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5 血火吕宋5

5.血火吕宋 5

伏在散兵坑中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们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震颤,透过夜视仪和热成像仪,能够看到一辆辆体型巨大的钢铁怪兽正以密集的队形轰隆着向着自己的阵地碾压而来。『可*乐*言*情*首*发』

“嗖!嗖!嗖!”在中国坦克群距离美军阵地还有三公里距离的时候,架设在“悍马”高机动车上的“陶”式重型反坦克导弹率先开火,二十多枚“陶”式反坦克导弹拖着艳丽的尾焰扑向了行进中的中国坦克!

“轰!”一辆行进中的99式主战坦克突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而后便燃烧了停了下来,更多的中国坦克被“陶”式反坦克导弹击中,但也有许多反坦克导弹被中国坦克规避了过去,或是受到干扰,坠毁在坦克旁边的泥土中。

“啊!我的眼睛!”正当美军第3陆战团的官兵们为“陶”式反坦克导弹分队的战友们而欢呼战果的时候,许多操纵着“陶”式反坦克导弹的美军士兵突然扯掉夜视仪,双手捂着眼睛,撕心裂肺地嚎叫到。而美军陆战队员们这才注意到,他们的头顶上不时闪烁过一条条绿色的光线!

“中国99式坦克上装备有激光致盲装置!”美军第3陆战团团长这才醒悟过来,失声叫喊道,“陶式反坦克导弹分队立即撤出战斗,标枪反坦克分队注意利用烟雾弹掩护。”

一辆辆架设着“陶”式反坦克导弹发射架的“悍马”高机动车轰鸣着撤离各自的阵地,只是他们的尚未离开,中国战车群反击的火力已经紧随而至,数十发100毫米穿甲弹将十余辆“悍马”高机动车打成了废铁,掀翻在地上燃烧着。

“哦,上帝!我们的航空兵在哪里!”第3陆战团团长从装甲指挥车中探出半个身子,望着第3陆战团阵地上不断闪烁起的火团,昂首搜寻着布满弹痕的夜空,嘟囔着说道

话音未落,夜空中便传来了一阵喷气式发动机的轰鸣声,作为一名海军陆战队的老兵,他能够辨认出这是av-8b“海鹞”式攻击机的f402-rr-406推力转向涡扇发动机的声音。两架在土格加劳地区执行夜间战备巡逻任务的av-8b攻击机迅速扑了过来,先进的雷达火控系统,很快发现了地面上滚滚前进中的中国99式主战坦克群,四枚agm-65“小牛”空地导弹呼啸着扑向了地面上的四辆99式主战坦克。

就部署在距离美军阵地仅六公里处的红旗-7b防空导弹连,很快发现了两架扑来的av-8b攻击机,为了一举将两架攻击机击落,红旗-7b防空导弹连并没有急着锁定两架美军攻击机,而是迅速将空袭警报通报给了前方的99式主战坦克群,当四枚“小牛”空地导弹呼啸着从天而降的时候,冲击在最前方的一排99式主战坦克同时发射出了烟雾弹,顷刻间浓厚的烟雾将前进的99式坦克群笼罩住,依靠电视制导的“小牛”空地导弹顿时失去了目标,呼啸着钻进烟雾中,在地面上炸出了四个大坑。

两架av-8b攻击机见导弹攻击失败后,迅速加速扑了上来,准备利用机翼下挂载的集束炸弹来给中国战车群来一次钢雨浴!

“嘀嘀嘀!”机载雷达告警系统顿时尖叫起来,两架av-8b攻击机的飞行员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战机被中**队的红旗-7b地空导弹的火控雷达锁定住了!

“中国人怎么会将红旗-7防空导弹部署到前沿地区?”两架av-8b攻击机很快根据雷达波搜索到了中国红旗-7b地空导弹连的阵地,看着距离美军阵地仅六公里处的防空导弹阵地,av-8b攻击机的飞行员在机载无线电中惊讶地叫喊道。两架av-8b攻击机赶紧释放出一排锡箔/红外干扰弹,同时各自对着中国的防空导弹阵地发射了两枚“小牛”空地导弹!

