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1 汹涌来袭5

11.汹涌来袭(5)

基纳巴唐岸河北岸,第200摩步旅的野战指挥部内,旅长刘伟棋少将接到一营发来的攻击失败的讯息后,怒火冲天地将电报纸拍在指挥桌上。

命令二营和三营从两翼展开佯攻,炮兵营集中火力,给我削平鬼子的滩头阵地。刘伟棋少将对着作战参谋下令道,工兵营,伴随一营的进攻部队,强行架桥!

进攻失利、败退回来的一营攻击部队在北岸地区迅速重整着部队,一身戎装的一营长穿着避弹衣和凯夫拉钢盔驱车来到了出击阵地前,在三次进攻中,担任主攻任务的一连已经几乎被打残,作为老连长的一营长心疼地直哆嗦。一连已经被替换了下去,满员的二连担负起了主攻的任务。

当面五百米的宽度,二连和四连所有战车集中火力打击这片区域,全营所有迫击炮全部集中轰击这片区域!一营长蹲在北岸的一处防炮洞中,指着基纳巴唐岸河对岸的一处500米的平坦地区说道,一连负责左翼,三连负责右翼。

是!四个摩步连和营属炮兵连连长同时回答道。

报告营长,工兵营的架桥分队已经抵达预定位置。一营长身旁的通信兵突然放下耳麦,对着一营长汇报道。

好,开始。一营长下令道。刹那间,密集的炮弹呼啸着砸向了基纳巴唐岸河南岸,一营长则快速地冲出了防炮洞,来到了渡口旁,与二连的官兵们一起登上了冲击的冲锋舟。

摩步一营二连和四连的一百多辆云豹步战车和云豹p火力突击车梯次分布在北岸地区,所有的炮管都对准着一营长要求的那段五百米长的登陆场,无数条弹链横扫过基纳巴唐岸河南岸,数以万计的25毫米穿甲弹、高爆榴弹将南岸的日军阵地打得血肉横飞,许多战壕中的日军士兵被撕成了碎片,就连钻在地堡中的日军士兵也未能幸免,密集的弹雨从弹孔中钻进地堡,将地堡中的日军打得血肉横飞。而云豹p火力突击车不断射出的一发发105毫米高爆榴弹,更是直接将一处处日军的火力点炸成了废墟。

第200摩步旅炮兵营的数十门榴弹炮和火箭炮也集中着火力,轰击着那段仅五百米宽地登陆场,顷刻间密集的大口径炮弹雨点般地砸落在日军的阵地上,成片成片的碎石土块和日军官兵的残肢碎肉漫天横飞着。

数十艘冲锋舟和橡皮艇再次推入水中,在大功率马达的推动下,犁开波浪向着南岸冲去,架在冲锋舟和橡皮艇上的机枪和榴弹发射器也怒吼着,将密集的弹雨倾泻在日军的阵地上。

在前进了五十多米的距离后,南岸的日军才展开了反击,并且反击的弹雨基本上都是从两翼地区射来的,很少有从正面射来的。一营长迅速让通讯兵向旅部发报,请求炮兵部队向两翼地区射击。

与此同时,第5陆战旅直升机大队的两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和两架改装过的贝尔212通用直升机出现在基纳巴唐岸河的上空,四架直升机迅速扑向南岸的日军阵地,短翼下挂载的火箭发射巢对着日军的阵地猛烈地倾泻着弹雨。发射完火箭弹后的直升机没有片刻的停留,迅速返回了北岸地区。

好!冲上去了!基纳巴唐岸河北岸的第5陆战旅侦察营阵地上,营长陈陆来少校举着望远镜兴奋地叫喊道,他看到数十艘冲锋舟和橡皮艇已经冲上了基纳巴唐岸河的南岸,担任攻击任务的第200摩步旅的官兵们纷纷冲了下来,快速地呈散兵线展开,向着滩头阵地两翼展开。

与此同时,弹雨横飞的河面上,一辆辆舟桥架桥车将一块块浮桥投入水中,身着防弹背心和救生衣的工兵们冒着弹雨抢建着浮桥,不断有工兵被纷飞的弹雨击中,落入水中。而工兵们没有停下手中的活,继续架设着浮桥,两座同时搭建的钢铁浮桥在工兵们的奋战中,一米米地向着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延伸着。

