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4 血火吕宋4

远征无弹窗 4.血火吕宋(4)

数十辆99式主战坦克和90式主战坦克轰鸣着对冲而至,一门门125毫米和120毫米滑膛炮的炮口不断闪烁出耀眼的火团,一发发高速飞行的弹丸不断地撕开对手厚重的防护装甲,将其打成一团燃烧的废铁。『可*乐*言*情*首*发』

正当日军第12机动旅团的AH-64DJ攻击直升机群准备从中国阵地中抽出身来攻击中国陆军的坦克时,刚刚消失的直-9WA武装直升机再次出现在战场的上空,缠住日军的AH-64DJ攻击直升机,在中**队的阵地上空展开了激战。这样的场景令日军直升机飞行员惊慌不已,他们不但要与直-9WA武装直升机纠缠,还要时刻防备着地面上突然窜起的防空火力。

AH-64DJ攻击直升机群在丢下了七架残骸后,顾不上下面的坦克,仓惶地逃离了中国阵地的上空,加上在之前对地攻击时被中**队地面防空火力击落的九架直升机,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出击的34架AH-64DJ攻击直升机在一次战斗中便损失了18架!

看着陆续返航的直升机,日军第12空中机动旅团的指挥官面色阴沉,整个第12旅团在战争爆发前足足装备着48架的AH-64DJ攻击直升机和16架OH-1A武装侦察直升机。而经过连连征战,此刻整个第12旅团的武装直升机已经只剩下天空中撤回来的16架AH-16DJ攻击直升机和停留在基地中的两架OH-1武装侦察直升机。第12空中机动旅团已经没有大规模突袭战的能力。

林加延市南郊的坦克战,也在日军坦克的退却中划上了句号,执行着反突击任务的第86机步师装甲团的99式主战坦克群没有追击,在烟雾弹的掩护下,退回到了第86机步师的阵地之中。

菲军第1步兵旅的官兵们却没有退却,他们借助着各种地形,缓慢地向着中**队的阵地匍匐前进着,而他们的头顶上方,中**队与日菲联军、美军炮兵部队对射的炮弹交错而过,砸向对方的阵地。当然,这些菲律宾陆军步兵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不时有一阵阵的迫击炮弹落在他们的进攻队列中,炸飞无数土块石块,偶尔会炸飞一团团的模糊的血肉尸体。

短暂的休整之后,日军的第8机步师团的90式主战坦克和89式步战车群掩护着菲律宾步兵再次向林加延地区的第86机步师发起了进攻……

台湾岛衡山指挥所,南洋战区指挥部。

“根据侦察卫星传回的侦察照片,美**队在莱特岛和萨马岛修复的五座机场的进展很快;另外,根据最新情报,美国人出现在了吕宋岛东南部地区和马斯巴特岛,美国人很可能会出兵控制这两处区域的机场,如此一来,美国空军就可以保持为吕宋岛的陆军部队提供二十四小时的空中火力支援。”南洋战区情报部主任钱淑娴少将向着众将领汇报道。

“司令员,是否向总参申请二炮和远程轰炸机群,对正在修复中的美军机场进行精确打击,阻止美国人的行动。”战区参谋长任超中将开口说道。他知道,美国空军拥有着强大的空运能力,一旦这些机场完工,美国人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向机场输送大量的防空武器,在机场周围建立强大的防空网,到时候再进行打击的话,难度将会成倍增加。

“日本人同意美国战机停留在日本本土的机场,却拒绝了美国人使用棉兰老岛机场的请求。日本人行为很是令人费解。”林峰空军中将开口说道。

“日本西南方面军在第14机步旅团被歼灭后,便开始调整部署,原先部署在巴拉望岛的第9步兵师团余部已经转移到了棉兰老岛,现在日本人正在棉兰老岛上大兴土木,日本人很有可能是想独占棉兰老岛。”任超中将看着电子地图上菲律宾群岛南部的岛屿群说道。

“棉兰老岛可以切断吕宋岛与澳大利亚之间的联系,美国人不会让日本人独自控制棉兰老岛的,日本人应该能够意识到这一点。一旦美军在吕宋岛击败了我军,美军接下来肯定会将菲律宾群岛的日本军队全部赶走。除非是日本军队现在就在为与美国人撕破脸皮做准备。”林峰空军中将微皱着眉头,推测道。

