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6 烈焰钢雨3

26.烈焰钢雨 3

东加里曼丹省伊兰山脉东南麓、马哈坎河中游地区的丛林之中,三处美军秘密修建的野战直升机机场上,美军第6空骑旅的十二架rah-66“科曼奇”武装侦察直升机和十架hh60h“隐身鹰”通用直升机呼啸着起飞升空,二十二架都具备着优异隐身性能的直升机在丛林上空完成集结后,迅速编成了五个攻击分队贴着树梢向着伊兰山脉另一侧飞去。『可*乐*言*情*首*发』

为了掩护这些直升机的行动,美国空军专门从澳大利亚调来了八架f-22a战斗机秘密部署到了日惹空军基地。在巴厘岛的登巴萨机场被中国海军的巡航导弹摧毁后,美国空军便放弃了将f-22a战斗机部署在前沿地区的想法,在过去数日的激战中,美国空军已经损失了七十余架的f-22a战斗机,这样的损失是美国空军无法承受的。只是考虑到这次行动对于整个战场的巨大影响,美国空军特例在日惹地区部署了八架f-22a战斗机,同时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

此刻,八架f-22a战斗机组成了四个双机编队飞行在中加里曼丹省北部地区的天空中,关闭着雷达和无线电,只通过数据链接受着一架盘旋在巴厘巴板上空的e-3a“望楼”预警机传来的最新讯息。与e-3a预警机一起飞行的是一架eh-52h大型电子干扰机和四架ea-18g电子战机,五架电子战机对开启着所有的电子干扰吊舱,干扰着中**队的防空警戒雷达,掩护着贴着伊兰山脉飞行的直升机群。

经过将近两个小时的飞行,二十二架直升机全部越过了伊兰山脉,进入到了东马来西亚境内。在这些直升机进入马来西亚境内后,加里曼丹岛上的美国空军迅速出击,杀向了特瓦地区,负责空中警戒的中国空军预警机很快发现了美军机群的大规模调动,迅速指挥着海航部队的战机起飞升空,迎击美国空军的进犯。

中**队的空中力量顿时被美军吸引在了特瓦地区,而地面警戒雷达屏幕上总是不时地出现闪烁的雪花,尽管开启了抗干扰装置,只是仍然不能完全阻挡住美军的干扰。二十二架美军的直升机成功地避开了中**队的警戒雷达,直逼泗务市。

在经过多日的交战之后,美军通过强大的电子侦察设备,已经初步判定了加里曼丹岛上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军部的位置。与此同时,美军启用了多名潜伏在沙捞越州境内间谍,分批抵达了泗务地区展开了情报收集,利用各种手段了解到经常在泗务市市区出没的中国陆军官兵中,很多人都是隶属于第41集团军军部,确认了美军的电子侦察部队的判断。

在即将抵达泗务地区的时候,二十二架美军直升机迅速编成了三个战斗群,兵分三路扑向了位于泗务机场与泗务市区之间的第41集团军在加里曼丹岛的军指挥部。

第41集团军的军指挥部内,李成浩少将正埋首在地图上关注着特瓦地区正在进行的激战,对于加里曼丹岛上美国空军的突然发力,李成浩少将感觉到此次美军的行动有些诡异,从空军预警机发回的战场通报来看,美国空军战机群似乎并不是在与中**队争夺制空权,以往空战时双方都是尽量远距离杀伤对方,速战速决;而这次,美军飞行员们似乎在专门找中国飞行员练习近距格斗的技术。

“美军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李成浩少将很快做出了判断,美国空军故意拖延时间,牵制中**队的注意力,那他们的真正目的又在哪里!

