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7 血火吕宋7

远征无弹窗 7.血火吕宋(7)

菲律宾群岛中东部的莱特岛和萨马岛上,经过数千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工兵的抢工,帕洛、卡塔曼、甲描育三座野战机场终于在5月30日的日出升起之前顺利完工。『可*乐*言*情*首*发』

在29日的白天中,美国人同时在莱特岛和萨马岛的五个位置修复着野战机场,并且五个机场的工作进度相当,给中**队情报部门造成了五座机场将在30日中午才能完工的假象。在入夜后,美国人突然停止了塔克洛班机场和卡巴洛甘机场的修复工作,利用直升机群将这两处机场上的工兵部队调到了其他三座机场;同时加快了三座机场的修复进度,彻夜抢工,终于在天亮之前完成了修复工作,比中**队情报机关预测的时间提前了六个小时。

伴随着初升的朝阳,一架架C-5A“银河”、C-17A“空中霸王”大型运输机披着朝霞降落在三座刚刚完工的机场上,卸下了“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复仇者”近程防空导弹车、“密集阵”陆基末端防御系统,训练有素的美军防空部队的官兵们迅速将一件件装备部署到预设的阵地上,快速地在机场周围建立起了一道多层防空火力网。

大型运输机群刚刚卸载完物资起飞升空离开,机场上空便传来一阵阵沉闷的螺旋桨的轰鸣声,一连窜的C-130J“大力神”战术运输机出现在了三座机场的上空。这一次,从运输机机舱中驶出来的是一辆辆架设着M2H重机枪和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的“悍马”高机动车,“悍马”车的后面,是一队队全副武装的美军士兵。这些美军士兵在机场跑道边完成集结后,迅速按照预定计划向着外围展开,他们将接替昨天上午空降在莱特岛和萨马岛上,抢夺了这些机场的美军第17游骑兵团,开始担负机场外围的警戒任务。

就在美军紧张地部署着机场防御部队的时候,一架架F-15E“攻击鹰”战斗机出现在了机场的上空,在地面机动指挥车的引导下,16架从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机场上起飞的“攻击鹰”战斗机成功地降落在了三座刚刚完工的野战机场上。

十六架战机刚刚停稳,等待已久的美国空军地勤人员便快速地奔了上来,对战机进行着检修,同时给战机加油挂弹。而机场跑道边的休息室中,三十多名美国空军的飞行员从休息室中走了出来,与驾驶战机而来的飞行员完成交接后,敬了个军礼后登上了那些完成了加油挂弹的战机,驾驶着战机起飞升空。

为了确保在吕宋岛战场上,能够有足够的战机在天空中处于待命状态,以便随时为美军地面作战部队提供火力支援。美军太平洋空军司令部专门在三座野战机场上预留了一倍的飞行员,使得每一架战机都有两批飞行员操纵。两批飞行员将驾驶战机轮番上阵,全力支援地面部队的作战。

就在16架F-15E“攻击鹰”战斗机起飞升空,扑向北方的吕宋岛的时候,24架F-16C“隼”战斗机也抵达了三座机场的上空,在地面指挥车的指挥下,开始梯次降落。

吕宋岛北线战场的土格加劳地区,在土格加劳市东南郊和恩里莱镇地区两处战场上,第380机步师的三营和一营分别接替了四营和二营的阵地,开始执行防御任务,而激战了一个昼夜的四营和二营则开始进行短暂的休整。

对面的日军和美军阵地上显得极为平静,日军第101步兵师团在昨晚中**队的反击中,被打残了编制,四个步兵联队被重创了三个,仅剩的第402步兵联队原本充当着预备队的任务,现在正在从后方的阵地向前沿地区调动。美军第3陆战师的第3坦克营、第3轻装甲侦察营和第3陆战团被重创,基本失去战斗力,第3两栖战车营和第12陆战炮兵团也损失过半,战斗力锐减。

为此,美军第3陆战师司令部迅速调整了部署,将日军第101步兵师团余部全部调到了恩里莱地区,同时将第3陆战步兵团、第3坦克营和第3两栖战车营余部整合之后部署在了恩里莱地区,负责牵制这个方向中**队。同时,将第3陆战师的第4陆战步兵团、第9陆战步兵团和第3战斗工兵营全部调到了土格加劳市西南郊地区,将这里作为了主攻的方向。

就在美军第3陆战师刚刚完成兵力部署的时候,美军的八架F-15E“攻击鹰”战斗机出现在了第127机步师防空团的对空警戒雷达屏幕上,刺耳的防空警报顿时响彻第127机步师阵地的上空,正在对美军第3陆战师进行炮击的各炮兵连迅速停止了射击,快速地撤出了阵地;而防空团和各主力团的防空分队也迅速进入到了阵地中,展开了对空警戒。

“是美军的F-15E战斗机!立即向战区指挥部发报,美军的野战机场可能提前投入使用。”看着防空团传来的情报,第127机步师师长陈威大校在指挥部中大声地对着参谋长下令道,他顿时感觉到一丝的不妙。

八架F-15E“攻击鹰”战斗机编成了四个双机编队,这些战机显然早已得知中**队拥有强大的野战防空火力,全部从八千米以上的高度进入了战场。一枚枚GBU-30联合制导攻击弹药密集地落在了土格加劳市东南郊和南郊的第380机步团的阵地上,威力巨大的航空炸弹在中国阵地上炸出了一个个巨大的弹坑。爆炸产生的火焰高温和纷飞的弹片横扫过中**队的阵地,威胁着中国陆军官兵的生命。

第380机步团的阵地上,团属防空营的04A自行高炮高昂着炮管,对着天空猛烈地倾泻着弹雨,无数纷飞的穿甲燃烧弹在天空中交织起一道道密集的火网,只是这道密集的火网无法威胁到八千米高度中的美军战机。

