美国陆军部队的弱点正是中国陆军的强项,一直以来,中国陆军都追崇着“以地制空”的作战理念,对于中国陆军来说,战斗有无空军战机的支援并无区别,因为中国陆军的野战防空火力足以为作战部队提供起一道安全的空中屏障。

“在第1战斗旅正面的是中国陆军的第121摩步师,虽然用着摩步师的名称,实际却是一支装备着轮式步战车的机械化步兵师。卑鄙的中国人,也学着北极熊和矮腿的日本猴子玩起了文字游戏。好好敲打敲打它,让第1战斗旅损失的都在第121摩步师身上找回来。”第2步兵师参谋长对于第1战斗旅遭受的打击很是恼火,得到施梅德师长的命令后,顿时摩拳擦掌,准备前去发布命令。

“不!我们的目标不是第121摩步师!而是这里!”约翰·施梅德少将打断了参谋长的,手指指着加里曼丹岛东北部的马来西亚沙巴州斗湖地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道,“重点打击中国陆军的第200摩步旅和第5陆战旅!帮助日本猴子顶住中**队的进攻!”

加里曼丹岛东北部,马来西亚沙巴州基纳巴唐岸河,与整个加里曼丹岛上其他地区极不正常的平静不同,这里正正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中**队在控制了沙巴州的山打根市后,便停住了继续进攻的步伐,一边休整着部队,一边调集兵力对已经控制的区域进行着清剿,消化着这些控制的区域,在中国政府的计划中,沙巴州将作为众多华人自治区中的一个。在建立华人自治政府之前,必须确保这些地区内的安全。而被全歼了第14机步旅团的日军显然也识相了许多,并没有贸然出兵北上夺回山打根市,只是收缩着防线,沿着基纳巴唐岸河修筑着防线,确保着对斗湖地区和东加里曼丹省北部地区的控制。

经过十数天的建设,基纳巴唐岸河被日军第11步兵旅团建设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昨天下午,澎湖军区第200摩步旅摩步一营展开的首轮攻击一下子被日军击退。担任攻击任务的第200摩步旅这才意识到,自己面对的又是一块硬骨头。

第200摩步旅旅长刘伟棋少将迅速调整了部署,收起了轻敌之心,第200摩步旅炮兵营的24门大陆生产的09式122毫米轮式卡车炮和12门台湾自制的“工蜂-6”火箭炮迅速展开,两架炮兵无人侦察/校正机迅速升空,片刻之后,密集的炮弹便雨点般地砸落在基纳巴唐岸河南岸的日军防线上。

部署在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地区的日军第11步兵旅团也不甘示弱,第11炮兵大队装备的法制“凯撒”式155毫米轮式自行榴弹炮迅速开始了反击。入夜后,第11飞行队的两架AH-1S“眼镜蛇”武装直升机甚至还准备越过河,突袭中**队的炮兵阵地,只是两架直升机刚刚抵达基纳巴唐岸河北岸便遭到了密集的防空火力的覆盖,一架武装直升机被当场打成了碎片,另一架直升机则拖着弹孔密布的机身狼狈地逃回了南岸。

经过了一整夜的炮战之后,在获得了第5陆战旅炮兵营的支援之后,第200摩步旅炮兵部队终于将日军第11步兵旅团炮兵大队打成了哑巴!

迎着初升的朝阳,第200摩步师一营再次向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发起了进攻,密集的炮弹呼啸着落在南岸地区,一营的数十辆“云豹”步战车沿河排开,利用着M242型25毫米机关炮对着南岸地区猛烈扫射着。河面上,数十艘架着机枪和榴弹发射器的冲锋舟和橡皮艇被推入水中,轰鸣的马达声中,数十艘快艇分散着扑向基纳巴唐岸河南岸。

沉寂的南岸,突然冒出了无数条火舌,密集的机枪子弹横扫过河面,激起一排排的水柱;雨点般的榴弹在河面上炸开,无数弹片横飞,在河面上织起死亡的弹幕。

“嗵嗵嗵!”密集的迫击炮弹呼啸着从基纳巴唐岸河北岸砸向南岸河岸地区,密集的爆炸声中,不断有残碎的尸体被爆炸的气浪高高掀起。与此同时,一枚枚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南岸地区,将一挺挺喷射着死亡火舌和弹雨的日军机枪和榴弹发射器打成碎片。

“云豹步战车居然不能涉水作战,实在是太失败了!”基纳巴唐岸河北岸地区,加强给第200摩步旅参战的第5陆战旅侦察营营长陈陆来少校透过望远镜望着基纳巴唐岸河河面上的进攻受阻的友军部队,很是郁闷地说道。

“第200摩步旅装备的主力战车都不具备两栖作战能力,这一点上比大陆要差很多。换成09式轮式步战车,现在直接就冲过去了。”侦察营教导员也感叹着说道,看着被战友鲜血染红的河面,教导员的心感觉到刀绞一般的痛。

“我去找刘旅长,让咱们侦察营上。”陈陆来少校看着退回了北岸的攻击部队,丢下了望远镜,对着教导员说道,而后便向着通讯车走去。

“老陈,站住。”教导员急忙喊道,跑步追上了陈陆来少校,“再让第200旅的兄弟试试。”说着拍着陈陆来少校的肩膀,指着第200摩步旅阵地上竖立着的那面“古北部队”的战旗。

陈陆来少校顿时明白了教导员的意思,虽然第200摩步旅来自曾经的敌对阵营,但在漫长的军史中,第200摩步旅同样也是一支战功赫赫的部队,他们的那面战旗就是在数十年的那场反抗日本侵略的战争中,这支部队先辈们用鲜血换来的!

陈陆来少校看着那面鲜艳的战旗,认真地点了点头,返回了自己的阵地上。他似乎能够从那面绣着“古北部队”的战旗上看到当年**官兵们在古长城边上与入侵的日寇浴血激战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