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9 烈焰钢雨6

远征无弹窗 29.烈焰钢雨(6)

吕宋岛上,在美军强大的战略运输能力的支撑下,从美国本土调来的第4陆战师第4坦克营和第4轻装甲营都已经部署到了土格加劳地区,加入到了第3陆战师的战斗序列之中,加入到了对中国陆军第127机步师的进攻之中。『可*乐*言*情*首*发』

而中国陆军第6集团军的第66陆战旅也已经抵达了土格加劳地区,与第127机步师汇合,接替了第127机步师在土格加劳市北部地区的防线,使得第127机步师可以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土格加劳东部和南部地区,迎击美军第3陆战师的进攻。

美军的第3陆战师在经历了第127机步师那晚的反击之后,已经被打掉了之前的自信,尽管得到了陆战队航空兵和空军部队的火力支援,但在进攻中仍旧显得缩手缩脚,施展不开手脚。

与此同时,在吕宋岛西部的林加延地区,那里的战斗则要激烈得多。美军的第1骑兵师、第25轻步兵师和日军的第8机步师团轮番进攻着中国陆军部署在林加延地区的第86机步师和部署在达古潘地区的第91摩步师。

得到了美国空军的支援后,美日军队的坦克和重型步战车掩护着充当炮灰的菲律宾陆军步兵不断地向中**队的阵地发起进攻。在美军战机出现在战场之后,中国陆军第31集团军第10陆航旅的直升机便从战场上空消失了。林加延地区的天空成为了美军直升机的天下,当然,这些直升机需要时刻提防来自地面的防空火力。

虽然中国海军东海舰队在今天中午时分的激战中,重创了美军的第5航母战斗群,但由于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在战斗中损伤极大,同时还需堤防美国空军部署在日本的强大战机集群,南洋战区一时仍然无法派出战机南下,支援吕宋岛上陆军部队的战斗,只能派出部分战机掩护着海军运输船队恢复了向吕宋岛运输物资、补给的海上运输线。

成群的炮弹呼啸着落在林加延市南郊的中国陆军第86机步师第257机步团的阵地上,作为全师的先头部队,第257团就部署在这里。林加延地区水网纵横,林加延河和几条主要的支流在这里汇合,在林加延市外围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为了扩大防御纵深,第86机步师将第257团部署到了大河以南地区,迫使美日军队的机械化部队提前展开,以利于中国陆军利用炮兵杀伤敌军。第257机步团驻守的这片地域中只有成片成片的水稻田和少许的丛林,唯一有利的是,在这片区域中的多条横向的公路上,菲律宾居民都是沿路而居,大量的菲律宾居民房成为了中**队防御的有效工事。

这些地区的菲律宾居民在战火蔓延到林加延地区后便逃离了家园,如此一来,中**队在部署时便没有了心理压力,众多没有主人的房屋成为了第257机步团隐藏装备和官兵的最佳场所。

数十辆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和89式步战车掩护着近千名菲军步兵在武装直升机和攻击机的掩护下,向第257机步团的阵地发起了进攻。密集的炮弹将众多民房轻易地炸成了废墟,对于这些被炸毁的房子,中美日三国的军队没有任何的感觉,唯有菲律宾陆军的官兵们感到一阵阵的心痛。只是他们的心痛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菲律宾的命运也已经不是掌握在菲律宾人的手中,他们这些连本国**武装都镇压不了的陆军士兵们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家园在他**队的炮火中灰飞烟灭。

被摧毁的房屋废墟间,数十辆99式主战坦克和04式步兵战车悄然露出了低矮的炮塔,一阵阵火光闪动,数十发125毫米穿甲弹和100毫米炮射导弹呼啸着扑向了日军的战车,与此同时,04步战车上的30毫米机关炮也对着呈散兵线推进的菲军步兵猛烈扫射着,倾泻着无数的弹雨。

打完一轮齐射之后,中**队的坦克和步战车便迅速倒车,从远处的废墟中消失,盘旋在天空中的六架AH-1J型攻击直升机迅速扑了过去,密集的火箭弹在那片废墟中炸响,只是火箭弹刚刚发射出去,十数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便呼啸而起,扑向了六架AH-1J攻击直升机,四架直升机躲闪不见顷刻间被炸成了废片,残存的两架直升机迅速逃离了战场。盘旋在中高空中的四架A-10C攻击机迅速俯冲下来,机首下方七管30毫米机关炮对着那片有防空飞弹窜起的区域猛烈扫射着,纷飞的弹雨中,七八名未来得及躲进隐蔽物内的中国陆军士兵被横飞而至的机关炮弹撕成了碎片。

