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8 血火吕宋8

8.血火吕宋 8

十二架a-10c“疣猪”攻击机张着带血的獠牙,扑向了第127机步师的阵地。『言*情*首*发与f-16c战斗机的攻击方式相同,一连串的agm-65“小牛”空地导弹扑向了中**队的阵地,多辆覆盖在伪装网下的99式主战坦克和04式步战车被炸成了一堆堆燃烧的废铁。

两架a-10c攻击机在发射完了携带的六枚“小牛”空地导弹后便从数百米的低空中强行突进了土格加劳市东南郊的中**队的阵地,机翼下的火箭弹发射巢对着第380机步团三营的阵地猛烈开火,密集的火箭弹在中**队的阵地上炸出浓浓的烟尘。

“嗖!嗖!”两枚“红樱-6”防空导弹呼啸着从中**队阵地前沿地区窜上高空,扑向了天空中的两架a-10c攻击机,两枚导弹在攻击机附近炸开,无数纷飞的弹片横扫向a-10c攻击机,只是皮厚地a-10c攻击机虽然被打出了十多个小孔,却没有坠落,而是迅速压下机头,利用机首下方的7管30毫米机关炮对着刚才有导弹窜起的地面猛烈扫射着,片刻间,密集的穿甲燃烧弹将两名刚刚丢掉导弹发射筒的中国陆军士兵撕成了碎片。

密集的火箭弹和机关炮弹横扫过中**队的阵地,一辆隐藏在半地下掩体中的04式步战车被密集的机关炮弹击中了炮塔顶端,顷刻间燃烧着趴窝在了那里。

“嗖嗖嗖!”七八枚“天燕-90”地空导弹和“红樱-6”地空导弹几乎被同时发射升空,扑向强行突进来的两架a-10c攻击机;伴随着饱和攻击的地空导弹,04a自行高炮也发射出密集的弹雨,无数25毫米穿甲燃烧弹横扫向两架a-10c攻击机。

面对着如此猛烈的地面防空火力,两架a-10c攻击机顿时感到巨大的恐慌,他们没有料到,中**队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和美军战机的轰炸之后,还有着如此强大的防空火力。两架a-10c攻击机迅速调转机身,准备逃离战场,只是纷飞而至的导弹将两架攻击机击落,两架攻击机的飞行员刚刚弹射出驾驶舱,便被04a自行高炮发射的密集的高射炮弹所覆盖,顷刻间被撕成了碎片。

而这时,从菲律宾海的两栖攻击舰群上起飞的av-8b“海鹞”攻击机和ah-1z“蝮蛇”武装直升机也相继抵达了战场。在见识到了中**队仍然拥有着强大的防空火力后,美国空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战机群放弃了强行突击的方法,只是游弋在中**队防空火力的射程之外,不断利用远程导弹点射着中**队阵地上的重要目标。

与此同时,美军第3陆战师第12陆战炮兵团也开始了炮击,第12陆战炮兵团原先的四个营现在已经缩编成了两个营又一个连。在过去一昼夜的战斗中,第12陆战炮兵团损失了40门大口径火炮,这样的败绩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炮兵部队从未有过的。在得到了空中火力的支援后,第12陆战炮兵团迅速展开,掀开了伪装,开始对中**队的阵地进行大规模的炮击,荣誉感极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决心在失去的地方找回自己的尊严与胜利。

第12陆战炮兵团集中了一个营的炮兵在土格加劳市东南郊战场,密集的炮弹雨点般地砸落在第380机步团三营的阵地上。同时,美军第4陆战步兵团的海军陆战队员们也在空中火力的支援下,向中**队的阵地发起了进攻。

面对着美军的进攻,第380机步团三营的防御显得无比的吃力,只要中**队的阵地上一有重火力出现,盘旋在天空中的美军战机便会快速地俯冲下来,利用“小牛”导弹或“海尔法”导弹进行攻击。在美军空中火力的攻击下,第380机步团三营的重火力装备正急剧地损耗着。

在土格加劳地区的天空中肆掠了二十余分钟的a-10c“疣猪”攻击机群,终于耗尽了弹药,纷纷调转了航向,爬升到两千米的高空准备返航。就在这时,位于编队东北角的两架a-10c攻击机突然快速俯冲下来,同时在机身后释放出了一排排的锡箔干扰弹。

“我机被雷达锁定,有导弹正逼向我机。”两架a-10c攻击机的飞行员在机载无线电中大声叫喊道,只是两架笨重的攻击机未来得及作出有效的规避动作,两枚“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便呼啸而至,在两架攻击机附近炸开。其中一架被纷飞的弹片击中了尾部巨大的发动机,整架攻击机摇曳着追向了地面,另一架攻击机则拖着数十个弹孔的机身,加速向着南方逃窜。

其他八架a-10c攻击机惊讶地发现,他们的机载雷达显示屏上并没有显示有敌机逼近。唯一的解释便是,来袭的是中国空军的隐形战机。

就在马德雷山脉西侧的山林上空,六架驾驶舱下方喷绘着火凤凰图案的歼-16c战斗机正高速掠过。于荣荣少校坐在驾驶舱中,看着雷达屏幕上消失的光点,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在连续几场战斗都是与美军的f-22a和f-35系列战斗机较量的,现在对付a-10这种笨拙的攻击机,已经不能让她提起战斗的兴致。

“有一架攻击机逃离了战场,可能只是被击伤了。”机载无线电中传来了僚机钟蕙少校的声音,于荣荣少校也注意到了刚才攻击的两个目标中,只有一架攻击机被击落。早就知道a-10攻击机的皮厚,今天的战斗总算是见识到了。

“我有办法对付它们!”于荣荣少校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冷笑,在无线电中对着钟蕙少校说道,随即便驾驶着战机高速扑了上去。