抢滩上岸的摩步一营二连的一百多名官兵在一营长和二连长的率领下,快速地展开,以班组为单位向着两翼地区展开着,他们所攻击的那片五百米宽度的登陆场内在他们登陆前已经没有了生机,整片宽五百米米纵深不到一公里的区域内没有一个活着的日军士兵,甚至连一具完整的日军尸体没有,凶猛的炮火直接将整片日军阵地打成了人间地狱。

鬼子的装甲车!一名士兵突然高声喊道,众人迅速顺着他目光的方向望去,爆炸的浓烟中,十数辆日军的96式轮式装甲车呈散兵线向着登上基纳巴唐岸河南岸的中**队扑了过来。

请求炮火支援!一营长在无线电耳麦中大声呼喊道,同时指挥取出了背上的t4反装甲火箭筒,瞄准一辆行进中的96式装甲车,扣动了扳机,火箭弹顿时呼啸着扎向了目标。只是被他瞄准的那辆日军装甲车发现了来袭的火箭弹,车身猛地一转,躲过了火箭弹的攻击,紧接着,架设在那辆96式轮式装甲车上的mk19式自动榴弹发射器便怒吼了起来,数发40毫米高爆榴弹在一营长身旁炸开。

已经丢掉了火箭筒翻滚到身边的一处弹坑中的一营长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而这时,跟随在96式轮式装甲车后面的日军步兵的身影也在烟雾中清晰起来,日军步兵们端着89式自动步枪在装甲车的掩护下,压向了登陆的第200摩步旅摩步一营二连。

摩步一营炮兵连的六门120毫米自行迫击炮迅速调整了坐标,对着日军装甲车队猛烈射击着,密集的大口径迫击炮弹在日军装甲车队与上岸的二连部队之间形成了一道弹幕。同时,一营导弹分队的陶2式反坦克导弹小组也架设起发射架,远远地瞄准着日军的96式轮式装甲车,远距离支援着二连的作战,只是较远的距离和爆炸产生烟雾的干扰使得这些导弹的命中率极低。

看着基纳巴唐岸河南岸,第200摩步旅一营二连的兄弟们在日军的96式装甲车前不断地倒下,陈陆来少校看得焦急万分,第5陆战旅侦察营中的十余辆装备着红箭8l反坦克导弹的螃蟹全地形车已经在一营北岸的阵地上展开,发射着反坦克导弹支援着南岸兄弟部队的作战行动。

好!浮桥终于架好了!一直关注着浮桥架设情况的教导员左手举着望远镜,右手拍着战壕,兴奋地说道。

刚刚架设完成的浮桥上,一辆云豹轮式步战车率先冲了上去,炮塔上的机关炮对着远处的日军96式轮式装甲车猛烈扫射着。咻!就在那辆云豹步战车即将踏上南岸的土地时,一枚日制mt5轻马特反坦克导弹便呼啸着扑了过来,将整辆战车打成了燃烧的废铁。令教导员震惊的是,那辆被击中的云豹步战车在被击中的一刹那向着左边猛打了方向,整辆战车在被击中的同时借助着巨大的惯性直接冲了河中,为后面的战车空出了一道前进的通道。

一辆辆云豹步战车源源不断地通过浮桥冲向了基纳巴唐岸河,冲上了南岸的土地。在摩步一营的四个主力连全部过河后,陈陆来少校也率领着第5陆战旅侦察营从浮桥上快速地冲了过去,紧随其后的是第200摩步旅直属装甲骑兵连和所属坦克营。

过河后的摩步一营迅速向着两翼地区展开,扩大着登陆场;第5陆战旅侦察营和第200摩步旅装甲骑兵连迅速向着日军的纵深阵地穿插过去;坦克营的主战坦克群则步步为营地向着日军纵深阵地发动着进攻,一辆辆96主战坦克轻松地将一辆辆薄皮的96式轮式装甲车打成了碎片,厚重的履带碾压过日军的阵地,沿着公路向着日军纵深地区突击着。

就在第200摩步旅摩步二营即将全部渡河时,四架美军的rq1捕食者无人侦察攻击机和四架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同时出现在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地区,四架捕食者无人机继续向着北岸飞去,四架h64d攻击直升机则快速地编成了两个双机分队,扑向了正在进攻中的第200摩步旅坦克营。

一枚枚长弓海尔法反坦克导弹拖着艳丽的尾焰扑向地面上冲击中的96主战坦克群,一声声剧烈的爆炸声中,顷刻间便有五辆96主战坦克被炸成了废铁!