“总参拒绝了我们的请求。”朱震宇中将拿着一份电报走到了指挥大厅的电子沙盘前,有些疑惑地对着众将领说道,“总参回电说,前期战斗中远程精确打击弹药消耗过大,正在加紧补充,短期内无法提供远程精确打击的战斗支援。”

听到这个理由时,南洋战区指挥部的林峰空军中将和任超中将两人都微愣了一下,虽然他们也不清楚中国二炮部队装备的中远程弹道导弹的实际数量,但他们知道,中**队需要同时对印度和日本保持威慑,装备的东风-21系列中程弹道导弹的数量绝对不会少。尽管在中南战争和中日吕宋战争前期的战斗中,消耗了不下两百枚的东风-21导弹,但这样的使用量绝不会出现库存不足的情况。至于长剑-10远程攻地巡航导弹,那储存量就更大了,海军和二炮部队的装备情况不清楚,但林峰空军中将知道,自去年年初开始,空军部队就保持着两千枚的基础库存,之前战斗中消耗掉的也不过只是四分之一的储存量而已。

“难道总参已经在为登陆日本作准备?”林峰空军中将与任超中将两人怀着同样的疑惑对望着对方,只是两个人都无法从对方那里获得答案。

与林峰空军中将和任超中将两人的迟疑不同,战区指挥部内的其他中下级军官和参谋们对于这个理由都是能够接受,他们的级别显然还够不到了解到共和国战略反击利器的数量。对于二炮装备的中远程弹道导弹的数量,他们也只能从一些传言中来得知了。在他们看来,中**队在之前的战斗中,出手如此阔绰,现在出现库存不足的情况,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中国在过去的几年中,海陆空三军进行大规模换装,消耗了无数的军费,二炮的装备肯定会有所放缓。

而美国、日本等各国的情报部门也有着近乎相同的观点和想法,虽然他们都坚信中**队有着隐形军费的存在,但中国陆空军的武器更新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他们都知道如此大规模的换装在资金上绝对是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只是他们并不知道,中国在美日诸国的长期压制下,忍耐早已到达了极限;他们并不知道韬光养晦的真正含义;他们也不会知道,中国龙为了崛起的一天,已经做了多久的准备!

“到明天中午,就有部分机场能够投入使用。海军的行动将在明天下午才能展开。明天中午开始,吕宋岛的陆军部队将面临最艰苦的三十个小时!”朱震宇中将没有去猜测总参谋部的意图,将话题转移到了吕宋岛的战场上,“天快黑了,让第6集团军和第31集团军利用好这个夜晚!”

“是!”任超中将立正回答道,迅速转身离开前去发布命令。

落日的余晖逐渐消失在了天空尽头,无尽的黑暗迅速地笼罩向整个大地。就在土格加劳地区,夜色刚刚笼罩住整个大地,第127机步师炮兵团和三个主力团团属炮兵营的一百多门大口径火炮便突然开始了怒吼,无数的炮弹呼啸着从数十个炮兵阵地上砸向了日军和美军的阵地。

在白天抢修了几处坚固炮兵阵地的美军第3陆战师第12陆战炮兵团展开了反击,只是在对轰了十余分钟后,死伤了数十名官兵后,美军便停止了反击。赶紧呼叫着两栖攻击舰群上的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前来压制。

就在中国炮兵部队展开猛轰的时候,连接着土格加劳市东南郊战场和恩里莱地区战场的卡加延河上,第127机步师工兵营舟桥分队正紧张的忙碌着,借助着尚未完全黑透的天色,两座钢铁浮桥被架设了起来。而后,第127机步师装甲团的三个坦克营和装步营分别通过浮桥进入到了土格加劳东南方向和恩里莱地区的战场。

由于日军第101步兵师团缺乏夜视器材,这些连基础训练都没有的官兵更谈不上野战能力了。在黄昏时分,第101步兵师团在两个方向的战场同时发起了一次短促的进攻后,便完全沉静下来,在阵地中休整。而白天几乎一直在休整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则进入到了前沿地区,当然,这些美国海军陆战队可不是来执行攻击任务的,他们只是负责夜间的警戒,防止中**队的夜袭。

中**队的炮击在进行了半个小时后逐渐稀疏了下来,却没有停止,始终稀稀疏疏地射击着。直到深夜十点,这样的炮击依然在进行着,折腾了一天的日军第101步兵师团的官兵们很快便进入两人梦乡。但美军第3陆战师对于这样的黑夜,却突然涌起了一阵阵的不安,他们不由得都想起了参加过朝鲜战争的祖辈们说过的“朝鲜半岛上的月亮是属于中国人”的故事。