在攻击失败后,04A自行高炮迅速改变了战斗目标,将拦截的目标改为了从天而降的炸弹,车载火控系统快速地锁定住高速下坠的炸弹,四门25毫米高射炮迅速开火,组织起密集的交叉火力网,将一枚枚下坠中的炸弹凌空打爆。在天空中炸出一团团耀眼的火团。

只是落下的炸弹太多,阵地上的04A自行高炮根本来不及拦截,加上拦截的成功率并不高,还是有众多的炸弹落在了中**队的阵地上。

八架F-15E“攻击鹰”战斗机在中国第127机步师的阵地上倾泻了五十吨的炸弹后,从八千米的高空扬长而去,看着中国阵地上遍布地浓烟,恩里莱地区的美军阵地上顿时发出了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声,这里部署的都是在昨晚被第127机步师打残的部队,现在美国空军显然为他们出了一口恶气,报了昨晚中**队的一击之仇,在昨晚的战斗中狼狈不堪的美军海军陆战队员们终于获得了一丝的慰藉!

八架F-15E战斗机尚未脱离第127机步师防空团对空警戒雷达的监视,又有八架F-16C战斗机呼啸着扑向了第127机步师的阵地。就在防空团的对空警戒雷达严密监视着美军的八架F-16C战斗机,指挥着防空团的防空导弹分队提前进入美军可能逼近的阵地、进行拦截的时候,两枚AGM-154B空地导弹呼啸着扑向了对空警戒雷达阵地,两团剧烈的爆炸中,整个对空警戒雷达阵地被炸成了一堆废墟。

后备的机动对空搜索雷达车迅速展开,填补着全师中远程对空探测的空白,只是这时,更多的AGM-154B空地导弹已经拖着白色的尾迹掠过土格加劳市外围阵地的上空,扑向土格加劳市区,那里有着第127机步师众多重要的目标。其中第127机步师的通信营营部由于通讯信号过于密集,被两枚AGM-154B空地导弹同时击中,包括通信营营长在内的十余名官兵当场阵亡,成为了第127机步师牺牲的第一个校级军官。

八架F-16C“隼”战斗机利用前面的F-15E战斗机群刚刚进行过常规轰炸,中**队存在的惯性思维,从六十公里外,同时发射了二十四枚AGM-154B空地导弹,对第127机步师的阵地进行了远程精确打击。这一次,美军的攻击效果显然极佳,不但摧毁了第127机步师防空团的主雷达阵地和通信营营部,还摧毁了第127机步师的多个阵地,甚至还摧毁了第127机步师的五号指挥所,当然那只是一处备用指挥所,尚未投入使用。

真正令陈威大校担忧的是,美军的这次空袭,攻击了土格加劳市北郊的土格加劳机场,摧毁了原本几乎完好的机场跑道。陈威大校原定是想利用美军喜欢蛙跳作战,将土格加劳机场作为一个诱饵,吸引美军来蛙跳,在土格加劳机场地区消灭美军的有生力量,毕竟美军第3陆战师缺乏重型装备,一旦分兵的话,很容易被重装的第127机步师各个击破。现在美军战机群摧毁了土格加劳机场,也就意味着美军放弃了这个诱饵,决定从正面来突击第127机步师的阵地,这显然不是陈威大校愿意看到的。他知道一旦美军合成一只拳头进攻的话,第127机步师也只有合成拳头来阻击,这在对方的优势空中火力面前,显然是自寻死路。

“报告,无人侦察机最新侦察照片。”一名参谋拿着一叠照片走到陈威大校身旁。

陈威大校收起了自己的担忧,看着照片,微皱了一下眉头,对着地图看了片刻后,迅速下令道,“命令第380机步团一营、二营、坦克营、高炮营固守住恩里莱地区,第380机步团其余各部迅速前往土格加劳市东南郊战场;装甲团前往土格加劳市东南方向,待命。”

根据照片上的美军阵地的兵力部署,陈威大校已经判断出了美军第3陆战师的意图,迅速调整着部署,将防御地重点转向了土格加劳市东南方向。

与此同时,美军的八架F-16C战斗机已经飞抵了第127机步师阵地的上空,只是美军战机群的攻击重点却是已经被中美双方作为了次要战场的恩里莱地区,一枚枚AGM-65“小牛”空地导弹呼啸着扑向恩里莱地区中**队的阵地,几辆伪装的不是很好的04式步战车顷刻间被从天而降的导弹打成了废墟。

当然,美军战机重点突袭这里,并不是美军第3陆战师更改了主攻方向,只是为了消灭中**队在这一区域内的有生力量,防止中**队从这个方向发起反突击,这对即将从土格加劳市东南郊地区展开进攻的美军第3陆战师来说,可不是好事。为了断绝这个危险的变数,美军绝对先重创这里的中**队,同时利用空袭来干扰中**队指挥官的判断,更好的配合第3陆战师主力部队的进攻作战。

恩里莱镇外围的中**队阵地上,一辆04A自行高炮快速地转动着炮塔,对准着天空中逼近而来的F-16C战斗机群,只是尚未等待F-16C战斗机进入“红樱-6”防空导弹的射程,一枚AGM-88E“哈姆”高速反辐射导弹呼啸着从天而降,轻易地撕开了04A自行高炮脆弱的防护装甲,将其打成了一团火球。

八架F-16C战斗机在中国地面防空火力点的射程之外发射完携带的“小牛”空地导弹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战场,而它们刚刚离去,地面部队真正的杀手——A-10C“疣猪”攻击机却紧随而至,从两百米的高度逼近了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