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5 烈焰钢雨2

远征无弹窗 25.烈焰钢雨(2)

第121摩步师炮兵团的阵地上,一个“沙尘暴”火箭炮营的18门火箭炮以200米的间隔分散部署在数平方公里的区域内,随着营长的一声令下,十八门火箭炮同时开火,顷刻间将900枚122毫米火箭弹倾泻在了第121摩步师装甲团前进的道路上。『可*乐*言*情*首*发』

密集的弹雨如同一阵飓风横扫过装甲团前进的道路,原本茂密的丛林顿时被打得如同中国北方秋天的丛林一般,只剩下一根根光秃秃地树杆树枝,八辆隐藏在丛林中的斯瑞克侦察车顿时被掀去了伪装,暴露在了中国坦克群的面前。

前进中的96A主战坦克群迅速锁定住了这些失去了伪装的美军侦察车,一轮齐射,数十发125毫米破甲弹呼啸着扑向了美军的八辆战车,顷刻间将八辆战车打成了废铁。

与此同时,第121摩步师炮兵团一营、二营的36门05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也纷纷扬起了炮管,对准着美军第2师第2旅的纵深阵地猛烈射击着,无数大口径炮弹呼啸着砸落在美军的阵地上。

美军第2步兵师第2旅阵地的纵深区域,加强给美军第2战斗旅的美军第2炮兵司令部的一个M109A6自行榴弹炮营的24门自行火炮也迅速掀开了伪装网,高昂起炮管,在火炮定位雷达的指引下,迅速向中**队的炮兵阵地发起了反击。

就在双方的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进行着对轰的时候,第121摩步师装甲团炮兵营的18门09H式122毫米轮式自行火炮也加入了炮击的行列之中,只是这些122毫米榴弹炮的任务并不是与美军炮兵进行对仗,而是以密集的炮弹在装甲团的攻击锋线前炸出一道道的火墙,为装甲团坦克群的进攻开辟着前进的通道。

十八架AH-64D“长弓阿帕奇”攻击直升机和ARH-70侦察直升机高速扑到了特瓦地区的上空,八架盘旋在六百米高度待命中的武直-10A武装直升机迅速迎了上去,与美军直升机展开了厮杀,一枚枚天燕-90空空导弹和“毒刺”地空导弹不断划过丛林上方的天空,将一架架AH-64D和武直-10A直升机打落地面。

各自被击落了十余架直升机之后,中美两军的直升机群都暂时撤出了战场,原本复杂的战争顿时间变得简单,成为单纯地地面部队之间的厮杀。

“嗖!嗖!”美军阵地上不时有“陶”式和“标枪”反坦克导弹飞窜出来,扑向中**队的96A主战坦克群,将冲击中的中国坦克打成废铁。茂密的热带雨林虽然经过中国陆军的炮火覆盖后,稀疏了许多,但双方仍然无法在远距离上发现对手,双方坦克交火的距离极近,双方打出的炮弹和导弹几乎弹无虚发,对手根本来不及躲闪。

看着不断被摧毁的斯瑞克轮式装甲车和不断被密集的机枪子弹扫倒在地的美军步兵,美军第2师第2旅旅长终于承受不住巨大的伤亡,将手中唯一的王牌亮了出来。整整一个营的M1A2主战坦克咆哮着冲出了隐蔽的阵地,一线展开,迎向了正面扑来的中国96A主战坦克群。在美军指挥官看来,茂密的热带雨林根本不适合M1A2主战坦克展开,M1A2主战坦克先进的火控系统和强大的远距离杀伤力根本发挥不出作用,因此,美军第2师第2旅的指挥官将旅里唯一的坦克营留做了全旅的预备队,将战斗的主要任务交给了全旅的三个斯瑞克战车营。只是适应能力强的斯瑞克轮式战车在中**队的重装坦克面前,根本不堪一击,短暂的交火中,美军已经损失了四十多辆斯瑞克轮式战车。

五十四辆M1A2主战坦克轰鸣着推到粗壮的大树,碾平低矮的灌木丛,越过斯瑞克轮式战车组成的防守阵线,扑向了中**队的96A主战坦克群。

“美军坦克!”尚未进入接触,第121摩步师装甲团装侦连的侦察车便探测到了汹涌而来的美军坦克部队。冲击中的中国坦克群迅速暂缓住了前进的步伐,快速地收拢着部队;搭乘着09式轮式步战车冲击的步兵也迅速下车,跟随在坦克身后,展开了警戒。