咻咻咻!一发发烟雾弹被快速地发射了出来,浓厚的烟雾迅速将96主战坦克笼罩住,同时一发发的干扰弹被发射升空,在战车群上方形成了一道道无形的防护网。跟随在96主战坦克群后面的营属防空分队的悍马高机动车快速地冲了上来,悍马车上的防空导弹兵们迅速扛起毒刺便携式防空导弹对准了天空。片刻之后,六枚毒刺防空导弹便呼啸着扑向了天空中的美军直升机,只是美军的四架h64d攻击直升机都盘旋在六公里外的空域,发射的最大射程只有4800米的毒刺防空导弹根本够不着它们。

与此同时,四架捕食者无人机在飞越基纳巴唐岸河的时候,发现了两座修建起来的浮桥和另外三座正在构建中的浮桥,四架无人机迅速俯冲了下来,一枚枚海尔法反坦克导弹呼啸着扑向了五座浮桥。尽管部署在基纳巴唐岸河北岸的第200摩步旅防空营迅速开火,密集的防空导弹很快将四架捕食者无人机全部击落,但捕食者无人机发射的八枚海尔法反坦克导弹还是摧毁了两座完好的浮桥和两座构建中的浮桥,八辆行进在浮桥上的云豹步战车也随着被摧毁的浮桥一同倾翻在了基纳巴唐岸河中。

就在这时,日军第11步兵旅团第11飞行队的两架h1s攻击直升机和四架oh1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也出现在了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地区,快速地俯冲向了已经踏上了南岸地区的第200摩步旅的装甲车群。

呼叫空中支援!穿插作战的第5陆战旅侦察营在得知美军无人机和直升机出现在战场后,陈陆来少校立即对着通信兵吼道,同时迅速下令全营立即停止进攻,迅速与第200摩步旅装甲骑兵连一起收缩着兵力,准备后撤,向着第200摩步旅坦克营靠拢。

只是陈陆来少校的话音刚落,天空中便传来了战机的轰鸣声,只是这些战机并不是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战机,而是从美国海军小鹰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f/18e超级大黄蜂战斗机!

一架架超级大黄蜂战斗机呼啸着掠过第5陆战旅侦察营的上空,径直地扑向而来基纳巴唐岸河北岸地区。不远处的渡口处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陈陆来少校能够辨认出来那是美制500磅级航空炸弹的爆炸声,他知道美军的战机在轰炸浮桥和渡口!

美国人想把我们切断在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地区!陈陆来少校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第200摩步旅到现在最多才过来了两个摩步营和坦克营,加上自己的侦察营也才四个营的兵力,而在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地区,日军部署着一个满编步兵旅团!真正致命的是,第200摩步旅各作战营的防空分队兵力单薄,而侦察营属于轻装侦察部队,防空火力更是微弱。现在,渡过河的部队失去了北岸阵地上完善的野战防空火力的掩护,都将暴露在日美军队武装直升机的空中火力打击之下。

陈陆来少校坐在自己的螃蟹八轮全地形车中,看着pd上显示着自己所处的位置,侦察营现在距离基纳巴唐岸河只有五公里,仍然在第200摩步旅和第5陆战旅炮兵营的炮火支援范围之内,快速的思考了一下后,陈陆来少校迅速做出了决定。

一连与摩步200旅装甲骑兵连就地修筑防御阵地,二连向两翼地区展开,注意收集日军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和高射炮。蛙人中队组建几支小分队,继续向日军纵深地区展开侦察。陈陆来少校拿起车上的通讯器迅速向下属的各个作战连下令道。

得到了美军空中支援的日军第11步兵旅团肯定会向渡过河的中**队展开猛烈的反攻,只有保住了渡口,才能确保第200摩步旅主力尽快渡过基纳巴唐岸河,而后集中兵力吃掉或重创日军的第11步兵旅团,迫使日军收缩兵力!

通信兵,立即联络给第200摩步旅旅部发报,我部已就地修筑防线,请求迅速派出部队支援我部。陈陆来少校望着基纳巴唐岸河方向传来的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从乘坐的战车上跳了下来,抓起一把加挂着榴弹发射器的95式自动步枪,走到通讯车旁,对着车上的通信兵下令道。

无人机分队,立即放出无人侦察机,监视周围日军的调动!陈陆来少校一边走向教导员带人临时设立的营指挥所,一边拉过单兵通讯器的耳麦下令道。

侦察营选择的阵地上,侦察兵们快速地修筑着阵地。一个个防空导弹小组迅速在阵地各处展开,扛着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警惕地注视着自己上方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