十数枚红旗-7近程防空导弹和天燕-90短程防空导弹呼啸着扑向了天空中的四架A-10C攻击机,导弹穿过美军战机发射的红外干扰弹,将两架A-10C攻击机击落,并击伤了另外的两架。只是两架皮厚的A-10C攻击机并未离去,而是强行俯冲下来,利用机炮和机载的“小牛”空地导弹攻击着中**队的地面防空部队,三辆“倚天”防空导弹车来不及撤退便被呼啸而至的“小牛”空地导弹击中,成为了一堆废铁。

而两架受伤的A-10C攻击机在俯冲攻击时,没来得及再次拉升起来,便被密集的防空炮弹笼罩住,顷刻间被打得凌空爆炸。

同样惨烈的厮杀在林加延外围和达古潘外围地区同时上演着,战场左侧的三描礼士山成为了中美双方军队展开侧击的最大屏障,尽管美军的战机和武装直升机不断越过三描礼士山脉,对中**队盘踞的的林加延半岛进行着空袭,只是在中国陆军第31集团军防空旅完善的野战防空火力面前,美军的空袭没有取得多大的效果。

落日的最后一抹余晖从三描礼士山落下,无边的黑暗顷刻间弥漫了整个大地。由于前一夜中国陆军在土格加劳地区展开的大规模夜袭作战,重创了美军第3陆战师,使得中美双方在这个夜晚降临的时候都提高了警惕,防止着对方的大规模机械化突击。

只是,土格加劳战场和林加延战场都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攻防战,双方都只是在利用强大的炮兵向对方展示着自己的力量。

深夜十点多钟的时候,林加延市南部的帕尼基、蒙卡达、卡米灵、赫罗纳等市美军修建的直升机机场上,美军第1骑兵师陆航旅和第25轻步兵师陆航旅的一百多架各型直升机正在进行着出击前最后的准备。

随着一声令下,第1骑兵师陆航旅的三十多架AH-64D攻击直升机和RAH-70武装侦察直升机呼啸着起飞升空,它们的身后是三十多架满载着突击队员的UH-60L和UH-1H通用直升机的运输直升机群。第1骑兵师的七十余架直升机起飞后便呼啸着折向西侧,越过了三描礼士山,进入了南海的上空,在飞行到距离海岸线五十余公里的时候,七十余架各型直升机俯冲到贴着海面的高度,呼啸着扑向了林加延半岛的阿格诺地区——中国陆军第31集团军指挥部和后勤基地所在地!

与此同时,第25轻步兵师陆航旅的三十多架AH-64A攻击直升机和OH-58D武装直升机也呼啸着起飞升空,这些直升机则折转向东,这些直升机将绕过达古潘地区,进入到林加延湾地区,从海面上向部署在林加延市和林加延半岛之间的第92摩步旅发起进攻,牵制住这两支部队向阿格诺地区回援。

阿格诺市东北郊,第31集团军的野战指挥部内,虽然已经深夜十二点了,第31集团军军长李智林少将依然没有入睡,他隐约有股不祥的预感。尤其是想到战区指挥部传来的第41集团军军部遭袭的情况通报后,李智林少将知道,自己的指挥部很有可能就是美军的下一个目标。为此,他专门从第31集团军两栖装甲旅调来了一个63A水陆坦克营,部署在了阿格诺北部地区,随时准备支援军部。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在指挥部内响起,一名值班的作战参谋迅速抓起电话,只说了两句之后,值班参谋便对着李智林少将汇报道,“阿格诺河入海口南端的一处对空警戒雷达遭到了攻击!初步判定为美军的武装直升机。”

“果然来了!”李智林少将的手指重重地指在了地图上,“各部加强警戒,防御美军突袭。”

阿格诺地区,第31集团军部署在这里的各防空分队的阵地上同时响起了急促的战斗警报声,只是他们的这个战斗警报并不是因为海面上突袭而来的美军直升机群而来的,而是因雷达屏幕上出现的美国空军的攻击机群。

为了掩护超低空突袭的直升机群,驻扎在吕宋岛上的美国空军出动了8架F-15E重型战斗机、10架F-16C战斗机和8架A-10C攻击机支援直升机群的行动,以求一举摧毁中国陆军第31集团军设立在阿格诺地区的后勤补给基地。

“砰!砰!砰!”一枚枚红旗-9A远程防空导弹呼啸着冲出了发射筒,拖着艳丽的尾焰直刺夜空中来袭的美军战机。面对着数十公里外扑来的远程防空导弹,来袭的美军战机顿时有些惊慌失措,根据情报,他们知道中国陆军集团军所属的防空旅装备有红旗-16中程防空导弹。而现在,中**队居然使用上了红旗-9A远程防空导弹,如此一来,便意味着中国陆军野战集团军拥有着远中近短程全方位的立体防空火力网!