“三号、五号、六号、八号中高空警戒,发现从中高空逃离的美军攻击机立即进行导弹攻击,放过低空中的攻击机。”于荣荣少校迅速在机载无线电中向其他的四架战机下达着命令。

残余的八架a-10c攻击机发现中国战机来袭后,便迅速四处散开,分散逃往莱特岛和萨马岛的前线机场。于荣荣少校驾驶的歼-16c战斗机很快追上了一架逃窜中的a-10c攻击机,于荣荣少校没有急着利用导弹将其击落,而是快速地追上了那架仓惶逃跑中的a-10c攻击机。

看着a-10c攻击机的机翼下空荡荡的挂架,于荣荣少校再次露出了一丝的冷笑,“居然不携带自卫用的‘响尾蛇’近距空空导弹,现在你们就得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代价!吕宋岛的制空权在你们手上,并不代表这里的天空就是绝对安全的。”

于荣荣少校驾驶着战机逼近到了距离a-10c攻击机仅300余米的地方,从a-10c攻击机的后面死死咬住了它。于荣荣少校将a-10c攻击机驾驶舱套入了瞄准仪的光圈中,右手拇指果断地按下了机炮发射按钮,顷刻间,两道火舌从歼-16c战斗机的机腹下喷射出去,数十发23毫米穿甲燃烧弹密集的打在了a-10c攻击机的机身上,在a-10c攻击机的机身上和机翼上留下了一连窜的弹孔,只是没有炮弹打到座舱上。

被攻击a-10c攻击机迅速俯冲下去,规避着于荣荣少校的攻击,只是于荣荣少校已经驾驶着战机逼近到了不足200米的距离,又是一次机炮射击,数十发炮弹雨点般地落在了a-10c攻击机的机身上,这一次不但尾部发动机被击中,十余发23毫米穿甲燃烧弹击中了a-10c攻击机的座舱,将座舱内的美军飞行员撕成了碎片。

看着坠向地面的a-10c攻击机,于荣荣少校迅速拉起了战机,看着机载雷达屏幕,确认没有威胁逼近后,迅速调转机身,扑向了距离自己较近的另一架战机……

就在于荣荣少校率领着火凤凰中队突袭土格加劳地区美国空军的攻击机群的时候,凤凰大队紫凤凰中队的六架歼-16c战斗机也借助着马德雷山脉的掩护,逼近了游弋在菲律宾海西部海域的美国海军两栖攻击舰群。只是六架歼-16c战斗机没有去对拥有三艘“伯克”级导弹驱逐舰护航的两栖攻击舰群发起攻击,而是隐蔽在美军两栖攻击舰群与土格加劳地区之间的马德雷山西侧,等待着美军去支援土格加劳地区的a-10c攻击机群。

果然,在土格加劳地区的a-10c攻击机群遭到了中国空军隐形战机的攻击后,两艘“黄蜂”级两栖攻击舰上迅速放飞了六架f-35b战斗机,前往土格加劳地区支援那里正在遭到攻击的a-10c攻击机群。

六架f-35b战斗机刚刚进入到吕宋岛的上空,埋伏着的六架歼-16c战斗机迅速从低空中加速冲了出来,迅速用雷达锁定住了距离自己仅五十公里的f-35b战斗机,片刻间十二枚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同时发射了出去,十二道白色导弹犹如十二支利箭同时扑向了美军的f-35b战斗机群。

与此同时,六架歼-16c战斗机再次俯冲进入到了超低空,继续借助着马德雷山脉复杂地形的掩护,高速向着美军的战斗机群逼近。在美军的f-35b战斗机群慌乱着规避着来袭的霹雳-12d中距导弹的时候,六架歼-16c战斗机成功地逼近到了机载霹雳-14中距空空导弹的射程之内。又是一轮导弹齐射,六枚霹雳-14中距空空导弹被同时发射了出去,扑向了幸运地摆脱了霹雳-12d导弹攻击的三架f-35b战斗机。

在完成了攻击后,紫凤凰中队迅速越过了马德雷山脉,加速向西飞去;而土格加劳地区,于荣荣少校的火凤凰中队也成功地击落了七架a-10c攻击机,调转了航向,高速向着南海方向飞行。

“凤凰大队击落了五架f-35b战斗机,七架a-10c战斗机,这下吕宋岛上的美军得紧张起来了。”台湾岛衡山指挥所,南洋战区指挥部内,任超中将拿着凤凰大队传回的电报,对着朱震宇中将和林峰空军中将说道。

美军在莱特岛和萨马岛上的三座野战机场提前完工的情报,南洋战区情报部在第一时间便获悉,南洋战区指挥部在获悉这一情报后,迅速下令驻扎在澎湖列岛马公空军基地的凤凰大队立即起飞,从吕宋岛西北方向进入到吕宋岛的天空。凤凰大队兵分两路,火凤凰中队负责攻击土格加劳地区美军的攻击机群,紫凤凰中队则半路伏击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部队的援兵。在攻击完成后,凤凰大队将直接向西飞行,从南海上空绕道海南岛,而后再返回澎湖列岛的马公空军基地,以避开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对凤凰大队的截杀。

“让美国空军的支援机群时刻保持着警惕,而不是全力攻击我陆军部队,也算是对陆军部队的一点支援吧。”南洋战区副司令林峰空军中将微有些苦笑着说道。南洋战区空军已经失去了主动出击的实力,至少在美国海军的第5航母战斗群被击溃之前。

“东海舰队和华东空军已经完成了最后的准备,各攻击部队正在进入预定阵地,行动会按照预定计划展开。”朱震宇中将看着电子沙盘说道,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正游弋在菲律宾海中部海域的美国海军第5航母战斗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