只是四枚“小牛”空地导弹刚刚离开av-8b攻击机机翼下的挂架,四枚红旗-7b近程防空导弹便拖着艳丽的尾焰呼啸而至,穿过了干扰弹的干扰,死死咬住了两架av-8b攻击机。尽管两架攻击机作着各种大过载的规避动作,还是被追击的导弹击中,一架被两枚导弹同时击中,领空爆炸,另一架幸运地只被一枚导弹击中,拖着燃烧的机翼逃离了战场。

av-8b攻击机与红旗-7b防空导弹之间的较量丝毫没有影响地面的战斗,当两架av-8b攻击机被击退的时候,中国陆军的99式主战坦克群也已经进抵到了距离美军第3陆战团阵地仅2000米的距离。潜伏在散兵坑中的美军海军陆战队员纷纷探出了半截身子,举着热成像仪观察着中国战车群的方向,他们的身后,一名名海军陆战队员正扛着“标枪”反坦克导弹或坐或蹲着,随时准备击发。

“咻咻咻!”就在这时,一阵海啸般的声音从土格加劳市区的方向传来。片刻之后,美军第3陆战步兵团便看到,北方的夜空中,无数光亮正向着自己扑来!

“no!火箭炮!立即进入掩体!”美军第3陆战团很快从第12陆战炮兵团那里接到了通报,第3陆战团的指挥官们顿时在3团的无线电通讯频道中叫喊道!

尽管美军第3陆战师的各级指挥官们都知道,在中国陆军第127机步师的编制序列中,其炮兵团下辖有一个“沙尘暴”火箭炮营和一个03式远程火箭炮连。但“沙尘暴”火箭炮营在白天的战斗中出击了一次,便被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发现,而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即使在双方炮仗最激烈的时候也没有露过面,美军第3陆战师的指挥官们便断定,中**队是顾忌火箭炮射击时,过于醒目容易暴露阵地,放弃了使用火箭炮。只是此刻,中国火箭炮却再次露面,很显然,白天的沉默只是中国人的缓兵之计!

听到指挥官的呼叫后,美军第3陆战团的官兵们纷纷丢下手中的导弹发射筒,冲向距离自己最近的防炮洞!只是那些亮点已经越过了卡加延河到达了美军第3陆战团阵地的上空,750枚122毫米装备着钢珠杀爆弹和高爆杀伤弹弹头的火箭弹相继在美军阵地上炸开,顷刻间,数以十万计的小钢珠和菱形破片密集地砸落在美军的阵地上。

密集的弹雨,令伏在散兵坑和战壕中准备进行反坦克作战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们根本无处躲藏,从天而降的弹雨直接穿透了美军海军陆战队员们的防弹背心,许多人甚至来不及吭声,就被打成了血筛子。

片刻之后,整个第3陆战步兵团的阵地如同被沙尘暴席卷过一般,了无生机。那些原本就呆在防炮洞中的海军陆战队员们看着同伴们肉酱一般的尸体,纷纷干呕着,而他们颤抖的双手已经握不住地上的步枪。

美军第3陆战步兵团团长所使用的那辆aavc7a1两栖装甲指挥车也被从天而降的弹雨打得弹孔弥补,第3陆战团团长也被穿过了装甲车钢板的几颗钢珠击中了面颊和脖子,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毙命在了自己的座椅上,成为了美军在中美吕宋战争中阵亡了第一名上校军官!

第3陆战步兵团遭到中国陆军火箭炮火力覆盖的消息传到第3陆战师师部后,第3陆战师师长理查德·马丁森少将顿时感觉到浑身冰冷,关注着战场形势的他知道,第3陆战团的主力正在阵地中准备阻击中国陆军战车群的进攻,刚才中**队的火箭炮齐射显然是早有预谋的,而第3陆战步兵团在刚才的齐射中肯定伤亡极为惨重。

“命令第12陆战炮兵团立即反击,把中国人的火箭炮营干掉!另外,集中炮火轰击恩里莱地区,为第3陆战步兵团提供炮火支援!第4陆战步兵团立即出发,前往恩里莱地区,支援第3陆战步兵团。”理查德·马丁森少将迅速冷静下来,果断下令道。