凭借着先进的电子对抗设备和飞行员们高超的飞行技术,第31集团军防空旅一营发射的八枚红旗-9A远程防空导弹只击落了一架F-15E战斗机,其他的战斗机虽然都躲过了导弹的打击,所有的飞行员们却都惊出了一阵冷汗,更是对自己的情报感觉到巨大的质疑,令他们对自己的行动感觉到一阵阵莫名的不安。

十数枚红旗-16中程地空导弹呼啸着从六联装的垂直发射筒中发射升空,扑向了夜空中不断逼近的美军战机,尽管美军战机都采用了200米高度甚至更低高度的低空突防,只是在低空性能优异的红旗-16防空导弹面前,仍有三架美军战机被炸成了夜空中的火球。

“嗖嗖嗖!”数枚“海尔法”空地导弹突然从阿格诺河河面上窜出,扑向了部署在阿格诺河两岸地区的五辆红旗-16防空导弹车,五辆毫无防备的导弹发射车顿时间被炸成了一团团火球!

由于之前已经接到了军部的警告,遭到攻击的防空旅三营各连排迅速发射出多枚烟雾弹和热焰干扰弹,同时开启了电子干扰车,在自己的阵地周围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防御网,干扰着美军直升机上的各型夜视装备!同时,部署在阿格诺地区的第31集团军防空旅五营迅速进入到了战斗状态,一辆辆“道尔”防空导弹车上的雷达快速地转动着,搜索着低空中逼近的美军直升机群。

“嗖嗖嗖!”阿格诺河两岸地区,顿时间如同节日里突然开始的烟火晚会,一枚枚“道尔”近程防空导弹拖着艳丽的尾焰呼啸着窜上夜空,突袭的美军直升机纷纷释放出一排排醒目的红外干扰弹和锡箔干扰弹,顷刻间,整条阿格诺河的上方如同火树银花一般绚烂。

美军直升机群的踪迹顿时暴露在了中**队的面前,美军与当初中**队第2陆战旅在阿格诺地区登陆一样,选择了从阿格诺河进行突破。部署在阿格诺地区的各个自行高炮连的自行高炮纷纷沿河岸展开部署,等待着美军直升机的到来!

偷袭的直升机群暴露后,担任支援任务的美国空军的战机群纷纷放弃了之前低空突破的牵制性攻击的方案,纷纷爬升起来,利用携带的“哈姆”高速反辐射导弹和各型空地导弹攻击着中**队的地面防空火力;而偷袭的美军武装直升机群也放弃了偷袭,开始强行攻击,准备强行打开一道突破口。后续跟进的运输直升机群则暂时停止了进入阿格诺河上方,盘旋在阿格诺河入海口外的海面上,等待着武装直升机群打开突破口。

第31集团军在阿格诺地区展开部署的时候,就曾考虑到了美军强大的直升机突防能力,在部署防空部队时就重点对美军的直升机进行了设防。部署在阿格诺地区的一个红旗-9A远程防空导弹营和一个红旗-16中程防空导弹营都配属了一到两个连的“道尔”防空导弹或“倚天”防空导弹。这样的部署,使得两个具备区域防空作战能力的防空营在战斗中能够在美军战机和武装直升机的打击下幸存下来,并给美国空军的战机群以沉重的杀伤,迫使美空军的战机群撤出了战场。

另外,在阿格诺河两岸地区还部署着第2陆战旅的防空营和军属两栖装甲旅的防空营。此刻,数十辆“倚天”防空导弹车和95式自行高炮在阿格诺地区以密集的火力网交织起了一道严密的防空网,封死了美军武装直升机群的前进道路。

“立即放弃原定计划,武装直升机立即撤出战斗!突击营改在这里着落!”圣卡洛斯的美军第1骑兵师师长亨利·斯特亚特少将在接到了陆航旅的通报后,迅速下令道,他的手指指着阿格诺河入海口以南达索尔湾北岸地区说道。

亨利·斯特亚特少将又转身对着第25轻步兵师师长丹恩·克拉克少将说道,“克拉克师长,既然在阿格诺地区打不开突破口,那我们就在达索尔湾进行蛙跳作战,逼迫中国陆军分兵。一旦他们的兵力展开,中**队严密的防空火力网必定会出现漏洞,这些漏洞在强大的美国空军面前,将是致命的。”

丹恩·克拉克少将看着地图上达索尔湾的位置,点点头赞同着亨利·斯特亚特少将的建议,与斯特亚特少将一样,他的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笑。