李成浩少将已经向各部都发去了电报,要求各部汇报最新的战况,并严密注视美军的任何举动。特瓦地区,第121摩步师装甲团的进攻已经暂停,在与美军第2师第2旅坦克营的交战中,装甲团损失了49辆96a主战坦克和7辆09轮式步战车,此刻正在进行短暂的休整,准备再战;当然美军第2旅坦克营的处境也好不了多少,参战的54辆m1a2主战坦克只有八辆完整地撤出了战场,其他的全部成为了一堆堆燃烧的废铁留在了战场上。帕诺帕地区,第123机步师依旧与美军第2师第1旅进行着小规模的交火,双方各有损伤,没有任何的异常情况。

“轰!”空气中传来了一阵微弱的爆炸声,只是这样的爆炸声在这几天中显得极为的常见,经常有美军的无人机或战斗机突破中国空军的拦截线,利用远程导弹对泗务机场和泗务市进行打击。

所有的参谋们对于这样的爆炸声都没有在意,继续专注于自己的工作。李成浩少将却猛地直起了身子,虽然刚才的爆炸声很微弱,他还是敏锐地判断出这声爆炸声来自指挥部的正东方向,而不是泗务机场所在的东南方向。

“立即联系警卫连,加强警戒,有袭击。”李成浩少将大声对着面前的参谋长朱默清少将说道,“军部立即撤离,联系政委,让他即刻起接管全军的指挥权。”为了防止指挥部被对手一窝端,第41集团军也采取了分散指挥的措施,军长李成浩和政委两个人分散在两地,以李成浩为主指挥所,政委为后备指挥部,在主指挥所遭遇异常时,由后备指挥所担任指挥任务。

众人有些吃惊地看着李成浩少将,只是李成浩少将面色坚决,众人不敢大意,他们都知道军长当年是从越南的热带雨林中冲杀出来的,对于战场极为敏感。

李成浩少将迅速给自己的那把54式手枪上膛,同时抓了五六个弹夹放在口袋中。取出一把早已从中**队装备序列中消失的56型三棱军刺插入了右小腿的一个**的刀鞘中,这是李成浩跟在老赵后面征战越南时养成的习惯。随即李成浩少将抄起了一把81杠自动步枪,并且拿了几个弹夹塞在了自己的作战背心中。

“军长,你这是?”参谋长朱默清少将已经指挥参谋们收拾好了东西,看着全副武装的李成浩少将有些好奇的问道。

“好久没活动过了,与美军较量较量。”李成浩少将左手握住81-1自动步枪,右手麻利的给子弹上膛,对着朱默清少将说道,“你带着指挥部先撤,我与警卫连一起吃掉偷袭的这股美军。奶奶的,当年都是老子去偷袭越军指挥所的,今天美军居然偷袭到老子头上来了,不给点颜色瞧瞧,小瞧了老子的41军。”

听着李成浩少将满口粗话,朱默清少将知道李成浩那股好斗的劲头又被激起来了,他知道李成浩是侦察兵出身,一有空就会与警卫连的官兵们训练切磋,身手极好,只是李成浩今年已经45岁了,已经不是当年血气方刚的侦察队员了。

“立即带着军部撤离。注意防空!”外面又传来了机身爆炸声,爆炸声不断地接近军部的位置,这时警卫连的汇报也传了过来,李成浩少将直接对着朱默清少将下令道,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指挥部。李成浩少将的警卫员被朱默清少将拉住,特意叮嘱了几句后,握着05式微冲赶紧追了出去。

从地下指挥室冲出来,李成浩少将这才注意到,灼热的烈日已经西下,已经步入正午那般炎热,只是依旧热浪逼人。李成浩少将与警卫员在一处灌木丛旁隐蔽下来,李成浩举目扫视着指挥部周围的环境,只是指挥部外围有几处黑烟燃起,根本没有其他的动静;极目远眺,也没有看到天空中有直升机的影子,李成浩知道这些直升机此刻都盘旋在树梢的高度,以远程反坦克导弹打击中**队的地面防御火力。