“轰!”一枚高速飞行的120毫米贫铀穿甲弹击中了行进在最前方的一辆96A主战坦克,那辆96A主战坦克顷刻间被炸成了一堆燃烧的废铁。这时,前方的丛林中,一辆辆丛林迷彩涂装的M1A2主战坦克露出了其高大的车体,一辆辆坦克的炮管出不断闪烁出一阵阵耀眼的火光。

“各车自由攻击!”第121摩步师装甲团三个坦克营的营长迅速在无线电中下令道,冲击中的96A主战坦克的炮管出也不断闪烁出耀眼的火光,一枚枚125毫米贫铀穿甲弹呼啸着飞窜出去,扎向美军的M1A2主战坦克,将一辆辆M1A2主战坦克打成了一堆堆废墟。

“炮兵营、各营迫榴炮分队,立即对美军坦克营进行阻拦性射击,切断美军坦克的退路;师部加强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连立即出击。”第121摩步师装甲团团长在自己的装甲指挥车中大声地下令道,他知道第121摩步师当面的美军第2师第2旅主要的作战部队就只有一个M1A2坦克营,三个斯瑞克轮式战车营和一个自行火炮营,只要吃掉了美军的这个坦克营,整个第2旅就将是装甲团的盘中菜!

师炮兵团反坦克营加强给装甲团的12辆AFT9重型反坦克导弹车迅速追上了96A主战坦克群,十二辆反坦克导弹车游走在96A主战坦克群的身后,借助着车载观瞄装置和火控系统高度的优势,迅速锁定住96A主战坦克前方的美军M1A2主战坦克,一枚枚红箭-9反坦克导弹贴着96A主战坦克的头顶高速飞过,扑向了一辆辆正缓缓前进不断开炮的M1A2主战坦克。威力巨大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轻易地撕开了M1A2主战坦克的前装甲,或是直接将十多吨重的炮塔直接掀翻。

游走在96A主战坦克群身后的AFT9反坦克导弹车如同一个个技艺高超的弓箭手,不断利用精准的点射消耗着敌军的有生力量;而美军的M1A2主战坦克想反击,打掉这些讨厌的偷袭者,却无从下手,这些导弹车前面是汹涌而来的96A主战坦克,唯一的办法只有打光前面的96A主战坦克群。

就在第121摩步师装甲团从正面发起进攻的时候,第121摩步师第364摩步团坦克营、摩步一营、摩步二营、炮兵营和侦搜连组成的左翼战斗群正从美军阵地的右侧外围穿插过去,直插美军第2师第2旅的背后。只是没有空中力量支援的美军第2师第2旅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阵地的正面,没有发现从自己右侧穿插向自己阵地后面的中国机械化突击群。

南加里曼丹省马辰市的美军第2步兵师师部内,特瓦地区的战斗情况被实时传送到了这里,听着前方传来的战报,美军第2步兵师师长约翰·施梅德少将顿时感觉到一丝的不安。

“师长,是否让帕诺帕地区的第1旅向中国陆军的第123师发起攻击,牵制中国人的力量。”一名作战参谋提议道。

“中**队的第121摩步师和第123机步师两个师是各自为战,分别负责着一个方向,我们在帕诺帕地区展开进攻,不会影响到中**队在特瓦地区的战斗行动。”约翰·施梅德少将看着沙盘说道。

“将第2师陆航旅的武装直升机全部投入到特瓦地区,全力支援第2旅的战斗。”思考片刻后,约翰·施梅德少将下令道。加强后的第2步兵师陆航旅下辖着六个直升机营,装备着七十余架武装直升机;而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下辖的第7陆航旅,全旅才装备了七十多架直升机,武装直升机只有三十来架,自己师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既然第2旅在地面阻挡不住中国陆军的进攻,那就从天空中来阻挡住中**队的地面进攻。

“另外,通知威廉斯准将,开始实施‘斩首’行动。”约翰·施梅德少将冷冷地下令道。

中加里曼丹省和南加里曼丹省的各个美军野战直升机机场上,一架架AH-64D攻击直升机和ARH-70侦察直升机从机库中拖了出来,地勤人员忙碌着给直升机挂载上“海尔法”远程空地导弹,同时罕见地给每架出击的武装直升机都挂载上了“毒刺”地空导弹。