看着作战参谋迅速离开前去发布命令,理查德·马丁森少将的火气顿时又窜了上来,他对着第3通信营营长怒吼道,“直接向战区指挥部发报,我们需要空中火力支援!狗娘养的,那些家伙是怎么想到在没有空中火力支援的情况下就把海军陆战队投入战场的。”

就在马德雷山脉东侧的菲律宾海西部海域,美军海军第3远征群的四艘两栖攻击舰上,灯火通明,刺耳的战斗警报声响彻各艘战舰的上空,一架架ah-1z攻击直升机和av-8b攻击机被从机库中拉到了起飞甲板上,空勤人员忙碌着给战机加油挂弹。刚刚从被窝中爬起来的美军飞行员们,一边喝着速溶咖啡,一边走向了自己的战鹰。将咖啡杯递给空勤人员后,奋战了一个白天的美军飞行员们纷纷启动着战鹰,再次起飞升空。顷刻间,数十架各型攻击机和武装直升机蝗虫般扑向了马德雷山脉西侧的土格加劳战场。

只是土格加劳市南部的恩里莱地区战场上,中国陆军战车群的攻势并没有因为火箭炮营的齐射而停止,而是加速冲向了美军的阵地。

尽管还是偶尔有几枚“标枪”反坦克导弹会窜出来扑向中国陆军的战车群,但经过刚才“沙尘暴”的洗礼,美军第3陆战步兵团的四十多个“标枪”反坦克导弹小组几乎损伤殆尽。随着几声榴弹的爆炸声,残存的几个“标枪”反坦克导弹小组被99式主战坦克发射的高爆榴弹打成了粉末。

数十辆99式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轰隆隆地碾压上了美军第3陆战步兵团的阵地。而这时,美军阵地上,枪声再次猛烈起来,密集的弹雨打在99式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的装甲上,只是那些步枪子弹、机枪子弹根本奈何不了这些数十吨重的钢铁巨兽。伴随着子弹打在中国战车身上的还有密集的40毫米榴弹,虽然美军海军陆战队员们都换成了穿甲弹,但m203型40毫米枪挂榴弹发射器打出的穿甲榴弹显然无法威胁到99式主战坦克,对于披挂着反应装甲的04式步战车同样无可奈何。

“嗖!嗖!”密集的弹雨中,不时夹杂着几枚at-4火箭弹,近距离这些火箭弹的威力还是很大,美军的打击也很刁钻,at-4火箭筒手挑选的都是防护力相对薄弱的04式步战车。在美军海军陆战队员的密集的攻击下,七辆04式步战车被at-4火箭筒击毁。

“哒哒哒!”99式主战坦克上的高射机枪和并列机枪对着战车周围猛烈扫射着,由于此次出击,没有步兵伴随作战,在进入到了美军的阵地后,所有可疑的地点都会遭到机枪的扫射。而99式主战坦克更是将许多美军海军陆战队员直接卷入了履带中,或是直接压塌了战壕或散兵坑,将躲藏在里面的美军海军陆战队员活埋。

就在这时,恩里莱地区的中国阵地上传来了密集的爆炸声,而夜空中,更多的弹丸正拖着艳丽的尾焰砸向中**队的阵地。

土格加劳地区和恩里莱地区的各个中国炮兵阵地顿时展开了反击,原本轰击着日军和美军阵地的一门门自行火炮迅速调整了射击诸元,在火炮定位雷达的指挥下,向着美军的炮兵阵地发起了反击。

“各连交替掩护,撤出战斗!”这时,参加着攻击的99式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的车载通讯器中同时传来了指挥官的命令。

一辆辆完成了攻击任务的战车迅速原地调转了方向,向着出发阵地高速撤退,而一辆辆战车的炮口依旧对着美军阵地,继续对着残破不堪的美军阵地轰击着、扫射着。

中国陆军的战车群刚刚撤回到己方的阵地中,分散部署在恩里莱地区和土格加劳东南郊地区的两个红旗-7b防空导弹连的对空警戒雷达同时探测到,数十架美军攻击机和直升机正从马德雷山方向,杀气腾腾地猛扑过来。

前出作战的两个红旗-7b导弹连迅速退回了各自的阵地中,配合着师属防空团、各团属高炮营、营属高炮连组建起了完善的野战防空火力网,等待着美军空中机群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