“轰!”百余米外的一棵大树下,一辆停放在那里的92a轮式装甲车被一枚穿过树枝间隙扑下来的“海尔法”空地导弹击中,整辆战车顷刻间被炸成了一团火球。

“妈的,防空分队怎么不还击?”警卫员看着被击毁的装甲车,郁闷的骂道。

“这次来的,应该是出现在勿里洞岛和邦加岛的科曼奇直升机。否则的话,防空分队不会一点预警都没有,并且在挨打之后到现在还没有展开反击。”李成浩少将观察着四周的情形,对着警卫员说道。

“告诉警卫连,放弃所有机动车辆,机动兵力以班组为单位,以军部为中心展开部署,等待美军步兵分队。警卫连的外围暗哨不要动,原地待命,美军从外围进入的话,就把美军放进来;美军在中心机降,就直接封锁军部,不许放一个美军出去。”李成浩少将迅速下达着命令,“给雅克-141k战斗机大队发报,立即出击,切断美军直升机的退路。”

警卫连装备的十余辆92a轮式装甲车相继被从天而降的导弹摧毁,同时还有两门隐蔽地不是很好的87式25毫米高射炮被“科曼奇”直升机发现,转瞬间被“科曼奇”直升机利用“海尔法”空地导弹摧毁。

李成浩少将和警卫员迅速躲进了灌木丛中,隐蔽起来。而这时,两架丛林迷彩涂装的rah-66“科曼奇”武装直升机终于从茂密的树丛之后飞了出来,机首下方的20毫米机关炮对着地面上肆意扫射了一番后,更多的直升机从各处的丛林中窜了出来,十架hh60h通用直升机快速飞抵到了第41集团军军部附近的上空,悬停在树梢上方,抛下了一根根绳索,紧接着,全副武装的美军士兵便从直升机上索降到了地面。

令美军士兵们欣喜的是,中**队第41集团军指挥部中心地带的警戒力量很弱,整个机降过程中都没有遭到中**队的阻击,看来中**队将警戒的重点放在了外围。七十多名美军士兵迅速机降在第41集团军周围百余米的区域内,美军士兵迅速按照规划好的方案,一边展开警戒,由三十多名美军士兵组成的三支突击队从不同的方向快速地扑向了第41集团军的指挥部。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点射声从指挥部门口的几处单兵掩体中响起,两名冲击中的美军士兵猝不及防被横扫而至的子弹击中,瞬间倒地毙命,其他的美军士兵迅速展开反击,数发40毫米杀爆榴弹从m4a2卡宾枪枪管下的榴弹发射器中发射了出去,数发榴弹精准地落在了警卫连的两个散兵坑中,两名警卫连的士兵顿时被炸成了碎肉。

“嗖!嗖!”两发at-4单兵火箭筒呼啸着扑向了就停在指挥部外的一辆“猛士”高机动车和一辆通讯车,由于距离只有五十多米,美军士兵甚至能够感觉到爆炸产生的灼人的烈焰。

几乎没有遭到什么阻击,美军士兵便成功地清除了中**队停在第41军军部指挥部外面的几辆备用车和几处单兵掩体阵地。十多名美军士兵在m240通用机枪的掩护下,快速地逼近到了第41集团军地下指挥室的两个入口处,十余名美军士兵同时掏出手雷,全部丢了进去,一阵阵沉闷的爆炸声从里面传来。当爆炸声停止后,两名带着护目镜、手持霰弹枪的美军士兵迅速冲了进去,十余名美军士兵也紧跟着冲了进去。

“砰砰砰”几声枪响从里面传来,片刻之后,十多名美军士兵又全部冲了出来,分队指挥官在无线电耳麦中急切的叫喊道,“指挥部内空无一人,中国人早已撤离。”而这时,负责外围警戒的美军士兵几乎同时开火,他们的视线中,众多中国陆军士兵正借助着丛林地掩护,向他们杀了过来。

“有埋伏!立即清理出一片空地,让直升机降落,准备撤退!”美军地面作战的指挥官赶紧下令道,只是外围的枪声越来越急促,并且是他很陌生的枪声,他并不知道,外面那不断传来的是中国陆军88式通用机枪和89式重机枪的射击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