在之前的小规模出击中,美军的直升机就曾多次遭遇过中国陆军的武装直升机,每次空战的时候,都被中国直升机携带的天燕-90空空导弹打得狼狈逃窜,一直没有携带自卫导弹的美军直升机好多次都只能依靠机炮与中国直升机进行空战。吃一堑长一智,美国陆军航空兵终于开始在出击的时候携带上自卫导弹,哪怕牺牲“海尔法”反坦克导弹的携带量。

数十架各型武装直升机呼啸着从各个机场上起飞升空,为了加强这些直升机的空战力量,十余架挂载了“毒刺”自卫导弹的UH-60L“黑鹰”直升机也紧随着武装直升机群起飞升空,扑向了特瓦地区。

与此同时,西加里曼丹省和沙捞越州境内的一座座中**队野战直升机机场上,三十多架墨绿色涂装的武直-10A和直-9WA武装直升机满挂着天燕-90空空导弹呼啸着起飞升空,这些与第7陆航旅的直升机涂装迥异的武装直升机并不属于中国陆军的战斗序列,而是隶属于中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司令部!这些原本用于支援第5陆战旅和第6陆战旅作战的直升机被李成浩少将作为一支秘密的预备队抓在了手中,在之前与美军的冲突中一直没有露面。

在特瓦地区,第7陆航旅的武装直升机群与美军武装直升机群交火,两败俱伤的消息传到第41集团军军部后,李成浩少将迅速下令部署在加里曼丹岛上海军陆战队的五个直升机大队中两个武装直升机大队全部出动,前往特瓦地区拦截美军的武装直升机群。

同时,第41集团军第7陆航旅中所有能够携带天燕-90空空导弹的直升机也被全部征集了起来,装满燃油、挂上导弹后纷纷起飞升空,扑向了特瓦地区。

中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的五十多架各型武装直升机与美国陆军的八十多架各型武装直升机几乎同时到达了特瓦地区的上空,一百多架各型武装直升机在两国空军的预警机的指挥下,编成空战队形扑向而来对方。

一时间,特瓦地区方圆数十平方公里的天空中,一百多架各型直升机进行着激烈的厮杀,“毒刺”自卫导弹和天燕-90空空导弹拖着艳丽的尾焰划过天空,穿过漫天炸开的红外干扰弹,将一架架倒霉的直升机送入地面的丛林;AH-64D攻击直升机和武直-10A武装直升机机首下的30毫米机关炮打出的一道道弹链更是鞭打着对方的目标,不断有直升机被密集的机关炮弹击中,拖着浓烟坠向地面。

“卑鄙的中国人,居然在加里曼丹岛上隐藏了这么多的武装直升机!”马辰市的美军第2步兵师师部内,接到陆航旅从前线传来的情报后,约翰·施梅德少将怒气冲天地拍着桌子说道,“情报部门干什么吃的,中国人隐藏了两个大队的武装直升机居然都没有发现!让情报部门加强情报收集,我需要加里曼丹岛上中**队最真实的情报资料。”

“师长,我们的武装直升机群虽然性能先进,但中**队借助着天燕-90空空导弹的优势,在战场上保持着1:1.2战损对比,我们的直升机已经无法完成预定目标。是否下令第2战斗旅收缩防线,利用第2旅坦克营阻挡中**队的进攻,旅主力向帕朗卡拉亚地区撤退。”第2步兵师参谋长开口建议道。

“一旦第2旅主力后撤,第2旅坦克营就成为了一支孤军,将被中**队全部吃掉。”约翰·施梅德少将有些不舍,一个整建制坦克营被消灭,这样的损失美国陆军自二战之后还没有遭遇过。

“师长,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的意图就是全歼我们的第2战斗旅,从目前的战斗看来,中**队显然有这样的能力。现在我们只能放弃坦克营。如果中**队继续追击的话,我们就利用第2旅将中国陆军第121摩步师吸引到帕朗卡拉亚市,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集中兵力吃掉孤军深入的第121摩步师。”参谋长陈述着自己的观点。

“报告,第6空骑旅旅长威廉斯准将发来电报,第6空骑旅已经完成出击准备,正式开始实施‘斩首’行动。”一名通讯营的上尉军官拿着一份电报走到约翰·施梅德少将身旁汇报道。

约翰·施梅德少将迅速接过电报,又看了一下电报上的内容,对着参谋长说道,“命令第2战斗旅坚守阵地,全力阻挡中**队的进攻!再过几个小时,整个战场的天平就会彻底倾斜到我们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