为了防备中**队的偷袭,美军第3陆战师专门呼叫来了AH-1Z“蝮蛇”攻击直升机在阵地上空进行巡逻,警惕中**队的偷袭。虽然美国海军两栖攻击舰上的战机群白天连续出击已经疲惫不堪,但考虑到第3陆战师面对的是中国陆军的一支重装机步师,中**队夜间发动攻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部队还是抽调出兵力来执行夜间战备巡逻任务,并保持着时刻都有六架AH-1Z攻击直升机和两架AV-8B攻击机盘旋在第3陆战师的上空。

“嗖!嗖!嗖!”恩里莱地区的夜空中,四道耀眼的闪电突然从地面上升起,直扑盘旋在第3陆战师第3陆战团阵地上空的两架AH-1Z“蝮蛇”攻击直升机,两架处于高度警惕中的AH-1Z攻击直升机迅速释放出一排排的红外干扰弹,同时作着大过载的规避动作,只是四枚地空导弹却依旧紧咬住目标扑去。

“是中国人的红旗-7地空导弹!”两架AH-1Z攻击直升机在被导弹击毁前,直升机的飞行员在机载无线电中大声叫喊道。

就在距离美军第3陆战团阵地仅六公里的地方,一个红旗-7B防空导弹连就展开在了那里。在六辆红旗-7B地空导弹车和几辆雷达车、通信车的旁边,第127机步师装甲团坦克二营、三营和第380机步团坦克营、机步二营的九十多辆99式主战坦克和四十04式步战车已经全部进入了攻击位置。

“杀!”在两架AH-1Z攻击直升机被打成了两团火球后,一百多辆战车的车载无线电中同时传来了一声杀气腾腾的命令声。顷刻间,一百多辆钢铁巨兽咆哮着呈一个巨大的弧线扑向了美军的阵地。

稀疏的炮击声顿时密集起来,只是此刻炮击的主力是第380机步团和装甲团所属炮兵营的07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密集的炮弹雨点般地砸落在恩里莱镇东面和南面的美军阵地。为了干扰美军先进的夜视装备,中**队在炮击时,使用了大量的燃烧弹和照明弹。片刻间,美军的阵地上,到处是熊熊的火焰和滚滚浓烟,而一发发照明弹,更是将美军的阵地照得如同白昼,引起许多头戴着红外夜视仪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一阵嚎叫。

美军第3陆战师很快发现了中**队的进攻,部署在恩里莱地区的美军第3陆战师第3坦克营迅速投入了战斗,数十辆M1A1主战坦克迅速投入了战斗,美军第3陆战团各个反坦克导弹分队也在军官们的催促下,扛着“标枪”便携式反坦克导弹发射筒进入到了阵地中。

夜色中,不断地闪烁出一阵阵耀眼的火光,一枚枚大口径穿甲弹和高爆榴弹的弹丸闪烁着橘红色的光芒从夜空中一闪而过,弹丸停住的地方必定会是一阵更为耀眼的火球。在中国陆军近百辆99式主战坦克的攻击下,美军第3陆战师第3坦克营的四十余辆M1A1主战坦克很快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局面,往往M1A1主战坦克刚一开火,便会同时被两枚甚至三枚穿甲弹击中,炸成一团燃烧的废铁。

十余分钟的激战之后,在丢下了三十余辆坦克的残骸后,被打残的美军第3坦克营终于释放出浓厚的烟雾弹,纷纷倒车撤退。

击败了美军第3坦克营后,中国陆军的战车群没有丝毫的停留,继续向着美军的阵地扑去,一辆辆99式主战坦克扬起炮管,对准着美军第3陆战团的守备阵地频频开火,将一枚枚高爆榴弹倾泻在美军的阵地上;而伴随着99式主战坦克群进攻的04式步战车更是借助着先进的夜视观瞄设备,利用着炮塔上的30毫米机关炮对着美军阵地猛烈扫射着,一窜窜曳光弹横扫过美军的阵地,不断有美国海军陆战队员被威力巨大的炮弹撕成碎片。

“海军陆战队员从不退缩!坚守住阵地,让中**队知道我们的厉害!”美军第3陆战团的各级指挥官们在单兵无线电中大声怒吼着,激励着有些颤栗的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